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异能纵横】(1一2)作者:fyqua
【异能纵横】(1一2)作者:fyqua
字数:11289
 
  「第四套广播体操现在开始,第一节运动,雏鹰起飞,预备,开始,一二三 四,二二三四,三二三四………」
 
  现在是早上九点左右,成光中学第一节课下课的课间操时间,成光中学全校 
  一千三百多名学生都聚集在操场上做着那十年如一日却一点用处也没有的广播体 
  操。
 
  在高一四班的队伍中却有一个学生站在那里摇头晃脑的,整个人昏昏欲睡的 样子,后边的同班同学邓凯使劲拍了他一下,「醒哥,快醒醒,老毛要来了!」 
  一听到『老毛要来了。』,顿时这个叫刘醒的学生精神为之一振,脑子清醒 过来,迅速瞧了瞧旁边同学,摆起手势跟上动作。
 
  刘醒一边做着一边留意着自己的身后,突然一道因遮挡住了阳光而形成的人 影铺设到了塑胶地面上,光是看那道阴影就能猜到是自己的班主任老毛,刘醒马 上像打了鸡血一样卖力地做着广播运动。
 
  毛老师大概在身后待了三四分钟才继续向前走去,路过刘醒身边的时候,朝 他瞪了一眼,这已经是惯例了,刘醒要是每天不被他瞪几眼那才奇怪那。 
  等毛老师走远了,邓凯才敢从后面靠了上来,「哎,醒哥你最近怎么回事, 都几点睡觉啊,刚才看你上课好像也在睡,还睡不够啊。」
 
  邓凯是刘醒在班里为数不多几个朋友,关系不错平时也比较交心。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总是睡不够,睡多久都没用,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就这么一句话刘醒就连打了几个哈欠才说完,真是让人怀疑他晚上是不是做 贼去了。
 
  「嗯,年轻人,要好好学习,别老是看一些爱情动作小电影,要懂得节制啊。」 
  邓凯突然一改语气模仿着一个老头子说话调侃着刘醒。
 
  「放你妈的屁,真的是没看那些东西,不知道怎么的就是很想睡。」
 
  听着邓凯的调侃刘醒忍不住回身假装要踢他一脚,两人的打打闹闹立时惹来 了前面班主任的关注,都给瞪了一眼后才乖乖老实起来。
 
  第二节课是语文课,这是高中最没意思的一节课,换做是其他数学课什么的 还能给你讲个公式,给你解道难题。
 
  虽然对于刘醒和邓凯这样的学生来说,一样是听不懂,但区别就在于,数学 老师会乖乖地一直站在讲台上拼命地讲啊讲写啊写,可语文老师则是拿着个课本 四处转圈给你背课文,这还怎么让人玩手机睡大觉。
 
  教授语文的一个女老师,按理来说,女老师上课要比男老师有趣多了,但她 的课却丝毫让人提不起劲,原因就在于她那长年不换的职业套装和那刻板的直发 加黑框眼镜,这整个的搭配根本像是上世纪来的一样。
 
  语文老师名字倒是挺符合她这身份的,蛮有诗情画意的感觉,叫唐婉静,但 她这打扮就真的不敢恭维了,也不知道她老公是怎么忍受的了她的,当她还在踏 着小碎步一字一句地讲解课文时,刘醒的思绪却回到了一个星期前的夜晚。 
  那是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刘醒的家庭是工人阶级,其实这也就是说好了的, 不好听的就是卖苦力的,刘醒的爸爸是蹬三轮的,每天早出晚归也赚不了多少钱, 人还累的要死,刘醒自懂事以来就知道钱的重要性,什么纯真、善良、诚信、爱 情,在金钱面前统统不堪一击,这也是刘醒在见惯了家里亲戚的白眼后得出的结 论。
 
  而刘醒的妈妈没什么文化,在现在这个社会很难找到工作,只有帮别人接接 零活来转圈,比如像编彩绳、把贴纸剪贴好装在塑料袋里,也是一个吃力不赚钱 的活,有时候就是想做还没得做。
 
