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道士下山浪江湖】(九 庆五一)作者:古樹成
【道士下山浪江湖】(九 庆五一)作者:古樹成
字数:6193
 

  只听见房内响起一把年轻男子的声音,听声音不过才十八九岁,略带撒娇的 语气说道。
 
  「……妈,你就答应我吧。」
 
  随后又响起了一把好听的女性声音,只听声音想来年纪应该不大,语气中满 含温柔和无奈。
 
  「奇儿,前几日我不是才帮你刚解决了吗?才几天功夫,怎么又要……又要, 那个了,你现在正是练武学习的最佳时候,沉迷于……这些里面,你这辈子就毁 了,而且这么晚,让人看见怎么办?让你爹知道了,看不打断你的腿。」 
  房里的那位夫人说到隐晦处时娇羞不已,说到后面语气又变得严厉起来。 
  「我才不怕呐,有妈妈在,爹就是敢打我也不敢动你一根头发呀。」
 
  奇儿毫无顾忌地说道。
 
  「他敢!这个挨千刀的,自己做下那么不要脸的丑事,呵呵呵,江湖上仁义 无双的笔尖堡堡主谢柏舟,竟然被一个魔教的淫妇迷惑住,干出这么不要脸的苟 且之事,一旦抖搂出去,我看他谢柏舟如何做人、如何面对谢家列祖列宗,我要 不是顾及你外公的名声,早就带你离开这肮脏的地方了。」
 
  听完这段对话,萧叽叽才算明白原来房内是那堡主谢柏舟的妻儿。
 
  「妈你别伤心,孩儿平时总是刻苦练功读书,一刻也不敢荒废,孩儿知道妈 妈对我寄予厚望,哪里敢偷懒,不信我耍套棍法给你看,看看我有没有偷懒。」 
  那谢奇急切安慰道。
 
  「扑哧~你个调皮鬼,这么晚了,你要在这里耍棍闹出动静,不是要把人都 招来吗?再说,在这小小的屋子里又怎么耍的开。」
 
  谢夫人听完儿子的抚慰,忍不住笑出了声,她平日里都有安排婢女在儿子身 边伺候,他有没有偷懒、贪玩她是知道的一清二楚的,只是刚才为了推脱找借口 罢了。
 
  「嘻嘻,我这套【棍法】,妙就妙在安静无声,不靠近房间根本听不见,而 且非常适合在狭窄的地方演练,哈哈哈。」
 
  说完,谢奇自己都忍不住笑出了声。
 
  「世上还有这般神奇的武功?我怎么从未听过,怕是连你外公都不知道。」 
  谢夫人不解地说道。
 
  「呵呵呵,只是这武功太过厉害,妈妈等下看了别大呼小叫把人引来才是。」 
  「哼~你也太小瞧你妈妈我了,你外公武功这么高强,妈妈虽然没得他真传, 但世上厉害神奇的武功也差不多听他说过练过,你尽管使出来就是了。」 
  谢夫人不服气地说道,自己好歹出生于武林世家,什么大场面没见过,今天 竟然让自己的亲生儿子小瞧了,心下想着待会儿等好好和他说说这学无止境、天 外有天的道理,要不小小年纪就这么轻浮自大,以后可是要吃大亏的。
 
