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未亡人女老师和义父
未亡人女老师和义父

未亡人女老师和义父


电视正在播报从星期六下午六点开始的新闻节目,是关于一个宗教团体的犯罪,但也不算是大新闻。
  坐在餐厅椅子上看电视的逸郎,眼光转向芳美。
  芳美正在流理台清洗两个人晚餐用的餐具。
  逸郎看着她的背影想:明年芳美就要三十岁了,不能永远让她这样做下去,而且…
  逸郎本身对让芳美来到家里感到不安。
  逸郎在几年前,还是和儿子、媳妇一起生活,逸郎的妻子五年前死于癌症。想到他老后的问题,小俩口主动提议住在一起。
  可是不久后,儿子在他喜欢潜水中因故身亡,享年三十二岁。
  儿子本来在高中,芳美在国小担任老师,他们还没有孩子。
  芳美二十七岁便成为寡妇,所以没有孩子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逸郎想让芳美获得自由,告诉她可以把户籍迁回娘家,或单独生活皆可。
  芳美的回答是至少要等到週年忌后,可是又不能同住在一个房子里,芳美在儿子过了七七之后,离开逸郎的家,在距离两站远的小学附近租公寓。
  从此以后,芳美每个星期天就去逸郎的家里打扫、做饭,一起吃完饭后才回去。从住在一起时就是这样,是难得的好媳妇。
  到去年春天,逸郎从市公所退休,又在市政府的福利设施馆得到馆长的职务。
  到儿子週年忌后,逸郎又提出迁户籍的事。
  「如果该迁出户籍的时候,我会提出来。在那之前,就保持现状,不然我和爸爸就变成外人,不方便再来这里了。」
  芳美没有答应,还是每星期天来逸郎这里。
  这时候,逸郎对芳美来家里的事感到痛苦。因为六十六岁的逸郎,还是很有精神,而且芳美是十分有魅力的女人。
  逸郎不知不觉的不再把芳美视为媳妇,而是视为一个女人。在幻想中,对开始产生邪念。
  逸郎对这种情形感到困惑,可是这种困惑和妄想越来越强烈。
  如今,逸郎以火热的眼神看芳美的背影。
  芳美穿灰色的毛衣,黑色的短裙,腰繫围裙,乌溜溜的长髮披在肩上,浑圆的屁股下露出修长的双腿。
  撩起她的裙子,从后面把肉棒插入她的花芯里抽插,芳美就会啜泣着舞动长髮,疯狂的回应。
  又产生这样的妄想,感到阴茎开始膨胀,逸郎便急忙看电视。
  「爸爸,洗澡吧,我给你洗背。」芳美回头说。
  「好吧。」
  逸郎站起来去浴室。以前住在一起还没有这样,自从搬出去后,逸郎洗澡时芳美帮他洗澡已成习惯。
  在浴缸里泡过后出来洗身体时,听到芳美说:「爸爸,我可以来洗吗?」
  「嗯,麻烦妳了。」
  和过去一样,在浴室外有脱裤袜的动作后,芳美进入浴室。
  「每一次都麻烦妳了。」
  「爸爸,这样说就太见外了。」
  芳美笑着说完后,蹲在逸郎的背后,开始洗后背。
  「不是我客气,觉得对妳不好意思…还没有可靠的男人吗?」
  「这…爸爸讨厌我来这里吗?」
  「怎么会呢?像妳这样的人,马上会有男人追求的。我担心妳为了我而拒绝别人,延误了自己的青春。」
  「请不要这样说。我说过很多次了,我愿意这样照顾爸爸的。」
  「谢谢,我也是听妳这样说就忍不住依赖妳了…」
  「爸爸又说见外的话了。」
  逸郎苦笑后,犹豫了一下说:「不过,我对妳来这里,逐渐的感到痛苦了。」
  「痛苦?这是什么意思呢?」
  芳美在逸郎的后背的手不动了。
  「这个…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请说吧。」