  在这样的家庭条件下,根本没有多余的闲钱让我挥霍,家里的电脑还是很多 年以前被叫做大屁股的那种机型,估计现在班里没多少人会知道这种类型的电脑。 
  所以很多时候,班里一些男生一起玩一款网游的时候,叫刘醒一起玩,他都 会笑一笑拒绝,就那台电脑,平时开个浏览器看个电影、电视剧不奔溃就不错了。 
  因为白天的劳累,所以每趟刘醒的爸爸回家以后吃过饭都会泡会脚就去休息, 而刘醒则在自己的房间里无聊地看着电视剧或者听个音乐。
 
  刚刚在饭桌上听自己爸妈谈起,现在的三轮车生意是越来越不好做了,尤其 现在的城市发展很快,前几年还没多少人有私家车那,现在基本每个人家都有一 辆私家车,要出门都是自己开车很少会有人要坐三轮车的。
 
  尤其是他爸爸听别人说,最近政府为了改革城镇面貌,准备在这几年就把三 轮车这个行业给渐渐取消掉,全部改成出租车的,就他们家这点存款都不知道够 不够买一个引擎的,唉,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尤其是穷人家。
 
  刘醒的房间是家里最大的,其实总共也就两间房间,这原本应该是他爸妈住 的主卧,但他们顾虑到刘醒在高中的这个重要时刻,于是在开学的时候就把房间 对换了一下,刘醒不想要却也拗不过他们。
 
  但即使这样,房间还是小的可怜,一张床,一个电脑桌,一个衣柜基本就把 这间房挤满了。
 
  晚饭后的刘醒在房间听着屋外轰隆隆的雷鸣声,无聊地看着那些毫无营养的 国产电视剧,这台电脑不知道是不是音响出问题了,声音就是放到最大也还是和 普通程度的音量一样,所以刘醒后来在一个家音响店里花了二十多块买了一对耳 机,那是刘醒攒了一个星期的饭钱才买的。
 
  都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虽然家里的情况已经可以用家徒四壁来形容了, 但刘醒对于学习却还是烂泥扶不上墙,不是刘醒不想学习是真的学不起来。 
  每次考完试都要担心回家后爸妈的询问,既伤了他们的心又让刘醒每次都觉 得自己不是个东西,连考个试读个书都不行。
 
  今晚算是屋漏偏逢连夜雨了,不光打着响雷,刘醒那一个星期饭钱买的耳机 也坏了,这才买来没多久,明天一定要找那个奸商赔不可。
 
  反正可看不了电视剧了,干脆把前几天下的小电影拿出来看看好了,没办法, 谁让家里的网速只有一兆的小水管那,现在这些爱情动作电影,动不动就是高清、 蓝光,自己家里这破网速为了下部片子,起码的两三天的时间,白天又不敢放在 那里下,而且也怕被说浪费电。
 
  刘醒瞧了瞧桌子上的水杯已经空了,还是先去打杯水来吧,每次看片都看的 口干舌燥的,万一到时候看得火烧起来,免不了又用左手解决一下的,据说喝点 水能补充损失的水分。
 
  不知道是开门时候的动静太大还是老妈的耳朵太好,刚一出房门就听见她传 来的声音,「小醒,没事就早点睡,明天还要上学,别老是玩电脑。」
 
  「哦,知道了,我倒杯水,马上就睡。」
 
  「记得关灯,别老是睡觉了不关灯,多浪费电。」
 
  「哦。」
 
  平时看完小电影以后整个人太累了,就想靠着床上休息一会,等一会儿再去 洗澡,但刘醒每每都是休息休息就睡着了。
 
  刘醒走到厨房摇了摇水壶,发现没水,往水龙头那里接了点水倒进水壶里, 再出放餐具的柜子上拿出热得快插上。
 
  因为用热水壶烧热水实在是太费煤气了,所以刘醒家里还在用着好多年前的 那种一根电线接一根铜管的烧水工具,这种所谓的热得快由于安全隐患问题早就 没人用了,但对于刘醒这样的家庭来说,却能节省一笔不小的煤气费开销。 
  大概等了有五六分钟,看见水壶里的水有了动静,应该是烧开了,刘醒就走 去把电源拔了,这时候意外发生了,热得快的电线那里不知道什么时候破了一个 口,当刘醒的手刚好触碰到那里要拔开关的时候,一股强大的电流迅速通过破损 的电线沿着他的手臂传输到他全身上下。
 
