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被姐姐调教
被姐姐调教

  「今天是第一天,乖乖,首先就是得训练你说话」靓姐洗完澡,擦干上身的水,再把毛巾交给我,让我擦靓姐的腿和自己的身体。

  「汪汪」

  「对,就这样,不过我现在也不太清楚生活中有什么事情是你必须和我交流的,这样好了,你表示是,就叫两声,表示否,就叫一声,有其他意见,就叫三声,我再酌情考虑要不要你说话」

  「汪汪汪」

  「可以说话,怎么这样激动啊」

  「靓姐,为什么不反过来,表示是的时候只叫一声呢」「傻乖乖啊,我考虑过,说好这几天要调教你的,怕过了火,你还来不急叫出来」

  「非常非常紧急的事情呢?」

  「真是条烦狗狗,让你说话就问个不停」靓姐抓住我的下巴,把我嘴继续贴在阴户上:「你在家里,我照顾着,有什么紧急情况,哈……哈……,就这样,用舌头划,等等,我又有点奶奶了,张嘴接着」「这样吧,给你个特例,呆会我会穿那条红色碎花裙,你一但钻进去,就不受任何规则限制,有什么话对我的妹妹说吧,」我「咕咕」的喝了两口,用舌头按住尿道口,靓姐一停,我便弯下头问:

  「大妹还是二妹啊」

  「停止说话」靓姐用力在我头上一拍,然后继续放尿在我嘴里靓姐尿完后,我托着她来到衣柜前,靓姐起身,我对着穿衣镜坐在地上,头向后仰,双手支地。

  靓姐叉开双腿,轻松的骑坐在我的脸上,用手分开屁股,把我的鼻子夹住,然后往前移动了一点,让我的呼吸可以暖暖的吹在她的阴户上,然后找出那条红色长裙,从头上套下来,把我盖在裙下「靓姐,我……」话还没说完,就被靓姐抓住下巴贴在阴户上「今天先来试一下,看看你能不能和我的大妹交流,有话说给她听」

  我晕,这怎么交流法?就靠舌头的伸缩,发电报么?我的嘴盖在靓姐的阴户下,鼻子贴在她的股沟里,渐渐感觉到窒息,想要挣扎时,被靓姐双腿一收,紧紧的夹住我的头「没气了啊,乖乖,知道救命怎么说么?」救命?sos,哦,有一个摩斯密码,是三长三短三长,还是三短三长三短呢,我一边回忆一边把舌头伸进靓姐的花蕊中搅动,还没想出来,就被憋的不行了,往上想把靓姐的屁股顶开,姿势不对,完全顶不动,靓姐感觉到我的挣扎,用力的抓住我的下巴贴着阴户,鼓励到:「乖乖,好好想,答对了我就放开你」灵光一闪,我把头使劲的后仰,鼻子从靓姐的股沟里脱了出来,刚要深深的吸口气,又被靓姐屁股下坐给堵住,「汪」我说到靓姐丢开手,我挣脱靓姐的股间,大口大口的喘气,靓姐在头上说到:「看来这到是个漫长的课程,好了,先不教你,但以后,我一定要和你设计出一套全新的交流方式来,只属于你和我的,好吗,乖乖」

  完了,学英语就学了10来年,现在还没会,现在要学这种语言,闷死我算了。我知道靓姐虽然外表温柔,但很有想法,决定了的事情轻易不变,看来有得我的苦头吃了「乖乖,快穿衣服,下楼买早点,姐姐换件衣服,今天带你出去玩」「啊?不在家里玩吗?」

