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风情万种】作者:Hori
【风情万种】作者:Hori
风情万种
 

 排版:zlyl
 字数:34430字
 TXT包: 风情万种(全).rar (32.27 KB)
 风情万种(全).rar (32.27 KB)
下载次数: 23



 



                (一)
 
  盼望着,东风来了,春天的脚步也近了。
 
  正当冬去春来之时,熟透了的王美芳随着季节的开始,也步入了风狂雨浪的 季节。
 
  美芳还是个纯洁的少女,十八、九岁,有着一副迷人的身材,苹果似的面孔, 看起来不高不矮,诱人的声音再加上那股媚态,曾经也有很多男人为她而迷倒。 
  在家里,美芳很孤独,家中的一位女佣人林千惠,是一个二十五岁的女人, 又是曾经订过婚的少女,在美芳的家,她和千惠是最好的。
 
  每当美芳有各种问题,她总是找千惠一块儿研究解决问题的。
 
  天气虽然有点不正常,可是美芳最近也有点不正常。
 
  赵正明是美芳的大表哥,二十六、七岁,也是一个仪表很帅的男人。
 
  千惠自从来到王家以后,因为人聪明又加上活泼美丽,正明早就有意把她弄 到手,所以时时刻刻都在讨好千惠。
 
  千惠早已明白正明的意思了,因为刚来不久一切尚未习惯,经过了一段日子 熟悉了人事及环境,千惠对他也有点意思了。
 
  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正明在客厅里,千惠在一旁坐着看报。
 
  正明说:「林千惠小姐,我要是一天看不到你我就难过死了。」
 
  千惠笑道:「别讲得那么严重好吗?是真心话还是违心论?」
 
  正明说:「我讲的完全是真心话。」
 
  「你们男人的嘴最甜了。」
 
  「你来吃一口试试我的嘴甜是不甜。」
 
  千惠红着脸说:「死人,你怎么这样?谁要吃你的嘴?」
 
  正明也笑道:「你不 意吃我的,那我吃你的。」
 
  「你少来,厚脸皮,小心你表妹回来看见了。」
 
  「她回来最好,两个人一起吃。」
 
  「你吻过小姐是吗?」
 
  「你给我吻一下,再告诉你。」
 
  「算了,我不要知道也不要给你吻。」
 
  正明一把抱住她,她先是推几下,推不倒便倒在他怀里了。「
 
  正明先是在千惠的脸上额上亲吻着,千惠半推半就的让正明吻,千惠的心里 一阵阵的舒服。忽然正明吻到她的唇上了,千惠正想避开但被他抱得紧紧的。 
  吻了很久,千惠才把舌尖送进正明的嘴里,轻轻的吸吮着,正明把千惠吻得 差一点喘不过气来。
 
  这时,千惠已经被正明吻得晕迷了。正明的手在千惠的身上上下下游动着, 抚摸着千惠的乳房,千惠故意把胸脯挺了起来。
 
  正明知道她现在很需要了,便顺着千惠的玉腿往上摸,摸得小腹下面一片湿 湿的。正明的手向千惠的三角裤里伸去,千惠一把把正明的手按住了道:「不要 摸,里面好多水,会弄到你手上。」
 
  正明也急了就向千惠道:「我们到你的房里去好吗?」
 
  千惠道:「不行,晚上再来。」
 
  於是正明把千惠抱住又吻又摸,把她摸得混身痒麻麻的,正明就拉着她的手 摸自己的阳具。
 
  千惠的手刚一碰到他的阳具,那根东西就翘起来了。
 
  千惠隔着裤子,在上面摸了一摸,又捏了一把。
 
  正明把阳具由裤子里掏了出来,千惠低头一看脸也红了。红嫩的大龟头,圆 圆的,顶端一个肉孔。粗长的阳具硬得青筋暴跳,足有八寸长。千惠用手去握一 把抓不来,就道:「你这个怎么这么大?」
 