  刘醒整个人完全不受控制地颤抖个不停,想呼救却又喊不出来,这种颤抖只 持续了短短三秒,却在刘醒的感受中有三个小时那么久,浑身上下就像要爆炸一 样难受,随即失去知觉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等他睁开眼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一张病床上了,旁边是哭的眼睛都开肿了 的父母。
 
  见到刘醒睁开了眼睛,刘醒妈妈又惊又喜,「醒了!醒了!儿子醒了!」 
  这好几声的尖叫惹来了附近病床其他家属的注意,因为现在已经是半夜了, 他们照顾了一天做自己的家人、朋友,早已经累的不行,趴在旁边睡着了,却被 刘醒妈妈给硬是吵醒了。
 
  但却没一个人向她投来怨恨的目光,他们自己也是病人家属,当然懂得那种 亲人被送来医院的无助,和当他们睁开眼睛告诉自己没事的喜悦。
 
  其中一个好心的阿伯还不忘提醒已经有些控制不住的刘醒妈妈,「大妹子, 醒了就好,快去叫医生过来看看。」
 
  这时刘醒的妈妈才如梦初醒,「对对对,你快去叫医生过来,谢谢,谢谢。」 
  就这样刘醒的父亲一路小跑着出了病房去找医生去了。
 
  「怎么样,哪里痛没有,有什么地方不舒服的?」
 
  刘醒妈妈一边抓着刘醒的手,一边摁了摁他的手臂和大腿。
 
  自己的身体自己最清楚,在刘醒清醒过来后他就已经尝试着活动了一下手脚, 发现并没有什么异样的状况,看来自己这次真的是大难不死。
 
  「没事,妈,我没事,都好着那,你看。」
 
  刘醒活动了一下手脚表示自己的全身完好无损。
 
  刘醒妈妈看着儿子手脚都活动自如的,而且说话条理清晰,心里的大石放下 了一半,「你没事就好,你刚才都把妈妈吓死了你知道吗?叫你都不应,都不回 答,怎么摇你都没用,你要是出事了,你让,你让你爸爸和妈妈………」 
  刘醒妈妈说到后面不禁又痛哭了起来,刚才发现刘醒倒在厨房地上一动不动 的时候差点没把她也给吓晕过去,好在身边还有个见惯风雨的丈夫。
 
  就在刘醒安慰妈妈的时候,刘醒爸爸也把值班医生叫了过来,刘醒爸爸把妻 子扶到一边去,好方便医生的检查,医生走到刘醒的病床旁边拿出医用手电筒往 刘醒的瞳孔里照了照,又在他的手臂和大腿捏了捏,询问了他几句关于家里的情 况,刘醒都能清楚地回答。
 
  把医用手电筒放到口袋里,那名医生又仔细盯着刘醒看了几眼,才转身对刘 醒父母说道:「看孩子的情况应该是没有什么大问题,能感受到痛觉,手脚也能 动,问他的问题也都能清楚回答,大脑应该是没有收到什么伤害,真的可以说是 奇迹,被这么强的电流电击身体还能没事,这真的是奇迹了。」
 
  在刘醒父母再三确认后才千恩万谢地送走了医生。
 
  为了不影响明天的生计,刘醒爸爸嘱咐了妻子几句以后就一个人回去了,本 来刘醒打算马上出院的,毕竟在医院一个晚上的医药费、病床费什么加起来挺贵 的,没必要花这个冤枉钱,但在爸妈的坚持下还是在医院住了一晚,第二天才回 到了家。
 
  为了以防万一,父母让他在家休息了两天看看情况,万一身体有点事情旁边 有个人也可以马上送到医院去,对学校老师请假的借口是感冒生病了,并没有详 细和他说明被电流电击的事实。
 
  这毕竟不是什么好事,没必要让太多人知道,免得到了学校被其他同学知道 还要被问东问西、说三道四的,现在的小孩子聊起这些八卦来比大人们还热衷。 
  就这样在家里好好地休息了两天后,确定了儿子什么事都没有,刘醒父母这 才让他回到学校上学,临走之时还千叮咛万嘱咐的告诉他,有什么不舒服的要马 上告诉老师或者同学,完全把他当作了一个刚去幼儿园上学的小孩子一样不放心 的对待。
 
