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刁女追夫】(完)【作者:元媛】
【刁女追夫】(完)【作者:元媛】
字数:4876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那是一个美人。
 
  微扬的柳眉,狭长的眼眸,挺直的鼻梁,微冷的唇办,形成一张举世无双的 美丽脸庞。
 
  雪白的衣衫下是修长的身影,款款站在兰花池畔,姿色却不比紫兰逊色,反 而在花儿的衬托下,更显飘逸绝美。
 
  「嘶……」
 
  吸吸快流下来的口水,可一双眼儿仍然不离眼前的画中美人。
 
  是的,这是一幅画,她收藏以久的画,是她的宝贝,谁敢碰,杀无赦! 
  「真是美呀……」捧着脸颊,她着迷地赞叹着,长这么大,看过无数美人, 仍然没有一个比得上画中人。
 
  那冷漠的气质、高傲的神态,将那张倾城般的神态衬得更是独特,似兰花般 优雅又似牡丹般尊贵,绝美姿态无人能出其右。
 
  也难怪她欣赏好久,仍然看不腻。
 
  这幅画是她无意中得到的,第一眼看到就舍不得移开眼,花费心思得到手后 就挂在自己房里,每天欣赏着。
 
  每天都能看到美丽的容颜,这是多幸福的事呀!
 
  笑咧嘴,她连眼儿都眯成一条线了。
 
  想她向小海生平无大志,就算生长在名闻天下的震天镖局,可仗着是姊妹里 最小的身分,她过得可自由了,没事就玩玩花、逗逗女人。
 
  是的,她生平最大的喜好就是欣赏那些可爱的小姑娘,逗逗她们,见她们脸 红似苹果就心花怒放。
 
  对她来说,每一个姑娘都像朵花,各有各的美,让人爱不释手,直想好好呵 护。
 
  家里人的都觉得她很怪,尤其是阿爹,一直哭着说他生了个儿子,而不是女 儿,还很怕她真的娶个姑娘回家。
 
  向小海真想说:阿爹,您想太多了!她只是纯亲亲、纯抱抱,满足自己的心 而已。
 
  她还没夸张到要把她们娶回家,没办法给人家「性」福,她是不会去牺牲人 家的「幸」福的!
 
  所以,她只是纯粹爱逗那些可爱的小姑娘而已,谁敦她们实在太可爱了呢? 
  当然,她上头的那三个姊姊例外,她们太恐怖了,不归于花儿系列。
 
  所以她只好往外发展,拼命寻找美丽的小花,玩玩美丽的小花,看她们脸红 的羞答答模样……
 
  啊啊……好幸福!
 
  不过,当看到画中美人后,那些小花们就吸引不了她了。
 
  她满脑子都是美人的模样,而且一看到画中的美人,她的心就跳得好快好快, 眼睛完全移不开,心怦怦跳,脸发着烫,完全迷上了画中美人。
 
  奇怪呀!她对其他的姑娘都没有这种感觉,怎么对画中美人就有呢?
 
  难道……她真的不正常了?
 
  「不会吧……」向小海拧眉,被自己吓到了,可看着画,她又陶醉了。 
  好想摸,好想亲,好想逗弄喔……
 
  而现在她有机会了!她知道美人家住何方了。
 
  她打听到了美人家住在南方,听说是富甲一方的大户人家……
 
  想到可以看到画中美人,她不禁春心荡漾,脸儿发烫,心儿狂跳,好兴奋喔 ……
 
  「嘶……」口水又流下来了。
 
  擦擦嘴,向小海笑眯了眼。
 
  她还知道美人的名字喔!她叫「司徒夜」……
 
  啊啊!人美,名也美啊!
 
  向小海心花怒放地捧着脸,瞅着美人,好羞好羞地亲了画像一下。「小夜夜, 我来了——」
 
               刁女追夫1
 
              我不要你的爱
 
             如果终有一天要分开
 
  心 可以选择不陷入……
 
  花都城位于南方,四周临海,所以设有庞大的港口,交通也极为方便,是商 人往来之地。
 
  也因如此,花都城的繁华非一般城镇可比拟。城里四处可见不同民族的人相 互交易货物,而众小贩所卖的,也均是外地传来的稀有物品。
 
  因此,花都城的名气丝毫不下于京城,繁荣热闹的商机,连当今天子也闻名, 特赐「黄金之城」四字。
 
  单这称号,就可知花都城的有钱人有多少了!而其中尤以司徒家居于鳌头, 为花都城之首富,听说财产足够全花都城的人吃养一辈子都还有剩。
 
  司徒家以纺织起家,在城里各建有一座最大的织布坊和染布坊。司徒织坊织 出的花纹之美,细致得让人赞叹,配上渲染出来的色彩,形成独一无二的一匹布。 
  司徒家每匹布皆限量十匹,每匹以品质要价千两、万两不定,就连皇宫里的 妃子都不见得能买到,所以更造成抢购。
 
  就连王公贵族也得事先预订才能买到,由此可见司徒家的织锦有多稀贵珍有 了。
 
  而其中最珍贵的织锦为「霓裳」,织工既复杂又精致,是别的织坊怎么也学 不来更无法模仿的。
 
  「霓裳」布料薄如蝉翼,透过阳光却又漾着七彩光泽,而且泛着淡淡香味, 每年只生产一次,限量一匹,抢手的程度可想而知。
 
  「霓裳」并无固定定价,而以竞标的方式来取得,通常以十万两起跳,谁下 的价高,「霓裳」就是谁的!
 
  而能参与「霓裳宴」的人,皆是尊贵的人家,经过筛选过后,才能参与「霓 裳宴」。
 
  这几个月就是「霓裳」出产的日子,身为司徒家的当家主子,司徒夜当然极 为重视「霓裳」,不只严谨控管品质,更不容许有任何出错。
 
  「霓裳宴」定在两个月后,也早已发帖寄给有资格参与的人,所以绝不容许 有任何失误产生。
 
  「主子,『霓裳』的进度良好,预计下个月可以如时完成。」魏总管恭谨地 低声说着。
 
  「很好。」听了魏总管的话,司徒夜满意地勾起一抹笑。
 
  如画般的面容因笑容更显绝美,一袭雪白将飘逸的气质衬托而出,黑发以一 只紫色流苏系住,偶尔和黑发相间,随着动作而轻晃。
 
  那脱俗出尘的模样活脱脱就像仙人落凡尘一样,让人轻易失了戒心,卸下心 防。
 
  不过,明了司徒夜的人都知晓,那无害的外表只是伪装,如果以为司徒夜好 欺负,那么小心被啃得连骨头都不剩。
 
  身为司徒家的当家主子,司徒夜的精明自是不在话下,天才般的商业能力不 只为司徒家守成,甚至开疆辟土,将产业发展至北方,将司徒家的产业扩展得更 大,财富累积得更多。
 
  「好好注意『霓裳」的进度,小心别出差错,更别让闲杂人等靠近工作坊, 让人窥了纺纱的秘密。「司徒家的技术向来私传,可不容许外人窃去。
 
  「是!小的知道。」魏总管严肃地点头。
 
  信任属下的能力,司徒夜微微一笑,下了马,将爱马交给下人,正要踏入司 徒家时,一股恶寒却从背脊升起。
 
  又来了!被注视的感觉。
 
  可司徒夜没有丝毫不悦,反而眸光轻闪,唇角扬起一抹神秘的笑意。
 
  缓缓回过头,黑眸朝大街扫了一眼,没有可疑的人,可是被人盯住的感觉却 没有消失。
 
  眉尖轻挑,他的视线突然定在左边角落,像是看到什么似的,却没说出口, 只是笑容更深了。
 
  「主子,哪里不对吗?」见主人看着大街,魏总管也跟着看了一眼,面带疑 惑。
 
  「没什么。」司徒夜敛眸,掩去眸里的光芒,饶富兴味地看了左边角落一眼, 才转身走入府中。
 
           ************
 
  美!真的太美了!
 