  正明道:「你不喜欢大的呀?」
 
  「这么大会弄死人的。」
 
  「不会的,我会很小心的弄进去的。」
 
  「你一定很花,你表妹你弄过吗?」
 
  「她还未开苞呢!不过我摸过她的小嫩穴,很小!」
 
  「怎么不弄进去?」
 
  「没等到机会,她和你很好,有机会拜托你帮忙。」
 
  「帮什么忙都可以,唯有这个我帮不上。」
 
  「我有了你就不想她了。」
 
  「我们玩是可以,谈其他的就不行了。」
 
  夜已静了,正明等待的时刻已经来了,偏偏千惠总在美芳房里,心里发急也 不能去催她回来。
 
  正明躺在千惠的床上静静的等,也不知经过了多久才听到脚步声走了进来。 
  正明假装睡着了,千惠走到床边微微一笑道:「要是真的睡了就回去,别躺 在我的床上,怪讨厌的。」
 
  正明睁开眼睛笑道:「我的小宝贝,我等得好难过,你可回来了。」
 
  「看你这副急色相,我又没兴趣。」
 
  正明急了抱住她,把她的衣服脱了。
 
  千惠嘴说没兴趣,心里早想弄那种事了,就半推半就的脱掉了外衣,乳罩, 剩下一条三角裤。
 
  丰满的乳房挺在胸前,正明用手轻轻的抚摸,红嫩的乳头突了出来,正明就 去吸吮,吸吮得她全身痒起来。
 
  「轻点吸呀!好痒!」
 
  正明把她按倒在床上,千惠八字大开的躺着,正明用手去脱千惠的三角裤。 
  「你怎么这样急?你的先脱了再来脱我的。」
 
  正明急急的脱光了自己,大阳具翘得高高的,几乎碰到了小腹。千惠见正明 脱掉了内裤,大阳具露了出来,好粗好长,千惠用手去摸,并且坐起来仔细的看。 
  千惠一看,红嫩的鸡巴龟头硬得青筋暴跳,捏在手里硬邦邦的,小腹上密密 麻麻的鸡巴毛,下面两个卵泡也坠得很长,比常人要大得多,配上那根坚硬大阳 具,真是太妙了。
 
  千惠忍不住握紧了大鸡巴,笑嘻嘻的道:「你这东西怎么这么大?又硬得吓 坏人!」
 
  「这个东西,它正想进入你那个桃源洞去。」
 
  「我那个小肉洞恐怕装不下。」
 
  「你把三角裤脱下来让我看看。」
 
  「去看你表妹的!」
 
  「别逗我了,好妹妹,我快被你整疯了,快脱!」
 
  「脱下来是可以,不准你胡来,只准你看一看,最多摸摸就好,不准你的那 根肉棒弄进去。」
 
  正明点点头,千惠就脱下了三角裤,正明睁大了两只眼睛直瞪着看,口中直 流着口水。
 
  千惠笑道:「看你这么馋,吞什么口水?我那个就那么好?」
 
  「当然啦!男人会被那个东西迷死的。」
 
  千惠故意把腿叉开一点,又把白嫩的臀部摇了几下。
 
  正明仔细的欣赏着她,雪白细嫩的乳房,柳腰圆润的大肥臀,小腹下面突出 高高的阴户上面,长了一片长长短短的阴毛,下面又露出那迷人的洞洞,肉缝中 含有许多水。
 
  正明抱着她的玉腿,用手轻轻摸那个洞穴,越摸越想摸。她被摸得痒痒的, 肉洞内的水也越来越多,正明的大鸡巴比先前又更硬了。
 
  千惠看了正明的大鸡巴又涨大了许多,道:「你这人是怎么回事?看我的东 西而你的东西会越来越大、越来越粗?」
 
  「想死我了,让我把这根肉棒插到你的小洞里去吧!」
 
  「我不要,那么大会痛死的,刚才已经讲好的,只准看不准弄。」
 
  「你又不是没玩过,怕什么?」
 
  「我玩的都是小肉棒,那有你那么大?」
 
  正明急得不讲话了,提起大鸡巴就要弄她的穴。
 
  千惠一看正明起来,知道他要插穴,也就赶快把腿一夹身子歪过一边,使正 明弄不到。
 
  「哎呀,你怎么搞的,让我插进去啦!」
 
  「你这人真不讲理,没有我的同意就想弄!」
 
  「好妹妹,救救我,我实在硬的好痛,让我轻轻插进去。」
 
  「你这人和人家才第一次就急成这个样子,一点耐心都没有,我不喜欢。」 
  正明已看出对她硬上是行不通的,就改变了方式,这时就去吻千惠,千惠也 吻着正明,他对着她的颈子、胸前、背上,把她吻得哎哎哼着,正明又往下吻, 吻住她的柳腰,脐眼,千惠就翻过身子,背朝上胸向下伏着。
 
