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少妇琪琪和四个男人
少妇琪琪和四个男人

少妇琪琪和四个男人

忙了一天回到家里还真累坏了,还得煮好饭伺候丈夫和宝贝女儿吃饭,忙完后赶快冲进浴室洗个热水澡,泡在浴缸里,一天的疲劳好像都从皮肤里散发出来,用热毛巾盖住眼睛,心想这种上班生活还真充实,阿雯待的这家公司还不错,老板是个50多岁的好好先生,当他的秘书还算满容易的,另外两个业务经理还要兼出货,也很好相处,倒是会计竟然也是男的,做事好像一板一眼的,整间公司只有自己一个女的, 不过工作气氛还满融洽的,大家好像一家人一样,我开始有点喜欢上这家公司了。

  回到房间看到老公已经呼呼大睡了!现在自己也上班,总算能体会老公上班的辛苦,躺在老公身边,突然很想和老公做爱,从上班第一天起一直到现在已经一个多星期了,我和老公还没有欢爱过。是不是自己已经对老公丧失吸引力了,以往一向是由老公主动,但是最近发现自己的需要愈来愈强烈,但是还是不好意思太主动,唉!不想那么多,睡觉了。

  上班已经半个月,和公司同事已经混很熟了,老板也非常称赞自己工作上很进入情况,觉得非常有成就感,现在对于公司的业务已十分熟悉,不过公司常常只剩自己和会计何先生,何先生又挺闷的很少讲话,倒是满期待两位业务经理回来的时候,林 伟成和程鸣两人就比较风趣,常常逗得自己笑破肚皮。

  老板人是很好,也很会说话,不过就是喜欢说黄色笑话。刚开始,只有自己一个女的还有点不好意思,不过久了也习惯了,不过大家都还满有绅士风度,点到为止,老板是个能共享福的老板,公司赚钱大家的奖金就多,还有聚餐,年度还有旅游,不过到那个时候自己应该已经不做了。

  今天老公打电话来说要晚点回家,刚好下午公司事情都忙完了,老板便提早放牛吃草,大家都高高兴兴的提早回家,好久没有下午回家,心里非常高兴,回家路上还买了蛋糕,女儿最爱吃的巧克力口味,心想女儿今天一定会很高兴看到自己早回家。

  今天是一个月一次的公司聚餐,昨天已经和老公说好,要他带女儿去吃饭顺便和女儿 去动物园玩,心想今天就让他们父女俩好好相处,自己也好好放松一下,因为今天要聚餐所以特别穿轻松一点,红色短上衣加上红色短摺裙,配上红色丝袜和红色高跟鞋,好久没有过这样的聚餐,心情特别格外高兴。

  下班后大家直接到KTV,一边吃饭一边唱歌,老板还带两瓶XO,好久没有唱歌了,我一向很自豪自己的歌声,加上只有我一个女士,麦克风便一直留在我手上,在大家鼓噪下也喝了几杯酒,还好我的酒量不错,不过几个男同事已经喝成一团了。

  大家的酒量都不错,两瓶XO很快就喝光了,这时老板要林伟成再去买一瓶,然后刚好一首男女合唱,老板便要我和他一起唱,老板边唱边搭住我的肩,我想大家尽兴,也没有阻止他,没想到老板越唱越高兴,手居然移到我的纤腰上,不过老板的歌 声也不错,因为唱的好听,同事们都在鼓掌起哄,我也只好当作不知道。

  林伟成回来后大家又干了一杯,这时程鸣和林伟成两人在一旁窃窃私语,隔了一会儿又和老板跟何先生咬耳朵,我心想两人一定是在想鬼主意要整人,果然没错,隔一下子林伟成便坐到我旁边。

  “琪琪!我们商量一件事好吗?”林伟成一副奸诈的样子,我想一定没好事。

  “什么事?”我没好气的回答。

  “是这样子的,刚刚我们打赌一件事需要你来作裁判。”林伟成神秘兮兮的说。

  “赌什么?”我有点好奇了。

  “我说了你可不能生气喔!”林伟成好像在吊胃口似的问。
  “赌什么?我为什么会生气?”这下子我可是真的很好奇了。
  “是这样!因为你今天全身都穿全红的,所以我 们打赌,你内衣是不是也穿红色。”林伟成偷笑着说。