  「呵呵,老是在家里,你不气闷啊,今天天气很好,我们出去玩一圈再说吧,想去哪」

  「我啊,我想去……」话还没说完,靓姐臀部往下一压,直接把我压的躺在地上,我刚想再说,发现靓姐已经站了起来,裙子离开了我的头部,忙及时闭上嘴,想想不甘心,再「汪」「汪」的叫了两声「乖乖真聪明」靓姐伸出左脚在我嘴边,让我吮吸她的脚指,一边说到:「姐姐知道你想去哪玩,姐姐会带你去的,但你记住,必须是我让你说话,你才能说话,现在起来,马上去买早点」当我下楼买了豆浆和包子上来,靓姐已经换好了衣服,站在镜子前化妆,她今天穿的是一条简单的白底绿花的及踝长裙,不得不说靓姐的身材很好,一件很一般的衣服上了她的身,也能变的让人赏心悦目,我一边暗自观赏,一边在桌上摆好碗筷,然后叫了声:「汪汪」,等靓姐过来吃早饭靓姐走过来坐下,把我面前的豆浆端开,说到:「今天开始,我要限制你喝水了,你只能喝我给你喝的,如果喝水没经过我的允许的话,我就要处罚你」我「汪」「汪」的叫了两声表示抗议,靓姐没理我,没办法,只好把包子干咽下去「快去刷牙,你记着哦,要是被我发现你偷喝水,哼哼……」「玩」了整整一上午,我累的不行,真不知道女人为什么这样喜欢去看那些本不属于自己或至少不在购买计划内的东西,靓姐牵着我逛了好几个商场,在每个衣饰店里搜查炸弹一样挑来选去,结果到了中午也没买几件衣服,到是给我买了条纯白色的衬衫,对我说:「来,我们买套情侣装」我左右打量,楞没发现这白色的衬衫能和靓姐的长裙配上颜色,靓姐看出了我的怀疑,附在我耳边说了句:「我的内裤可是白色的哦」,一句话,勾得我脸通红。

  我坐在那排试衣间前的长凳上,手拿着小半瓶2升装的雪碧,和一帮垂头丧气的男士无聊的等待着,靓姐打开门露出个脸对我说到:「乖乖,进来帮下忙」帮忙?我左右看了看,周围的人毫无反应,有的人抬头看了看我,露出一副了然、理解的神情,可惜他们不知道我是进去帮什么忙,不然……钻进窄小的试衣间,和靓姐面对面站着,靓姐附在我耳边悄悄说到:「乖乖,一上午没喝水了,渴坏了吧?姐姐给你水喝」

  大姐,这可是公共场合啊,我想反对,被靓姐压下我的肩膀跪坐在地上,脸贴着靓姐的裙子,鼻子正顶在靓姐的大妹上,芳香的气息浸入我的大脑,让我被催眠一样心跳不已,不管了,反正我也真渴得厉害,我仰头看看靓姐,靓姐分析着我的想法,嫣然一笑,叉腿迈过我的膝盖,翻裙将我罩在下面,不会有吞咽声传出去吧,我左右打量了下薄薄的长裙,但当我仰头向上,闻到那白色的内裤里熟悉的味道,所有的疑虑全也顾不上了,我用手脱下靓姐的内裤至大腿处,头从后仰面钻了进去,再把内裤反手往上提,将我的头裹在靓姐的大妹上,真希望自己的身体全部消失,就留下一个头部,被靓姐的内裤兜在里面,这样一辈子紧紧贴着靓姐。

  正想着,头被靓姐一拍,我忙伸长舌头,划开靓姐的阴唇,然后嘴唇张大,紧紧贴住,再把舌头一顶后缩回,靓姐的尿液跟着「丝丝」的射入我的口腔里,不及细品,我大口的喝着,这次的尿很长,听着靓姐轻轻的呼吸,鼻子感觉的到靓姐的小腹随着她的呼吸微微的起伏,靓姐手慢慢的摸着我的头,给我抚摩的奖励。当尿流变细,我嘴里有了空间,我就合小嘴唇,含着靓姐尿道口轻轻的吮吸,靓姐夹着我脸的大腿肌肉慢慢放松,她正放松自己,让我把她的余尿吸咽下去,这种感觉对于靓姐来说——「简直就象在哺育我的孩子吃奶一样有满足感」,对我自己来说也差不多,靓姐的尿温热,有淡淡的咸甜味道,很好喝,也很解渴,当尿流止住,我再含着靓姐的阴部等了一下,靓姐顿了顿,尿道口再鼓了一下,却没有尿液再落下来,看来这次尿的相当干净,靓姐满意的夹了下我的脸,我忙用舌头清理干净靓姐的下身,然后再从靓姐的胯下钻出来站起,「喝够了吗?」「汪汪」,我轻轻的回应着「那就出去吧,等等」靓姐在我嘴里塞了一颗口香糖走出试衣间,对面坐着的人没有丝毫的怀疑,到是有一个漂亮的姑娘抱着衣服站在不远出,见这边开了门,忙走过来,疑惑的看了看我俩后钻进去试起了衣服「希望里面没有留下什么味道」我在心中想。