  刘醒回到学校以后对同学和几个朋友的询问也只是保持着之前的口径,只是 说自己感冒了才在家里多休息几天,这种被电击的事情确实也没必要让人知道传 来传去的。
 
  「刘醒,这道问题你来回答一下。」
 
  突然听到自己的名字被叫到,刘醒才从那神游的思绪中清醒了过来。
 
  呆呆地看了看周围,再看向语文老师唐婉静,发现她正拿着书本冷冷地看着 自己,平时没事的时候唐婉静就喜欢点刘醒的名字来回答问题,可问题是刘醒作 为班级里成绩排名倒数的几个学生怎么能回答的出来问题,刘醒自己有时候都奇 怪,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
 
  刘醒只好大大方方地站了起来,还是那句,不知道,唐婉静无奈叹了口气就 让他坐下了,上课继续。
 
  熬了一个早上终于等到了放心,放学以后刘醒并没有马上回家,因为被前几 天电击的事情耽搁,自己那对花了一个星期饭钱还没用多久就坏的耳机的事情, 还要去找那个音像店的奸商老板讨说法去那。
 
  那家音像店在距离学校不远的地方,处于一个繁华的地带,平时就有挺多人 光顾的,店里下到耳机上到摄像机什么都有。
 
  像刘醒卖的那对二十多元的耳机已经是他们店里最差最便宜的了,大到成百 上千的高档耳机都有,只是这样价格的耳机刘醒也不敢多问,而且看那个奸商老 板的小人嘴脸也肯定不会多回答。
 
  来到店里的时候,那个奸商老板正在招呼一个中年客人,看样子应该是桩大 买卖,因为那奸商老板的脸上挂满了虚伪的笑容,眼睛像看到了金子一样在发光。 
  当那个奸商老板用眼角发现刘醒进店以后,只看了他一眼也没招呼,刘醒走 近柜台刚想和他说自己这个耳机的事情:「老板,你之前……」
 
  「你先等等,我这里先忙完了,再招呼你。」
 
  刘醒还没说完就被奸商老板不耐烦地打断了,只能在这里先等一等了。 
  「你听听,我没骗你吧,绝对是正品,质量有保证,这音效可不是吹的,来 我这里的人大都买这款,怎么样。」
 
  那个奸商老板转过头去一脸谄媚地招呼着刚才那个中年客人,而那个中年客 人正戴着一只头戴式耳机摇头晃脑个不停,似乎是被那完美的音效所沉醉,「嗯, 确实不错,比我之前用的那副耳机好多了,只是,这价格是不是能再便宜点。」 
  中年客人试听了一会后摘下了耳机,看样子他对这耳机挺满意的。
 
  「真的已经很便宜了,这个价格这个质量,你也是懂行的,这个森海塞尔的 耳机一直都不便宜,我这个价格已经没赚多少了。」
 
  中年客人听完奸商老板的解释开始有些犹豫起来。
 
  那奸商老板一瞧趁机又装作心痛不已的模样:「这样好了,我看你也是个懂 行的人,不像那些个什么都不懂,一进来就七问八问的,今天交你这个朋友,在 便宜一百,3580,要,你就拿走。」
 
  什么!这样一个耳机竟然要三千多,这可把一旁的刘醒吓得不轻,也让他不 由得感叹,真的是人比人气死人,自己还在为那对二十多的耳机坏掉心痛不已, 别人却是买个三千多的耳机来用。
 
  中年客人听完最后报价稍微犹豫了一下,「好,我买了。」
 
  这一下子三千多的生意就做成了,让那个奸商老板差点笑得合不拢嘴,「行, 你等着,我进去给你拿副新的。」
 
  在奸商老板进了里面的库房后,中年客人在四周闲着没事看了起来,当他看 到刘醒的时候也没多注意,只是当作了一般的高中生而已。
 
  没多久奸商老板像是脚下带风一样飞快地从库房里走了出来,「来了,专门 给你拿了副新的,总共就剩三副了,这个挺多人买的。」
 
  中年客人拿起来仔细看了看,觉得没什么问题后,准备掏钱付账的时候,旁 边一直沉默不语的刘醒却突然大声阻止了他,「别给他钱,这是假的!」。 
                (二)
 