  “什么!你们怎么可以赌这个?我才不要!”平常和他们开玩笑习惯了,我倒没有生气,只是觉得好笑。

  “我们每个人都拿五百元出来了,你一定要帮忙!”林伟成还不死心。

  “我又没好处!才不要!”我想他们是再开玩笑,便假装戏弄他一下。

  “琪琪,大家都赌了耶!要不然,这样子好了!赢了分你一半!”程鸣坐过来一起鼓吹。

  “好啊!一半!你说的喔!钱拿出来!”我想他们一定是开玩笑的,便要他们拿钱出来。

  “钱在这里!”何先生居然马上拿出一叠钞票放在桌上。
  “啊!何先生我一直以为你是好人,怎么可以这样?”我倒是有点惊讶平常道貌岸然的何先生喝了酒,居然变的这么大方。
  “对啊!连何先生都赌了!你可没有理由拒绝了!”老板也过来凑一脚。

  “好啊!你们怎么赌?”我想反正说说内衣颜色而已,也没什么。

  “老板赌黑色!我赌红色,何先生赌白色,程鸣则赌紫色!”林伟成跟我解释内容。

  “你为什么赌我穿紫色?”我很好奇的问程鸣,因为很少人会猜紫色的。

  “没有啦!用猜的。”程鸣抓抓头说。

  “我才不相信!你不说就拉倒!”我想程鸣一定不会无缘无故的猜紫色。

  “你真的要知道?”程鸣怀疑的问。

  “对啊!我们都想知道!”大家居然异口同声的回答,然后笑成一团。

  “是这样啦!有次你穿短裙,我的笔又正好掉到地上,不小心就看到紫色,所以我就赌你穿紫色内衣。”程鸣不好意思的说。

  “啊!怎么这样……”听到程鸣这么说,我羞的连耳根子都红了,连忙用手遮住粉脸,真是太丢脸了,众人一片起哄,每个人都说以后要常常掉笔。

  “琪琪!那到底是什么颜色?你还没说啊!”林伟成不放过我继续追问

  “红色的啦!”只觉得脸还热热的,我没好气的回他。
  “那我赢了!钱拿来!”林伟成一副得逞的样子就要拿钱。
  “等一下!,这样不行,不能证明琪琪就是穿红色的!”何先生说话了,程鸣

  跟老板也附议。

  “那该怎么办?”林伟成不平的反击。

  “我们要看到才算数!”老板开条件了。

  “我才不要!”我连忙回答。

  “那这样就算我赢了!”老板高兴的说。

  “为什么?”我怀疑的问。

  “刚刚讲好 如果无法证实,钱就算我的啦!”老板洋洋得意的说。

  “琪琪!你一定要帮帮我们!不然亏大了!”程鸣和林伟成都过来求我,弄得我不知该怎么办才好,最后何先生也开口了,我也只好勉强同意。

  “不过输的人得连带喝一杯酒才行。”我开个附带条件,众人自然说好。

  “这样可以了吧?”在众人的注目下,我把红色短上衣的领子稍微往肩膀拉下,露出红色乳罩带子。

  “不行!不行!只有带子不能证明,要整件都红色的才行!”老板又说话了。

  “那我不玩了!”我想怎么可以这样,不玩了!但是几人苦苦哀求下我又有点软化了。

  “好吧!只解开扣子喔!”我今天穿的短上衣只有四颗扣子,我想只要解开两个扣子就可以证明了,我发现我开扣子时四人的眼光好像 快冒出火来,虽然有点害羞,不过这感觉倒唤起我原以为自己已经失去的吸引力,感觉非常刺激。

  “琪琪你就行行好!至少扣子全解开嘛!”程鸣哀求的说。
  “我才不要!就我一个人脱,我又不是酒店公关!”我嘟着嘴拒绝。
  “那这样我反串牛郎!我来坐台!”林伟成自告奋勇的说。
  “少来!你哪够条件!”平常和林伟成打闹惯了,倒觉得没什么。

  “不然这样!赌错的人也得脱下衣服,这样好不好?!”林伟成一声提议,在我还来不及抗议前,老板和程鸣已经把身上衣服脱下来只剩内裤,令我惊讶的是何先生居然动作最快,而且还穿一件塑身性感内裤,内裤前一包高高的鼓起。

  “我又没答应!是你们自己要脱的!”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男人只穿着内裤,又是在KT V,心里开始觉得有点害臊。

