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金庸逆穿越】(十五)作者:柏西达
【金庸逆穿越】(十五)作者:柏西达
字数:5122
 
  (十五)?魔都敏俊
 
  这里是《神鵰》原着,古墓内,杨过正式拜入古墓派的那一间后堂。跟小说 描述的一样,堂上空荡荡的没甚么陈设,只东西两壁都挂着一幅画。西壁的是林 朝英和小龙女的师父;东壁的则是全真教祖师王重阳。
 
  於这游戏世界,杨过从未出生,当然没法前来进行入门仪式,对王重阳的画 像大吐唾沬. 但没有杨过,这后堂正北的墙壁,却多了一幅原作所无的画像…… 
              我的画像——
 
  工笔细描,画中人的样貌,跟我十成相似;就连不应存在於宋朝的现代T恤、 牛仔裤及球鞋,居然亦全部一样?
 
  引领我、双儿及任盈盈来此间的小龙女,虚弱地扶住石墙说道:「都敏俊, 我要杀你……是我祖师婆婆的遗命。」
 
  画旁石壁,刻有文字,想来是林朝英用『化石丹』软化石材后,以手指写成, 字形尖锐凌厉,彷彿满怀恨意!
 
  这林朝英的遗刻,除缺了开头第一个字难以辨识,其他都清晰可见。任盈盈 仰望读出:『……魔都敏俊,必害神州苍生,生灵涂炭;陷天下红颜,万劫不复! 
  我派门人,遭遇此獠,诛杀无赦!『
 
  念毕,隐约听见任盈盈倒抽一口凉气;天真的双儿,满脸不解地抬望我: 「这是在说相公你吗?但相公你怎么会……害神州苍生……生灵涂炭?」 
  任盈盈若有所思,望向小龙女:「龙姑娘,这幅画是贵派祖师,林朝英女侠 的手笔?」
 
  遭尹志平污辱,又内伤重创,小龙女面白如纸,只无力地轻轻点头。
 
  皱着秀眉,任盈盈看看画像,又看看我,压低声音:「先不说别的,你才二 十出头,林朝英当年,怎会知晓你长大后的模样?她去世之时,你还只是个小孩 呀!『
 
  任盈盈这是按她了解的『常理』判断。而事实是,我在几天之前,才开始穿 越进这金庸群侠游戏来。在这虚拟时空,早於十多年前已死去的林朝英,莫说应 该从没见过我,而是根本不会知道,有我这个现实世界的人存在。
 
  难道,是那种挺常见的桥段——不知何故,我以后会回到十多年前的过去, 对林朝英做了甚么十恶不赦之事,才令她留下这遗刻及我的画像?不过,我这数 日来几次进出游戏,时间都是顺序前进,没有跳跃回从前的先例……
 
  思索片刻,任盈盈似有头绪:「俊郎,你可记得,我提过的『半部奇书』悬 案?」
 
  之前,她告诉我,这武林没有《九阴真经》,却另有半部奇书:十六年前, 东邪、西毒、南僧、北丐、中神通、林朝英,为了半部奇书,云集华山之巅。结 果五绝高手、半部奇书,全数离奇失踪。仅剩林朝英一人下山,长居古墓,余生 对奇书内容、山上经过,秘而不宣,成为武林的最大悬案……
 
  我顿时明白任盈盈想说甚么:「你觉得,林朝英这悠关我的遗刻,跟当年那 半部奇书有关?」
 
  任盈盈沉吟推测:「应当说,跟昔年於华山发生之事相关。如果江湖传闻不 虚,林朝英一下华山,就幽居古墓至死……那说不定,她是从那『奇书』里,得 知了关於你的甚么事情,才留下诛杀遗命?」
 
  她复又摇头,自我否定:「我们知道的太少,难作推断。而且,感觉也太… 
  …
 
  怪力乱神了!十六年前的奇书再奇,总不会绘有你当下的样子吧。「
 
  我却莫名地感到不安……『华山论剑』,多了林朝英参与;『南帝』提早变 成『南僧』,这些微调也罢了。可那金庸原着所无的神秘半部奇书,究竟是何来 历?
 
