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末日疯狂】(第一章)作者:scz0101
【末日疯狂】(第一章)作者:scz0101
字数:7449
 
  第一章:末日世界
 
  创作前言:疯狂的麦克斯:狂暴之路这部电影,竟燃起了我本冷淡的心,回 忆起北斗神拳里的世界,两者侵轧交错融合并共鸣在大脑中徘徊,本冷却的血液 里的疯狂基因不情愿的又被激燃。
 
  剧情简介:蔚蓝星2050年,核子大战因为人类的贪婪和自私最后还是爆 发了,短短时日世界纷纷沦落,人口因核战争大量死亡,总人口十去其九。之后, 地理和气候环境大恶劣,动植物大灭绝,核辐射对人类的伤害导致大量下一代产 生多种疾病,人类的平均寿命不足四十岁,且一生大多被核辐射导致的遗传疾病 折磨一生。全球沙漠化,绿地迅速消亡在沙漠的不停侵蚀中,核战争导致极端气 候化导致沙漠化,又导致大量湖泊干涸淡水成为稀有物品,粮食作物基本颗粒无 收,最后导致绿地逐渐消失在世界上。面对残酷的现实和各种物资的匮乏,人类 的战争并没有结束,而是更加的疯狂,人类会何去何从,良知与罪恶激烈的碰撞。 
  涵盖元素:妖魔乱世、动作舞蹈、艺术美感、末日疯狂、溅血舞池、煽情邪 恶、激情碰撞、悬念重重、残酷斗争、气势浓烈、重金属元素、战争场面。 
  人物介绍:
 
  紫荆棘:女,紫邪宫老大,双腿小腿被截断只余膝上大腿部分,继承其父亲 势力紫邪宫,运筹帷幄冲锋陷阵毫不示弱,常年住在紫云宫中或玉体横陈于十数 人驾驶的重型战车上指挥重大战事,常年不以正面示人,总是隔紫丝帷幄之后与 人交流,常谓道:「本宫残缺人身,无意伤人眼帘。」原身高1。79米,皮肤 白腻,纤细身段,线条凹凸有致充满线条美,翘臀丰胸,天鹅颈脖,中分漆黑的 长发超过残断的大腿部,声线中低音略带沙哑,性情属于疯狂和镇静的结合体。 
  狼牙:男,紫荆棘手下大将,有大将风度,心思粗中有细敢于疯狂冒险,力 大无穷又矫健异常,常指挥着战车群冲锋陷阵绝不退缩,对紫荆棘忠心耿耿。身 高2米,虎背狼腰,其手上的狼爪护手削铁如泥,是紫荆棘手下三大猛将之一。 
  绿蜂:女,紫荆棘手下大将,心思邪恶疯狂、淫邪异常,对紫荆棘极度崇拜, 身轻如燕速度极快,常在战争中左冲右突行刺客之道,是用毒高手,其脊椎可延 伸出长及一米的细长骨刺当做武器,故名「绿蜂」,对死亡和鲜血极端敏感贪婪。 身高1。75米,身段修长水蛇腰,肌体韧性极强又充满力量美,其斜飞的凤眸 总是闪着邪恶的绿芒,是紫荆棘手下三大猛将之一。
 
  情火:女,紫荆棘手下大将,有军师风度,常出主意屡屡料事如神,掌握蓝 火元素,娇躯常被蓝色火焰裹遍全身。为人镇静自信,勇猛又充满智慧,常爱用 巧劲取得胜利。虽是火女,但本身极寒,所以尝尝需要燃起蓝火包附全身来取暖, 杏眼中总闪着蓝色的火焰,给人冰冷高贵的感觉。身高1。77米,身段修长飘 逸,蓝发飘飘,蓝色的指甲可伸缩自如,外表高冷。其武功「蓝色火焰」把舞蹈 与功法融合为一,在战争中人们往往看到她在跳舞一般,却杀人无数,是紫荆棘 手下三大猛将之一。
 