  向小海躲在角落,眼巴巴地看着朝思暮想的美人,连眼皮都舍不得眨一下。 
  那气质、那容颜……比画里还美上好几倍,让她看了忍不住直吞口水,整颗 心都溶化了。
 
  天呀!美到让人的心怦怦跳,冒着爱慕的泡泡,好想抱、好想亲、好想扑上 去……
 
  邪恶的念头不停冒出,连她自己都吓了一跳。
 
  这是她第一次这么迷一个姑娘,难道自己真的不正常了吗?
 
  不会吧?!可是偏偏却克制不了心里的邪念。
 
  突然,美人儿的视线往这瞧来,让她吓得赶紧缩回头,就怕被发现自己诡异 的举止。
 
  好一会儿,她又悄悄采出头,见美人儿没在注意了,又放大胆地欣赏着,眼 儿发亮,直移不开视线。
 
  直到美人儿走进宅里,她仍舍不得收回目光,满心赞叹着。
 
  可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总觉得美人儿在进府前好像又看向这里,似乎发现 了她……
 
  不可能吧?要发现了,不可能不吭声呀!
 
  向小海拧眉,觉得应是自己想太多了,不管了!现在最重要的是不枉她从遥 远的景阳城来到这里,冒着被砍的危机偷偷离家,而且她连封信也没留下就这么 消失,想必回去后一定会死得很难看。
 
  不过没关系,只要见到美人,一切都值得。
 
  想到此,向小海忍不住笑眯眼,想着美人清冷的姿态,一举一动都是那么美 丽优雅。
 
  「嘶……」想着想着,口水又快流出来了。
 
  赶紧擦擦,眼尾顺便瞄了司徒大宅一眼,却瞧见大门快关上了。
 
  见状,向小海紧张起来了,这可不行!她得混进司徒家才行呀!
 
  「要怎么混进……」她思索着,可门已经快关起来了,没时间让她再继续想 法子……
 
  门,剩下一丝丝小缝……来不及了!
 
  依着本能,向小海赶紧冲上前,在门快关上的那一刻,啪地一声,用力地跌 趴在地。
 
  清澈响亮的声音让门停止关闭,里头的人好奇地往外瞧。
 
  「哎呀!有人倒在门外……」关门的仆人惊呼,引起正要离开门口的魏总管 的注意。
 
  「阿福,怎么了?」魏总管往回定。
 
  「总管,有人倒在门外。」阿福赶紧报告。
 
  「总管,好像是个姑娘。」一名婢女瞧了一眼,赶紧步出门口,小心翼翼地 扶起向小海。「姑娘,你还好吧?」
 
  她关心地问着,一抬起对方的脸,就见灰尘泥巴全黏着脸,最明显的是从鼻 子里喷出的血,混着尘灰,成了恐怖的一张脸。
 
  「哎呀!你流血了……」婢女惊呼着,赶紧掏出手帕帮向小海止血。
 
  「呜……好痛……」他娘的哩!这跤摔得太重了,痛得她喷血兼喷泪,怎么 也止不住。
 
  「乖乖,不哭呵!」见向小海一副可怜的模样,引起婢女的恻隐之心,尤其 见她瘦瘦小小的,吃过许多苦的模样,让她不禁心疼起来。
 
  「呜……谢谢姊姊……」好温柔喔!感动的向小海忍不住靠向她,闻到好闻 的女人香,当场幸福地喷泪。
 
  有了温柔姊姊的安慰,这跤没那么痛了。
 
  「小如,怎么了?」魏总管也跟着走出大门,来到两人面前,一看到向小海 血泪交错的脸也跟着皱眉。
 
  「姑娘,你还好吧?」他关心地问着。
 
  「还好,谢谢你们,我没事的。」向小海扬起一抹感激的笑,摇摇晃晃地站 起来,一个不稳,整个人跌进小如怀里。
 
  「对、对不起……」呜……好香好软,好幸福……
 
  当然,这话只能在心里说,向小海赶紧佯装出紧张害怕的模样,好引起他们 的同情。
 
  「没关系。」果然,小如一点也不介意,反而更心疼她。「姑娘,你住哪里? 怎会一个人在外呢?瞧你的模样,是外地来的吗?」
 
  瞧这姑娘的衣服破破烂烂的,身子更是瘦弱得不像样,微乱的长发下,是一 张肮脏的小脸,可那双眼睛却明亮得好无辜,让人讨厌不起来,反而引起人家心 怜。
 
  「是的,我从景阳城来,本是想来投靠远亲的,没想到却找不到人,只好流 浪在外,而且已经好几天没吃饭了……」
 
  向小海可怜兮兮地低下头,肚子适时地响起几声清楚的咕噜声。
 
  干得好!肚皮响的太是时候了!
 
  向小海在心里暗赞一声,可脸上仍然是一副可怜无依的表情。
 
  瞧她这模样,站在一旁的魏总管也不忍了。
 
  「景阳城呀?那可是在北方呢!这么远的路途只有你一个人吗?你爹娘呢? 没跟你一块来吗?」一个姑娘竟从那么远的地方来,又瘦巴巴、脏兮兮的,想必 是吃了不少苦。
 
  魏总管的话让向小海红了眼眶,表情更可怜了。「我爹娘都死了,留下我一 人,所以才会想来花都城投靠远亲,没想到却找不到人……」阿爹,对不起,请 你先暂时死一下。
 
  「这样啊……」魏总管沉吟了下,又看了向小海一眼。「你叫什么名字?今 年几岁啊?」
 
  「我叫小海,今年二十。」眨着泪眼,向小海让自己看起来更无辜、更可怜, 她的狼狈让她扮演得更成功。
 
  没办法,她也不想这么脏兮兮的,但谁教她匆忙地离家,银子又带得不多, 更不用说衣服了,省吃俭用的好不容易到了花都城,脏成这样是一定的。 
  不过这让她看来更可怜、更瘦弱,也更让人同情,也算是值得了。
 
  想到此,嘴角微微扬起,却又迅速垂下,不落任何痕迹,睁着一双无辜的大 眼睛瞅着魏总管和小如。
 
  见状,小如不禁更同情向小海了,她忍不住开口向魏总管恳求。「总管,瞧 她怪可怜的,不如留她在府里待下好了,府里不是刚好欠人手吗?」
 
  「这……」瞧了向小海一眼,魏总管有点迟疑。
 
  「我……我可以待下吗?」见状,向小海赶紧开口求着。「我会很努力工作 的,绝不会给你们带来麻烦,求你们收留我好不好?拜托!」说着,她作势要下 跪。
 
  「别这样。」魏总管赶紧伸手抓住向小海,见她可怜,心里的恻隐之心升起。 
  「你可以留下,不过要签卖身契,为期五年,五年后随你要留下或离开都可 以,一个月的饷银五两,接受吗?」
 
