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天堂鸟】(奴隶调教计划修正版)(10)【作者:nihyou2014】
【天堂鸟】(奴隶调教计划修正版)(10)【作者:nihyou2014】
 字数:610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章激情前奏
 
  演唱会亦然结束,YTnnihyou2014大门口依然人影憧憧逗留的 人群。
 
  夜,对某些人来说,才是新的开始,特别是对那些有幸来到永泰岛旅游的游 客们。
 
  夜店、咖啡厅、餐馆、酒吧夜总会、足疗、温泉、、、、等等,全部二十四 小时营业。
 
  所以…夜的喧哗才刚刚开始,就像旭日东升。
 
  霓虹闪烁,载歌载舞。
 
  茶香飘溢,美酒加咖啡。
 
  杯盏清茗,靓女悠悠伴笛鸣。
 
  各有千秋。
 
  永泰岛一副繁荣昌盛,欣欣向荣,宛若人间天堂。
 
  而,
 
  飞流直下三千尺,永泰岛地底,地下城。
 
  天堂组织总部。
 
  永恒间,此时一片愁云惨淡万里凝,面带绝望的身影。
 
  萧雨表情惨淡,坚强褪去留下的只有绝望,她呆呆的无语而空洞,仿若行尸 走肉。
 
  沈冰冰、陈媛媛无语哽咽。其余的,也好不了哪去。
 
  整个永恒间显得十分压抑,每个人都到了崩溃边缘,就像炸弹,一旦引发, 就会爆炸。
 
  主控室,狐姑心急如焚,她很清楚,这种情况非常危险,可是虎王怎么还没 有动静呢?
 
        ******************
 
  「呜呜,我要回家…」苗凤儿嚎啕大哭。
 
  绝望即将临界!
 
  骤然,永恒间灯光不见,漆黑一片。
 
  「啊…啊…」
 
  「怎么回事?」
 
  「好怕…唔…」
 
  黑暗降临,让少女慌乱一片,更不知等待她们的是什么?
 
  特别是身在陌生的地方。
 
  沈冰冰喜欢冒险,闲暇时间最爱看的就是惊恐电影。
 
  像什么电锯惊魂、死神来了、密室囚禁,血腥而又充满刺激。
 
  有时候,她会跟随电影里的情节,幻想着如果自己处于那种环境会怎么做。 
  对此,她很鄙视电影里的弱智主人公,如今她真的身处这样的环境,却完全 失去了分寸,剩下的…只有恐惧。
 