  “这样不公平喔!”众人齐声指责,在压力下,加上这种感觉非常刺激,我推托了好久,最后没办法只好答应。

  当我把红色短上衣扣子完全解开,露出全红大蕾丝的乳罩时,我发现四人的神情有点不一样,老板还吞了口口水,我想不能再玩下去,便把衣服两边拉紧。

  “不行,这样子还是不知道内裤穿什么颜色!”何先生又说话了,众人这次倒没有起哄,只是神情还是有点怪异。

  “好了!你们不要太过分,这样就好了,可以分钱了!”我想赶快转移话题,

  同时开始扣上扣子。

  “不行!我们一定要确定才可以。”可恶的林伟成又来了,这时我发现老板的内裤高高鼓起,气氛显然不对了,再玩下去就过火了。

  “我去上洗手间。 ”站起身来想先离开改变一下气氛,虽然洗手间在包厢内,不过应该好多了。

  进入洗手间后,照一下镜子发现自己满脸通红,心想等会儿要叫壶茶来喝,这时洗手间的门突然被打开,我吓一跳,看到何先生进来后便把门反锁上。

  “琪琪!他们派我当代表来证明,拜托一下。”何先生一进来便急着解释。

  “你们太过分了!”我有点生气,看到何先生只穿件内裤站在面前,我有点不自在,何先生人长的斯文,但是胸前密密麻麻一片卷曲的胸毛,看起来反而带点野性。

  “琪琪!别生气,因为我比较老实,被他们强迫进来的。”何先生解释着。

  “好吧!不然这样好了,待会儿出去你就说你看过就好了!”看何先生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样,我反而有点同情他。

  “不!不行! 不能说谎!”何先生很害怕的说。

  “唉!你这人怎么这么老实!”我也无计可施。

  “不然这样,我看一眼就好!”说他人老实,有时候又气死人,我心想这样纠缠下去也不是办法,心想只让他看一眼就好。

  “好吧!不过这样我会不好意思,你转过身去!”我要何先生转过去,然后我也转过身去,从裙子里将红色丝袜脱到大腿。

  “好!我叫你转身你才可以转身,只能看一眼喔!”我想看一眼没关系,反正都不小心给程鸣看过了。

  “好!可以了!”我把裙子掀起来,心想掀一下下就好。
  “琪琪!你好漂亮!可以让我看看前面吗?”何先生哀求的语气好像女儿做坏事被我撞见的语调,我有点心软,就慢慢的转过来。

  我转过身来,何先生半跪在我面前,两眼直盯 着我的红色内裤,这才想起今天穿的这件是中间蕾丝缕空的内裤,不由的满脸通红,这时何先生很守信用,转身便要开门出去,我正好把裙子放下,还来不及穿上丝袜,门就已经开了,三人跌了进来,原来他们都贴在门上偷听,四人都挤进来,何先生的背压在我身上而林伟成挤到我旁边,小小的洗手间几的透不过气来。

  “琪琪!你这样太不公平了!只给何先生看!”林伟成勉强的用手垫在我背后,以免我的头撞到墙,不过这样好像变成他搂住我。

  “不行不行!每个人都要看!”老板和程鸣也嚷嚷着,这时我真后悔不该让何先生看,这样反而无法拒绝其他人,而且万一被解读成对何先生有意思,那不更糟糕。

  “好啦!你们先出去再说!”我只好先敷衍他们。

  “好棒啊!琪琪答应了! ”这时挤在外面的人纷纷退开,而林伟成则搂着我的腰想将我架出厕所,我本能的抵抗,这时我前面的何先生突然将我的脚抬起来,我便被他们两人抬出来,看着何先生的举动,我有种上当的感觉。

  两人把我放在沙发上,我的头枕在林伟成的大腿上,这时我才发现林伟成也脱下衣服只剩内裤,我感觉到自己的头顶在林伟成的鼠溪部位,而这时老板和程鸣把桌子搬开,半蹲在我身旁,而何先生则抓住我的笋脚。

  “你们别这样!我会害羞的。”这样躺着让四个大男人看着,真的羞死人了。

  “看看就好!这个重责大任就交给我了!”老板慢慢的将我的裙子解开,我吓一跳,他居然不是将裙子掀起来而是脱下来,在我还来不及抗议前就看到我的裙子被老板拿在手上,真后悔今天穿的裙子是从旁边扣扣 子的。

  “啊!羞死人了!”我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有什么关系!我们穿的还比你少耶!”林伟成看我娇羞的样子在戏弄我。