  「接受、接受,我当然接受,谢谢、谢谢!」她当然接受呀!反正银子不是 重点,能见到美人才是重点。
 
  「好!那就进来签契约吧!」魏总管满意地笑了。
 
  「是!」向小海赶紧点头。
 
  「小海,太好了!」一旁的小如开心地看着向小海。
 
  「谢谢小如姊姊帮我。」向小海嘴甜地道谢,亲昵地靠近小如,闻着甜甜的 女人香……
 
  呜……好幸福,而且还顺利地混进了司徒府……
 
  想到能更靠近地欣赏美人,向小海笑得更开心了。
 
  嘻嘻!小夜夜,你就近在我眼前了。
 
           ************
 
  真的,就近在眼前了……
 
  第一天上工,向小海就被指派打扫司徒夜所居住的紫轩阁,幸运的程度,让 她开心得快跳起来。
 
  本来这工作是轮不到她的,可不知为什么魏总管竟把这工作交给她,而且看 她的眼神也好奇怪。
 
  她没时间研究,满脑子都想着司徒夜。
 
  漫不经心地打扫着落叶,她的眼睛一直瞄着司徒夜的房门。
 
  她已经整整扫了半个多时辰了,她一直扫着同一个地方,就是在等司徒夜出 来。
 
  等啊等的……怎么还不出房门啊?向小海嘟着嘴,好不失望。
 
  就在这时,房门开启了——
 
  一抹白色身影踏了出来,一张绝美的容颜映入眼帘,细长的眉微弯,狭长的 眼眸清冷,好看的唇办泛着自然的色泽,衬着雪白的姿态,迷人得让向小海停下 动作,移不开眼,也忘了呼吸。
 
  扬眸,司徒夜看向向小海,眸光轻闪着,嘴角立即轻扬。
 
  「你是新来的婢女吗?」靠向她,低醇的声音轻问,黑眸却不离她。
 
  「是,我叫向小海。」见美人跟她说话,向小海不禁兴奋地睁大眼。
 
  虽然美人长得有点高,她得辛苦地抬起头才能看到她的脸,可是好漂亮的脸 喔!
 
  只是抬头而已,不算什么!
 
  而且她的声音不像姑娘软腻,反而有点低沉,震动了她的心弦,让她不禁心 跳加快,脸也跟着红了。
 
  「我知道。」见到她的笑脸明亮动人,那一张一合的唇办就近在眼前,像在 诱惑人似的,司徒夜不禁深了黑眸。
 
  美人的话让向小海一愣,觉得怪怪的。
 
  「你怎么会……」「知道」两个字还没说出,魏总管刚好踏进院落,一看到 司徒夜,立即快步走上前。
 
  「少爷,您醒啦?」在私下,他总称呼司徒夜「少爷」,只有在外人面前他 才会唤他一声「主子」。
 
  「嗯。」司徒夜没看向魏总管,视线一直放在向小海身上。她听到「少爷」 两字后马上睁大眼,一脸莫名其妙的表情。
 
  呵!这丫头是该发现奇怪的地方了。
 
  「等……等等!魏总管,你刚叫『她』少爷?」她有没有听错?
 
  「是呀!」魏总管看了向小海一眼,又看了司徒夜一眼。「有什么不对吗?」 
  有什么不对?这是什么鬼话?!
 
  当然是大大不对呀!眼前明明是个美人、是个姑……
 
  「姑」字还没在心里说完,向小海却发现几个疑点——
 
  她的视线开始从美丽的脸往下移,发现眼前的美人穿着男装,还有喉结,而 且虽然身形修长,却比平常的姑娘壮了一点……
 
  愈看愈不对,她迅速步上前,伸手往司徒夜腹下一摸——
 
  「小海?!」她的动作让魏总管当场惊喊。「你在做什么呀?」
 
  司徒夜则是愣住了,没想到向小海会这么做,一时来不及反应。
 
  不理会旁人的反应,向小海确定自己摸到不该摸到的东西……
 
  她不信,又用力捏了一捏……
 
  不是错觉,是真的有……
 
  「小海,这『长度』你还满意吗?」司徒夜回神,也不推开她,反而邪笑着 挑眉,微软的硕大在她的碰触下开始硬起。
 
  「怎、怎么可能……」向小海一脸惊讶,完全无法反应。「你……你居然带 把……」
 
  瞪着他,又瞪着手,来回好几次,她才又结巴地说着:「你……你不是女的 ……」
 
  「小海!你在说什么?」魏总管气急败坏地瞪着向小海,「少爷当然是男的, 你怎说他是女……」
 
  话未说完,一声尖叫打断了他。
 
  「啊——你是男的!」向小海当场尖喊,手上还残留着「那里」的触感,那 硬度和长度告诉她,女人是不会有那个的!
 
  那她的画中美人呢?那不是在司徒府吗?
 
  「哈哈……」向小海的缓慢反应让司徒夜大笑,这个奇特的姑娘,他就知道 当她知道他不是女的时,反应一定很出乎人意料。
 
  不过没想到她竟这么做,竟有胆碰他「那里」!
 
  「你……」听着司徒夜的笑声,向小海完全傻在当场,还处于「美人是男人」 的震撼中。
 
  见她傻住,司徒夜邪气一笑,大手一拉,将她扯进怀里,低下头,快速封住 诱惑他已久的檀口。
 
  「唔……」没料到司徒夜会突然吻她,向小海惊讶地睁大眼,总算回神想推 开他。
 
  可司徒夜却紧紧箝住她的腰,扣住她的身子,让她紧贴着他,每一扭动,饱 满的浑圆就隔着衣服与他的胸膛相互磨蹭,更显暧昧。
 
  而一旁的魏总管,早已在司徒夜的示意下又惊又愕地离去。
 
  没察觉魏总管的离开,向小海全身反抗着,却不知自己的扭动更增添男人的 欲望。
 
  司徒夜的眸色更浓了,用力吮着柔软的唇办,吮出湿热的痕迹,沾惹着他的 晶亮。
 
  唇办上浓浓的男性气息让向小海又羞又怒,下意识想开口骂人,可他却趁此 采入灵活的舌尖。
 
  湿热的舌尖滑过粉颚,舌头翻搅着她的香甜,缠住丁香,不放过一丝一毫的 甜美。
 
  该死!她引狼入室了!
 
  发现自己不该张口,向小海后悔不已,却又无法闪躲司徒夜的舌头,只能不 满地瞪着他。
 
  可渐渐的,她的反抗变得虚软柔弱,唇办被吮得红肿,就连气息也渐渐不稳 ……
 
  就在快不能呼吸时,他才放开她的唇,暧昧的银丝在他离开时,接连着两人 的唇。
 
  向小海急促地轻喘着,绵软的身子不由自主地依在他怀里,嗅到一丝淡淡的 麝香味,那是属于他的气味。
 
  她一怔,赶紧用力推开他,往后退开好几步。
 
  司徒夜也不阻止,俊美的脸庞扬起一抹邪佞笑意,身下的火热早已因方才的 吻而疼痛着。
 
  「你的滋味好甜。」他舔着唇,上头犹残留着她的香甜气息,想着小嘴的甜 美,让他真想再品尝一次。
 
  不过,看着眼前小妮子快气爆的模样,他只得压下欲望,装出无辜的表情瞧 着她。
 
  「你、你……」向小海瞪着司徒夜,小脸潮红,却分不出是怒火还是被吻的 羞涩,只知在他火热的注视下,心儿莫名一颤。
 
  「我怎样?」司徒夜勾着笑,欣赏着向小海脸上的红晕,声音带着一丝轻佻。 
  「你……」见他笑得俊美迷人,漂亮的脸庞是她朝思暮想的。
 
  可明明是同样的一张脸,眼前的他却是男的,难道他有双生妹妹吗?
 
  看出她的疑问,司徒夜好心地回答。「不,司徒家只有我这个独生子。」 
  他的回答让她一愣,惊讶他能看出她的疑问,「可、可是……」她得到的那 幅画明明是女的呀!
 