  青蛇姬:女,狂杀门老大,与紫邪宫是死敌,恩怨从上几辈领导人就开始了。 与紫荆棘一样充满野心,誓言要统一核子大战后的世界,并建立新世界。为人心 狠手辣、阴毒无情,酷爱杀戮,常于杀戮中体验性感刺激,其武功名为「杀戮」, 手上挥舞一条布满荆棘的长长「蛇鞭」,在需要的时候可长可短,让敌人近不得 身也逃离不掉。身高1。80米,身如灵蛇般高挑修长,蛇腰极细,前挺后翘起 伏不断,线条极为流线型,有一条可分泌毒液长十五厘米的细长香舌,九头身段 玉腿极长,长及臀部的金色卷发总是金光闪闪。
 
  狂熊:男,青蛇姬手下大将,浑身铜头铁臂力大无穷,身披重甲,力量排名 第一,连紫邪宫第一战士也不愿意和他硬拼,为人对青蛇姬最忠心,人虽凶残但 脑袋总是缺了一根筋。身高2。3米,虎背熊腰,一餐能食七八个常人的饭量, 常被青蛇姬戏说「瞧你这熊样,真是太难养了!」其熊字军团总是当做开路先锋, 开山碎石,勇猛又疯狂,凶悍不畏死,是青蛇姬手下三大猛将之一。
 
  剑奴:女,青蛇姬手下大将,与绿蜂一样属于刺客型人物,手中一把充满无 穷闪电的长剑「电闪」,能够造成群体伤害,行动快如闪电,身型在移动中如闪 动着的闪电般瞬间移动,与绿蜂是劲敌。由于「电闪」带电,久而久之剑奴身体 也带电,其蜜穴也成了「电穴」。身高1。76米,身材高挑苗条,名副其实的 电臀极翘,闪着电光的漆黑长发倒立生长在头顶如云般散开不停飘动,充满艺术 美感,是青蛇姬手下三大猛将之一。
 
  冰狐:女,青蛇姬手下大将,狐狸精一样的人物,总是神神秘秘,神出鬼没、 工于心计,不喜现身在众人面前,除了战争的时候,平时众人难得一见其艳绝人 寰的风姿,而且脸上还总是用半透明白丝巾遮住下半张脸,似乎总在隐藏着什么, 一双数她长得最细长的凤眸总是闪着狡黠的目光。武功「冰元素」,顾名思义其 人也给人冷冰冰高傲的印象,但总感觉又充满冷艳的魅惑,与情火的「蓝色火焰」 一直未分出高下,而耿耿于怀。身高1。75,体态风流,高挑丰满,魅惑妖娆, 肤白如脂,总是涂成红色的细长指甲能够弯曲并伸缩自如,是青蛇姬手下三大猛 将之一。
 
  阿信:男,紫邪宫小将,自幼被狼牙抢回来培训成小兵,参加小战事十几回, 得成小功被封为小将,现在狼牙帐下充小将一员,为人机灵调皮,疯癫又怕死, 但又极为讲信用,众人给他取了一个外号「信哥」。每出战时,总是躲在狼牙后 面捡功劳,被狼牙笑称跟屁虫。阿信最大的爱好是偷窥美女,最迷恋总隔着紫丝 帷幄玉体横陈的宫主紫荆棘,偷窥过其他人没有见过的紫荆棘的醉人春光,当然 绿蜂和情火两位宫内大将的春光也早被他偷窥过了。身高1。70米,瘦长身材, 秀气但总脏脏的脸上机灵和善良时刻印在脸上,立志跟随狼牙追随宫主紫荆棘统 一核子大战后的世界。
 
                ——
 
  紫邪宫大本营是几座高耸峻拔的高山,山的底部钻探出几处地下泉眼,这样 就掌握了水源的供给,在核子大战之后能饮用的水源比什么也宝贵。山的中部被 掏空一部分建造出了充满末日颓废重金属风格的城市,又掏出一部分地方种植了 农作物,但是在末日的气候环境和核辐射影响下,收成少的可怜。动物大多已经 灭绝,所以肉成为了奢侈品,除非富即贵的人可以吃到以外,普通人只听说过而 没有见过动物是什么模样。
 