  “内衣也要一套才算赢喔!”老板在一旁加油添醋,而且已经在解开我的短上衣。

  “不要这样!”我有点急了,两腿开始踢动,但是被何先生抓住,林伟成更进一步将我往上抱,我变成半躺在林伟成身上,而手被林伟成压着也无法动弹。

  “真漂亮!比穿紫色漂亮。”程鸣这时走到另一边,头趴在我的大腿上仔细的观赏我穿在身上的内裤,连老公也从来不曾这样长久的注视过我的私处,我感到全身有点发抖。

  “果然是一套!琪琪你有多大啊?”我的上衣很快便被解开,老板色咪咪的看着我的胸部。

  “你们已经看过了,应该把我放 开了!”我抗议的申诉。
  “你告诉我们你的胸部有多大,我们就放开你!”老板条件式的交换,为了要赶快解脱,只好乖乖的告诉他们。

  “32A。”我娇羞的说。

  这时一阵麻痒从下身传来,天啊!程鸣居然隔着内裤在舔我的私处,一阵阵快感从下身传来,程鸣将我的整个私处含在嘴里,隔着蕾丝的摩擦着阴蒂阜,从阴阜传来的刺激更强了。

  “啊……”不由自主的一声呻吟,我马上就知道自己错了,因为这样他们会以为我默许了。

  老板等不及解开我的乳罩,从一旁拉下,我的左乳从乳罩中弹出,老板一口便含住我那樱桃般的乳头,又吸又咬,我觉得自己乳头已经硬起来,而老板另一手则握住我那丰满的右乳,很有技巧的搓揉,不像老公都是大力的抓着,温柔的触感使我全身 都发热起来。

  “不行……呜……”正想挣扎抗议时林伟成一口便吻下来,倒着头强吻我,和老公也从来没有过这样颠倒着接吻,林伟成的舌头强伸进我的嘴巴,我咬紧牙齿不让小林得逞,但林伟成丝毫不放松,强行突破关卡,我的舌头和林伟成的舌头一接触便交缠在一起,这时我知道事情很难挽回了。

  何先生脱下我的高跟鞋,然后把我褪了一半的网状长筒丝袜剥了下来,用牙齿轻咬我的每一个脚指,酸麻的感觉由脚底传到全身,我很清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程鸣慢慢的将我的内裤褪下,何先生则接着把内裤从我脚上脱掉,这时我已经是全裸了,从程鸣的嘴唇接触到我的阴唇的那一刻起,我就决定好好的享受今晚。虽然脑海中浮现老公和女儿的影子,全身就不由自主的滚烫起来,想不到十几 年来第一次接触到老公以外的男性,居然是自己的同事,而且一次还是四个!和四个男人同时做爱的念头一起,我已经无法控制我自己了。

  看着四个赤条条的男人,四根勃起的男性器官围在我身边。一个人从后抱住我,让我斜靠在在他胸前,双腿被分开向上曲起,大腿紧紧的贴在自己的小腹上,雪白的屁股高高的抬起,这样我可以清楚的看到自己裸体的情况,看着自己高高耸起的两坐乳房,樱紫色充血的乳头直挺挺的上翘着,双腿曲起张开,阴道也充血张开,而小巧圆润的肛门也赤裸裸的展露着,不知羞耻的微微张合着。

  老板已经将我的乳罩解开,在林伟成和老板两人四只手帮助下,半穿在身上的上衣也完全离开我的身体,这时,四人将我翻过来,我像母狗一样,四肢跪在沙发上,而程鸣则钻到我下面 面向着我,林伟成半跪着,内裤正好对着我的脸,我看着他的手将他的阴茎掏出来,好大一条阴茎,比老公还大一点,林伟成将阴茎塞往我的嘴巴,结婚这么多年,我也很少有帮老公做过这种事,但是出乎意料的我居然自动的吸吮起来,咸咸的味道刺激的我全身更热了。

  接着我感觉到一支热呼呼的阴茎抵住我的阴唇,还有一只手轻揉着我的阴部周围,我知道自己的下体已经泛滥了,粗大的阴茎轻轻的刺入了我的体内,我本能的收缩阴道来欢迎它,感觉起来比老公还大得多了,程鸣慢慢的在我体内抽送起来,如母狗一般从后面跪着被干的快感直达子宫深处,我想呻吟,但是嘴里含着林伟成的阴茎,无法发出声音,快感不断的累积而无从宣泄,只觉得全身都快爆炸了……

  何先生用手指按摩着我那紫红色的窄 小如铜钱大小的屁眼,这是连老公都没有摸过的地方,想不到居然有这么舒服,这时我感到有股湿润的液体沾满屁眼,接着一颗较小的热弹压住我的小屁眼,天啦!何先生居然要干我的屁眼,“肛交”这个名词自己从来不敢去想像。