  「小海,听到我的名字,你不觉得很耳熟吗?」瞧她仍一脸迷惑,他不禁无 奈一笑。
 
  名字?向小海怔了怔。「你不是叫司徒……」
 
  等等,司徒夜?!
 
  瞠大眼,她满脸惊愕。「你……你该不会是那个司徒夜吧?来我家向我阿爹 提亲的那个司徒夜?!」
 
  她之前没意识到这件「巧合」,是早忘了这件事了,就连美人的名字与他重 复,她也没去细想。
 
  没想到……
 
  「没错,而且还提了三次亲,结果都被回绝。」司徒夜点头承认,堂堂司徒 家的当家主子竟然提了三次亲都被拒绝,这可深深伤了他的尊严。
 
  「不会吧……」看着他,向小海惊讶地不知该说什么,可却又有一丝疑惑, 「那幅美人图……」
 
  「是我亲自所绘。」既然提了三次亲,自然对她的癖好相当清楚,提亲被拒 绝,他不得不设下圈套,请君入瓮了。
 
  没想到她中计的速度还真快,不到几个月就自动送上门来了。
 
  所以也是他吩咐魏总管让她负责打扫他的院落,方才在房里,他已看了她好 一会儿,欣赏着她各式各样的丰富神情,直到忍不住心里的渴望,才打开房门靠 近她。
 
  「你设下圈套,故意引我上门?!」再怎么蠢,这下也该明白自己是被设计 了!
 
  根本没有什么美人,一切都是眼前的男人设下的圈套!
 
  「我没有强迫你中计,不是吗?」司徒夜一脸无辜,可不觉得自己有错,他 只是丢下饵,是她自己要送上门来的。
 
  「你……」见他强词夺理,还一脸无辜,向小海不禁更生气,可又反驳不了 他的话。
 
  谁教她真的是自己送上门,只能气得干瞪眼。
 
  「你到底想做什么?」向小海咬着唇,防备地看着司徒夜。
 
  可才一碰到唇办,就尝到属于他的气味,让她忍不住一愣,想到方才的吻, 不禁又羞又怒。
 
  「你觉得我想做什么?」司徒夜扬着笑,慢慢走向她。
 
  「喂!你别过来呀!」见他靠近,向小海赶紧往后退,怕他又起色心,对她 又搂又吻的。
 
  她不是笨蛋,她看得出他眼里的侵略性,从一开始,他下饵的目标就是她。 
  可为什么?她不记得自己哪里惹到他呀!
 
  「喂!你是在记恨三次提亲被拒绝的事吗?」再怎么想,她也只有这点惹到 他。
 
  可有谁规定人家上门来提亲就要接受呀?她向小海才不要嫁给陌生人,自己 的相公当然要自己挑,而且她还没逗够那些小姑娘,才不要成亲哩!
 
  见她一脸防备,怕他对她动手动脚的模样,司徒夜不禁失笑,觉得她好可爱, 可爱得勾动他的心。
 
  「你不喜欢我吗?」睇着她,他低声问。
 
  「废话!」向小海白他一眼。
 
  「可你却很喜欢画中的我。」眸里闪过一丝戏谴,明知她为何会送上门的原 因,可还是故意逗着她。
 
  「那、那是因为……」
 
  「难道你真想娶个姑娘或嫁个姑娘?」不让她把话说完,司徒夜又问。 
  「当然不是!」她又没忘记自己是女的,而且对于那些姑娘,她只是纯粹爱 逗弄而已。
 
  「那你为什么不喜欢我呢?」看着她,他谆谆善诱,再度设下圈套,「毕竟 你很喜欢我这张脸不是吗?而我又是个男的,刚好可以娶你。」
 
  司徒夜的话让向小海愣了下,看着那张漂亮而吸引人的脸庞,比画里的他更 迷人,也更让人无法抗拒。
 
  可是……她会喜欢画中美人,不只是因为那张漂亮的脸,而是某种说不出来 的原因,让她移不开视线,喜爱不已。
 
  而现在看着身为男人的他,她的心莫名地有点乱了。
 
  有被欺骗的愤怒,却也有一丝说不出的雀跃,好似她并不是真的很生气他是 男的。
 
  可被欺骗的感觉仍然让她很在意,而他的话也让她更不悦。
 
  「我要嫁人,必定是因为我很喜爱那个人才会嫁他,而不是因为他的容貌。」 抿紧唇,她不高兴地看着他。
 
  她没有那么肤浅,以容貌决定一切,长得美就爱,长得丑就厌恶,他看错她 了!
 
  见她冷下脸,司徒夜明白自己说错话了,可却不后悔,至少这让他更加了解 她。
 
  这么率真的姑娘,让他觉得她更可爱。「小海,你真可爱。」
 
  扬着笑容,他定定地看着她,深邃的黑眸像是要把她吸进去似的,让她的心 狠狠一震,突然发烫。
 
  别开脸,她失措地移开视线。「反正我是不会嫁给你的,这次中计我认了, 我要走了,后会无期!」
 
  「慢着,你不能离开。」听见她要离开,司徒夜挑眉,「没有我的允许,你 一步也不能离开司徒府。」
 
  没得到他想要的结果前,他是不会让她离去的。
 
  「笑话!我要走谁能阻止我?」向小海冷笑,抬头看着司徒夜,小脸满是高 傲不驯。
 
  「那么你可以试试。」冷下眸,他的气势更甚,摆明告诉她,想离开没那么 容易!
 
  「你!」向小海气得跺脚。「司徒夜,别以为你能阻止我!」说完,便转身 离去。
 
  她一离开,司徒夜冷下的俊庞立即化为一丝无奈。
 
  他知道她一定会想尽办法离开这里,可惜他是不会让她如愿的,鱼儿好不容 易上钩了,他哪有放手的道理?
 
  「小海儿,这可是你自己送上门的呀!」敛眸,司徒夜低喃着。
 
  他不禁想到三年前在景阳城看到她的情形……
 
  一个清秀小姑娘,却满脸不正经,像个登徒子,嘻笑着逗着身边的姑娘,那 滑稽的情况引起他的注意。
 
  他还发现,一旁有三名跟那个小姑娘长得一模一样的姑娘,想必是她的双胞 姊妹。
 
  可他却没兴趣看其他姊妹一眼,有趣的眼神直落在奇怪的小姑娘身上。 
  突然,一个手拿糖葫芦的小男孩跌倒了,手上的糖葫芦飞出去,弄脏了她的 衣裙,还趴在地上哇哇大哭着。
 
  却见她连瞄也不瞄脏衣裙一眼,反而走上前扶起那个小男孩。
 
  「嘿!男孩子怎能跌倒就哭呢?不淮哭!」她「鸭霸」地命令。
 
  小男孩抽抽噎噎着,却不敢反抗,只能瞅着泪眼,可怜兮兮地说:「我、我 的糖葫芦……」
 
  「不哭的话,姊姊就买给你。」帮小男孩擦去眼泪,向小海掏钱向一旁的小 贩买了一只糖葫芦。
 
  「喏,你的糖葫芦。」拍拍男孩的头,她将糖葫芦递给他。
 
  「谢谢姊姊。」看到糖葫芦,小男孩笑开脸。
 
  「乖,以后跌倒不许哭知道吗?男孩子要有勇气。」轻弹男孩的额头,她命 令着。
 
  「是。」小男孩用力点头,开心地离去了。
 
  她噙着温柔又慧黠的笑容看着男孩离开,美丽的眸子闪着明亮的光芒。 
  然后,她低头看着沾着糖渍的裙摆,不在意地挑了挑眉尖,转头继续逗着路 上的小姑娘。
 
  可她那时的笑容却撞入他的心,让他无法移开眼。那一瞬间,他知道,他要 这个小姑娘!
 