  不过,相对绝望,对比恐惧,两者之间却有很大区别。
 
  绝望,会让人产生死意,没有信心活下去的意义。
 
  而恐惧,虽然不是好词,却能使人从心底衍生出求生的本意。
 
  这无形中,却是化解了少女崩溃的危机。
 
  「咦,那是什么?」黑暗中,少女的声音分外清晰。
 
  永恒间一面墙壁出现映像,宛若屏幕,上面显出唯美的风景。
 
  青草漫山遍野,繁花点缀其间,鸟儿欢快的歌唱,蝴蝶扑闪着翅膀。
 
  阳光明媚,整个世界一片喜悦安详。
 
  镜头被无限延伸,切换到了深山古村的一片竹林上去。
 
  一簇簇挺拔有节的竹子,一片片绿油油的竹叶,粗的、细的、还有刚刚破土 而出的嫩笋。
 
  竹林的凉亭里,出现了一个身穿白衣的少女。
 
  精致无暇的脸庞,美得令人窒息,朦胧的眼睛,就像烟波浩渺的水面。 
  一袭白衣就像笼罩身上的蓝天白云,平增几分缥缈神秘的气质。
 
  她就像迷雾里走出,浑身环绕着神秘和未知。
 
  画面自然,唯美,仿若仙境。
 
  萧雨等人都被大屏幕上的少女吸引。
 
  正在这时,天空突然间出现一道道绿光。
 
  一只秋千从虚无处飘过来,在半空中游荡。
 
  白衣少女坐在秋千上,赤着足,头上戴着花冠,显得清新可爱。
 
  那长长的裙摆拖在身后,宛若银河瀑布。
 
  今夜凭栏独相望…
 
  弹指一瞬间…
 
  落花逐流水…
 
  人去楼已空…
 
  ………………
 
  词曲自唇间吟唱,异常的性感妩媚。
 
  小巧而红润的嘴唇,点亮了如烟如雾的神秘,也点亮了精致雪白的锁骨。 
  烟视媚行,风华绝代。
 
  「她是…金善儿。」陈媛媛、苗凤儿、郭丽丽三人异口同声。
 
  萧雨默默注视,在这个科技与网络并进的时代,想不认识金善儿都难。 
  萧雨不是追星族,她没有像苗凤儿等人眼中充满炽热,忘却当前的困境。 
  对此,萧雨感到又可气又…羡慕。
 
  她很想把所有人拧成一股,毕竟人多力量大,可惜现在看来,根本行不通。 
  她不由得叹气,年轻真好,单纯,即使面对困境,也会活的比较开心些,不 会太累。
 
  不像自己,想的太多,反而太累。
 
  萧雨在想一个问题,金善儿为什么会出现在屏幕上?
 
  难道…有什么特殊含义吗?这让她百思不得其解。
 
  索性,萧雨摇头不在想,继续看屏幕。
 
  抚手读瑶琴…
 
  乱了音,调难续…
 
  往事成了孤雁…
 
  独自飞…
 
  嗓音优美兼之忧虑,歌词精辟精粹,诉说哀肠。 一首歌听完,萧雨等人深 深的沉溺在那种弹指一挥间,往事成灰烟的意境。
 
  「哇,金善儿太漂亮了,唱的太好听了,呜呜,太感人了…呜呜…」
 
  苗凤儿又哭又叫,眼中尽是小星星,可见又一个金善儿的忠实粉丝。
 
  「我敢说,这是金善儿新创的歌曲,我们太幸运了!」
 
  郭丽丽小脸满是激动,一脸花痴的样子开口说道。
 
  「是呀,是呀,唱的真好。」
 
  陈媛媛瞳孔散发出光芒,她手舞足蹈,俨然换了一个人一般。
 
  殊不知,她那凝脂如玉的美臀,菊管延伸着,如一根长长尾巴一般左右摆动。 
  无知者无畏,少女的心思很难猜。
 
  踏踏踏!
 
  踏踏踏…
 
             突然响起脚步声~
 
  屏幕上。
 
  竹林不远处,一个男人踏着竹叶而来,他身板挺直,五官若刀削斧劈,眼神 深邃,衣着得体气质不凡。
 
  淡粉色立领衬衣,特别订制,款式新颖的仿燕尾款的黑色西装。
 
  身上没有特别装饰物,手臂上面缀着一块疤,唯独左手无名指带着一枚虎头 戒。
 
  他乃虎王是也!
 
  「哇…太酷了。」苗凤儿又是小星星闪烁。
 
  「啊~ 怎么会是他。」张彩霞见过他,惊呼出声。
 
  「唔…怎么会是他。」陈媛媛慌忙后退,洁白小脚无意中踩到菊管。
 
  「呀…呃呃…」
 
  菊管相当跟她的身体是一个整体,这就好像吃饭咬到舌头似的,哪能不痛。 
  一瞬间,陈媛媛好像又回到初衷。
 
  「你们认识…这男的?」沈冰冰询问,萧雨恰恰回过头,这也是她想知道的。 
  「认…识…」张彩霞颤抖着说道,欲言又止,仿佛很害怕,心情起伏不定, 竟带动胸前的丰满乱颤。
 
  「他是坏人,就是他,我们才会这里。」陈媛媛口无忌惮,一语道出。 
  「啊,怎么会。」郭丽丽等人一脸惊讶。
 
  萧雨、沈冰冰相对有些默契,不过也是深感意外。
 
  这…金善儿?
 