  「哈哈,那我可来咯。」
 
  那奇儿话刚说完,屋里就响起了一阵细细簌簌的声音。
 
  「哎呀~你,你干什么,耍棍就刷棍,你怎么脱衣服了。」
 
  「嘻嘻嘻,妈妈不是你要看我耍这套棍法吗?我不把衣服脱了,这【棍】可 怎么耍的开呀。」
 
  奇儿大笑道。
 
  「哎呀~你,你,你……」
 
  谢夫人这时才明白,儿子口中那惊天动地的【棍法】是什么武功了,一时大 羞说不出话来,紧接着只听见一阵拉扯厮打的声音。
 
  「……冤家,不知我前世造了什么孽,生了你这么个小坏蛋,专来欺负我。」 
  这一句话语带娇羞,三分恼怒七分羞涩,直把人骨头都叫酥了。
 
  「妈妈,你就可怜可怜我罢,这几天不见你,我浑身上下都难受死了。」 
  谢奇撒娇道。
 
  「哼~你平日里不是和小环那丫头玩的开心着吗?还会记得我,和你那死鬼 老爹一个德行。」
 
  说到后面,谢夫人忍不住有些哽咽。
 
  「我,这,我是……皇天在上,我谢奇如果心中除了我妈妈外,还存有其他 女子的话,让我不得………」
 
  「别说了,我知道,你和小环也只是打闹,没有不规矩的地方,要不然,你 看我不打断她的骚蹄子!」
 
  当谢奇正要赌咒发誓时,谢夫人及时地止住了他,她就谢奇这么一个儿子, 神明在上,有些话是万万开不得玩笑的。
 
  「妈,今晚爹又不在堡里,我就睡在这儿吧。」
 
  「哼~那个不要脸的老东西,又去找那个淫妇了,是不是?」
 
  「嘿嘿,爹爹要是不走,我怎么敢来找您。」
 
  谢奇笑着说道。
 
  「你还不敢,你有什么不敢的,半夜三更地偷溜到自己妈妈房间里,做那… 
  …做那不要脸的事,你胆子可真不小。「
 
  「嘿嘿嘿,我就是胆子再大,那也得妈妈愿意才是,妈,这么晚了,你睡觉 怎么也不关门呀,万一有坏人进来怎么办,而且睡觉竟然也不宽衣,是在等什么 人吗?难道是在等我吗?哈哈哈……」
 
  谢奇调侃道。
 
  「你,你还说,我一时忘了关门了,穿着衣服就是防着像你这样的淫贼。」 
  谢夫人的那点心思当面被自己儿子揭穿,一时大窘。
 
  「好呀,我是淫贼,就是要采你这朵美娇花,嘿嘿嘿。」
 
  谢奇淫笑一声说道。
 
  后面沉默了好一会儿没动静,接着就听见粗重的鼻息声和亲吻声。
 
  「乖乖,这两人竟然是母子,还做出那有违伦常的禽兽之事,这真是天下奇 闻。」
 
  在外头偷听的萧叽叽此刻口干舌燥、心脏扑通扑通地乱跳个不停,虽然明知 房中两人做的事于道德伦常大有不合,但脑海中还是忍不住天马行空地乱想,只 觉得刺激无比。
 
  再看那李琳儿,整张脸涨的通红,眼睛低着也不敢看向萧叽叽,萧叽叽此时 浑身燥热,但屋内只能听见两人的喘息声,这可急死他了。
 
  这时的他已经被情欲迷住了心智,大着胆子将手指沾了点口水往窗户上的竹 篾纸捅去,稍一用力就被他捅开了个小孔,慢慢直起身子将眼睛往那小孔凑去, 只见屋内一男一女正在激情地接吻抚摸。
 
  这时才看见,原来那谢夫人也不过是三十多的年纪风韵犹存,眉宇之间自有 一股习武之人的英气,想来年轻时肯定是一个大美人,或许是因为有练武强身的 缘故,她的皮肤细腻光滑一点也不输那年轻小姑娘,那谢奇油头粉面的,不说话 活脱一个美少女,难怪这么讨女人欢心,连亲娘都弄到手。
 
  谢奇刚刚就是已经脱了衣服的,只穿了一条裤子,只不知这谢夫人什么时候 也把衣服脱了,胸前的景象甚是壮观,侧面看去,那屁股饱满挺翘,两具雪白的 肉体紧紧地抱住一起互相上下抚摸着,一点也没发现屋内的春光被躲在窗外的萧 叽叽看了个遍。
 