  正明由她的腰吻到屁股上,又向着千惠的屁股沟里吻了上去,吻到屁眼时, 正明就用舌头轻点屁眼,这样一点一点,千惠的毛孔张开了。
 
  千惠轻声娇喘:「哎呀!那个地方怎么能亲?要命!」
 
  正明不管她,又继续点了一会,就用嘴去吸。千惠的屁眼被吸住了,身子一 颤一颤的,口中只是「哎哎」的哼着,他用力一吸,屁眼有一点翻出来了,他用 舌尖去舔。千惠的心一紧,全身发毛,小穴也有水流出来了。
 
  「这怎么能舔?我的天啊!我快没命了,又是舒服又是难过,我还是头一回 尝到这种滋味。」
 
  千惠喘着,心里又高兴又紧张,心想:他真会玩,玩得我舒服得上天了。 
  千惠又呻吟着说:「好哥哥,我的屁眼被吸出来了,怎么舔呀,这舔得要命 又舒服,哎呀,整个屁眼被翻出来了。」
 
  正明一面吸舔,一面抚摸她的乳房。这时的千惠有点吃不消了,想让他别舔 了又有点舍不得。千惠忍不住了,身子就猛的用力一翻,屁股朝下人翻过来平躺 着,嘴里还喘着长气。
 
  正明见她翻过来了,就对着小腹向下吻,吻到阴户上,柔软热热的嫩肉突得 很高,正明正吸吮着。
 
  千惠正在想着,他的吸吮功夫真到家,弄得我全身都麻了,忽然一下子,阴 唇被吸住,吸得好美。
 
  「这地方怎么能吸嘛!」
 
  正明吸一口舔二口,把千惠弄得淫水直流。渐渐的一点一点的,正明的嘴吻 住了小穴,舌尖舔在穴眼上那个尿尿的小洞洞。
 
  千惠轻叫道:「哎呀!这个眼不能舔呀,也别吸啊,尿尿会出来的。」 
  千惠说完身子不住颤抖,双手紧搂着正明。
 
  正明稍稍向下一吸吸住了千惠的嫩穴眼,嫩嫩的小穴马上就有水流出来了, 正明伸出舌头向穴眼一塞又用力一舔,阴核到嘴里来了,吸了一口,对着阴核上 连连的舔吮。
 
  千惠浪叫道:「哟……哟……小穴被……舔乱了……我的命快……完……完 蛋了……我怎么会遇到这么会玩的男人……唔……穴心快被……吸出来了……好 哥哥……这穴怎么也能舔……我……我怎么会不……知道……这比弄鸡巴……还 ……舒服……我……唔……」
 
  正明吸着阴核又用嘴轻舔了。千惠是有生以来第一次尝到这滋味,真是舒服 得疯了,流出来的淫水都被正明吃了下去。
 
  千惠一麻一麻的舒服,也一阵一阵的发抖,忽然叫道:
 
  「啊……好哥哥……亲丈夫……我死定了……小穴一张一张的……怎会这么 美啊……哎哟……我要丢了……」
 
  千惠说完一股阴精狂射了出来,流了正明满嘴都是,正明大口大口的吃下去, 又用力去舔。
 
  千惠舒服得娇喘连连:「好丈夫……我一个人的……亲丈夫……我不行了我 不要舔啦……我会死……等会我的……浪穴给你弄……现在先……停停……」 
  正明见她吃不消了,便停止了吸吮,说道:「小穴,你舒服吗?」
 
  千惠软绵绵的说:「舒服得上天了……你真好……我的穴给你的鸡巴……插 啦……这回干定了……先抱我去尿尿……我没力了……」
 
  正明就抱她到马桶上让她坐着,他站在她的面前,硬邦邦的大阳具挺得好高, 一翘一翘的。
 
  「这根没吃到东西,对我只是叩头!」
 
  「只有你才那么狠心,害得大阳具都快硬掉了。」
 
  「看起来好吓人,让我咬一口好不好?」
 
  「咬断了,你就没有东西好玩了。」
 
  「我要咬嘛!快点站过来。」
 
  正明向前一点大鸡巴刚好对准她的脸上,千惠用手把他的鸡巴捏了一下,鸡 巴硬得好狠。千惠握在手里看了一会,又用手套弄了几下,大鸡巴弄得和铁棒一 样,她把它含在口里。
 
  正明一看她含住了大鸡巴,龟头上一阵热热的好不舒服,就把鸡巴往她的嘴 里一顶。千惠就「哇」的一声把鸡巴吐了出来,骂道:
 