  屏幕上,画面依然在持续,所有的人几乎同时抬头…
 
  今夜凭栏两相望…
 
  弹指一瞬间…
 
  流水遇落花…
 
  人来楼不空…
 
  附耳听瑶琴…
 
  音虽乱,调可续…
 
  化简成蝴蝶…
 
  双双飞…
 
  男人踩着竹叶,边走边吟。
 
  不错,他在念词,声音不高不低,算不上声情并茂,但低沉有利,充满磁性, 颇具诱惑力。
 
  最关键的是他念的词句,迎合金善儿,可谓相得益彰。
 
  金善儿唱的是孤独与寂寞,而男人唱的刚好相反。
 
  画面上,金善儿看到男人,先是失神,接着从微荡的秋千上…
 
  一跃而下!
 
  向前奔去,差点儿没有被那长长的裙摆给跘一跟头。
 
  这长达好几米的长裙摆在半空中荡来荡去时是飘逸,拖沓在地上扭成一团时 就是累赘了。
 
  嚓嚓!
 
  金善儿最终没有逃过裙摆的障碍,曼妙的娇躯向前摔去…
 
  「啊…」永恒间里传出苗凤儿担心的惊叫。
 
  萧雨等人皆都一瞬不瞬盯着,她们都被屏幕吸引。
 
  扑!!!
 
  金善儿摔倒…在男人的胸脯上。
 
  「哇…吓死我啦…」
 
  男人抱着金善儿,姿势相当暧昧,特别是金善儿胸前的丰满紧紧贴着男人的 胸脯。
 
  二人两目相对,眼对眼,鼻对鼻,嘴对嘴,几乎就要贴在一起了。
 
  「哼哼,这…怎么可以,男人都不是好东西,流氓…」苗凤儿气愤填膺,不 甘心偶像被亵渎。
 
  「快放开,金善儿肯定心里不情愿…」郭丽丽如是,她也不岔,为偶像辩解。 
  陈媛媛张张嘴刚要说话,小口张合再也合不拢,眼睛瞪的溜圆,仿佛看到了 不可思议的事情。
 
  画面上,二人突然嘴对嘴深吻起来…
 
  「啊,啊,啊,快放开金善儿,你这个大色狼。」苗凤儿跺脚。
 
  她好像入戏太深,小小的身躯轻微摆动,小小的手掌握成拳头挥舞着… 
  意外的是,郭丽丽竟然没有吱声,她拉住正在挥拳的苗凤儿,然后开口道。 
  「…金善儿,是金善儿…」
 
  「什么意思,她本来就是金善儿,你拉我干嘛?」苗凤儿。
 
  「是金善儿先开始亲那个男人的。」郭丽丽一语道出。
 
  「什么?怎么可能?」
 
  苗凤儿赶紧瞅向大屏幕,慢慢的,她的双手搁在自己未成熟的胸脯上。 
  显然,画面给她造成极大的震撼。
 
  轰…! 房间寂静! 萧雨等所有人都震惊了。
 
  金善儿香舌在男人嘴中吸吮,清晰毕露,随后,她吻男人的鼻翼、眉骨、额 头、耳朵、
 
  她吻得太投入,认真,以至于萧雨等人都有口干舌燥的错觉。
 
  男人的手从腰肢慢慢滑动,落在她的美臀上。
 
  倏然…两只大手一左一右开始揉弄金善儿的美臀。
 
  透过白裙,美臀在男人手中变换各种形状,而金善儿似乎极为享受。
 
  她面如桃花,目含秋水,温情脉脉。
 
  这种从神圣不可侵犯到激情泛滥,从淑女变荡妇的淫贱,让永恒间所有人都 震惊了。
 
  男人停下,这让萧雨诸人莫名的松了一口气。
 
  不料男人身形一转,从后环抱金善儿,双手竟然落在…
 
  高耸的胸脯上。
 
  肆意揉捏,隔着白衣,众人都能看到,玉乳不断变换形状。
 
                撕啦~
 
  白衣被撕裂,露出洁白如脂的肌肤。
 
  撕啦…
 
  一只玉乳蹦了出来。
 
  「啊,不要啊…」苗凤儿赶紧捂住自己的胸,好像把自己当成了金善儿。 
  撕啦…
 
  撕啦…
 
  刺耳的衣服撕裂声此起彼伏,永恒间几乎所有的人都下意识的闭上眼睛,回 避这种声音。
 
  直到听到另一种声音,才缓缓睁开眼睛。
 
  吧唧…吧唧!
 