  核子大战之后,已经过去百余年,世界沦落,一切破坏殆尽,一座座满目疮 痍并破败的城市成了各武装集团争夺的战场和乃以生存发展的基地。
 
  核子大战前的繁华和美好,已经没有几个人记得,因为那些老人都基本死掉 了,不是受折磨病死就是早被杀死了,就连记录那些美好事物的书籍都成了抢手 的古董。
 
  现在的人们只记得现在就是现在,而不知道以前是怎么样的世界,至少普通 百姓是没有机会知道的,因为从大多数人出生以后,一辈子看到的都是越来越沙 漠化的世界,绿地已经成为了传说,水源和食物成了最珍贵的物品。
 
  现在的世界,满目疮痍,充满了血与火,人类开始为了燃油战争,接着世界 上的水又要不够了,又开始水源的战争,直到后来彻底奔溃,人类失去了控制, 用恐怖统治同胞,世界已经变了味,人类已经毒入膏盲,变得半死不活。
 
  世界沦陷后,每个人都受到了摧残,很难分清谁更疯狂,善恶在为了生存下 去为目标的前提下,变得一文不值。
 
  掌握如此宝贵资源的紫邪宫在经过几代宫主的建设和发展后,已经在末日世 界里独霸一方,拥有着百万人口,还有五万多军队,五千多辆各种改装末日战车, 现在的紫邪宫已经在末日世界里成为了霸主之一。
 
  紫邪宫的对头是狂杀门,在相遇的那一刻起,双方已经斗争了几十年,历经 几代领导人和无数次大小战争,打得极其惨烈,双方损失惨重,人口锐减,各种 资源和装备巨量消耗,但战争的脚步从未停下来,只为了一个目的,末日求生。 
  末日世界,公元100年,此时的战争和科技早已比不上核子大战前的世界, 通讯设备也已不多见,战争的主要作战方式是战车大战,各种核子大战前遗留下 来的各种破旧车辆被改造成末日战车,且随着战争的继续,这样的末日战车一旦 销毁便很难被修复,因为零件缺乏,更别提生产新的战车了。制造技术丢失和遗 忘,仅存的各种资源也无足够工具开采,战场上冷兵器加战车加炸药成了主角, 枪械已成为高级人士的奢侈品。
 
  末日世界,万人的战争规模算是最大规模的战争了,千余人的战争已算大战, 而数百人的战争规模也不算小了。
 
                ——
 
  紫邪宫,紫荆棘寝宫。
 
  于山顶的顶部掏空而建成,充满着末日重金属风格,其装潢在此时已算贵极 一时了,颇有点石头雕刻出来的大厦般。
 
  紫荆棘玉体横陈在四面飘动着半透明紫丝帷幄的玉榻上,玉榻前是十米宽精 雕玉琢的内陆阳台,窗外已近黄昏,一望无际的只有一片黄沙,再无其他的了。 
  一阵阵燥热的晚风吹动着半透明的紫丝帷幄,玉榻上的紫荆棘玉体横陈着, 身披一件高贵紫色丝衣,一手隔着丝衣轻抚自己失去小腿的大腿部,另一手垫着 尖尖的下巴,半张着精光闪闪的凤眸镇静的望向窗外,似乎等待着什么。
 
  绣着繁复美丽花纹的丝衣裙摆,原来的小腿部分空空如也,平平的贴在玉榻 上,不时被晚风轻轻掀起,露出里面残缺的春光。
 
  玉榻的后面竖立着几十员帐下高级将领,全部身穿着哥特重金属风格的奇装 异服,有的服饰全黑色、有的黑红色、银白色、灰色,连五颜六色的服饰都有, 金属与布料的组合极具个性又可当做盔甲使用,可谓一举两得,成为了末日的流 行服饰。
 
  紫荆棘轻抚着大腿的细长白皙玉手,捻起玉榻上的一把羽扇轻轻在丰满的胸 前扇动,低胸设计的紫色丝衣衬托出深深的乳沟,些许细密的汗珠点缀在丰满白 皙的乳肉上面,闪烁着夕阳的光辉。
 