  他要她用那种笑容看着她,他要她属于他!
 
  可惜提亲三次都被回绝,可他仍不放弃,他要她,要得心发疼,她不属于他, 他的心将会是空虚的。
 
  而现在她上门来了,他当然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
 
  看着向小海离去的方向,司徒夜唇畔扬起一抹誓在必得的笑容。
 
         ***满庭芳独家制作******
 
  开玩笑!她要走,有谁能阻止?
 
  黑夜里,向小海噙着一抹自信的笑容,偷偷摸摸地离开房间,朝后门的方向 走去。
 
  既然白天难离开,她就挑深夜,反正,她就是要离开司徒府。
 
  不为什么,就为了赌那口气!
 
  司徒夜凭什么不让她离开?他以为他是谁?哇!
 
  而且,他设计她就已经很过分了,竟还吻她……
 
  想到白天的那个吻,向小海忍不住红了脸,唇办仿佛还留着司徒夜的气息, 怎么也除不去。
 
  扪心自问,其实她并不讨厌他的吻,就连他的气味也不讨厌,甚至……好像 还有点喜欢。
 
  想到此,小脸更烫了。她不能否认自己对他有点在意,毕竟看着美人图时, 她就不可自拔地喜欢着他……可那是因为她以为他是女的呀!
 
  可当他变成男的时,情况却不一样了!
 
  她有点分不清自己的心情,面对身为男人的他,她节节败退,一直被他逗玩 在手心。
 
  她又气又怒,可面对他的注视,却也又慌又乱,不像平常的自己。她向来天 不怕地不怕,可面对他,却莫名退却了。
 
  她害怕他那富有侵略性的眼神,也害怕自己不停起伏的心,她不喜欢这种感 觉,像是要失去什么东西似的,让她觉得好奇怪,也莫名地想逃。
 
  她想,只要离开他,她就会恢复正常了吧?
 
  而且她也非离开不可,没人会知道自己被设计,还乖乖待在圈套里吧?又不 是傻子!
 
  向小海轻哼着,不想再去研究那抹复杂的感觉,快速移动身子来到后门,看 到有两名守卫守着门。
 
  她挑眉,她的功夫只有三脚猫,她不以为自己能打赢两名大男人。可没关系, 她早有准备!
 
  从怀里掏出一瓶白色玉瓶,被黑布覆住的唇办微微扬起。
 
  离家前她去三姊房里偷了好几瓶药,迷魂散当然是一定要的,尤其三姊制作 的迷魂散无色无味,好用极了。
 
  伸出手指,她舔湿手指,测了下风向。顺风,很好!
 
  无声地大笑几声,她打开玉瓶,将瓶口对准风向,等着风吹起……
 
  飕飕几声,风吹动粉末,慢慢地飘飘飘……向小海兴奋地睁大眼等待着。 
  突地,一阵大风刮起,改变了风向。
 
  顺风变逆风,而她正巧就站在下风处……
 
  不会吧?向小海愣了一下,还来不及屏住气息,迷魂散就已飘向她,好死不 死地被她吸了一大口……
 
  完了!向小海往后退了数步,一阵晕眩传来。「不会这么衰吧……」
 
  她低喃着,踉跄几步,药效迅速发作,她眼儿一闭,昏了!
 
  身子也跟着往后倒,不偏不倚地倒进一抹白影怀里。
 
         ***满庭芳独家制作******
 
  「喔……」头好痛!
 
  向小海捂着额头,有点晕地睁开眼,用力甩了甩头,想甩去让人作呕的晕眩 感。
 
  好一会儿,她才松开紧拧的眉尖,却看到很陌生的床幔,就连手摸到的床被 质感也不同。
 
  滑滑的,是触感极好的布料,而且床榻大了好几倍,足以容纳三、四个人。 
  她愣了下,她不是在后门放药,然后突然逆风……
 
  天啊!她就站在下风处,然后就昏了……
 
  「醒了?」床幔后,低沉好听的声音响起,带着一丝淡淡笑意。
 
  向小海转头,透过床幔,她看到了一抹白影,不用想也知道那是谁。
 
  「司徒夜!」她咬牙恨恨地吐出这三个字。「是你搞的鬼对不对?」
 
  不然风向好好的,怎会变逆风?
 
  「是又如何?」司徒夜也不否认,扬眸看着她。「我说过了,没有我的允许, 你不准离开。」
 
  「你!」向小海忿怒地瞪着司徒夜,再也受不了了。「司徒夜!你到底想怎 样?留我下来到底想要干嘛!」
 
  「要你爱上我。」走向床杨,黑眸瞬也不瞬地望着她。「我要你爱上我,成 为我的妻子。」
 
  「什、什么?!」向小海瞪大眼,不可置信地看着司徒夜。「你在开什么玩 笑?」
 
  「我没有开玩笑,我是认真的。」司徒夜坐上床榻,倾身靠向向小海,淡淡 的男性气息拂上她的鼻尖。
 
  他的靠近让她心跳加快,身体忍不住往后挪,想要离他远一点。
 
  可他却不让她远离,她一退,他就前进,直到她退无可退,只得开口。「你 别靠我这么近!」
 
  「你怕吗?」俊庞缓缓靠向她,他低语。
 
  「谁、谁怕了?」向小海口里逞强,小手却忍不住抵住他的胸,不让他再靠 近。「你不要乱来喔!」
 
  孤男寡女同在一张床上,她真的很怕他冲动。
 
  司徒夜勾起笑,看着向小海慌乱的表情。「小海儿,你在紧张什么?」说着, 趁她不备时,轻舔她的下唇。
 
  「啊!」突然被舔,向小海吓了一跳,赶紧伸手捂住唇,「司徒夜!你别再 亲我的嘴。」
 
  「好!我不亲你的嘴,我亲别的地方。」低笑着,他压下她,修长的身躯带 着霸道的气势。
 
  「司徒夜!你敢?」向小海气红了脸,被他的举动吓到,赶紧挣扎。
 
  可司徒夜却迅速制住她,将她的手高举过头,让浑圆隔着衣服高耸,贴着他 的胸膛,膝盖也跟着制住她乱动的腿。
 
  「你要试试我敢不敢吗?」大手探入她的衣襟,隔着亵衣,握住她的左乳, 用力揉捏着。
 
  「司……」没料到他敢这么做,向小海气得要大吼,却在他的注视下噤声, 怯怯地看着他。
 
  他……好像生气了,那冰冷的怒火让她不由自主弱了气势。
 
  「小海儿,我说过,不许你离开,可你却不听,我很生气。」轻舔她的唇, 握着绵乳的手指紧紧一捏。
 
  「唔!」微疼的感觉让她拧眉,杏眸害怕地看着他。
 
  眼前的他像头猛狮,让她不敢反抗,怕一反抗又惹怒他,那自己的贞操就不 保了。
 
  看见她眼底的惧意,司徒夜心一软,冷冽的气息敛起,「嘘……别怕我,我 不喜欢你怕我。」
 
  是他急了,见她要离开他,就一时失去理智,才会吓着她。
 
  见他的态度变了,向小海吞了吞口水,提起胆子问:「司徒夜,你别压着我 好不好?」
 
  「不好。」想也不想,司徒夜一口回绝,见她不高兴地拧眉,却敢怒不敢言 的模样,不禁失笑。「这样好了,我们打个赌好不好?」
 
  「什么赌?」瞪着他,向小海一脸不高兴,可却孬地不敢反抗,她没忘记他 生气的可怕模样。
 
  「你在这待两个月,两个月内没爱上我,我就放你离开。」一丝狡诈闪过眸 底,可向小海却没注意到。
 
  「你说真的?」蹙眉,她怀疑地看着他。
 
  「没错。」司徒夜笑得无害,一脸诚恳的模样。
 
  「可是……」向小海还是有点迟疑。
 
  「你不敢?是怕爱上我吗?」司徒夜激她。
 
  「放屁!我向小海有啥好怕的?」经不起激,向小海迅速回嘴,高傲地看着 他。「赌就赌!」
 
  哼!谁怕谁!她向小海跟他赌了!
 