  其实这谢夫人家学渊源,只是身为女儿身早早就嫁给了谢柏舟,此后养尊处 优再没练过武,所以武艺倒是平平,至于这谢奇则毕竟年轻,功夫在这同龄人中 虽算是不错,但终究是浅了点,否则也不会被萧叽叽两人跟了一路也没发现,再 加上此刻他们两人欲火焚身,哪里还会注意到屋外有没有人偷窥,是以根本没有 发现正看得面红耳赤的萧叽叽。
 
  身旁的李琳儿见萧叽叽竟然在偷看,拉了他几下毫无反应,本想自己走掉算 了,但想到本来两人就是要找一个清静地方躲避到天明的,再没有第二个地方比 这更合适了,当下是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思虑了一会最终还是留了下来,见那萧叽叽看得目不转睛,她一时也好奇心 起,虽然她是魔教的妖女,但对于这男女之事毕竟也没见过,心中难免也会好奇, 于是学那萧叽叽在窗户点戳开了一个小孔,凑上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只见这时谢奇和谢夫人两人已经躺到了那大床上,谢夫人伏在谢奇身上,张 开她那鲜艳欲滴的嘴唇在谢奇的脸庞、胸口不住舔舐,逗的谢奇不住发出若有若 无的呻吟,逗弄了一会后,谢夫人将玉手缓缓移到了谢奇的胯间,柔嫩的小手往 那儿抓了抓。
 
  「哦~妈你轻点,抓坏了,以后可使不了那【棍】法了。」
 
  「呸~废了才好呐,这东西这么坏,只知道欺负他娘。」
 
  谢夫人娇嗔道,手上的动作却轻柔了许多,毕竟姜还是老的辣,谢夫人只这 么轻轻抚弄,也不着急,可这谢奇的身子早就被逗弄得火烧火燎的,实在是忍不 住了,伸手快速地脱掉了自己的裤子,这回这娘俩才算是【坦诚相见】。 
  「扑哧~瞧你猴急样,没出息的。」
 
  谢夫人笑骂道。
 
  「嘿嘿,见了妈妈这样的大美人,如果还不着急,那才是大大的不敬那,妈 你好美啊。」
 
  别看这谢奇才十五六岁,哄起人来真是甜死人不偿命,那谢夫人听完显然很 受用。
 
  「妈,你看它又变这么大了,你得帮它下下火才行。」
 
  谢奇挺着他那硕大的阳具笑着说道,此时谢夫人的目光完全被儿子的阳具所 吸引,也不知听没听见他的说话。
 
  「这……他这东西怎么又大了几分,这讨债的冤家。」
 
  谢夫人看着儿子那几天不见,又粗大几分的阳具不禁想到,正当她出神之际, 忽然感到身子被往下一压,嘴唇顿时触碰到了那阳具上,原来那谢奇看她想得出 神,无防备下将她肩头往下压了一压。
 
  「妈,我快要受不了了,你先用嘴帮我缓缓。」
 
  说着,即以一种可怜兮兮的眼神看着自己娘亲,谢夫人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 也不说什么,只见她缓缓低下头张开了红润的嘴唇一寸寸地将他的龟头包裹进自 己的口中。
 
  「嘶~」
 
  这一下顿时让谢奇倒吸一口凉气,显是有些太刺激,对于儿子的反应谢夫人 眼中露出了一丝狡黠之意,显是很满意儿子这可爱的反应,紧接着她不再满足于 只是占领龟头,将儿子的阳具一寸一寸地纳入口中,头部上下地耸动着,将那粗 大的阳具在嘴里不住地吞吐着,那阳具上沾满了她口中的香津,如是上下吞吐舔 弄了好一会。
 
  「妈,可以了,让我进来吧,你再弄下去我受不了,又该射了。」
 
  「……布兹~射射射,就知道射,才这么一会儿就受不了了,真没用。」 
  谢夫人听完,用了吸了最后一口,猛地一抬头,将那硕大龟头吐出,发出了 一声奇妙的声音,抱怨道。
 