  一条长长的导管把倒吊在玉榻外的一个美人体内的健康鲜血,源源不断的输 入紫荆棘体内,在末日几乎人人都受到核辐射的影响和侵害,并一代代遗传给后 代。而能够找到纯血女并给自己输血延续生命的人物没有几个,紫荆棘就是其中 一个幸运儿。
 
  紫荆棘忽然看着窗外的远处燃起一片熟悉的烟尘,忽然来了精神,嘴角勾起 得意的笑意。
 
  画着美丽紫荆棘的羽扇,被细长白皙的玉手缓缓收拢,虽无小腿但还是优雅 的坐起身子靠在玉榻的靠背上,一双残缺的大腿在紫色丝衣的裙摆下含蓄的并拢。 
  轻轻拔出手腕上输血的针头,并用另一手轻轻按住,甩了甩遮住眼睛的长长 漆黑秀发,秀发已经长过残缺的身长垂泻在华丽的玉榻上,随着身姿的运动而不 时飘动着。
 
  紫荆棘的声音属于中低音,又含着一些饱经沧桑成熟魅力的沙哑,让人一听 便不能忘记她。
 
  「移驾……光芒殿」
 
  玉榻被四位身高1。9米的巨汉慢慢抬起,缓步移向光芒殿,后面紧紧有条 不絮的追随着几十员帐下高级将领。
 
  紫荆棘端坐在四面飘动着半透明紫丝帷幄的玉榻上,玉手隐在长长的衣袖里 并互相轻轻握住。
 
  玉榻被抬动的过程总有些颠簸,高贵的紫色丝衣肩部的长长云肩,不时的韵 律摆动着。
 
  中分的头型,长及下巴的刘海也被整齐的分在美丽的脸旁,其余的长长秀发 如云般披在身上,最后又垂泻于玉榻。
 
  斜飞入鬓的眉毛配上斜飞的凤眸,再加上眸里时时闪着亮光,不怒自威。 
  挺直的瑶鼻,鼻尖有些上翘,秀气又充满立体感。唇红齿白的膻口呵气如兰, 一开口,连追随在帷幄外的几十员将领都闻得心神迷醉。
 
  穿过许多殿堂,拐过许多回廊,一行人达到紫邪宫议事的军政大殿,光芒殿。 
                ——
 
  黄沙大地上,驶来一队人马,紫荆棘手下大将狼牙与绿蜂得胜归来,数十辆 战车带着滚滚浓烟和沙尘驶回紫邪宫。
 
  领头的黑色战车由四人驾驶,车上更有十数护卫,在战车的顶部更有一个华 丽坚固的作战指挥室,供指挥官指挥全局,这架战车就是大将狼牙的专用战车 「战狼」。
 
  此次得胜归来,狼牙与绿蜂又消灭一方敌对势力,消灭敌方军团二千余人, 俘虏人口四万多人,紫邪宫的版图又一次扩大了。
 
  小势力们不断的被紫邪宫和狂杀门吞并和消灭,两个强大的巨人之间的斗争 也更加的猛烈撞击了,谁也不知道明天会怎么样,但在末日,谁又去管明天呢?! 
  各种战车的轰鸣声震耳欲聋,此起彼伏,宣传战车上的巨型喇叭里播放着激 动人心的摇滚音乐,战士们也在各自的战车上鬼哭神嚎般乱喊乱吼,这就是末日 世界写照。
 
  离紫邪宫基地越来越近了,已经远远能够看见那几座高耸的山。
 
  在「战狼」顶部的指挥室里,身穿黑绿色哥特风格服饰的绿蜂,双手紧握窗 栏,弯腰翘臀,蹬着长筒黑皮高跟靴子的玉腿绷得笔直分开岔立着,从被撕开的 裆部里露出雪白的翘臀,一双脏脏的大手把绿蜂的臀瓣用力往两边分开,巨大的 长长肉根用力的在绿蜂蜜穴里疯狂的抽插着。
 