  向小海赌了!
 
  原以为日子会很难过,以为司徒夜一定会每天欺负她,没想到他却对她很好, 宠她的程度让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知道她喜欢种花,他请人弄了个花圃给她,随她种什么花都行;而且只要是 她的要求,他全数做到。
 
  一开始,她还故意刁难,明知司徒家最重「霓裳」,那特殊的织法和渲染的 手法是独传的,除了司徒夜外,无人知晓,更不可外流。
 
  她却故意跟司徒夜要制作「霓裳」的方法,原以为他不会告诉她,没想到他 却不以为意,反而跟她仔细解说「霓裳」的做法,让她完全傻眼。
 
  「你不怕我把方法跟别人说吗?」那时,她惊讶地问着他。
 
  「你会吗?」扬起好看的薄唇,他反问她。
 
  「我……」她知道自己不会,可就是故意要逞强,「我当然会,到时你就不 要哭。」
 
  谁知他听了却笑了。「小海儿,我知道你不会的,我信任你。」说完,不待 她反应,就封住她的唇。
 
  那激烈的吻,让她想来不禁脸红心跳。
 
  这半个月来,他总是偷吻她,她从生气,到瞪眼……最后,居然会期待他的 吻,怎么会这样呢?
 
  向小海不懂自己的心情,也不懂为何司徒夜要对她这么好。
 
  他说,他要她爱上他。那他呢?他是不是喜欢她呢?所以才会希望她爱上他? 
  她很疑惑,毕竟他从没对她说过喜欢,他只是无止尽地宠她,那满满的宠溺 让她无所适从,有点不知该怎么办。
 
  她知道这个男人正在使尽办法让她爱上他,想到这,心里不禁有了一丝抵抗, 觉得他的疼宠不是真心的,只是为了达到目的而已。
 
  嘟着嘴,向小海故意把司徒夜想得很坏。
 
  「好漂亮!」伺候向小海的小如端着人参茶进房,一进入内室就看到床上放 着一件「霓裳」。
 
  那美丽的光泽在阳光下漾着七彩流光,比纱还薄,却比丝还软,隐约飘着一 抹淡香。
 
  第一次看到「霓裳」,小如兴奋极了!
 
  「小海,这是主子送你的?」她问,却知道答案是肯定的。
 
  「嗯!」向小海点头,当她看到「霓裳」时,也跟小如是一样的反应,但司 徒夜说这件「霓裳」是特地为她而留的。
 
  「小海,主子真宠你。」小如不禁羡慕不已,向小海在司徒府里的地位人尽 皆知,主子宠她宠上天,底下的人都在猜测向小海会不会成为司徒家的当家夫人。 
  「我才不希罕!」向小海轻哼,拿起人参茶喝了一口。
 
  小如奇怪地看着她,表情满是不解。「小海,你不喜欢主子宠你吗?」她不 懂小海为什么不喜欢,一旁的人可是看得羡慕极了。
 
  「搞不好这只是司徒夜为了得到一个女人所使的手段。」向小海皱皱鼻子, 故意往坏处想。
 
  他对她好还不是为了让她爱上他,谁希罕?搞不好他也曾这么宠过别的女人 呢!
 
  想到这,一抹不舒服就从心里升起。
 
  看见向小海别扭的表情,小如不禁笑了,「小海,我可是第一次看到主子对 一个姑娘这么好呢!你是第一个耶!」
 
  「是吗?」睨了小如一眼,向小海一脸怀疑。
 
  「当然是真的!」小如用力点头,「就连赵小姐,主子也没对她那么好……」 
  啊!说完小如赶紧捂住嘴,发现自己说错话了。
 
  「什么赵小姐?」向小海挑眉。
 
  「呃……没、没什么……」小如干笑着,闪躲着向小海的眼神。
 
  「小如姊,你别想瞒我!快说!」见小如一脸心虚,向小海更加怀疑。 
  赵小姐?什么赵小姐?和司徒夜又有什么关系?
 
  在向小海的追问下,小如只得吞吞吐吐地说着。
 
  「赵家和司徒家是世交,赵小姐和主子从小一起长大,两家之前本来还想结 成亲事,可在亲事谈成前,老爷和夫人就先过世了,所以这件亲事就不了了之了。」
 
  「一起长大?那不就是青梅竹马吗?还好到要谈亲事?哼!看来司徒夜艳福 不浅嘛!」向小海冷哼,没察觉到自己的口气有多酸。
 
  「小海,你别误会,我看主子对赵小姐应该是没那意思。」小如赶紧为主子 解释。
 
  「是吗?」向小海才不信。
 
  「真的!」小如拼命点头。「所以即使赵小姐来府里,你也别担心,主子不 会被赵小姐迷走的……」
 
  啊!又说漏嘴了。
 
  向小海眯起眼,「你说那个赵小姐在府里?」
 
  「呃……」小如不敢吭声。
 
  「和司徒夜在一起?」向小海又问。
 
  小如低下头,不敢看向小海。
 
  向小海抿紧唇,一股又酸又涩的感觉漫过心海,来不及仔细思考,立即走出 房门。她要去找司徒夜!
 
  找他做什么?想到这,向小海顿了顿脚步。
 
  喔!当然是去恭喜他有佳人陪伴呀!
 
  有了理由,向小海用力点头。对!就为了这个原因!
 
  想到良好的借口,向小海冷冷一哼,大步往前院走去。
 
           ************
 
  「司徒大哥,玲儿突然来访,希望不会给你造成困扰。」赵玉玲扬着笑容, 美眸望向司徒夜,一见到那张俊美脸庞就忍不住芳心悸动。
 
  从小她就爱慕着司徒夜,本来她有机会成为他的妻子的,可惜在亲事谈成前, 司徒家两老就过世了,结亲之事也不了了之;可她有自信,成为司徒夜之妻是迟 早的事。
 
  可这次她却听闻司徒夜极宠一名姑娘,这不禁让她起了危机意识,所以才来 到司徒家,想瞧瞧是不是真有这回事?
 
  「当然不会。」司徒夜淡淡一笑,对于赵玉玲对他的爱慕当然明了,只可惜 他对她没有任何意思,纯粹把她当成妹妹看待。
 
  「听说司徒大哥最近极宠一名姑娘……」赵玉玲轻敛美眸,状似不经意地聊 起。
 
  「你是说小海吧?我是很宠她。」提到向小海,俊庞染上一抹温柔,而这表 情却是赵玉玲从未见过的。
 
  赵玉玲不禁又护又急,顾不得含蓄,她急忙说着:「司徒大哥,你知道我一 直……」
 
  「玲儿。」司徒夜适时打断赵玉玲的话,眸光带着一丝疏离,「我一直把你 当成妹妹看待。」
 
  「我不要当你妹妹。」赵玉玲咬着唇,红着眼眶,无法接受。
 
  「那么,我只能说抱歉。」扬起一抹笑,司徒夜态度冷淡,眼角瞄到一抹粉 紫色的身影走来。
 
  「海儿。」他勾起唇,眸里的冷淡散去,化为一片柔光。
 
  见到司徒夜,向小海撇撇嘴,瞄了一旁的赵玉玲一眼。是一名大美人,眼里 隐约闪着泪光,一看到她,眼里就射出一抹敌意。
 
  向小海挑眉,对赵玉玲的敌意感到莫名其妙。
 
  「司徒大哥,你喜欢的就是她?」赵玉玲看着向小海,没想到这么平凡的姑 娘竟能赢过自己?
 