  「嘿嘿,有用没用,你待会就知道了。」
 
  谢奇也不和她多辩解,跪着身子将谢夫人放下,让她平躺在床上,扒开她那 圆润的双腿,用手往里面摸了摸。
 
  「怎么这么多水啊,妈,你不是是尿尿了。」
 
  谢奇一脸坏笑地问道。
 
  谢夫人知道那坏小子是故意调笑自己,只不好意思地侧了脸过去,不答他的 话,谢奇也不追问,怕到时候真热闹了她,可就没好果子【吃】了。
 
  怪笑了一声,移动着膝盖靠近谢夫人的胯间,将自己那粗大的阳具对准方位, 猛地一下插了进去,两人同时呻吟了一声,还没等她适应,谢奇就挺动着腰部开 始前后运动,伴随着他的每一下进出,谢夫人总是忍不住呻吟,那声音让人听了 真是热血沸腾。
 
  见谢夫人一脸陶醉的模样,谢奇嘴角坏坏一笑,突然腰部加快了速度,每一 下的进出变得又快又大力,谢夫人刚开始还能忍受,后面渐渐地呻吟变得急促起 来。
 
  「啊~噢~你,你慢点,等,噢,噢~别,别那么,用力呀……」
 
  谢夫人忍不住拍打了几下儿子的胳膊,示意他慢一点,谢奇却不理会她。 
  「妈你怎么了,我已经很慢了,你这就不行了,刚才是谁说我没用的,嘻嘻 嘻。」
 
  谢奇看着自己母亲一脸坏笑地说道。
 
  「你,噢~噢~我错了,还,还不行吗?嗯~~妈妈错了,奇儿最棒了,唔 唔~~噢~就饶了,饶了妈妈吧,哦~~………」
 
  对儿子的【报复】她感到好气又好笑,身体却再承受不了这种连续的撞击, 只好开口讨饶道。
 
  见自己目的达到,谢奇哈哈一笑就乖乖地放慢了速度,如是谢夫人才得以喘 息休息,这一番快速的运动让谢奇也有些体力不支起来,接着抽插了几下后,双 手抱起了母亲,自己则顺势向后仰卧下去,这样一来,就变成了那女上男下的观 音坐莲势。
 
  用手拍了拍母亲的臀部,示意她可以开始运动了,那谢夫人在刚刚的连番撞 击下还没恢复过来,一时没力,谢奇见母亲毫无动作只在那喘气,调皮心起,顿 时腰上用力,连番猛插直入,谢夫人一时不备,险些跌倒。
 
  「哎呀,你个小孽种,想把你娘累死呀,喘口气都不行。」
 
  谢夫人骂道,谢奇只是傻笑了几声,两人随后休息了好一阵。
 
  「妈,你说是我厉害,还是爹厉害。」
 
  谢奇笑问道。
 
  「呸,不要脸的东西,竟然问这种问题。」
 
  谢夫人羞道,见母亲不答,谢奇作势又要搞怪。
 
  「哎呀~你别动,让我歇会,你真是上天派下来要我命的冤家。」
 
  说着在谢奇身上拍打了一下。
 
  「嗯~时间上还是你爹比较久,不过,你恢复的比他快,还,唔~比他坏。」 
  谢夫人想了想红着脸白了儿子一眼说道,听完母亲的评论,谢奇笑个不停。 
  「谁说我时间短,多做几次,我一定能胜过爹爹,嘻嘻嘻。」
 
  说着又活动起了腰部,经过刚才的休息,谢夫人体力也恢复了不少,扭动着 腰肢配合起儿子的动作来,一时间房内又充满了他俩的呼吸声,和那刻意压抑着 的呻吟声。
 
  这谢夫人显然极其了解儿子的敏感点,或挤或压或扭,每每都使那谢奇一脸 陶醉与享受,如是上下抽插了好一阵,谢奇突然坐起身来,轻轻地将母亲放倒, 恢复最原始的体位,开始腰上发力,大力地抽插,直插的他妈妈不住用手拍打他, 他却根本不顾,一阵猛插,就这样抽插了百来下后,喉咙发出一声低吼,谢夫人 的四肢像八爪鱼一样紧紧地抱住了他,这一刻儿子和母亲终于完成了最完美的融 合。
 
