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入侵者】作者:不详
【入侵者】作者:不详
入侵者
 

 字数:4058字
 
  解开皮带,松开裤头的钮釦,拉炼刚刚拉下,你已经迫不及待的将我的外裤 跟内裤一同扯下,阳具呈现半硬的模样,噗的一声从纺织品当中被解放出来。跪 在地上的你,高度跟肉棒是如此的契合,当你想要靠近肉棒,将它狼吞虎嚥之前, 肉棒已经甩在你的脸上,龟头上已经渗出的分泌,从你的眉心到下巴,狠狠的画 上一直线。
 
  上课时间,厕所进出的人并不多,你就这样走在我的身后,进入了无人的男 厕,选个干净的隔间,就这样跪在打扫得很干净的地板上,求我让你可以嚐到肉 棒的味道。你所熟悉的朋友,所尊敬的教授,正在不到十公尺外的地方进行着神 圣的教学,甚至还可以从那些笑声中,判断教授刚刚又讲了一个令人哄堂大笑的 笑话。
 
  而你,跷课的坏女孩,竟然在这边跪着乞求男人给予欲望的施舍。
 
  肉棒在你的口中逐渐涨大,从原本缩的短短的一截,变成涨满女人阴部大小 的尺寸。龟头的边缘翘的如同圆山饭店的屋簷一样,粗青的血管若隐若现的缠绕 着柱状体,彷彿是名师精心设计的画栋。将原本的小肉条,吹捧成让无数女人高 潮晕眩的凶器,是你放弃尊严后,少数能够让你感到有成就感的工作,我不忍夺 走你这所剩不多的喜悦,并且用具体的生理反应,来奖励你口舌的服务。
 
  正当你心满意足,仔细舔嗜着细嫩的龟头时,我突然抓着你的头发,狠狠的 将粗大的肉棒往你的喉咙深处塞住。我知道你的能耐,你的喉咙还没有完全容纳 肉棒的能力,塞进去后,只见到你想咳不能咳,想叫不能叫,甚至於快要不能呼 吸的痛苦反应。
 
  我最喜欢看你这个样子了。
 
  肉棒抽出来一些,喉头一松,你又继续狂野的吸着,从阴囊的底部舔起,黑 色的阴毛摩擦着你雪白的脸颊。由上往下看,你就完全在我的肉棒之下,以雌性 生物的身份,屈服於雄性的象徵。
 
  你还是个女人吗?现代的女人已经无法如此的屈辱与卑微,在我眼中,你只 是一只欲求不满的兽,除了生物本能还是生物本能。
 
  「求主人用伟大的肉棒干淫奴湿淋淋的骚肉穴。」你知道要让我可以得到喷 出的满足,大概需要多久的时间,於是提出了请求。厕所不是剧场,但就这简单 的几个字,却在空荡荡的空间中产生了回音。
 
  「求主人用伟大的肉棒干淫奴湿淋淋的骚肉穴……」
 
  狗用尿液留下痕迹,男人用精液留下标记,已经不当学生很久的我,重新返 回校园,总也要留下点什么记忆,虽然这并不是我当学生时所就读的学校。 
  我从头发把她拉起,手扶着马桶的水箱盖,屁股对着我,将短裙轻易的往上 一掀,也不脱内裤了,直接将已经湿透的内裤下缘扯破,沾满口水的肉棒遇上淫 水氾滥的肉穴,毫无摩擦力的就这样塞了进去。
 
  每一次的抽插,肉穴都经历一次整个阳具从最浅到最深的猛烈攻击,彷彿是 高速的卡车撞击小轿车一般,被冲撞的一方彷彿要粉身碎骨一样。你紧咬着自己 的衣服,不敢发出叫声,因为如果一叫,可能旁边教室的人会以为厕所出了命案, 真的蜂拥过来,我是无所谓,你从此就不用在这个校园里出现了。
 
  我看着你,先是高潮,然后肉穴突然一阵淫水涌出,我知道你已经潮吹了。 
  我先将肉棒拔出,换成三只手指进去挖你的淫穴,一边尽量的深入,像是挖 掘隧道一样想把小穴挖烂,一边在你的耳边轻轻说着:「想不想我把你的肉穴挖 烂,让整个拳头可以塞进去呀?」你咬着衣服不能出声,但又着实的泄了一次。 
  你的淫水又多又腥,淫靡的味道充斥着整个厕所。
 
  我把过多的淫水抹在你的屁眼上,先用两支手指插了进去,松动你的菊门, 然后将早就已经全湿的肉棒,慢慢的塞入你的屁眼里面,开始由慢而快的抽插。 
  「你他妈的这个贱货屁眼还是这么的紧!」我说着。
 
  至少别的不说,屁眼不像小穴一样,会一直流淫水保持润滑,紧不紧其次, 但至少摩擦力比较大,干起来真的爽快多了。
 
  虽然屁眼不是肉穴,但一样会让女人达到高潮,我跟你在同时达到了射精与 高潮的完美情况下,结束了这一次的交媾。肉棒抽出屁眼之后,菊花的肌肉仍处 於松弛的状态,无法马上收缩,浓稠的精液从排泄的洞口缓缓的流出,有一种邪 恶的淫荡之美。
 
  我用手机的照相功能,拍下这一幕,然后抹起了白色的稠状物,抹在你的脸 上。又抗拒但又享受的表情,再次进了手机的相簿里。
 
  离开男厕前,距离下课时间只剩下五分钟不到,你清洗完脸上的涂抹后,要 准备回去上下一堂课,而我也还有事情要处理,必须离开这个校园。半掩的厕所 大门,在水箱盖的上面遗留下一条湿润、腥臭、又已经被撕破的女性内裤,我几 乎可以想见,下一个男人进来上厕所时,看到这条内裤会有什么反应。
 
  据我所知,她虽然有回去上下一堂课,但上一个小时过多的体力消耗,让她 整整昏睡了一节课,一觉醒来,之前在厕所的那一段,彷彿就像是一场印象深刻 的春梦一般,强烈,但又不确定是否真的发生过。根据班上女生的说法,似乎有 某位男同学上厕所时捡到一条女性内裤,但想追问下去,又没有人确定到底是谁 捡走的。她摸了一下自己的衣物,这才确认刚刚那件事,真的有发生过。
 
  我比较简单一点,只负责闯入、离开,在原本应该单纯的地方,做了一件最 淫乱的事情罢了。
 
               【全文完】
 
[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