  「死鬼,这怎么能顶,又不是穴,弄的我快吐出来了。」
 
  「对不起,我没想到,再吮吧。」
 
  「不要,等会上床后再吮,先讲好不能顶。」
 
  「好,你尿完。」
 
  「好了,你抱我,我走不动。」
 
  正明把她抱到床上,千惠就睡了过去,把头靠在枕头上,正明坐在床边欣赏 着那迷人的胴体。
 
  千惠握着他的大鸡巴,捏了捏,大龟头涨得发亮,前面的马眼上也流出了许 多淫水。
 
  她笑道:「你这东西实在太大了,我又爱又怕,怎么硬了这么久还不软。」 
  「都没弄肉洞,怎么会软呢?」
 
  「头顶上冒水了,黏黏亮亮的真好玩。」
 
  「你看得很好玩,我的鸡巴翘得要命。」
 
  「这下面的卵泡也比别人大,看起来好可爱!」
 
  於是千惠把嘴一张便含住了大龟头,正明见她含进了嘴巴,龟头便一硬涨长 了许多,龟头也热得爽快。
 
  她的嘴张得很大,眼睛也翻得很大,就用嘴唇套弄大鸡巴,正明舒服得快站 不稳了。套弄了十多下,千惠又把大鸡巴吐了出来,用手拿着,伸出了舌尖,对 着大龟头连舔了数下,正明一阵趐麻麻的,全身毛孔都开了。
 
  千惠舔了一会,又向大鸡巴后面舔,舔着舔着就捧起卵泡用嘴吸吮卵子,两 个卵子太大本想一口把两个含在口里,含不下去,只好含一个,两个卵子轮流吸 吮一阵。
 
  正明浑身一紧,嘴里也哎哼哼着。千惠越吸吮越有趣味,正明的大鸡巴被吸 吮得不能再忍了。
 
  「小穴让我弄一下嘛!我受不了,再给你弄了我真要打手枪了!」
 
  千惠吐出了大鸡巴,笑道:「死不要脸,有穴不插要打手枪,丢人丢光了!」 
  「小穴,我要上来干了!」说完就骑上千惠的身上。
 
  千惠平平的躺在床上,两腿早已叉得开开的。
 
  正明提起大鸡巴,抽起千惠的双腿,骑在她的屁股后面,大鸡巴对准了穴眼, 正准备进去,千惠一手拿着阳具道:
 
  「好人,你不要太鲁莽,慢慢的进去,我没弄过这么大的阳具,要轻轻的别 把小穴弄破了。」
 
  正明点头道:「别怕,我会轻轻的插进去的,来,你现在握正阳具。」 
  「一点一点的插,不要一下子插进去,知道吗?」
 
  说完后,千惠拿着大阳具,向自己的穴眼送去,小穴也湿了,骚水流了很多, 鸡巴一送送到穴口上。
 
  正明感到热热滑滑的,问道:「对上了没有?」
 
  「对上了,你插进来吧!」
 
  正明把屁股一压,鸡巴向前一挺,龟头上一阵热热的,又感到硬邦邦的龟头 被套住了。
 
  千惠把嘴一张轻叫道:「哎呀!进去了,好涨,穴里被龟头顶住了,不要再 顶进去了,再多我不要了。」
 
  正明知道女人的心理,知道她现在不要弄太多进去,等一会就会连根都要插 进去。於是正明就趴在她身上亲吻她的脸,下边一动也不动。
 
  千惠先是有点紧张,大龟头放进了穴里,虽然涨痛了一下现在又好了,也不 痛了,一点涨涨的,穴里又空空的,就伸手一摸,大阳具都在穴外面,只有一个 龟头插进去,心里又痒又急,问道:「你会干吗?」
 
  正明笑道:「当然会啊!」
 
  「那你怎么弄进一点就不顶了?」
 
  「我怕你痛啊,所以不敢都插进去。」
 
  「良心倒满有,你这样弄我会痒死,再插进去一点嘛!」
 
  正明知道她受不了,又顶进了一点。
 
  「你怎么搞的嘛?老吊人家胃口!」
 
  这时正明就毫不客气的用力一顶,大鸡巴连根插到底。千惠把嘴一张,眼睛 翻得大大的叫道:
 