  当刘醒喊出那句「这是假的。」
 
  的时候,整个店铺里的时间仿佛被瞬间冻结了一样,奸商老板和那个中年客 人无不惊愕地看着他。
 
  尤其是那个奸商老板,脸色的变换可谓是丰富多彩,又是惊讶又是愤怒,眼 神像利刃一样瞪着刘醒。
 
  「你在瞎说什么!你他妈是哪里的来,是想来捣蛋是不是!我这家店开了这 么久什么时候卖过假货,别以为你是小孩子就可以乱说话,你是哪所学校的?」 
  奸商老板原以为靠着几句假话应该就能吓唬住刘醒这个屁大点的毛孩子,他 却没想到刘醒在学校、班级里就是一个捣蛋分子,班主任、教导主任基本都是隔 天要见一次面的人物,什么大场面没见过,况且自己也不是信口开河,确实是有 着充足的『证据』。
 
  被刘醒这么一喊,那位中年客人往口袋里要往外掏钱的手势停了停,这毕竟 是三千多块钱的东西,买到假的就冤死了,到时候跑过来退货什么的还很麻烦, 再看刘醒的样子似乎也不是随口在说假话,不如先听听看那个孩子说什么再说。 
  刘醒基本无视奸商老板的恐吓,要是动起手来,别看他只是一个高中生,这 些年在校内、校外和人动手,可是练出了一身的肌肉和打架功夫。
 
  刘醒一脸不屑地看着奸商老板。
 
  「你刚才给他听的那副耳机是真的,但你刚才进去的时候去拿的那副是假的, 根本不是只剩三副,还有一大箱子,都堆得乱七八糟的。」
 
  如果说刘醒刚才说自己的耳机是假的,有随口乱猜或者运气的成分在的话, 那他后面所说的『还有一大箱子,都堆得乱七八糟的。』就真的是把奸商老板吓 出了一身冷汗来。
 
  这真的是活见鬼了,明明库房的钥匙只有自己一个人拥有,也没有其他人进 去过,这个小孩子是怎么知道里面的情况的。
 
  还在奸商老板因为自己货品秘密被揭穿而愣在哪里不敢相信的时候,刘醒转 过头来对着中年客人说。
 
  「大叔,你自己也可以把这副耳机拆开来看一下,听听看是不是和刚才他拿 的那副不一样,这么贵的耳机,真货假货一听就可以分出来。」
 
  其实在刘醒说出库房里的货品秘密的时候,中年客人看着奸商老板的脸色就 已经相信了他的话。
 
  中年客人客气地对着奸商老板说。
 
  「既然这个小朋友说的这么肯定,我也不知道该信谁的好,老板,不如这样, 就像他说的,拆开来让我再试一下,如果是真的就当这个小朋友开玩笑,我马上 就买,你也别和他一般见识。」
 
  这时奸商老板才回过神来,听了中年客人的建议,眼珠子迅速转了转。 
  「那怎么行,这个都是全新的,你要是拆开以后不买了,我到时候卖给谁, 你信这个小孩子的话,你要是再敢胡说八道,我就找你们老师,找你家长去,哪 里来的没规矩的东西,在这里瞎他妈捣乱,要么就是付钱买走,要么就请便,我 不卖了,没有拆开来再买的道理,我这店也不是第一天开了,卖假货不是早被人 砸了,就这样。」
 
