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痴臭BITCH☆女装子堕落】(06)【作者:indainoyakou】
【痴臭BITCH☆女装子堕落】(06)【作者:indainoyakou】
 
 字数:641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痴臭BITCH☆女装子堕落(6)
 
  阿良开始每天放学后都到学校来载我,我跟着他四处跑,经常玩到八九点才 回家。父母亲对於我打扮成女生晚归和身上的菸酒味总是不愿释出善意,他们认 为今天会这样是我的错,就算他们有点责任,大部分的错还是在我身上。这种态 度让我更不想和他们沟通,我越来越常把自己锁在房里,隔天早上洗完澡就带着 妈妈偷偷准备的零用钱去上课。其实她给不给都无所谓啦,阿良给我的零用钱还 比较多呢!
 
  和阿良在一起大部分时候都很快活,特别是他懒得到处跑的时候,我们就会 在他的租屋处做爱。说做爱好像也不尽然,因为阿良只有干过我一次,而且是两 人都喝醉时只留下模糊的记忆,除此之外我们做过最色的事情就只有我帮他舔同 时让他替我手淫。
 
  为什么阿良都不肯抱我呢?这是因为他有个很厉害的赚钱计划,而这个计划 必须让我的身体保持良好状态,所以他尽量避免把他迷人的分身放进我体内。 
  所谓的赚钱计划就是,让我跟有钱的笨蛋男生做爱。
 
  乍听之下很惹人厌,其实不然……因为我们绝大多数都是做假的。
 
  阿良会安排好一切,我只要打点好自己、和阿良一起进入旅馆的指定房间, 在那里等着客人上门就行了。通常那些客人一到床边就会被阿良他们中途搅局、 威胁他给钱,而我只要冷眼旁观就能分到好几天份的零用钱。
 
  唯一的例外是超有钱的大叔。
 
  听阿良说这种人是肥羊中的上等货,毛皮只割一次就太可惜,顺其意思取悦 他才是重点,最好能认对方做「乾爹」。这种人上门时,阿良他们就不会跑出来 捣蛋,变成由我全盘负责。
 
  我的后庭就是为了有钱的大叔细心保养的。
 
  「小蓝妹妹很难约呢!叔叔我可是排了一个月才见到你喔!」
 
  第一位有钱大叔是个矮胖的中年男,薄眉扁鼻又厚唇,肥肿的双颊和稀疏头 发都是一片油亮,绝绝对对是下等货中的下等货。虽然是这种丑胖子,毕竟是有 钱人家,我按事先练习那般督促自己面带微笑,声音也装得嗲声嗲气。
 
  「对不起嘛,叔叔……那人家待会就加倍、加倍满足您!」
 
  「喔!这么有自信!你经验丰富吼?」
 
  「啊……才没有呢,只是很想、很想跟叔叔一起快乐……欸嘿嘿。」
 
  「呼呼!你放心,一定让你爽翻天!」
 
  啊哈哈,爽翻天什么的才不会呢──凭你这种人,算了吧!
 
  ……不行不行,不可以这么轻易就自负起来,要对未来的乾爸爸好一点才可 以!
 
  「话说小蓝你……」
 
  「嗯嗯?」
 
  「跟APP上感觉有点落差呢!」
 
  「落、落差……?」
 
  「网路上很色很敢聊,现实里却有股小女人的味道,这种反差真不错!」 
  其实那才不是我打的字呢。
 
  「啊……原来是这样……嘿嘿,叔叔喜欢的话,人家也可以很色唷!」 
  甜甜地抛出这句话,我就小碎步来到还没开始脱衣的叔叔面前,伏在他圆嘟 嘟的身体上像只猫咪般磨蹭他肥软的胸膛。叔叔被我逗乐,弯身抱紧我同时贴了 我屁屁一把,他的力道根本就没有光头男阿强那么重,说什么爽翻天真是笑死人 ──呜,坏小蓝,收敛收敛!
 