  说实在的,我从来没有肛交过,但屁眼被他这样玩弄,已痒的难受,只觉得一个巨大的东西顶在屁眼上,就着屁眼上的口水,何先生插了进来,我只觉得屁眼被缓缓的顶开,一根滚烫的鸡巴插了进来,由于刚才的玩弄,我并不觉的太痛,但感觉屁股似乎被分成了两瓣,阴道向要生孩子一样大大张开,肚子里烫的难受,我回头看,才发觉只进去了两公分,把鸡巴更用力的向里塞,我开始感到疼了,只有做出象拉大便的动作,才能减轻痛苦,但这正配合了鸡巴的动作,我一用力,鸡巴没挣 出去,反而进的更深了。直深入我的直肠,屁眼被撕开的痛楚和阴唇被摩擦的快感相互交织着,好像同时有无数只手在抚摸我的身体,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快感在我体内爆发。

  就这样,当我感到他的阴毛戳在嫩肉上的刺痛时,一枝青筋环绕的大鸡巴,活生生的就整根插进了我那新鲜紧嫩的肛门内。这时的我象一只穿在棍子上的烤鸡,四肢痉挛,整个身体都绷直了,乳房挺得更高,两个乳头勃起的有拇指粗了,涨的快要裂开了。敏感的空气流动都爽得受不了,他很适时的捏弄乳头,我只觉得淫水哗的就喷了出来,自出娘胎来都没试过的特别感受令我抵抗不住,双腿不停地发抖,四肢麻麻软软,汗毛都起了鸡皮疙瘩,一道冷汗在背脊骨往屁股淌去。惊魂甫定,觉得到自己的屁眼都被撑得饱涨,有种被撕裂的感觉,火棒 一般的大阴茎在体内散发着热力,烫得人酥麻难忍。屁眼渐渐不痛了,他长出一口气,用力握住我的乳房,开始猛烈的做活塞运动,鸡巴猛的抽出,带的肛门向外翻,然后猛的连根到底,由于身体无法动弹,屁股又被扳的很开,肛门成了唯一的着力点,承受着鸡巴的冲击。发出啪、啪声。我开始感到肛交的快感了,那种变态的感觉冲击着大脑,偶然间给他顶中一下幽门,双腿打颤发软,

  我象在拉大便时那样发出:“嗯……嗯……”的呻吟。何先生把我抱起,坐在他的身上,这时我可以清楚的看到自己被他们奸弄成什么模样了,娇嫩的紫红色的小屁眼在两块臀肉缝中一张一收,痉挛不断,洞口环型嫩皮上面,菊花蕾状的放射性皱纹越绷越阔,就快成了一个光滑的漏斗状深潭,足可塞进任何能塞入的圆柱体长条。自 己好象坐在一根巨大的擀面杖上一样。他的鸡巴上青筋环绕,昂头吐舌,显露威风,在我胯下来回肆意抽送,上下跳动。我用手握着包皮,轻轻捋后,红得发紫的大龟头鼓涨得棱肉四张,往前直挺,嫩皮也拱起好些有如荔枝皮般的小肉粒,闪着亮光血红色鸡蛋大的龟头直直的指向空中,上面粘满了我的淫水。边上的程鸣和林伟成抬起我的双腿,让我的身体悬空而身下的人用力伸手扳开我的屁股,把肛门对准龟头,就这样靠着身体的重量,我缓缓的坐了下去,而唯一的着力点就是自己的肛门,大龟头顶开我的屁眼,粗糙的棱角摩擦着屁眼四周的嫩皮,然后直直的向体内深入,坐到一半,他们又把我抬起、于是又缓缓的把鸡巴向外抽出。我只觉得一根滚烫的巨棒从体内被拉出,带的肛门也慢慢的翻开。每一次龟头顶入时,我都 爽的大叫,。那种肛门里被鸡巴层层皱皮磨擦的舒畅感觉,确非言语所能形容,全身的感觉神经都集中在屁眼和鸡巴接触的几寸部位,一抽一送都引起莫名的美快,一进一退都带来无比的欢愉。变态的肛交就像不停产生爱欲电流的发电机,把磨擦产生出来的震撼人心电流往双方输送,然后聚集在大脑中,储到了一定程度,便燃起爱火花,爆发出让人如痴如醉的性高潮。强烈的快感刺激的我无法自己,两个抬腿的人一放手,我的整个身体重重的落了下去,他却及时的向上猛的一顶,这一下连根而没,顶的我挺起身体弯成一个S型,他爆发了,一股股火热的精液在我屁眼深出激荡,我大声呻吟不已。