  「哦……哦……哎唷……我的穴啊……弄破了……好痛……弄得人……这么 深……快死了……」
 
  正明感到大阳具都进去了,千惠的穴虽已弄过,但还是很紧,使她的穴涨得 鼓鼓的,穴肉翻得很大,中间的肉棒直通穴心,刚弄进去她会叫,现在又要他顶 了。
 
  「阳具都插进来,为什么还不抽送呢?」
 
  正明就轻轻的摇动抽插,一顶一抽都是很轻,顶了二、三十下左右,千惠就 开始吞口水,越吞越多,呼呼的急喘,抱着他的颈子,双腿也向上举,他就改变 了另一种抽插方式,先把阳具狠顶两下,又抽到穴口轻顶六、七下。
 
  千惠被抽得浪起来了,狠狠搂住正明浪道:
 
  「这……是什么……干穴……顶得……要命……又麻得……要命……狠一点 才好……」
 
  正明见她已经浪起来了,就改成三下重重的插到穴心上、两下短短的只顶到 穴口,这样重三到底轻两下在穴口。
 
  千惠被顶三下到底,口中就「哎呀!哎呀!哎呀!」三声,两下轻的只是穴 中磨,口中就「哎!哎!」两声。抽抽顶顶,穴也响起来了。
 
  千惠被大阳具弄了二十多分钟,虽然很舒服,可是总没有抓到最痒的地方。 
  正明故意要逗她的欲火大发,总是又重几下又轻几下。千惠实在是忍不住了, 双手抱住正明道:
 
  「你先停一下,我擦擦水再来。」
 
  正明拔出大阳具,千惠就翻身把他压在床上道:「你睡下面,让我在上面弄, 弄了半天都急死人了。」
 
  正明躺在床上,大鸡巴翘在上面。千惠分开双腿骑在他的身上,对准了大阳 具就把屁股往下一坐,大阳具就猛的坐进了穴里。她将上半身趴下来自己抬高屁 股,一下一下的狠命往下坐,每坐一下阳具都插到穴心上。
 
  千惠每顶一下、乳房也摆一下,又是趴在上面,乳房更大,正明在下面抚摸 着乳房,屁股也往上顶送。而一口气连顶百馀下,一面浪叫道:
 
  「唷……小穴……开花了……好舒服……好过瘾……大鸡巴……好硬……小 穴……要破了……」
 
  正明见她自己抽插自己浪叫,就笑了起来。
 
  「笑什么?死鬼。」
 
  「我看你自己弄鸡巴又叫,满好玩的。」
 
  「你没劲啦,所以我才自己来,你还好意思笑?」
 
  「这样干我怕弄坏你,所以才轻轻弄你。」
 
  「谢谢你的好心,太轻了不过瘾,自己弄才知道轻重。」
 
  「你比我顶得重,每一下都顶到花心了。」
 
  千惠稍稍喘一口气道:「你这根阳具很好,可惜不会弄。」
 
  「现在换我来弄,包你爽快!」
 
  「不要,我自己弄,快出来了,再几下就会丢了。」说完就狂抽起来,屁股 向下坐得啪啪直响,穴里又流了许多水。正明的毛都湿了,小腹上也积满了骚水。 
  千惠抽顶得最重最狠的时候,忽然正明也乱顶起来,身子也乱摇,小穴用力 套紧大阳具左右摇晃,这时他的大阳具也是一阵阵趐麻,全身像通电似的。千惠 抱紧正明又把屁股乱摇道:
 
  「我……我完了……丢……丢了……」
 
  正明的阳具也一趐,精液向上直射,千惠的阴精也对着龟头直射,「卜滋! 
  卜滋!「两人同时射精了。
 
  千惠倒在正明身边道:「我累死了!」
 
  「我射精了!」
 
  千惠休息了一下,就把阳具拔出来,人也下来了。正明的小腹上毛旁边都是 精水,千惠笑道:
 
  「你看看你身上的毛,四周都是白色的乳汁,嘻嘻……」
 
  「都是你,小穴要弄上面,我一肚子都是。」
 
  「快去洗,要不然连床上都是。」
 
  於是正明放好了水,抱了千惠到浴室去洗澡,洗完后两人很快的进入了梦乡。 
  天刚亮,正明睡眼一亮,在被窝里一把搂住了千惠的柳腰,睡意全消,精神 百倍。他吻着千惠娇靥,一手抚上滑不溜丢的趐胸,又捏又抚。
 