  我和靓姐应该算是完美的一对,虽不知道如何用社会的礼法定义我们之间的关系,有点变态,但却不违背道德的基准——不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事实上从我们的这种关系建立之后,我和她都从中得到了极大的快乐,因为我和她性格互补,也都能从对方身上找到满足和安慰;最重要的是,我们也没有因这种关系给任何人带来不快。

  靓姐坐在床沿看着书,对我说:「你身上有种类于中国几千年延续下来的奴性,不过仅仅是类于,你的奴性不是屈服于独裁的强迫式控制,甚至这种强迫会适得其反,让你表现出桀骜和叛逆的一面;我想这是因你的童年生活太过无聊,少人陪伴而致。你的顺从只建立在被自己认可的对象上,比如说我。事实上你是因为逃避孤独而期待被控制。这心态应该很常见,特别是我们这一辈人中;但限于礼法的偏见,大多被他们自身压制住了,能挖掘出来的不多。所以你认识我,算是你的运气,对吗?对吗?」靓姐一边问,一边用下体在我嘴上前后的擦了两下我的嘴被压在靓姐的下体里,「嗡嗡」了两声,懒得说话,也懒得思考,毕竟很多事情跟着感觉走更好一点,比如在作爱的时候,你若非得把所有的接触用力学或生物学的理论来分解分析,何有快感之言,到不如闭上眼享受了再说,我爱靓姐,我喜欢用嘴去满足她,这就够了。

  我是横躺在床上,枕着枕头,腿抵着墙倦起,靓姐在我大腿面放了个靠枕,舒服的靠在上面,屁股坐骑着我的脸,阴部正向前贴着我的嘴,腿贴着我的耳朵放在地上,我用鼻子对着靓姐的阴核轻轻的呼吸,舌头慢慢的在靓姐阴道里勾画,什么都不愿去思考,只想就这样呆在靓姐的胯下,直到时间的尽头靓姐看书看得高兴了,就给我念上一段,突的又把臀部往前一压,说:「接好」,跟着,一股尿液就排进我的嘴里其实我对尿液并无心理上的抵触,小时候懒床,若被尿憋醒,往往拿自己的水杯到被窝里放上一股,第二天早上倒掉洗洗,同样用来喝水,有次好奇,也喝过一口,尿骚味太大,没喝得下去,在第一次接触靓姐的尿液时,被那淡淡的尿味骗了,还以为女孩子尿出来的尿本来就是这个味,很好喝。等到第二次喝的时候才知道上当,多试了几次后才找到规律,其实尿液只是人体的新陈代谢,不同于奶水,吃得咸了,尿就自然很咸,喝水多的话,尿就淡的和白水一样,若喝的含糖精饮料,尿里会有丝丝甜味等等。不过刚开始接触靓姐的尿液时,如果喝得太多,胃会很不舒服,毕竟尿是碱性的,会导致胃凉,但当习惯后,这症状也就消失了。

  靓姐很享受在我嘴里排尿,有一次,靓姐含着我的小鸡鸡时,我也想试试尿尿到靓姐的嘴里,靓姐看出了我的想法,或者是安慰,或者她自己真的想尝试一下,她用手托着我的两颗睾丸,嘴巴轻轻的含着我的鸡鸡吞下去,耐心的等了很久。我抱着靓姐的头,始终无法放松自己的精神,等到后来,靓姐含得累了,用舌尖在我鸡鸡的根部一扫,酥麻的感觉直冲头顶,我一下就硬了起来,这样更排不出来了。靓姐在我屁股上用力给了一巴掌,开始为我口交,看来我注定无法体会到在别人嘴里尿尿的快感了。而靓姐为什么在我的嘴里尿得出来,大概是因为男女构造不同吧,但其他女孩也能行吗,我不知道(其实,很快我就知道了)。