  而后过来的是我的老板,他迅速将我压倒跪在他两腿间,压着我的头将已勃起的阴茎塞入我的樱桃小口。我已完全被他们 征服,毫无保留的满足他的要求,一只手圈着他的包皮上下捋动,口里边含着龟头吮啜,边用舌尖轻轻地对着阳具尖端撩舔;另一只手有时拿着两颗睾丸搓玩,有时又用指尖轻搔他的阴囊。渐渐就觉得手中的阳具又勃了起来,变得又粗又红,青筋毕露,热得烫手,不住跳动。龟头状如怒蛙,像蘑菰一样塞在口中令我有一种窒息感,伸长了的阴茎几乎顶到喉咙。老板插的我直翻白眼,泪水、口水顺着他的阴茎淌的我一脸都是。好不容易等到他高潮来临,听见他鼻子吭了几个闷音,张嘴呼着粗粗的大气,下体一下一下大力挺进,使劲紧握我的乳房。跟着身体抖颤了几下,阴茎在我的口中抽插的速度加快,肉棒涨得又壮又硬塞在口里,令我快要窒息。不断射出来的精液充满我饿口内,多到从嘴边的缝隙漏到外面。他抽出了阴茎, 我只觉着一口黏黏的热浆,滑潺潺的好像生鸡蛋的蛋白,刚想吐出来就给他制止住,企求我吞下去,我只好皱着眉头一口咽掉。喉咙被黏得发不出声,满口就象有一种像用漂白水洗衣服后所发出的特别气味。

  老板仍旧抓起我的手握在他的阴茎上,我用力的握住这只有点软的阴茎,这时体内累积的快感好像找到发泄的出口,我用劲的上下搓揉老板的阴茎,老板一边还蹂躏我的乳房,我越用力搓老板的阴茎,老板越用力揉弄我的胸部,而程鸣一方面插着我的阴阜,一方面还吸允着我另一个乳房,全身上下无数的刺激让我快要疯狂了。

  何先生和程鸣的阴茎在我体内相互摩擦着,屁眼传来的疼痛早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阵松弛和紧绷交织的快感,好像快要拉肚子的感觉,和程鸣那巨大的阴茎呼应着,我已经快 要崩溃了。

  我感觉到一阵热流冲激着喉咙,林伟成从我嘴中拉出他的阴茎,剩下的乳白色的精液一股股的喷射到我的脸上,我贪婪的用舌头舔着余勇犹在的龟头,舔的龟头慢慢的变小,而同时老板也将他的精液喷在我的乳房和背上,喷到乳房上的白色粘稠稠的精液顺着乳房由我的乳头滴下,滴在程鸣喘气的脸上,我感觉程鸣全身一阵抖擞,然后我的阴道急速的收缩,一股热滚滚的火烫滋润着我的子宫,只觉得阴道所夹着的膨胀慢慢的缩小,但仍然有饱饱的充满感,而身后的玩弄着我的何先生几乎是和程鸣一同射出,一股热黏黏、火辣辣的感觉第二次滋润着我的屁眼周围,只觉得体内的肛肠好像跟着何先生的阴茎抽出跟着泄流出来,我全身软瘫在沙发上。

  好一会儿之后,我感觉他们四人慢慢的起身,温柔 的用纸巾帮我擦拭全身,我挣扎着爬起来,极度快感所带来的余韵仍然留存在身上,四人温柔的善后抚摸着我那白如羊脂的裸体反而让我得到最大的满足,好久之后才能爬起来整理衣服。

  回到家已经快12:00了!看着在床上熟睡的老公,赶快跑进浴室洗去全身的精液异味,心中想着:还好,只要再帮阿雯代一个礼拜的班就好,这种事可不能再发生。

  “琪琪!电话!你老公!”阿雯正在整理文件,将电话转给我。
  “老公!今天要聚餐,会晚点回家,要去纱帽山吃火锅!”我对着电话跟老公请假。

  “我会很晚回家,不要等我了!阿雯会陪我!拜拜!”我挂下电话和阿雯做个鬼脸。

  “能和你同事真好,我就知道老板一定会留你继续做的!”阿雯高 兴的和我说道。

  “对啊!一出来上班就很难再回去作家庭主妇了!”。
  “今晚上山洗温泉啊!等会我们就提早出发。”老板走过来两手分别拍了阿雯和我那丰满的臀部一下。

  “那我们快出发吧!”我觉得两腿间已经有股酸软的感觉。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