  内容又是甚么?难道正是记载了我会『害神州苍生,生灵涂炭;陷天下红颜, 万劫不复』?
 
  神教圣姑,鑑言辨色,洞悉我的担心:「别胡思乱想。你都敏俊有甚么本事, 能够害神州苍生,生灵涂炭啊?」
 
  双儿也加入开解:「对呀,相公你连我都打不过呢……这画像只是巧合,是 人有相似吧。」
 
  我难以释怀,惭愧地偷看小龙女一眼——『陷天下红颜,万劫不复』——如 果不是我弃伤重的她不顾在先;再坐视尹志平前去那片花丛在后,她又岂会惨被 奸污?红颜遭劫,全因我所致……
 
  这画像及遗刻,解释了小龙女为何一见面就要杀我。跟原着一样,祖师婆婆 讨厌全真教,单纯的她就跟着讨厌;既有这『朝英遗刻』,她杀我只为遵从祖训, 不涉及任何私怨。难怪之前李莫愁亦认得我,她叛出古墓前,肯定不时看见我的 画像……
 
  刚想到李莫愁,古墓里突然响起她的怒吼:「可恶!」
 
  「岂有此理!」继而是劲风声、物件破碎声……是她用尘拂在破坏……发泄? 
  未几,两道身影,已一先一后来到这后堂——两女俱身穿杏黄色道袍,正是 我们黄昏时会过的李莫愁、洪凌波两师徒!
 
  古墓里多了我、双儿及任盈盈三人,李莫愁略见诧异,但随即怒瞪小龙女, 遥喝质问:「师妹!你好狠!居然尽毁祖师婆婆,留在石室的『玉女心经』?」 
  小龙女面色惨白,淡然以对:「你叛出本派,师父临终嘱咐,我熟记心经后, 便即毁去,以防你归来谋夺。」
 
  李莫愁图谋落空,气得浑身发抖,但她本就理亏,难作反驳:「你、你……」 
  『赤炼仙子』一双怒眼,改为盯上我,终於想到发难的藉口:「哼!我叛出 本派?你又有多清高?偷汉都招上门来了!」
 
  李莫愁瞬间掠出,一爪攻向小龙女。小龙女伤重之下,虽挺掌欲挡,却轻易 被师姐逮住手腕。『赤炼仙子』一手捋起师妹的衣袖,看见藕臂一片雪白,朗声 嘲讽:「好啊!师父所点的守宫砂都不见了!你何时跟这姓都的臭小子搭上的?」 
  被揭破失贞之痛,小龙女心神一震,又惨然吐血!我再看不下去,猛地冲向 李莫愁挥拳:「住口!」
 
  如果不是李莫愁刻意惊扰在修练玉女心经内功的小龙女,令她重伤倒地不能 动弹,尹志平又怎会有机可乘:「一切都是你害的!」
 
  「哦?」李莫愁锐眉一扬,奸笑甩手:「我虽反出师门,仍可依一依祖训… 
  …
 
  杀你!「
 
  她手掌一甩,寒光一闪,我右拳一痛……是《神鵰》里杀人如麻、剧毒无比 的『冰魄银针』!
 
  『玩家百毒不侵,』冰魄银针『只做成5点伤害!』
 
  李莫愁见我中针竟无大碍,惊疑下忙松开小龙女,右掌拍出,掌风腥臭,直 
             击我T恤胸口——
 
  『李莫愁使用』五毒神掌『攻击玩家!玩家百毒不侵!装备的』鳌拜宝衣 『减少了90%的伤害!』
 
  饶是如此,我只得等级1,仍被剩余的掌力,震得后退呕血:「臭婆娘!本 少爷百毒不侵,才不怕你……」
 
  急风一动,正是任盈盈於我身畔抢出,长短双剑齐施,上前阻止李莫愁追击 我!
 