  叔叔搂着我到床边,要我帮他从外套到内裤一件件脱掉,在我动作时又频频 用他的粗手摸我的肌肤,每次摸都很是满意地逸出叹息。就在他中央长了一直线 杂毛的肥肚和松软的胸膛曝露出来时,一阵讨人厌的油体味飘出,我假装没闻到, 继续解他的皮带。这时叔叔摸了摸我的嘴唇,接着吻过来。
 
  我喜欢的是阿良、我喜欢的是阿良──反覆告知自我界限所在之后,我便放 下担忧的心情和眼前的男人热吻起来。
 
  在和这位叔叔见面以前……我已经和阿良、阿达、阿强还有隆哥做过了。不 可思议地,和阿良的朋友做爱没那么令我反感,反而是阿良跟阿达的女友上床才 教我吃醋。阿强带来的女生也让我看不顺眼。归根究底,好像只要是女生都让我 看不爽,尤其是被阿良碰过的女生。
 
  跟阿达做没什么好说的,阿强也半斤八两,不过他会教我一些把戏和术语, 像是什么毒龙钻啊,总觉得好像受用又好像不受用,大概是阿良都不让我练习的 关系吧!隆哥就跟那两个等级不同,他超绅士的!比阿良还更体贴!而且他是四 人当中唯一一个会从前戏开始悉心照料我的男人,说实话当下我真的觉得好心动 ……但是被他看穿了,他明确告诉我有些事能做、有些事不能做,告知自我界限 的方法就是他教我的。
 
  或许是因为如此,和叔叔喇舌并没有带给我多少罪恶感,即将和这男人上床 的刺激感反而比较强烈呢!
 
  我喜欢的是阿良──可是阿良并不喜欢干我。既然平平是给人骑,那么对象 是阿良的朋友还是他计划锁定的目标都无所谓,并不会因为是陌生人就比较有罪 恶感……我是这样想的。
 
  「好了,你这只小色猫,上床去!」
 
  「是的叔叔──喵喵!」
 
  叔叔对我假假的猫鸣报以灿笑,他自个儿脱去剩下的下着,和他人一样短而 肥满的阴茎露了出来。龟头很大颗,色泽偏暗,睾丸皮皱得很厉害,从阴茎根部 到睾丸上长满乌黑蜷曲的阴毛,浓浓的骚味袭向人在床上宽衣的我。
 
  ……好棒。
 
  因为跟阿良在床上几乎都是我帮他口交,现在光是闻到男人私处的骚味都能 令我产生反应。不管对象是谁,只要一把他们的鸡鸡含进嘴里,一切就会变得很 简单。
 
  我脱了衣服,剩下稍微垫了点东西的胸罩和高高撑起的丝质内裤,侧躺着对 叔叔抚胸吮指,等待他爬上床……可是他却从包包里拿出奇怪的道具,一条软软 的橡皮绳和一个长盒子,双腿跪在床上像是怪物走动般弄得凹来陷去地来到我身 边。
 
  「躺好,右手伸出来!」
 
  「呃……好。」
 
  要做什么呢?捆绑吗?
 
  只见叔叔用那条橡皮绳在我右上臂绕了几圈、打个简单的结,接着从盒子内 取出一支针筒……呃……
 
  「叔、叔叔?」
 
  「怎样?」
 
  「那个是要做什么……」
 
  「废话,当然是让你爽翻天用的东西啊!」
 
  「可……可是,叔叔不是要抱人家吗……?」
 
  「你试了就知道!来,右手再伸过来!」
 
  我犹豫了,因为阿良他们的事前教战根本就没有这一项,再说我也不晓得针 筒里面装的是什么……
 
  「你听话,不然叔叔要生气啰?你敢惹叔叔生气的话──」
 
  「我知道了啦,叔叔……」
 
  「那就好!来吧!」
 
  ……不管怎样,叔叔应该不会做出太超过的事情,而且阿良他们也在旅馆附 近,真的出事也会赶来救我的。如此下定决心后,我在叔叔以双指连拍前臂的动 作中稍稍安下心来,随后眉头突然跳动,细长而深遂的痛楚自右前臂靠近手肘的 地方传出,叔叔打了某个东西进入我体内。
 