  千惠用手拨开了他道:「昨晚你还不满足?」
 
  「死不了,谁叫你长得如此娇艳如花,就是鲁男子柳下惠也会心动啊!」 
  说着,一翻身趴在千惠的身上,挺着粗壮的大阳具猛朝湿润的肉洞里压下去, 「吓」的一声全根没入。
 
  「哦……轻一点……」
 
  「不会叫你痛的,我保证你销魂蚀骨,欲仙欲死。」
 
  正明搂住千惠的娇躯,由浅而深深入浅出抽送了几十下,然后用九浅一深, 只见他耸动屁股一起一落,轻灵巧快的如蜻蜓点水,似狂蜂戏蕊一样一沾即起。 
  直到第十下才屁股一沉,重重的撞击花心,一直冲到底直抵子宫口,这种战 术是最容易引发女人性欲,尤其淫荡女人最为有效。
 
  正明抱住千惠反覆插送数百下,把她插得淫液如注滑润异常,他又轻怜蜜爱 的在她耳边说道:「亲爱的,这样玩你痛快吗?够不够刺激?」
 
  千惠这时尝出美味了,她点点头娇声道:
 
  「嗯……嗯……有一点……点……嗯……还早呢……可以重……重一点…… 
  用力……「
 
  正明如奉圣旨,立即猛一提劲,一根丈八蛇矛猛刺猛戮狠抽猛插,他像一头 疯狂的野兽一味的奔驰纵跃,驰过了平原跃上了高山。千惠这时也快慰无比的娇 滴滴地主动得扭腰摆臀用力迎凑,看她一脸的沉醉和知足,笑得好娇好媚,那媚 笑几乎使他疯狂。
 
  正明的动作越来越疯狂越激烈,像饥饿的猛兽发狂的撕裂着食物。这时趐醉 酣畅中的千惠,情不自禁的娇喘嘘嘘颤声浪哼不已:
 
  「哦……哦……哦……亲哥哥……亲丈夫……妹妹……太美了……美得…… 
  快上天了……哥哥……你也舒服吗……唔……嗯……「
 
  正明也气喘如牛又亲又吻的喘声道:「亲妹妹……心肝宝贝……哥哥……舒 服极了……妹妹……你实在太美了……哥哥……那辈子修来的福气……福……能 获得你的芳心……」
 
  正明年轻力壮而且是健壮型的,性欲异常旺盛,所以在雨露的滋润下,牡丹 没有形消骨立反而更加艳丽像盛开的牡丹花一样。正明和千惠这时真是如鱼得水 蜜里调油,如胶似漆那么甜蜜。
 
  正明狠抽猛插了半个多小时,千惠已痛快淋漓的丢了一次身。她娇声呻吟道: 
  「嗯……嗯……亲哥哥……妹妹……已经丢了……休息一会儿吧……亲丈夫 ……你太厉害了……妹妹……受不了……吃不消啦……」
 
  正明果然十分体贴她,抱住娇躯伏在她身上,轻柔的抚摸她的肌肤亲吻她的 香颊。
 
  「好妹妹,你实在太可爱了,噢……你好好的休息一下……哥哥我还没出精 呢……好妹妹……」
 
  正明把炽热的阳具顶住花心儿,频频跳动,并且也轻轻抽送,慢慢品尝着这 温馨滋味,让彼此沉醉在甜蜜而愉快的佳酿中。他的嘴唇吻住她柔软的乳峰,用 力吸吮,一手更轻柔的磨擦着润滑的肌肤,这些挑逗性的技巧动作,使丢精后的 千惠又再度春情荡漾欲潮泛滥。
 
  在大龟头跳动下,她用力吸紧阴壁,像婴儿吸奶似的一吸一弛,正明觉得无 比的舒畅那一种肉感,比起狠抽猛插另有一种风味。正明忍不住口中哼道: 
  「啊……啊……小亲亲……用力夹……用力收……好……好舒服……」 
  千惠吃吃的娇笑道:「人家累得很,没有力气啦!」
 
  正明在欲火如焚下,忍不住提起又硬又涨的阳具重新抽送起来,一下比一下 重,一下比一下深,每一下都撞着娇嫩的花心。千惠的娇躯轻颤不已,像蛇一样 扭动纠缠,不由浪叫道:
 