  芳美探出身体,看逸郎的脸。
  逸郎感到紧张,因为探出身体,芳美的膝盖着地、短裙撩起,从逸郎面前的镜子,不但看到雪白的大腿,还有粉红色的三角裤。
  逸郎不由得吞下口水,原来软绵绵垂在前面的阴茎立刻充血,就像被欲望的魔鬼附身,逸郎已经无法控制自己。
  抓住芳美的手,拉向胯下。
  芳美太惊讶,不知所措,但没有抗拒。
  逸郎乘几把一只手伸入短裙深处。
  「爸爸!不要这样,不可以的!」
  芳美拼命的想收回碰到阴茎的手。
  「我说感到痛苦,是因为妳太有魅力了。我也是男人,所以深感痛苦。」
  逸郎一面说,一面把芳美的手压在阴茎上,同时手指从裤角侵入。
  「不行!不能这样!」
  遭遇芳美的抗拒,可是手指摸到神秘处的触感使逸郎的情绪激动。
  吱噜一下,从肉洞口插入手指。
  「啊啊!」
  浴室里响起娇柔的叫声。同时,芳美也停止抗议。
  形成芳美的身体压在逸郎后背的姿态,两个人的呼吸开始急促,多少湿润的肉洞夹紧逸郎的手指,好像有吸力的向里吸入。
  这种感觉更使便逸郎兴奋,引起慾火。手指在肉洞里抽插扭动。
  「啊!不…啊…不…啊…」
  随着手指的动作,芳美扭动屁股,发出急促的哼声。
  「芳美…」
  逸郎发出惊叫声,因为芳美的手握住肉棒,上下揉搓。
  逸郎站起来,转向芳美。跪在磁砖地上的芳美,露出兴奋的表情。
  芳美凝视勃起四十五度的大肉棒。
  逸郎抱起芳美,想脱去她的毛衣时,芳美推开逸郎的手,用沙哑的声音说:「不要在这里。」
                 2
  逸郎在卧室的绵被上盘腿坐下。
  从离开浴室到现在,心一直跳个不停。芳美刚才在浴室说:「在卧房等我。」
  不顾一切的向芳美动手的逸郎根本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事,因此有如置身梦中。
  芳美的丈夫去世有两年,这样独守空闺,其本身的欲求不满可能也达到最大限了。
  从这个角度来看,芳美在浴室里说的话就不难理解。
  逸郎向自己的睡裤看去,充血的肉棒虽不到猛烈勃起的程度,但无论长度或粗度都比标準尺寸大一些的阴茎,已经膨胀到平时一倍半左右。
  逸郎很少玩女人,妻子过世后,只有在两年前和常去的酒馆服务生,有过一次性关係,除此之外,一年只是有几次手淫而已。
  就此一角度而言,好像和芳美相似。
  逸郎抬起头,因为听到卧房外有动静。逸郎改用跪坐。
  「爸爸,把灯光关了吧。」芳美在房外说,声音有点沙哑。
  「哦,我…」
  逸郎也很紧张。本来只开床头灯,熄灯后,室内更黑,但房内的情形还是看得见。
  纸门被轻轻拉开,芳美走进来。身上只披一件大浴巾,低头伫立在那里。
  逸郎站起来,走到芳美的身边。年过半百了,还心跳得几乎要跳出来。
  「妳会看不起我吗?」
  逸郎兴奋的问时,芳美仍旧低着头摇头。
  「妳看不起我也是应该的。妳实在太有魅力了…刚才看到妳的三角裤,我就不能克制自己了…」
  逸郎把芳美带到床上,使她仰卧。
  芳美没有说话,把紧张的脸转向一边。坐在旁边的逸郎,像打开宝物般的取下浴巾时,芳美立刻双手交叉在胸前。
  看到躺在面前的裸体,逸郎不由得猛吸一口气。芳美的身上只有一件比基尼三角裤。
  「好美…」
  逸郎的声音沙哑。
  洁白的裸体形成美丽的曲线,逸郎兴奋的脱去睡袍。
  把芳美放在胸前的双手轻轻拉开时,芳美用双手遮脸。
  逸郎又猛吸一口气,暴露出来的乳房,在仰卧时仍旧能保持美丽的形状。