  打完针他帮我贴上OK绷,接着就拿起润滑液扑倒我。
 
  虽然有点担心……但是操那个心反而会碍手碍脚,於是我逼自己不顾一切地 开心起来,尽情向叔叔撒娇和索吻。
 
  叔叔粗鲁地把我的内衣扒掉,他只随手摸我一次胸部,就来到我屁股后方, 叫我弯起腿好让肛门露出来。
 
  「嗯呜……!」
 
  冰冰凉凉的润滑液同时在肛门与阴茎上涂抹开来,叔叔一手在肛门上抹、不 时把指头推进屁眼内轻抠,另一手帮我那根半勃起的阴茎手淫着。
 
  「嗯呼……」
 
  我对别人帮我手淫实在没有抵抗力……尤其是第一次见面的叔叔,总觉得特 别刺激呢……!
 
  「小蓝,你的老二真漂亮呢!比叔叔骑过的变装癖都还漂亮喔!」
 
  「真……真的吗?呜……!」
 
  「叔叔怎么会骗你呢?柔和的包皮、粉嫩的龟头、一手掌握的尺寸,小蓝三 种条件都符合喔!」
 
  「啊哈哈,叔叔讨厌,色鬼……呀嗯!」
 
  曾几何时整个掌心抚握上来的叔叔不再温柔地摸着阴茎,而是整根握住后用 力套弄,即使充满润滑液仍然清楚感受得到掌心的粗糙。
 
  「好舒……好舒服……啊啊……!」
 
  「是挖屁眼舒服还是老二舒服呢?」
 
  当然是阴茎……啊……还是配合叔叔说「老二」呢?真是粗俗……就像正在 套弄着人家的叔叔。
 
  「老二……」
 
  我小声说。
 
  「啊?听不清楚?」
 
  叔叔故意的。他看穿我已经忍不住了。
 
  「老二。」
 
  「叔叔听不到喔,听不到就不晓得该让你哪里爽喔?」
 
  「老二!小蓝的老二好舒服……!」
 
  啊呜呜……果然这种称呼还是太丢人了!可是就如叔叔所说,我一大声喊出 来,他就开始积极地套弄……积极到我必须扭着腰压抑快感免得太过早泄。 
  肛门被叔叔的手指抽插着,老二又被施加这么刺激的爱抚,任谁都会受不了 的呀……!
 
  身体开始发热,叔叔粗粗的嗓音传来:
 
  「不必忍耐也没关系!小蓝这种类型早泄反而很可爱喔!」
 
  真的吗?人家可以不用继续忍耐了吗……?
 
  「叔叔说真的喔!你现在射的话──」
 
  「呜……呜欸……!」
 
  现在射的话──听到叔叔这么说的瞬间,人家就真的射出来……在叔叔面前 高高射出的精液,最终落在自己那还被叔叔握在手里的老二,一片黏呼呼的腥味 都飘出来了呢……
 
  「哈啊……哈……哈呜!」
 
  叔叔握着的手是暂缓了……可是肛门却塞进第二根手指,两指一起挖向人家 的括约肌……!
 
  「紧度不错!看来小蓝是真的没什么经验呢!叔叔喜欢!」
 
  「哇……哇──!叔叔喜欢的话,小蓝也好开心说!」
 
  「哈哈!那就赶快来插插看!」
 
  咕啾──手指抽出体外时激起了小小的声响,那声音不知为何在耳边放大了 好多好多倍……话说回来,明明才射过精,为什么身体没有暂时降温,反倒越来 越热了?
 
  就在叔叔把他的肥老二推进人家屁眼内的瞬间……装着某种液体的针筒掠过 脑海。
 
  房间在扭曲。
 
  叔叔也在扭曲。
 
  插入体内的鸡鸡也……喔……喔喔……这是……彩虹。
 
  叔叔在干我了……我在彩……呃……好热,好热,好有力量,而且好舒服… 
  …
 
  越来越……越来越舒服……舒服到彩虹……?飘着……
 
  黑黑的……呜……做爱……根本不够看……觉得……
 
  那个地方……渴好……吸呼……彩虹……
 
  彩虹……
 
  彩虹……
 
  彩#……
 
  #@*&……呜……好棒……好ㄕ$*#……!
 