  什么声音?
 
  怎么好像吃饭时,发出的吧唧声…
 
  所有的人几乎下意识的做出吞咽,张彩霞等人还好一些。
 
  而萧雨、沈冰冰、陈媛媛,不,陈媛媛此时已经趴在地上,头探在圆盆里吃 了起来。
 
  萧雨、沈冰冰是唯一两个没吃圆盆里的食物,目视陈媛媛,二人面带苦涩。 
  先前不论是苗凤儿,亦或是张彩霞,都跟狗一样趴着进食。
 
  如果说张彩霞等人有五分像狗,而陈媛媛则是七分。
 
  因为陈媛媛翘着的臀瓣中间的菊管,好像狗的尾巴。
 
  「我们也去吃一点…」沈冰冰提议。
 
  萧雨缓缓摇头,虽然极饿,可是想到那种姿态,她做不来。
 
  不关乎其他,这是『尊严』,也是对敌人『低头』。
 
  吧唧…吧唧…
 
  这不是陈媛媛发出的,而是屏幕,萧雨抬头看去。
 
  「呕…」几乎同时,萧雨沈冰冰等几人干呕起来。
 
  刚刚金善儿的举动给她们带来震惊,现在带来的却是震撼。
 
  画面上,金善儿小嘴被撑得满满的,甚至给人一种就要撑爆了的感觉。 
  她的下巴挂着很长很长的黏液,头颅埋在男人胯间,一进一出,正在吞吐着。 
  她嘴里含着的竟然是男人的阳根。
 
  这…是真的吗?
 
  萧雨难以置信,她感到特别恶心。
 
  看着金善儿的神态,好像是吃到极品美味一般。
 
  胸前的白衣亦然破碎,光滑的肌肤,绽露的锁骨,挺翘滚圆的玉乳随着她的 吞吐,左右摆动,很是魅惑。
 
  那吧唧声正是她吞吐所致。
 
  忽然,男人的手搁在金善儿头颅上,猛猛用力一挫。
 
  伴随一声『闷哼』。
 
  金善儿的头颅被死死按在男人的胯间,那阳根尽被她的小嘴吞没。
 
  金善儿胸脯玉乳大幅度起伏,手臂挣扎着,似乎想抬起头。
 
  可是男人的手压的她根本无力挣脱,金善儿修长的脖颈,喉咙似乎在吞咽着 什么。
 
  唔…唔…呜呜…
 
  她睁着那双烟波浩渺的大眼睛带着祈求神色,甚是惹人怜惜。
 
  男人不为所动。
 
  金善儿的大眼睛逐渐失去光彩,甚至有眼白出现,阳根在她嘴中使她呼吸困 难,有窒息感。
 
  萧雨等人几乎下意识的屏住呼吸。
 
  直到金善儿不在挣扎,眼白渐多,男人才松手。
 
  昂长的阳根从她嘴中抽出,掺杂着乳白色精液。
 
  「咳咳咳…咳咳…」金善儿匍匐在地上咳嗽起来…
 
  直到此时,永恒间里呼吸声连绵起伏,大口喘气,室内的温度迅速飙升。 
  金善儿,竟做出…这样如此不堪的事情,苗凤儿等粉丝简直…心碎了一地。 
  她们似乎不相信眼前的一幕,苗凤儿摸着自己的眼睛怀疑是不是产生了错觉。 
  她再次把目光瞅向大屏幕…
 
  男人的手捻起她唇间一丝乳白,金善儿轻启香唇含住手指吸吮。
 
  那丝乳白被她卷入口中,她脸庞泛着细腻的汗迹,抬头看着男人。
 
  心突然慌乱如同鹿撞,浓浓的羞意夹杂着一丝纠结,性感的娇躯连忙扭动, 站起身,对着男人展颜一笑。
 
  霎时,竹林发出『簌簌』声,鸟语齐鸣。
 
  似嗔非嗔的绝美容颜,那眼神含笑含俏含妖,水遮雾绕,媚意荡漾,仿佛兮 若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
 