  奸商老板努力装出一副被人冤枉后气急败坏的样子,想逼迫着中年客人快点 决定完成交易,要不然就让他走,免得到时候自己真的露出马脚。
 
  看着奸商老板那浑身是戏的表演,刘醒肚子里差点没笑死,如果不是自己早 就知道了这件事的『真相』恐怕还真的就信了他。
 
  而中年客人对于那奸商老板的解释显然不满意,看着他那气急败坏的样子倒 更像是色厉内茬的虚张声势。
 
  「这怎么会那,我把钱都带过来了,如果耳机没有问题我肯定是要买的,这 你有什么好担心的。」
 
  尽管中年客人已经开始怀疑这耳机的真假了,但他说话的语气还是显得客气 有理,但那奸商老板就是死活不松口,要么买要么走。
 
  刘醒轻蔑地看了看奸商老板。
 
  「你是不敢了吧,三千多的耳机你也敢卖假货,都不知道你以前坑了别人多 少钱,我要是报警的话,你就等着坐牢吧。」
 
  其实刘醒也不知道卖假货到底会不会坐牢,但管他那,反正随便说说吓死这 个奸商也好。
 
  一听到刘醒说要报警让自己去坐牢,奸商老板就更加生气了。
 
  「你他妈到底是哪里来的兔崽子,他妈的不教训你一下,还以为没人管你了 是不是。」
 
  气的那奸商隔着半只手臂宽的柜台就出手往刘醒的衣领上抓去,他打算好好 教训一下这个坏他好事的兔崽子。
 
  原本自己以前卖假货,都是卖给那些不懂装懂的门外汉,就是人傻钱多的主, 真货假货完全分不清楚,就是在网上看人介绍知道哪种耳机比较好就跑来充行家 的冤大头。
 
  现在要是换做这种人,自己把盒子拆开让他再试一试又有什么关系,凭着自 己的三寸不烂之舌照样让他乖乖付钱。
 
  可现在这个中年客人可不好这么对付,他来到店里,自己试探和他聊天说的 那些耳机的知识,一听就知道的内行人,所以自己死活也不敢把耳机拆开来给他 试,这一试非露馅不可。
 
  当奸商的手臂刚越过玻璃柜台想向刘醒抓去的时候,一把就被早已身经百战 的刘醒反抓了正着,两只手臂交错着使劲一扣,把奸商老板的胳膊反扭了过来, 痛的他不停地叫唤,当他试图挣脱的时候,发现刘醒的手臂就像两只钢铁夹子一 样有劲,拉都拉不动。
 
  「就你这两下子还想揍我,你他妈还得回家多喝几年奶那,大叔,咱们还是 报警吧,让警察来处理这件事,看这个奸商怎么死,卖这么多假货,不把他店封 了才怪。」
 
  说话的时候刘醒给一边不知如何是好的中年客人使了眼色,由于奸商老板实 在太蠢,小看了刘醒的力气,隔着柜台就探出身来想抓刘醒,这一下偷鸡不成蚀 把米,自己反而被人家制住,整张脸贴在柜台上动弹不了,中年客人会过意来, 拿出手机装模做样地就要打电话报警。
 
  「等一下,有话好好说,有事好商量,先等会,别报警。」
 
  眼看着那名中年客人就要打电话报警了,自己现在还被人压在柜台一点办法 也没有,奸商老板一下子慌了手脚。
 
  他这一句话出口,就等于是间接承认刘醒刚才说他卖假货的事情是真的,这 可让刚刚马上就打算掏钱付款的中年客人气坏了。
 
  「你还真的卖假货给我,你这个人怎么能这样做生意那,还有没有良心了。」 
  这一下气的中年客人真的是要打电话报警了。

   「等一下,兄弟!先别报警,有话好说,小兄弟,先把我放开好不好,咱俩 可以商量的。」
 
  奸商老板讨饶般地向刘醒求着情。
 
  就凭他这点力气,别说现在还有一个中年大叔会帮自己,就是刘醒一个人也 能对付的了他,往后面稍微用力地推了他一下放开了他,奸商老板被放开以后活 动了一下酸麻的手臂,来回看着刘醒和中年客人急忙想着对策。
 
  「说吧,这件事要怎么解决。」
 
  刘醒现在有了这奸商的把柄在手,说气话来底气十足,「这,你说要怎么办。」 
  就在刚才那么一会儿功夫,奸商就想了好几条对策,比如找几个兄弟过来把 这件解决了,但如果对方只是刘醒一个小孩子还好办,打了一顿,吓唬几句就可 以了,问题是还有一个成年人在,他怕把事情越闹越大。
 
  另一个就是拿钱消灾,用钱堵住刘醒和那名中年客人的嘴,把这件事情就这 么揭过去,可又担心他们到时候要是狮子大开口可怎么办。
 
  于是以不变应万变,先听听刘醒他们的要求再做打算,刘醒原来也只是随口 说说,没想到这奸商老板还真的和自己谈条件,一下子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看 向了一旁的中年客人希望他拿个主意。
 