  《神鵰》、《笑傲》两大女角交锋,任盈盈虽得了蝮蛇精华,增添十年功力, 但论对阵经验,还是十多年来辣手行走江湖的李莫愁佔优。而且任盈盈不像我乃 不畏毒攻,更须时刻提防或有毒针、毒掌打来,因此双剑守多攻少,尽被赤炼仙 子的尘拂压制。
 
  不过,李莫愁明显感到任盈盈底子不弱,似有来头,尘拂边攻边问:「丫头, 武功谁教你的?」
 
  任盈盈彷彿就在等她这一问,一边回答,双剑乘机反守为攻:「我义姐,东 方不败!」
 
  「东魔?」李莫愁闻言一惊,攻势一缓,险些被任盈盈的突袭双剑刺中,急 忙再抖尘拂挡剑,连退数步,语气忌惮:「你……姓任?」
 
  任盈盈维持双剑前指的架式,却没进攻:「黑木崖任盈盈。」
 
  李莫愁也没动静,似在盘算……她那料得到眼前十七、八岁的小姑娘,居然 就是赫赫有名的『圣姑』?在《神鵰》江湖,她无疑能够横行霸道;但在这金庸 作品大集合的武林,她再狂妄亦不敢开罪整个『日月神教』吧?加上任盈盈的义 姐,是『新五绝』中,天下第一的『东魔』东方不败……
 
  「把我的不肖师妹,葬入石棺吧!」赤练仙子冷哼一笑:「姓都的,别再撞 在本仙子手上!」
 
  李莫愁转身撤退,洪凌波当然跟随。她是权衡利害,『玉女心经』既毁,自 犯不着跟任盈盈继续冲突,结下樑子。另一方面,她似乎认定小龙女内伤极重, 不劳出手收拾……
 
  果然见恶煞师姐一走,小龙女心神松懈,立时摇摇欲坠……我忙上前扶住: 「盈盈,你快运功救她!」
 
  我已经害小龙女被污辱了,我绝不会再让她有三长两短——
 
********************************** 
  接下来,我拜託任盈盈行功帮小龙女疗伤保命;再叫双儿如原着杨过的处理 一般,去舀了一大碗玉蜂蜜浆来,让小龙女喝下去。这蜜浆疗伤果有神效,过不 多时,她终於不再吐血。伤重不能睡寒玉床,我又着两女扶她到孙婆婆留下来的 木床上。小龙女沉沉睡去,看来性命可保。
 
  我趁机找到那些供古墓派中人备用的石棺。逐一推开棺盖,细看内侧,都没 有王重阳的遗刻,确认这游戏世界,果然没有『九阴真经』……
 
  最终,我又折返那后堂,坐在地上,呆望自己的画像及林朝英的遗刻。为何 我这么放不下这一段预言般的鬼东西?诚如任盈盈所言,我连『全真剑法』都练 不成,谈何『害神州苍生,生灵涂炭』?
 
  可是,『陷天下红颜,万劫不复』呢?丁敏君被我用手指破了处;任盈盈遭 
  遇原着所无的劳德诺大肆非礼;朱九真、武青婴、小昭都被黑化的张无忌奸杀; 
  还有今晚的小龙女,被尹志平……是不是因为我穿越进这游戏来,令故事生 变,她们才会遭逢不幸?
 
  这遗刻缺了的第一个字,又是甚么?『?魔都敏俊』……是恶魔?邪魔?还 是凶魔?
 