  收拾完碗筷,靓姐对我说:「乖乖,快进椅子,姐姐洗个澡就来看电影」我「汪汪」叫了两声,爬进床下,把上身钻进椅子仰面躺好,靓姐也钻了进来,把我的手给拷在椅子上,我「汪汪汪」直叫,靓姐对我说:「乖乖,不是非要绑你,姐姐怕你舔的高兴了,自己用手解决,姐姐晚上还要用你的小弟弟呢」说完,顺手出下我的裤子,在我的小鸡鸡上重重的捏了一把,靓姐洗完澡,走过来打开椅面,调整椅子把我头升出来,然后在我的嘴里放了一块冰:「好好给姐姐舔舔二妹,不然我让她欺负你」说完分开屁股坐在我脸上,我当然知道这个欺负是怎么回事,敢不听话,先用舌头盖着冰块,轻轻的顶着靓姐的菊花转了两圈,然后把冰顶在靓姐的菊花上。「哈……」靓姐长出了口气,听的出她很爽,几秒过后,冰快滑下来,我再用舌头去画几圈,然后再把冰快顶上去,冰快融化的水,带着沐浴液的香味和靓姐的体香顺着舌头流到我的嘴里,我轻轻的吮吸吞咽着,等到冰化成了指甲盖那样大的一小块,我用舌头一下就把它给顶进靓姐的菊花里,感觉靓姐的身体前倾,大腿夹紧,好一会才松开,跟着靓姐重重的靠在椅后背上,我嘟着嘴,吮吸靓姐菊花里融化出的冰水,直到再也吸不出来后,才将舌头伸上去,前后勾画着,靓姐靠在椅背上急促的呼吸,呵呵,看来她是无心看电影了。

  几分钟后,靓姐后坐,露出我的嘴来,再往里面加了块冰,正要坐回来时,有人敲门「谁啊?」

  「是我,小雅」

  靓姐顿了顿,站起来把椅面拉好,走过去开门「你个死丫头,好久没过来玩了」

  「哎哟,还说我呢,你不是警告过我么,我不方便打扰啊,对了,你弟弟今天在家吗?」

  「他刚在我这里吃了晚饭,走了没一个小时」

  「哦,诶对了,他晚饭吃的什么啊?」

  「吃的是……,找打是不是?是不是」靓姐一边说一边咯吱雅姐,雅姐笑着躲闪着,好一会才说:「好了好了,不说了,今天我室友把我给赶出来了,得在你这里住一晚上,方便么」

  「有什么不方便,到是你,你怎么不陪你室友呢,搞个双飞什么的啊,反正你这样贱」

  「我贱?恩恩,贱总比你骚好啊」

  「错,是没我好」

  「那到也是,你还真敢开玩笑啊」

  「呵呵,反正你都知道,藏着就没意思了,怎么,嫉妒啊」「当然嫉妒了,你刚刚不是说双飞吗,要不,把你弟弟叫过来双飞一下啊」「去你的,别人的好东西不要想,这是私人财产」……

  两人一边亲热的斗着嘴,一边走进卧室,我心砰砰直跳,希望不要被发现才好「睡觉还是玩会?」

  「靓靓,直奔主题啊?春情荡漾了?过来,姐姐安慰你」「懒得理你,给,穿这套睡衣,要洗头的话最好现在,免得晚了要用吹风吹干,我看我的电视去了」

  「也是买都儿」雅姐调皮的给靓姐敬了个礼,开始换衣服一个美丽的女孩在你在的房间换衣服,其中春光绚烂处实在让人不能自已,可惜我不敢想象,一动不动的躺在椅子里,害怕有任何的动静传出,靓姐也说了,我可是她的私人财产。

  雅姐脱了衣服,拿着睡衣走进卫生间,我听见靓姐抱怨着:「你穿上睡衣会死啊?」

  「走几步路就又要脱了,你当我在练脱衣舞么」「去死」

  卫生间里传来沐浴声,过了一会,电脑边的电话响了,靓姐走了过来,拿起电话:「您好,我是张靓,请问哪位」

  「……对,在我电脑里,恩?……今天就要啊,不是说后天吗?……哦,好的,我知道了,李经理,你等我半个小时,我马上到公司给你传过来……呵呵,没有,反正我现在也没什么事……不用谢」

  靓姐放下电话开始换衣服,对卫生间说到:「小贱人,我现在要出去,说不清楚多久,你要困了你先睡,给我留个灯,免得晚上吵到你」「又是财务部那个老女人啊,妈的,还让不让人活了」「没办法,这就是我们的命啊」靓姐一边抱怨,一边快速的换好衣服,拿上手机挎包冲出家门

  当门刚刚合上,雅姐就打开卫生间的门,小心的听了听,然后关上水,拿浴巾擦干身体,赤身裸体的走进卧室,来到衣柜前,轻轻的敲了敲门,说到:「在吗?」

  她在找我,我想到雅姐见没有动静,直接拉开衣柜的门,翻开衣服找了找,说到:「靠,看来真走了,好容易得到消息说那贱人今天可能要临时加班,结果白来了」

  雅姐抱怨了一阵,拿起睡裙穿好,走到电脑前坐下,虽然隔着块木板,我依然能感觉的到雅姐臀部的温度,还有那种女人裆部特有的芬芳,穿过椅面传来,没实验过椅子的隔音功能,但想也知道就算有,这隔音效果也不会好到哪里去,想到我在一个从来没有亲密接触过的美丽女孩屁股下呼吸,我的心中有怕被发现的尴尬和恐惧,也有莫名的躁动,我压制着自己的出气,希望千万别让雅姐听见,但另一面,我的小鸡鸡却已经用力勃起了。