  其实中年客人面对现在这种情况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他本身也只是一个憨 厚老实的人,要是这个奸商老板撒泼耍无赖要动手什么的,那还好办,自己要么 和他动起手来要么就报警了,可现在他一副要求饶的姿态,让他不知道该怎么办 了。
 
  突然中年客人想到了什么,冲着刘醒说。
 
  「小朋友你来这里是不是也是被他骗了,我看你之前好像有说什么耳机的样 子。」
 
  经中年客人这么一提醒,刘醒才想起自己来这里的目的。
 
  「对,大叔你不说我都忘了,就是这个奸商,卖我的耳机没用几天就坏了, 喏,你看。」
 
  刘醒将自己那条耳机从书包里拿了出来给中年客人递过去,中年客人拿过来 看了看,又插到自己的手机上放了音乐试着听了听。
 
  「你这耳机已经坏掉了,你买来多少钱的。」
 
  「这,就是,二十多而已。」
 
  在报出自己耳机价格的时候,刘醒有些不好意思说出来,人家刚才是买三千 多的耳机,自己这个不过是二十多的便宜货,根本不是一个等级的。
 
  听完刘醒报的价格,中年客人倒是没什么其他表情,只是拿着耳机又反复看 了看,对着奸商老板说。
 
  「你连小孩子都骗,就这么一个耳机,根本就是五块钱的地摊货,批发过来 三块钱都不到,你竟然卖他二十多块,你亏不亏心啊。」
 
 没想到自己省吃俭用花了二十多买来的耳机竟然是成本连三块钱都不到的地 
  摊货,这让刘醒气的想把奸商老板抓过来暴打一顿。
 
  自己骗人的伎俩被当场拆穿,奸商老板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我不是,那什么,鬼迷心窍吗,那小兄弟要不我跟你换个新的,保证是物 有所值的那种,你看怎么样。」
 
  其实两个老实人凑在一起确实是拿一个奸商没有办法的,刘醒想了想这马上 就要吃中午饭了,再不回去就要来不及了,也不想再和这个奸商多纠缠,反正现 在耳机的事情也解决了,于是点头同意。
 
  奸商老板见刘醒这么好说话,差点笑出声来,再看那位中年客人也并没有其 他意见,暗暗庆幸自己今天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连忙从后面的玻璃柜子中拿出 一副耳机出来,样子和刘醒之前买的那副不太一样,比较低调的那种,是暗黑色 的还带有金属光泽。
 
  这次刘醒算是长了个心眼,把耳机递给一边的中年客人让他帮忙鉴别一下, 中年客人拿过耳机先看了看,再插入自己手机里听了听。
 
  「嗯,不错,这个耳机还可以,确实是值这个价钱。」
 
  听着中年客人肯定的语气,刘醒也就放心了,一边的奸商老板却是有点郁闷, 那副新拿出来的耳机至少要五十多,为了让这件事情赶紧解决让刘醒他们赶紧离 开,自己也算是出了点血了,多赔怕三十多块钱。
 
  「那行,看他也蛮老实的,要不咱们就这么算了吧,我还得回家去那。」 
  刘醒现在拿到了新耳机,事情圆满解决,实在是不想再在这里多待。
 
  「嗯,那也行,今天就放你一马,以后再卖假货让我知道了,你就看着办。」 
  中年大叔说了几句狠话以后就和刘醒走出了店铺,刘醒看着那奸商老板唯唯 诺诺发誓再也不敢卖假货的样子就好笑。
 
  中年客人和刘醒这一下也算是为民除害狠狠出了口气,和刘醒走了一段路说 说笑笑的,中年大叔突然想了什么,问刘醒说。
 
  「对了,小朋友,你是怎么知道他的库房里还有一大堆假货的,你进去看过 吗?」
 
  本来只是一个随口问的问题,却让刘醒不知如何回答是好,想了一想。 
  「没有,我不是在电视里经常看到那些新闻报导的时候,那些骗子被抓的时 候,房间里都有一大堆假货乱七八糟地摆在那里吗?我就随便说一说,吓唬吓唬 他,没想到他就认了。」
 