  头顶忽然被人敲了一下,抬头一望,是任盈盈,眼光半怪责、半怜惜:「都 叫你少钻牛角尖了。」
 
  尚有双儿,帮任盈盈搬来一具古琴……对了,《神鵰》里,小龙女曾藉着琴 音,跟古墓外的霍都、丘处机等应答。
 
  两女伴我席地而坐,任盈盈放好古琴,轻轻拨弄:「俊郎,今晚之事……唉, 总之,你莫怪自己。」
 
  双儿担心地帮我揉肩:「任姐姐说,我们就在这里过夜休息。」
 
  任盈盈调了调弦,十指翻飞,琴音响起,曲调柔和之至,宛如一人轻轻歎息; 
  又似是朝露暗润花瓣,晓风低拂柳梢;仿若有一只温柔的手,在抚慰我和隔 壁小龙女受创的心灵……
 
  我顿悟过来:「『清心普善咒』?」
 
  任盈盈惊喜浅笑:「原来你懂音律哦?」
 
  《笑傲》没有令狐沖,他的待遇真的全转到我身上来了。咦,既没令狐沖, 那刘正风、曲洋的『笑傲江湖之曲』,岂不失传……
 
  「盈盈,我以后教你弹『沧海一声笑』。」
 
  「好呀。但这曲名我可没听过。」
 
  「是个叫黄霑的香港人,作曲填词的……」
 
********************************** 
  弹毕『清心普善咒』,累极的任盈盈、双儿挨着墙壁睡了。我放轻手脚,走 出后堂,来到孙婆婆的房间,想看看小龙女有没异样。
 
  侧躺在木床上的白色背影轻轻一动,显然醒着……暴劫梨花,小龙女怎睡得 安稳?
 
  在那片花丛,她受辱之后,想要自尽……经历女儿家的最大噩梦,以古代女 子的观念,也许唯有一死……这世界更没有杨过和她相恋,自然更无生趣可言… 
  …
 
  不!就算我跟小龙女成不了『侠侣』,我依然想她活下去!我要给她…… 
             一个生存目标——
 
  深深吸一口气,我对着白纱纤背,缓缓说道:「龙姑娘,你要好好养伤,好 好康复活下去。你不能寻死,你还要遵守祖师婆婆的遗命——」
 
  「你还要来杀我……我等你。」
 
********************************** 
  孤身步出古墓正门,已经破晓。我在大雾的林中,走着透气,良久,手摸空 气,唤出游戏选单——
 
  『玩家要登出游戏吗?』
 
  我登出游戏,回归现实世界,从此收手不再穿越回来,就没机会应验林朝英 的预言吧?
 
  但我舍得永远离开这个活生生的金庸世界吗?在这里,我有双儿、仪琳、任 盈盈……在我家,我只是个失业的傢伙……更别说,我要成为小龙女的生存目标 ……
 
  『登出』的指令近在咫尺,我却没勇气按下去——
 
  此时,『咻』的一声,一支劲箭,突然射中我T恤右肩,箭劲奇重,令我堕 后撞在一棵大树上!
 
  又来七箭,再分别贯穿我衣裤两侧,把我钉在树干上,寸步难移!箭头只准 绳地射穿我衣服布料,并没伤及皮肉,好厉害的眼界射术!
 
  林中的朝雾,被驰近的九骑人马冲散……咦?八支箭?是《倚天》的—— 
  『』神箭八雄『,生擒了玩家!』
 
  先来的八骑,马上八名大汉均作猎户打扮,腰挎佩刀,挽弓负箭,头上显示 姓名:『赵一伤、钱二败、孙三毁、李四摧、周五输、吴六破、郑七灭、王八衰。』
 
  八人勒停马匹,左右让开,只见最后一匹白色骏马,慢步踱至——
 
  白马上是个年轻公子,头巾上两粒龙眼般大的明珠莹然生光,身穿宝蓝绸衫, 轻摇折扇,掩不住一副雍容华贵之气。相貌俊美异常,双目黑白分明,炯炯有神, 手中折扇白玉为柄,握着扇柄的手,白得和扇柄竟无分别。
 
  这贵公子瞧我一眼,启齿下令,话声清脆,又娇又嫩:「押反贼都敏俊,回 『绿柳山庄』!」
 
  『绿柳山庄』……这是女扮男装的……赵敏!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wj522金币 +5感谢分享,论坛有您更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