  雅姐打开网页看了阵,再点开讯雷,找出部电影看了起来,调整了一下坐姿,手顺势放下,却摸到一个罗盘状的摇手,雅姐心思放在电影上,没有起疑,不过却无意的用手转动着摇手,我的头,慢慢的升了起来,鼻子被抵在上面的椅面上,慢慢的压了进去,痛得我眼泪不自觉的流了出来,我忍不住大口的呼吸,雅姐听见了动静,手停了下来,左右看了看,发现没什么情况,又注神到电影里,手继续开始转动摇手,这下我再也忍不住了,轻轻的在雅姐屁股下挣扎了一下,雅姐感觉到屁股下有动静,疑惑的站了起来,看看椅子,想用手拉开,发现椅子太重,又停下来,等了一会,重新坐回椅子,我在下面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还好没被发现。

  正在庆幸,眼前一亮,发现雅姐正低头看我:「哈哈,小郝,你怎么在这里啊?」

  「雅姐,我……能不能放我出来?」

  「放你出来啊,好啊」雅姐说着,继续摇动摇手,把我的头升出椅面,「这样就出来了,对吧,小郝」,简单的机关,雅姐在发现下面有人的时候,就知道这摇手是用来干什么的了,像这样把我的头给升起,只能说——她是故意的雅姐披着湿漉漉的长发,低头对着我笑着,双腿分在我脸侧,我的嘴,离雅姐的下体不到一公分,因为还有水没干,那团幽幽草地在群下若隐若现,我轻轻的呼吸,雅姐穿着的睡裙给吹得紧紧贴在她的阴户上,显露出那条美丽的小沟。

  雅姐见我在注视她的下体,说到:「小郝乖啊,陪雅姐看会电影」说完,拉起裙子盖着我的头,两腿夹着我的头,我向上看,是一对坚挺的乳房,乳房下还有几颗露珠般的水滴,再往上,就被睡衣挡住了,只能通过颈部开口看到一段修长而白皙的脖子,连着圆滑的下巴,嘴角上翘,正在调皮的微笑着。

  「雅姐,雅姐……」我叫唤了两声,但雅姐没有理我,身体靠在椅背上,慢慢的臀部前移,把阴户贴在我的嘴上我感觉到雅姐身体正轻轻的颤抖着,看来她是第一次享受这种方式的服务,在看电影的时候,把一个大帅哥夹在自己的胯下,让他为自己口交,这种感觉,光是想想也会让人兴奋。我闭着嘴静静的躺在雅姐的胯下,刚开始雅姐也没动,新奇的体验正让她展开对性的幻想,到了后来,这幻想变成了索取实质上的身理享受,她抓住我的头,由轻到重,由慢至快的在我鼻子上摩擦,我感觉到了疼痛和恐惧,后者更甚,因为我害怕鼻尖被她擦红,那靓姐一定会知道的「呜呜」我在雅姐的胯下拼命的挣扎,由于紧张,雅姐双腿使劲的夹着我的头,把全身的重量移到我的脸上,想压制得我无法动弹,我的鼻子和嘴全被雅姐的下体盖住,开始感到窒息,万不得以,我咧开嘴,吸进一半雅姐的阴唇,用牙齿轻轻咬了下去雅姐「腾」的站了起来,转身对我骂到:「好你条小狗啊,竟然敢咬我」

  「雅姐,不是,我没办法,万一鼻子被擦红了,靓姐会发现的,那她一定要处罚我了」

  「小坏狗,那你就咬我啊?」

  「对不起,对不起」

  「对不起,对不起有什么用啊」雅姐眼珠一转:「我要你道歉」「我道歉,我已经道歉了啊」

  「呵呵,你咬了谁,就向谁道歉」雅姐说完,重又坐下,把阴户贴上来对我说到:「好好的给我妹妹道歉,安慰一下它,说不定她就原谅你了」……

  我还能怎么办?只得乖乖的对雅姐的「妹妹」进行道歉。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