  「啊……哥哥……你又把我的浪水引出来了……唷……呵……里面好痒…… 
  痒到心里去了……「
 
  正明见她纯得可爱,便引逗着道:「妹妹……你……现在……不叫……我… 
  …去……买卖了……「
 
  千惠正在兴头上,仍然撒娇的轻轻一推:「不来了……哥哥……你……坏透 了……讨厌……」
 
  正明一笑:「哥哥……不坏……妹妹……你怎么……会……舒服……呢……」 
  正明一面戏耍她,一面「卜滋卜滋」狂抽狠插她的肉穴,寂静的天空顿时洋 溢起生命的乐章。「卜滋卜滋」如鱼吃水声,呻吟声粗喘声汇成一曲美妙的淫乐, 他们像两座火山隐隐要爆发了,天在动地在动,风云变色日月无光,像暴风像烈 雨万涛裂岸风狂雨骤。
 
  千惠以前没有这么兴奋过,血液在体内狂奔激流,每一个细胞都在颤动,两 个火热的身子纠缠在一起,先是互相亲吻,现在是疯狂的冲击。千惠的身子在震 颤,由於血液的蒸发,内分泌的排泄,散发出浓烈的肉香。
 
  正明动作更加疯狂了,旺盛的精力支持着他,几乎用上吸奶的力量。
 
  千惠兴奋的几乎昏过去,嘘嘘娇喘着,同时发出撩人心弦的呻吟,在半昏迷 状态下,她娇躯抖得厉害,由於原始的需要像蛇一样的扭动。她的灵魂儿像漂浮 在太空中,飘啊飘啊欲仙欲死如历仙境,她颤抖着声声娇哼:
 
  「啊……哥哥……妹妹……要上天了……不行……啊……要死了……啊…… 
  啊……又丢了……丢了……唔……「
 
  只见她猛的阴户一抛猛顶,在涌出大量阴精之后手足松软了。她整个人瘫痪, 像死蛇一样软绵绵瘫在床铺上,一动也不动了。
 
  正明的大龟头被热精一浇,马眼一阵阵奇趐彻骨,忍不住精关一松,「卜卜 卜卜」大龟头一阵跳跃,一阵浓浓热阳精也冲进了子宫里。
 
  雨过天晴,一场肉搏战终於落幕了。
 
                (二)
 
  有一天,美芳正在看电视,一个人有无限的苦闷,近几天千惠很少接近她, 正明也不像以前一样,会偷偷的吻自己一下或互相拥抱一下。
 
  近来,正明见到美芳只是匆匆打个招呼,人就走了,这是什么原因呢?美芳 不断的想着,无疑的,无数的疑问都在脑海中盘旋着,几乎令人发狂,这是思春 的少女必有的现象。
 
  人在静思中,心在飘着,有人走进来,美芳尚未发觉,忽然她被人抱住了, 并且在脸上吻了过来,美芳被吓了一跳,集中注意力才发觉是正明。
 
  「表哥,你怎么吓了我一跳!」
 
  「我看你正在沉思,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美芳娇媚一笑道:「反正不是想你,你是大坏蛋。」
 
  「啊!我明白了,几天不见,大概有男朋友了。」
 
  「人家才不是呢,人家在想别的事。」
 
  「要不要我和你介绍一位男朋友,人很棒,你一定会喜欢。」
 
  美芳笑嘻嘻道:「你介绍的都不是好的,这人在哪里,你带来我看看!」 
  「我已经来了!」
 
  美芳正色道:「表哥,你怎么啦!都没和我讲清楚就把野男人带进来,这成 什么样子,快叫他走好了,我不见。」
 
  「这人你不见也得见,反正一定要见!」
 
  「是什么人一定要见我,不见也得见,架子不小!」
 
  正明就指指自己,看着美芳,她一看就明白了,骂道:「死表哥,不要脸, 谁要你,厚脸皮。」
 
  正明一把抱住了美芳热吻起来了。
 
  「我的好表妹,让我摸摸你的乳头好吗?」
 
  美芳一听脸就红了起来,媚眼道:「死不要脸,见到我就想摸,我不要。」 
  「好宝贝,摸摸有什么关系?」
 
  「你坏,每次你偷摸我,给你摸了又要吃,吃得人家不舒服,心里痒痒的。」 
  「这次不会,不信你试试看就知道!」
 
  「我不要!」
 
  虽然口中说不要,但是美芳的身子,已经倒在正明的怀中了,他吻着她的唇, 她也把舌头吐出来让他吸吮,吻了很久,吻得美芳心中趐麻,如同喝醉了一样。 
  正明的手向着美芳的胸脯摸了上去,美芳不敢动,闭上眼睛享受着,慢慢的, 正明就把她的衣扣解开了,乳罩也解开了。
 