  每抽插一次,狼牙的嘴巴就崛起「喔」一声,而绿蜂也不时回眸瞟着狼牙, 做出咬牙切齿的骚样,嘴里也「呜呜」淫荡的乱叫着。
 
  女人的身子在身后男人的大力顶撞下,一前一后的猛烈摇动,被掏出露在衣 外的丰满奶子也胡乱抛送着,但女人始终保持弯腰挺臀的姿势,好像这样根本不 费力一样。
 
  「啊,要啊,你怎么可以忍这么久?」
 
  「你要再骚点,哥哥,才能给你呀,你想要什么呀,说……」
 
  「嗯……哈啊啊……要,当然是,要哥哥,的精,啦……」
 
  「那就拿出本事再骚点,才能哄出,本狼,的精啊……」
 
  「嗯……嗯……嗯……要嘛……射给我嘛……射给奴家……哈……哈……哈 ……你……的精呀!」
 
  绿蜂乱摇着蛇腰和翘臀,身上的哥特风格战服,穿在身上有一种英姿飒爽的 感觉,翘臀上被分开的臀瓣中间不断承受着狼牙粗长的肉根捣弄,强烈的快感刺 激使得绿蜂越发的释放疯狂淫乱的气息。
 
  狼牙同样着一身黑色的哥特战服,经过了无数大战的战服,有些破顺,上面 还沾有血渍,但这样显得狼牙更有气势了。
 
  女人回眸瞟着狼牙,收回一只纤细玉手竖起中指插入自己的小嘴里,并慢慢 的抽插起来,斜飞的凤眸闪着邪恶的绿芒,看似纤细无力的蛇腰疯狂大力地带动 着翘臀胡摇乱送,誓要哄出榨出狼牙的精,看谁性技更高人一着。
 
  狼牙俯视着绿蜂闪着绿芒的斜飞凤眸,感觉到蜜穴里的淫肉开始剧烈绞榨了 起来,一股股强大的吸力从绿蜂的花心中传出。
 
  「啊……啊……老公,快点,射给老婆,奴家好想要你的滋润哦!」
 
  「你个臭婊子,呀……呀……你下面咬得我好厉害啊,真他妈太骚了!」 
  「我是,我就是骚婊子,你的大肉根现在全部插在人家的,里面啦,啊…… 爽死人家啦!」
 
  「吼……吼……我忍不住了……我射给你了……啊……啊……啊……」
 
  「咯咯……咯咯……别忍啊……忍什么呀……想射你就射进来啊……奴家又 不是不给你射……啊……哇……好烫啊……我是你的肉便器呀!」
 
  绿蜂下体内,花心剧烈的蠕动,突然彷如花开的花朵突然开放,接着然后一 口便把狼牙的巨大鬼头吞入子宫中,比阴道更高温湿润的子宫紧紧的用力包裹住 龟头,开始不停的撕扯般榨取狼牙的精。
 