  「玲儿,别失了你的风度。」司徒夜拧眉,不喜欢被逼问的感觉。
 
  「我不认为自己输她。」赵玉玲高傲地抬起头。
 
  「不管你是不是赢她,我对你永远没那意思。」不顾自己的话有多残忍,司 徒夜回得冷绝。
 
  赵玉玲当场白了脸,没想到向来对她温和的司徒夜会这么对她,而这一切都 是眼前这个姑娘害的!
 
  想到此,赵玉玲不禁恨恨地瞪着向小海。
 
  而向小海则是一脸莫名其妙,现在是啥情形?怎么她完全看不懂?
 
  「我不会把司徒大哥让给你的!」妒恨地留下这句话,赵玉玲伤心地看了司 徒夜一眼,迅速跑离。
 
  「现在是怎样?辜负她的是你耶!她干嘛恨我?」看着赵玉玲离去前的妒恨 目光,向小海觉得自己好无辜。
 
  「没办法,谁教我的心全放在你身上。」司徒夜伸手搂住向小海,在她耳际 轻说着,企图以温柔瓦解她的心防。
 
  「少来!」向小海推开司徒夜,才不信他的花言巧语,杏眸睨了他一眼。 「看来你艳福不浅嘛!还有个青梅竹马喜欢你。」
 
  她嘲讽着,语气带着浓浓的酸味,可她却不自觉。
 
  不过司徒夜却听出来了,唇角勾起一抹浅笑,邪气地看着她。「小海儿,你 是在吃醋吗?」
 
  「屁!我有什么醋好吃?」向小海迅速回话,可视线却莫名地不敢和司徒夜 相对。
 
  奇怪!她又没有在吃醋,干嘛不敢看他?
 
  「是吗?」见她心虚的模样,司徒夜低声笑了。不知为什么,他就是觉得她 好可爱,不管任何表情都很可爱。
 
  让他好喜欢逗她,喜爱她那些丰富率真的神情。
 
  「小海儿,你爱上我了吗?」司徒夜靠近向小海轻问,仿佛从她的眉宇问瞧 出一些端倪,可还不明显,眼前这小妮子还在逃避。
 
  但够了,他的耐性已到极限,不打算再让她继续逃下去。
 
  向小海当场心狠狠一震,像要逃避什么似的,声音略大地说:「才没有!鬼 才会爱上你!」
 
  「是吗?」见她又要逃了,司徒夜却不放过她,继续追问:「那你为什么来 大厅?而且还是带着满脸醋意而来?」
 
  他可没忽略她走来时的表情,带着浓浓的占有欲。
 
  「什么满脸醋意?你少胡说!」向小海瞪着司徒夜。她哪有吃醋?她才没有! 
  「我只是来大厅瞧瞧你未来的妻子长啥模样而已。」她随便找个借口,说服 他,也说服自己。
 
  「玲儿不是我未来妻子,你才是。」黑眸定定看着她,不许她再逃避,大手 抬起粉颚,要她与他相视。「小海儿,你明明喜欢我,为什么要否认呢?」 
  这半个月来,他逐渐发现她的变化。她喜欢偷偷瞧着她,可每当他发现时, 她又装出不在乎的模样,总是故意和他唱反调,逃避着他的眼神。
 
  「那你呢?为什么一定要我爱上你?」抿着唇,她反问。
 
  「当然是因为我爱你。」在她的反问下,他坚定地回答。
 
  「什么?!」听到他说「爱」,向小海愣住了。
 
  「早在三年前,在我看到你笑容的那一刻,我就深深爱上你了。」
 
  他对她诉说着他看到她时的情景,他永远不会忘记她对那个小男孩露出的笑 容,就是那个笑容攫住他的心。
 
  连他也觉得不可思议,就因为一个笑容,他竟然就将她放进心里,怎么也忘 不了。
 
  一开始,他也曾反抗过,不以为自己真会迷上一个平凡的小姑娘。
 
  可他就是忘不了她,每天每夜,不时想着她。后来忍不住冲动,派人去打听, 才知晓她的名字,也知道她是震天镖局的四小姐。
 
  然后,关于她的一切,一一传进他耳里。
 
  愈了解她,他对她的渴望就愈深,尤其是和她相处后,明了她的纯真后,他 更无法自拔了。
 
  「不然你以为我干嘛去你家提亲三次?还设下圈套引你上钩,更千方百计地 宠你,要你爱上我?」
 
  「我、我……」听着他的话,向小海失措了。
 
  心里涨起一抹奇异的感觉,随着他的话涨满她的心,让她不知该怎么回应。 
  见她呆傻,司徒夜沉下眸,薄唇覆上她的。
 
  她没反抗,甚至习惯性地开启檀口,让他的舌尖探入,粉舌和他交缠着,让 他翻搅着她的气息。
 
  许久,他才放开她,在她耳际低语。「小海,你要逃到什么时候呢?」 
  他已经没有耐性再等下去了!
 
           ************
 
  这几天,向小海都浑浑噩噩的,满脑子都是司徒夜对她说的话。
 
  他说他爱她,早在三年前,他就爱上她了。
 
  所以他才干方百计地要她爱上他,所以他对她的那些宠溺都是真心的,因为 爱她,所以宠她!
 
  那她呢?她喜欢司徒夜吗?这个问题一直缠绕在她心口。
 
  她想,她是喜欢他的,可却分不清自己的喜欢是哪种。
 
  毕竟一开始她是因为他是美人才接近他的,可后来他又成了男人,而不是美 人。
 
  她喜欢美人图上的他,而真实里的他,却与她所想的差好多。
 
  他不是个君子,虽然长相俊美,看似无害,可她明白那只是一种伪装,一小 看他,将会被啃得连骨头都不剩。
 
  单看他设下的圈套,就知他有多奸诈了!而且现在又使出苦肉计,让她选择 爱或不爱。
 
  他的温柔是表面的,实际上的他是咄咄逼人的,逼她给他一个答案,只是以 温柔的态度伪装而已。
 
  她明明知晓的,可却无法抗拒。
 
  他要她不要逃避,要她正视自己的心,可是,她真的不懂自己呀!
 
  所以才无法给他明确的答案,因为这答案,连她自己也不知道。
 
  「啊!烦死了!」捂住脸,向小海觉得好烦。
 
  不知该怎么处理她和司徒夜的事,可一想到他说爱她,唇角就忍不住扬起, 眉眼间漾着一抹喜悦。
 
  突然,她看到赵玉玲端着一盅鸡汤从灶房走出,然后迅速从怀里掏出一包药 粉往鸡汤里倒。
 
  她看了一愣,却见趟玉玲倒完药粉后就往司徒夜的书房走去,然后—— 
  两人对上了眼!
 