  芳美的呼吸变急促,胸部上下起伏。逸郎的脸贴在乳房上,身体压了下去。
  逸郎双手揉搓乳房,同时用嘴轮番吸吮两个乳房。
  「啊…啊啊…啊…」
  芳美双手掩脸,发出难耐般的哼声,扭动有逸郎的肉棒碰到下半身。
  乳头已经膨胀变硬。
  逸郎好像要品尝成熟的肉体,用手和嘴不停的爱抚,慢慢的向下移动,双手摸到三角裤。
  逸郎捨不得脱下去似的慢慢拉三角裤。芳美的双手掩饰下腹部,同时夹紧双腿扭动屁股。
  「啊…那样…不要…」
  芳美发出惊慌的声音,因为逸郎抱起芳美的双腿,将脚趾含在嘴里吸吮。
  芳美在惊慌中发出性感的哼声。
  逸郎就这样分开芳美的双腿,从脚根向大腿舔去。
  「芳美,让我仔细的看一看。」
  逸郎的身体进入双腿之间,伸手把灯抬拉过来。
  「不要!」
  芳美发出羞怯的声音,又把双手盖在脸上,可是没有更进一步抗拒的样子。
  逸郎把抬灯放在芳美的腰边,开灯。
  逸郎看暴露在灯光下的阴部,因为极度兴奋,不张开嘴就无法呼吸。
  芳美的阴毛浓密,形成一扇形。肉缝週边也有卷曲的毛。
  阴唇的颜色和形状都十分美丽。
  逸郎用双手轻轻拉开阴唇。
  「啊!」
  芳美猛吸一口气,扭动屁股。
  肉缝裂开,露出红中带白的湿润黏膜。
  「唔…不要…」
  芳美发出使逸郎感到兴奋的娇声。双手仍掩脸,迫不及待的扭动屁股。
  逸郎也兴奋得天旋地转,急忙把嘴压在肉缝上,用舌头找到阴核摩擦。
  芳美立刻发出啜泣般的哼声,可能已经无法把手放在脸上,双手抓紧被单,或用手挡在嘴前扭动身体。
  这样过了不久,芳美的啜泣声更急迫,呼吸也更急促。
  「啊…不行了…要洩了…」
  芳美的呼吸感到困难。逸郎继绩吸吮阴核。
  「啊!洩了!」
  芳美发出颤抖声,身体猛然仰起。
  「洩了!洩了…啊…」
  发出淫浪的啜泣声,芳美不停的扭动屁股。
  使芳美达到性高潮后,逸郎开始着急,因为原来开始充血的分身,不知为何,竟然无力的下垂了。
                 3
  逸郎用手指抚摸芳美的阴核。
  「啊!不要那样!那样不行…」芳美说着,扭动屁股。
  逸郎仍旧继续揉搓阴核。
  「啊…不要…我会又洩了…不要…」
  芳美的身体颤抖,很快的又达到高潮。
  逸郎看到此一情景,感到异常兴奋,然而下垂的阴茎依旧无力。
  不应该是这样的…可能是太兴奋,血液都冲上头了。
  于是骑在芳美的脸上,採取69姿势。
  芳美没有拒绝,把萎缩的阴茎含在嘴里,一面吸吮一面用舌尖摩擦。
  逸郎也用舌头舔芳美的肉缝。如此一来,芳美从嘴里吐出阴茎。
  「不行了…」
  好像很急促的扭动屁股。
  逸郎向芳美的内缝看去时,芳美又把阴茎吞入嘴里吸吮。
  在幻想中,不知多少次想像此一场面的逸郎,现在有如置身在梦中。
  可是阴茎始终没有充血的动静,连感觉都像麻痺了。
  更焦急的逸郎,起身坐在芳美的双腿间,用萎缩的分身在肉缝上摩擦。
  「啊…」
  芳美露出脑人的表情,像在催促插进来似的扭动屁股。
  逸郎希望勃起的愿望又落空了。
  这时候在急燥中的逸郎突然有了个想法,那是在幻想中常常出现的场面。
  怀着万一的心情拉起芳美的手,引她在肉缝上。
  「芳美,很抱歉,我现在实在很感伤,一点办法也没有。妳在寂寞时也是自慰的吧,能不能那样做给我看呢?」逸郎一面说,一面把芳美的食指压在阴核上。
  「这…」
  芳美摇头,想把手抽回去。
  「太过份了!快放开我的手。」