  「又射在里面,要是怀孕了,看你怎么办。」
 
  谢夫人拍了儿子一下说道。
 
  「嘻嘻嘻,真怀上了,就给我生个小弟弟,那才有趣。」
 
  谢奇笑着说道。
 
  谢夫人也只是口头上故意吓吓谢奇,平日里她都有准备一些避孕的药物,且 她在嫁人那天,就有看过了一些闺房中不外传的古籍,学晓了一些避孕的秘法, 所以根本不担心会怀上儿子的种。
 
  两人又是打闹温存了一番,正要起来擦洗身子的时候,忽然不远处的院子传 来许多急促的脚步声,个个手拿火把、灯笼,把院子照的通亮,这不仅把屋内的 谢奇母子吓了个魂不附体,更是把躲在房外的萧叽叽两人惊了不小,趁着这一阵 响动,两人借机赶紧往旁边的隐蔽处躲去。
 
  不一会,那群人就赶到了这小院来,只听一个中年男子沉声道。
 
  「夫人,堡里进了贼人,小的特来问安。」
 
  听这声音,躲在墙角的萧叽叽两人一下就辨认出了是刚刚在假山旁与人说话 的【徐总管】。
 
  「嗯,我没事。」
 
  谢夫人在房内答道,徐总管听罢双眼一转,走上台阶,刚想推门而入,这门 却自己打开了。
 
  「你们这群饭桶!堡里进了贼人都不知道,万一伤到我娘,把你们都拉出去 砍了都没用。」
 
  原来这谢奇见那徐总管要推门闯入,于是早他一步开了门。
 
  「怎么少爷也在?」
 
  「我适才见一道人影从我门前闪过,就起身去追,想瞧个究竟,哪知却让他 跑了,我又担心娘的安危,就跑来看看,接着你们就到了,你们这群没用的东西! 还不去搜拿那贼人,愣在这里干什么?出了事情,看我不扒了你们的皮!」 
  谢奇怒目圆睁,大声斥骂道。
 
  「奇儿,徐总管,我这里没事,你们快去别处搜搜吧,千万别让那贼人作恶 才是,明天就要召开那英雄大会了,可不能出了差错。」
 
  见场面有些尴尬,谢夫人及时出声制止了谢奇。
 
  「是,小人马上去搜,夫人和少爷自己小心。」
 
  徐总管低头应了一声,打了个手势,又带着仆人守卫往别处搜去,见他们走 远了,谢奇说道。
 
  「妈,堡里进了贼人,你这院子又没个婢女丫鬟的伺候,一个人太危险了, 要不今晚你先搬回阅风阁去住吧,他们这样一闹,我也不好留下来陪你,我不放 心。」
 
  谢夫人听完,想了想点头答应了,吹了蜡烛带上房门,谢奇带着谢夫人就往 外走去,又是过了还一会儿,四下静悄悄地。
 
  「他们都走了。」
 
  「嗯。」
 
  「琳儿,他们好像发现我们闯入堡里了,我们还走不走?」
 
  萧叽叽问道。
 
  「当然不走,干嘛要走,这么好的一个地方。」
 
  李琳儿笑着说道。
 
  「好地方?」
 
  「对呀,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你想,他们刚刚已经带人搜过这 里,自然是不会再回来了,我们留在这里,没有比这更好的地方。」
 
  「对哦,还是琳儿你聪明。」
 
  经李琳儿这么一解释,萧叽叽豁然开朗。
 
  「琳儿,我想……」
 
  「想什么想!今晚你睡在外面,我睡房里。」
 
  还未等萧叽叽说完,李琳儿立时出声截住了他,说完,也不理他自己往房中 快步走去,关上了房门,只留萧叽叽一人在外面吹风,一夜无语。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a198231189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47415869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