  2米高的狼牙最后用力的撞击在身高1。75米的绿蜂弯腰翘臀上,两人的 下体紧紧的相连,一丝缝隙也没有了。
 
  狼牙龇牙咧嘴的在绿蜂的子宫内享受着,感受着里面的蒸腾,弯下腰伸出一 双脏脏的大手抓出绿蜂露出的丰满奶子,在奶子上用力的抓揉着。
 
  大量的精液顶着子宫壁开始激射,绿蜂被射得浑身发麻发酥发软,张着性感 的小嘴,半翻着白眼,尖长的舌头不停在燥热的唇边舔着。
 
  「啊……呜呜呜……好多……奴家要被你……操的怀孕了……啊……啊…… 啊……高潮了呀!」
 
  「怀上吧,怀上吧,怀上我的种,等几个月,我再来操大肚子的你,哈哈… …哈哈……」
 
  「啊……我没有力气了,你好坏啊,怀上了你还要操啊……啊……啊……你 个没良心的……呀……」
 
  「桀……桀……我不但操大肚子的你,就是连你产子的时候还要干你的,菊 花……呢……哈哈……」
 
  「啊啊……你个天杀的……哇……哇……我又高潮勒……你再狠狠的……用 力操我啊……我痒死了……」
 
  随着狼牙的不断射精,绿蜂的子宫渐渐胀大了起来,小腹也凸了起来,然而 女人的子宫并不舍得放开狼牙的龟头,还想要贪尽里面的精。
 
  狼牙突然拔出肉根,只见白浆泉涌,从绿蜂的蜜穴中间歇性的向外喷射,铺 在地上,有如锦缎。
 
  狼牙晃着依然坚硬的巨大肉根,双眼释放狼芒,对着绿蜂招手,绿蜂受不住 这种诱惑,转身一跃而起,修长的双腿用力夹住狼牙的狼腰,一手搂住狼牙的脖 子,一手探入臀下引着狼牙肉根又顶入自己滴着蜜汁淫乱的穴。
 
  狼牙待绿蜂搂紧自己,狼腰用力一顶,又破入女人子宫内,感受着子宫重新 又紧紧绞缠起龟头来。
 
  待龟头又捅进自己的子宫内,绿蜂红唇轻呼一口气在狼牙的脸上,其味吐气 如兰直入狼牙心肺,插在女人体内的粗长肉根又发狠的胀大了一些。
 
  女人斜飞的凤眸闪着绿芒,脸上露出胜利和戏虐的表情,轻轻张开樱桃小嘴, 吐出长长的尖长玉舌胡乱的在自己嘴边和狼牙的脸上舔着,边瞟着狼牙,嘴里边 「呜呜呵呵」的小声淫叫着。
 
  狼牙身为三大将之一,哪里忍得住这样的性挑逗,一手紧紧搂住绿蜂不堪一 握的蛇腰,一手握住绿蜂半边臀瓣,狠狠的把绿蜂的娇躯撞在车壁上。
 
  「啊……啊……你好猛啊……我爱死你了……我就喜欢你这么猛的……」 
  「还不把你那骚尾巴伸出来,助兴,你的骚劲我都快顶不住了,哼哼!」 
  「怎么啦,你的骚鸡吧,又痒了,是吧?咯咯!」
 
  绿蜂臀后的脊椎慢慢变长,长出一条约一米的骨刺,其尖端尖利无比还不停 冒出绿油油的毒汁。
 
  狼牙偏过头盯着绿蜂臀下伸出的长长骨刺,心里也感到发寒,绿蜂把狼牙的 神情看在眼里,淫虐狡黠的凤眸绿芒更甚了。
 
  夹住狼牙的修长玉腿更加用力的夹紧狼腰,一手搂紧狼牙脖子一手搂紧狼牙 的头,红唇狠狠吻住狼牙的大嘴,把长长的舌头钻入他的嘴里挑拨吸吮。
 
  绿蜂裹住肉根根部的阴唇用力的往内收紧并蠕动,把肉根越吃越深,滴着绿 色毒汁的骨刺慢慢小心的用力刺入狼牙阴囊里的睾丸,最后两个睾丸都被注入淫 毒肿胀了两倍。
 
  狼牙感觉肉根获得了无穷无尽的力量,开始用力的把绿蜂抵在车壁上操干起 来,绿蜂的淫叫呻吟又开始疯狂了起来,从臀后伸出的一米长骨刺这时圈住了狼 牙不停挺动操干自己下体的狼腰之上。
 
  「啊……你比刚才更猛啊……我就是要你这样的男人……操我……给我快乐 ……啊……啊……给我你的种……让我们产下强壮的后代!」
 
  「啊……我的狼……乱世中的猛将……狠狠的操我这个骚货……啊……啊… …你要是哪天不操我……那我就去找其他的男人啊……咯咯……咯咯……」 
  「什么,要是给我知道你背着我给其他的男人干,我会先杀了那个男人,再 杀了你的,哼哼!」
 
  「啊……呀……啊……啊……不要吓我……我不敢的……我是你一个人的骚 货啊……嗯……嗯……顶穿我勒……哇……好爽啊……用力操我……不要管我的 死活……啊……啊哈……」
 
  「啊……啊……咯咯……我的男人……你又开始在我里面……射精了……比 刚才射得好像更多哦……不要忍……有多少就射多少……全部给奴家……给你的 骚货婊子……啊啊……爽呀……哈……啊……」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一叶怀秋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