  逸郎抓紧芳美的手,慌张的说:「对不起,原因不在妳。反而因为妳太有魅力,兴奋得全身血液冲向脑顶,才变成这样。求求妳,让我保住男人的面子吧。」
  「可是…」
  从芳美的手指知道不再拒绝。
  「那就关了灯吧。」
  「芳美!」
  逸郎兴奋的看芳美,自己都知道表情有了变化。
  「嗯,好吧。」
  逸郎熄灭抬灯,卷曲在芳美的脚下。
  「在别人的面前做这种难为情的事…」
  芳美喃喃说着,分开双腿,右手伸向下腹部。
  用很快便习惯黑暗的眼睛凝视肉缝。逸郎知道,芳美自己也受到刺激而兴奋。
  芳美的右食指从肉缝滑下去,找到隆起的阴核,开始画圆圈的爱抚。
  「啊!啊…」
  发出哼声的同时,难耐似的扭动屁股,左手揉搓自己的乳房。
  原来她每次都是这样安慰自己完全成熟的肉体。
  逸郎想到这儿,由于房间黑暗,产生窥视的感觉和不同于往常的兴奋。又由于第一次看到女人的手淫,显得特别兴奋。
  这时候,芳美竖起双膝,抚摸乳房的双手也伸到胯下,右手指爱抚阴核,左手中指在肉洞揉搓。
  「啊…好…已经…」
  芳美发出哼声后,把左手中指插入肉洞内,继续爱抚阴核的同时,抽插手指。
  原来是这样弄的。
  这时候,逸郎胯下物终于开始充血。
  「唔…好舒服…啊…受不了…」
  像梦艺的说着,扭动成熟的裸体。
  「芳美,用手指已经满足了吧。是不是想要男人的东西了呢?」
  逸郎说时,芳美兴奋的点头。
  「想要插进去吗?」
  「嗯…插进来吧…快一点…」
  看到扭屁股催促的芳美,逸郎很想立刻插进去。到了此刻,终于能发挥年龄的功力。
  「想要把我的那里插进去呢?啊…不要急死我了。」
  逸郎拉开芳美的手,用自己的肉棒在肉缝上摩擦。
  「在芳美说出来之前,不会把这个东西插进去的,快说吧。」
  「啊…不行了…快把爸爸的那个插进来吧…」
  「这样说是不行的。妳是知道的,把男人的这个和女人的这个的名字说出来,不然是不行的。」
  逸郎用龟头在阴核或肉洞口摩擦时,芳美忍不住似的扭动屁股说:「啊…快一点把爸爸的肉棒插入我的阴户内吧…」
  芳美终于把逸郎要求的话说出来。听到芳美的话,逸郎更兴奋,立刻把肉棒插进去。
  「啊…唔…」
  可能是终于得到满足,当初勃起力虽然稍差,但还有足够粗度和长度的肉棒插入时,芳美仰起头,发出达到高潮般的哼声。
  「啊…芳美的阴户是名器,把我的肉棒夹紧向里面吸引…」
  逸郎压在芳美的身上享受快感。
  「啊…爸爸…」
  芳美发出哼声,扭动屁股,像在催促抽插。
  逸郎开始缓慢抽插。芳美发出啜泣声。
  这时,逸郎抱起芳美后,自己仰卧,採取女人在上的骑马姿势。
  逸郎稍抬起屁股,芳美弯曲上身,双手放在逸郎的胸上,屁股开始上下摆动。
  「看见了吧?」
  逸郎看着肉棒在肉洞里进出的样子时,芳美也低下头看。
  「啊…羞死了。」
  芳美说完,坐直上半身。逸郎伸出双手抚摸乳房。芳美抓住逸郎的双臂,不顾一切的扭动屁股。
  「啊!好舒服…好舒服…」
  「那里舒服呢?」
  「阴户!阴户舒服得受不了了。」
  「芳美喜欢性交吗?」
  「喜欢!啊…我还要更舒服!」
  芳美的屁股有节奏的扭动,龟头和子宫发生摩擦,这样好像给芳美带来无比的快感。
  「芳美,在妳改嫁之前,还会来我这里吗?」
  芳美一面扭动屁股,一面点头。
  逸郎虽然这样问,可是当芳美真的有了男人后,能不能保持平静,逸郎自己也没有把握。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