  好在刘醒的脑筋转的够快,这几句谎话说的似模似样的,那中年大叔可能也 只是随口问问,听了刘醒的回答夸了他几句就没在问下去。
 
  「好了,大叔,我该回家去了,我先走了,再见。」
 
  「好,我也得走了,小朋友你以后会有出息的,我看好你,再见了。」 
  两人就这样在一个路口分了手。
 
  当刘醒回到家里的时候,妈妈早就已经做好了饭菜等着他回来吃饭,一直没 等到他回来,自己也没动筷子,饭菜都快凉了,爸爸在外面骑三轮赚钱,中午是 不回来吃的,就在外面的小面馆里吃碗面对付一下就好了。
 
  「你怎么到现在才回来,菜都凉了,我去给你热热。」
 
  看着妈妈那移动也没动的碗筷,刘醒心里有些难受,都怪那个奸商耽误自己 这么多时间。
 
  「我那个不是在学校里做值日吗?就回来晚了。」
 
  为了不让妈妈担心,刘醒只好撒了个善意的谎言。
 
  可刘醒妈妈这么多年了,自己儿子撒没撒谎,一听就知道。
 
  「以后没事别在外面瞎逛,万一身体出什么事怎么办,倒在大街上都没人理 你。」
 
  刘醒妈妈说的自然是之前刘醒被电击的那件事,作为一名母亲,她没事在家 的时候无时无刻不在担心着刘醒的身体,家里就他这么一根独苗,他刚才放学了 迟迟没有到家害的她担心了半天,连饭都吃不下。
 
  「哦,知道了,妈,我以后肯定放学马上就回家,我身体好着那,你就别担 心了,你没看那些电视里说的和我一样被电击击中身体的人都好好的吗?我肯定 是长命百岁的。」
 
  刘醒嬉皮笑脸地冲着妈妈说道,刘醒妈妈没好气地白了自己一眼,不再说什 么进厨房热菜去了。
 
  吃过午饭后,刘醒回到房间里休息,这一次他出奇地没有打开电脑上网,而 是仰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回想着刚才在那家音像店所发生的一切。 
  就在刚才那个奸商老板走进后面的库房后,刘醒在心里就不停地骂他,狗眼 看人低,只顾着招呼那个中年大叔,对自己理都不理,也不知道待会会不会给自 己把耳机换了。
 
  看着这琳琅满目的漂亮耳机,自己什么时候也能够拥有啊,那个库房里是不 是放着一大堆高档的耳机,要是都是自己的就赚发了。
 
  虽然库房被门板所阻隔着,但刘醒还是在幻想的驱使下往库房看去,却没想 到看到的场景却让他惊呆了,他竟然能够清晰地看到库房后面的样子和那个奸商 老板,就像根本没有那道门板一样。
 
 刘醒透过门板清晰地看到那个奸商老板正在一个个叠起来的大纸箱里不停地 
  翻找着,当他从一个纸箱里终于找到自己要找的东西时,露出了一股奸诈的 笑容。
 
  因为被那个奸商老板的身体遮挡的缘故,刘醒有些看不清纸箱里面装的是什 么,要是能凑近点看就好了。
 
  当他心里冒出这种想法的时候,眼前的景象竟然真的就像摄像机的镜头一样, 被瞬间拉进放大,当他来不及惊呼的时候已经被纸箱里的那堆的满满的耳机吓了 一跳,因为那些耳机竟然和刚才那个大叔所看的一模一样。
 
  奸商老板在那堆耳机中不停地翻找着,似乎是想找到一个样子外观看起来好 些的,在翻找的过程中把那些耳机丢来丢去,一点也不像是三千多的耳机一样珍 惜。
 
  由此,刘醒才开始怀疑这批耳机的真假,尤其是当他出来以后说那副耳机只 有三副了,才更加确定奸商老板卖的是假货,这才阻止了那位中年大叔的交易。 
  但他现在又郁闷了,原以为自己发现所谓的异能之后,在回家的路上试了好 多遍,都没有在音像店里那种透视的情况发生。
 
  刘醒可以肯定的是,在音像店里肯定不是自己眼花出现幻觉,也就是说自己 身上有异能是肯定的了,但怎么运用自如却还没找到办法而已,至少知道自己身 上竟然有着所谓的异能,光是这点就已经让刘醒兴奋的睡不着觉了。
 
  想想自己以前看过的那些都市异能小说里的主人公,刘醒突然感觉到自己有 生以来第一次对现实生活充满了希望。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clt2014金币 +11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