  使得男人心中一阵悸动,仿佛触动了那心底最柔软之处,暴露下身的阳根更 显粗长。
 
  撕啦…
 
  男人猛的上前,他手段粗暴,那纯白的衣裙如化成满天的雪花,飘飘洒洒。 
  眨眼睛,一具肤白如玉,凹凸有致的酮体呈现。
 
  「啊…啊………」
 
  苗凤儿等人再次大叫,她们从来没有想到如此唯美的开端,会演变成这样。 
  「啊,怎么会?」张彩霞捂住嘴,她眼中充满惊讶。
 
  金善儿赤裸的下体,三线交叉,丁字裤设计,俨然跟张彩霞、吴雪下体,如 出一辙。
 
  挺翘圆润的臀瓣中间,红绳点缀,圆环摇摆,无处不透着…熟悉。
 
  萧雨连忙朝着金善儿脖颈看去,银色的项圈,跟她们的一模一样。
 
  怎么会是这样?怎么会是这样?
 
  这种事情太匪夷所思了,金善儿没有曝光前,萧雨心里认为无论如何都没有 想过会是这样。
 
  难道,世界变了吗?
 
  大屏幕上…
 
  金善儿轻柔的笑,笑的美若天仙,笑的楚楚动人,一切都显得那么自然。 
  她似乎没有羞耻感,让人觉得好像一切都是那么天经地义。
 
  无毛小穴,清晰透彻,中流砥柱,藏润穴中。
 
  纤细而又浑圆的大腿劈拉着,亦步亦趋,靠拢男人。
 
  金善儿的姿态及其淫荡,洁白的小手一左一右搁在大腿内侧,好像在展示自 己的小穴,又像在祈求什么?
 
  既有淫娃的风骚淫媚,又有小女人姿态的娇柔做作,让众人感觉说不出的矛 盾,伴随着的还有莫名的骚动。
 
  永恒间,每个人都面红耳赤,心跳加速,怦怦乱跳,难以自己……偏偏她们 还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
 
  食物里掺杂的春药在她们体内产生作用,而她们却恍然未知…
 
  没吃食物的萧雨几人更是不堪,就像疼痛一般,神智愈清晰,痛愈痛,一样 的道理。
 
        ******************
 
  男人动作很飘逸,而下身高高昂起的阳根破坏了一丝和谐美。
 
  他的手探过来,搁在她的小穴位置,手指点触小穴正中那根假阳具。
 
  阳具嵌入其中,显得十分牢靠,三根软钢绳索不解除,阳具根本无法脱离。 
  密码锁!
 
  这一刻,张彩霞、吴雪睁着大大的眼睛,她们迫切的想知道,男人的动作。 
  因为她们不想一直带着这个奇怪的…贞操带。
 
  咔咔咔!
 
  男人解开金善儿下身的束缚,三根绳索垂了下来。
 
  张彩霞二人连忙照着操作…结果呢,没有结果。
 
  金善儿身躯一颤,解除束缚的阳具在男人的拉动下,露出端疑。
 
  「哦……喔……」
 
  假阳具缓缓抽出,柱身蜿蜒,粗大挺直,形态几乎跟真的阳根一模一样。 
  噗!
 
  龟头拔出来后,小穴突然溅出一股淫液。
 
  「咿!」
 
  金善儿娇呼,她的双腿并拢,姿态十分自然,好像比先前有些不同。
 
  多了些自然和飘逸,少了一分僵硬。
 
  的确,任谁小穴始终插着阳具,也会有细微末节的变化。
 
  「唔…」
 
  「啊…」
 
  「呃…」
 
  萧雨众人一片唏嘘,特别是看到那根又粗又长的假阳具从金善儿体内拔出… 
  她们再一次发自身心的颤抖。
 
  特别是,张彩霞二人,想象到自己的体内容纳如此长的异物,更是恐惧。 
  那么,金善儿。
 
  「噗嗤!」
 
  「喔…喔…」
 
  「砰…怦怦…」
 
  阳根插入如激起的浪花一朵朵,淫语四溅,肉体的碰撞,代表一场大战… 
  正式开始!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