               刁女追夫2
 
              我不要你走开
 
             就算只是会看不见你
 
  心 也失意得好难过……
 
  向小海看了鸡汤一眼,又看向赵玉玲,眉尖紧紧拢起。「你在鸡汤里下了什 么药?」
 
  知道被发现了,赵玉玲的脸上闪过一抹心虚,可经过这些日子的观察,她大 约了解向小海的个性,正好可以利用向小海。
 
  赵玉玲咬着唇,让自己看起来楚楚可怜,「向姑娘,我求你,你当作没有看 到好不好?」
 
  赵玉玲的柔弱让向小海一愣,心头一软,语气也不由自主地软了下来。「你 这汤是要给司徒夜喝的吗?」
 
  如果是的话,那她不能当作没看到,天知道那药粉是什么?
 
  「这不是毒药,我不会害司徒大哥的!」见向小海看着鸡汤,赵玉玲赶紧解 释。「我只是想成为司徒大哥的人……」
 
  「你下春药?」瞪大眼,向小海惊呼。
 
  赵玉玲点头,恳求地看着向小海。「我求你,别跟我抢司徒大哥好吗?我喜 欢司徒大哥好久好久了,从小时候就一直喜欢他,我求你不要跟我抢好吗?」 
  「你……你别哭呀!」见赵玉玲哭了,向小海不禁有点慌了,她最不能抗拒 女人家的眼泪了。
 
  「你不要阻止我好不好?只要能跟司徒大哥在一起,我可以当妾没关系,只 要你接受我!」
 
  见眼泪有效,赵玉玲暗地一笑,装出更可怜的模样,说着委曲求全的话语, 心里却冷冷一哼,她赵玉玲才不肯当妾呢!
 
  「当妾?」向小海一愣,没想到赵玉玲竟会说出这些话,她竟喜欢司徒夜到 这种地步?
 
  一时之间,心中五味杂陈。
 
  当妾?那代表司徒夜身边会出现别的女人……
 
  想到此,向小海心中一紧,下意识地不能接受!
 
  「不!」她低喃,可赵玉玲却听见了,一丝忿怒从眼里闪过,可却隐藏得极 好。
 
  「反正你又不喜欢司徒大哥,不是吗?」噙着泪,赵玉玲可怜地说着:「那 为什么不把司徒大哥让给我呢?」
 
  「我、我没有不喜欢司徒夜……」她只是分不清对他的喜欢,是喜欢美人图 上的他,还是现实的他?
 
  「如果你喜欢司徒大哥的话,为什么不接受他?」赵玉玲逼问,「难道你要 一直这么拖着司徒大哥,让他永远没办法娶妻吗?」
 
  「我……」向小海被问得哑口无言。
 
  「我敢很肯定地说,我爱司徒大哥,你呢?」不放过她,赵玉玲哽声问着, 唇畔却隐隐闪过一抹冷笑。
 
  她知道,她的话动摇向小海了!
 
  「如果你不爱司徒大哥,就离开他,别让他的心一直放在你身上,不然的话 司徒大哥好可怜。」
 
  赵玉玲的话让向小海一愣。
 
  「离开司徒夜……」她轻喃着,却发现心一阵抽痛,想到要离开他,疼痛就 加剧。
 
  「对!离开司徒大哥!只要你离开,司徒大哥一定会爱上我的。」赵玉玲抓 住向小海的手求她。「你一定会成全我的,对不对?」
 
  「我……」成全她?让她和司徒夜在一起?向小海看着赵玉玲手上的鸡汤, 「可是你下药……」
 
  她不赞同这种陷害的方法,而且一想到司徒夜和赵玉玲在一起的情形,她忍 不住皱眉,不能接受。
 
  「不行!」向小海摇头。
 
  「为什么不行?难道你真这么自私,要让司徒大哥一辈子孤独到老吗?」见 向小海拒绝,赵玉玲暗地咬牙,可语气和表情却更可怜。
 
  不会的!司徒夜不会孤独到老,她会陪他的!
 
  向小海下意识地想这么回答,可话还没出口,她就愣住了。
 
  她要陪司徒夜到老?!她被自己的这个念头吓到了。
 
  见她怔愣,赵玉玲以为自己成功了,立即说道:「你放心,只要我成为司徒 大哥的人,成为他的妻,那么你就可以离开司徒府了,你不是一直想要离开吗?」 
  但向小海根本没有把赵玉玲的话听进耳里,她沉浸在自己的讶异里,一时之 间回不了神。
 
  见向小海不回话,以为她同意了,赵玉玲偷偷一笑,迅速端着鸡汤往书房的 方向走去。
 
  然而她们都没发现,暗处里,有一双黑眸将一切都看进眼里。
 
  一抹精光闪过眸底,好看的薄唇勾起一抹笑,看着向小海单独站在庭院中, 他却没靠近,反而旋身往书房走去。
 
         ***满庭芳独家制作******
 
  没察觉赵玉玲已离去,向小海迳自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眉尖拧得恁般紧, 向来不正经的小脸也变得严肃。
 
  她想陪司徒夜到老……为什么呢?
 
  她对他的喜欢有大到这种程度吗?连自己的自由都不要了,只想陪在他身边? 
  可她不是分不清自己对他的喜欢是属于哪种吗?那为何又想陪他到老呢?抿 紧唇,向小海愈想愈不懂。
 
  第一次,她发现自己不懂自己的心,那复杂的感情,她第一次接触到,让她 无法彻底厘清这种奇怪的情绪。
 
  可她知道她不想离开司徒夜,就算两个月期限到了,就算她还没爱上司徒夜, 她也不想离开,她想待在他身边!
 
  而且她也不想他身旁有别的女人出现,她对司徒夜有着浓浓的占有欲,她想 要他只属于她!
 
  他的疼宠、他的笑容、他对她的好,她都不想与别人分享!
 
  这么浓的占有欲,让向小海有点被吓到了。
 
  「怎会这样呢……」第一次有这种心情,让她感到疑惑。
 
  突然,她想到看美人图时,她心里对他的喜爱。
 
  那种喜爱,不同于对别的姑娘的欣赏只是纯粹逗弄,反而多了点别的东西。 
  那时她也吓到了,还认为自己是不是逗姑娘逗到不正常了,竟然这么迷画中 的美人。
 
  其实她会着迷,并不是因为那张好看的容貌,真正吸引她注意的是他眉宇间 的神采,光彩耀目,让她无法移开眼。
 
  所以,她才会那么喜欢那张美人图。
 
  因为画者把画中人的神韵完全描绘出来,那独特的气质引动她的心房,让她 爱不释手,才会冲动地来到南方,想见画中的美人一面。
 
  谁知道来到司徒府,美人却变成男人,那独特的气质没变,可却多了一丝不 同。
 
  带点邪佞、带点奸诈、带点轻佻,可却也温柔,而且对她百般宠溺。
 
  想到司徒夜,向小海拧起的眉尖不禁松开,唇角忍不住扬起一抹笑。
 
  隐约间,她仿佛有点明白了,以往的疑惑好像解开了。
 
  她喜欢司徒夜,不管他是女人还是男人,她喜欢他不是因为他的性别,而是 因为他是司徒夜。
 
  她喜欢的是司徒夜这个人,因为他是他,所以吸引住她,所以她迷上了他, 所以……
 
  她爱上他了!
 
  早在看到那幅画时,她就爱上他了!
 
  爱上他的气质,他唇畔的微笑,他注视她的眼神,还有他在她耳畔呢哝的爱 语。
 
  当然,还有他设下圈套引她上钩的手段,那时心中虽然气愤,可现在想来却 觉得有点甜蜜。
 
  那是他爱她的表现呀!
 
  而她,却到此刻才厘清自己的心,之前的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