  「你老是爱这样,你把衣服解开干什么?」
 
  正明趁她在讲话之中,很容易把她身上的衣服脱光了。
 
  「你去把门关好,要是被千惠看见了,多丢人。」
 
  「千惠要是来了,连她也脱掉!」
 
  美芳笑道:「你真不要脸,她要是知道了,一定会骂死你。」
 
  正明把门关好,很快的抱住她,脱掉上衣的美芳,两只奶子露在外面,和两 粒水蜜桃一样。正明用手轻轻抚摸着,摸得她浑身舒畅,双手游动的他,轻轻捏 弄乳头。美芳的乳头硬突起来,好像两粒樱桃,好美,好动人。正明的手好像有 电流一样,她也像是了电,全身都在颤抖,口中喘着长气。
 
  「表哥,我好痒,摸重一点!」
 
  正明就稍稍加重一点力,揉摸双乳,揉得美芳快坐不稳了,身子往下倒,他 也被压得麻木了。
 
  美芳轻喘着道:「好表哥,抱我上床。」
 
  正明抱起美芳送到床上,自己趴在床沿,继续揉捏双乳。美芳失去了抵抗力, 只有口中在喘气。他摸着乳房,一手向她下部摸,美芳稍微动了两下,也没有加 以拒绝。
 
  正明把手伸进她的三角裤里去,美芳的小腹下面那块突出的阴户,上面长满 了毛,这些毛很短,但是很多。
 
  正明在想:千惠的毛长得比她多。
 
  美芳在想:他摸我那里,恐怕要弄我。
 
  正明自己脱光了衣服,全身赤裸着,下面那根阴茎翘得高高的和铁棒一样, 美芳看了脸都红了,骂道:「死表哥,你脱光了干什么?」
 
  正明把阳具挺向美芳道:「我这东西给你看看,表妹,帮我摸摸。」
 
  「谁要摸你的东西,那么大,好怕人,还会翘。」
 
  口中虽说不要,美芳看见龟头那么大也发亮,就伸手一把握住了,轻轻捏捏。 
  正明见她捏住了大阳具,伸手就脱美芳的三角裤,她没有抗拒,很快的脱下 来了。
 
  她羞红着脸闭着眼睛叫道:「哎呀!不要这样,坏表哥。」
 
  正明脱了她的三角裤,白嫩细润的皮肤,高耸富有弹性的乳房,细腰丰臀, 再配上一双修长的玉腿,真是天生尤物。
 
  正明以前也吻过美芳,也摸过她的乳房和阴户,但那只是隔着衣服,一直没 有让自己看清她的身材。
 
  美芳的阴户非常丰满,耸得高高的,阴毛短短的,长在小腹下,两片鲜红的 阴唇生得那么美嫩,这幅惹人发狂的赤裸少女,已经把正明逗得如醉如痴。 
  正明伸手就向她的嫩穴上摸去,美芳也慢慢的叉开双腿,口中说道:「表哥, 轻轻的摸啊!」
 
  正明见她那副又想又怕的表情,心里实在有说不出的高兴,他说道:「你不 要怕,我不会摸痛的。」
 
  「摸外面就好,手指不要插在里面。」
 
  「你自己有插进去吗?」
 
  「我有时也想插进去,可是手指一塞就痛,所以不敢插进去。」
 
  正明拿着自己的大阳具对着美芳道:「用这东西塞进去就好。」
 
  「不行,那么粗,那么长,怎么能塞进去?」
 
  正明搂住美芳道:「让我塞塞看好不好?」
 
  「不行啊!人家的洞很小又没弄过,怎么可以呢?给你摸已经对你很好了, 还想弄进去,你真坏!」
 
  「你真的没开过苞?」
 
  「你实在是会气死人,我和谁呀?除了你摸我吻我,我从来没有和别的男人 亲热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