  我&$*@#……嘿……欸嘿嘿……!欸嘿嘿……!&@*……欸嘿嘿……! 
  欸嘿嘿……
 
                 §
 
  我被援交对象的叔叔打药强暴了两个小时。
 
  叔叔的药害我过去那段时间的记忆几乎拼凑不起来,清醒后的现在脑袋又很 沉重,随后来自肛门及深处的撕裂感也慢慢复苏。一个人以奇怪姿势瘫软在旅馆 床上半小时后,我才因为闭不起来的肛门所传出的炽热感起身,还没进到厕所, 回头一望,床单到我脚边一路滴着血,好痛……
 
  从会阴到屁眼四周都还残留滑润的触感,手指刚滑进肛门就碰触到伤口,而 且还不只一处,我吓得赶紧抽出手指,又被沾满鲜红色的指头吓到急忙转开水龙 头沖洗。一看到血又觉得屁股更痛了……
 
  明明都和阿良他们肛交过了,能痛成这样还真是让我匪夷所思……同样匪夷 所思的还有另一个,那就是对诸事模糊不清、唯一惦记着无限快乐的脑袋。 
  想不起过程,只记得快乐,而且是无与伦比的快乐。
 
  做爱给不了的……恋爱也给不了的快乐。
 
  「彩虹……」
 
  而那个快乐,却以另一种形式出现在我眼前。
 
  长盒子。
 
  侧面贴了一块写着「Rainbow23」的标籤.
 
  盒子正面下方则写了「for小蓝」。
 
  身体似乎稍微忆起了某些事情而微颤,不安感缠绕着双腿发寒,与之相生的 还有一股期盼……
 
  我拿着盒子回到空气中带有腥臭味的房间,彷彿做了亏心事般一个人在房里 左顾右盼。心脏怦怦地猛然跳动,比起穿女装逛街、到百货公司买化妆品时要更 强烈的──充盈感包覆着我,使我光是感觉到自己手中拿着的盒子就十分亢奋, 也带起了有些疼痛的生理反应。
 
  啊……刚刚都没发现,我的阴茎前半段也变得好红,虽然放着不会痛,勃起 时却会感到里头有股痠麻痠麻的,龟头则是带着刺痛感。叔叔到底是怎么玩的啊 ……能把人家身体弄成这样真不简单耶。
 
  地上凌乱散佈的衣物堆中夹杂好几张千元钞票,我边收拾边数,竟然有整整 一万四千块!记得阿良说一次才八千呀……难不成是叔叔额外给我的?
 
  哇……就算是那种肥丑又变态的叔叔,给零用钱时还是很慷慨呢!这下害我 不知道该不该讨厌他了说!加上之前的分红我就可以买中意的假发,化妆品也能 提高一个档次,还要买更多种唇彩和香水,啊,还有可爱的洋装和新的内衣……! 
  不过其中四千块得交给阿良,因为我们事先说好五五拆帐,如果叔叔大嘴巴 跟阿良说了有加钱就要多缴一点回去……有点不甘心,但还是打个电话确认看看 好了,顺便叫阿良来接我回去。
 
  一问之下,谈好的价码和先前一样都是八千!所以我等於有四千加六千的收 入,几个小时而已就赚了一万块……!啊,这些钱得收好,不能让阿良发现,人 家要偷偷买一些好东西犒赏自己!
 
  因为脑袋不太舒服加上身体很疲累,打消了先洗个澡再回去的念头,只补了 被叔叔弄花的妆,结果就是一身腥臭稍微惹了阿良不快。他注意到我右手臂上的 OK绷还有我走路时姿势有点彆扭,就心不在焉地问起我遇到了什么样的状况。 
  我一方面不想让他担心,一方面看到他那模样又觉得不太被尊重,就随口掰 一个只是有点粗鲁的藉口矇混过去……阿良也没有继续追究。
 
  我们到阿达打工的超商吹冷气、到运动房找阿强抬槓,这两人都色咪咪地一 直开我黄腔,他们都不知道我已经渐渐对这些消遣免疫了吗?我顺便借了运动房 的盥洗室把身上的臭味全部沖掉、重新上好妆,在那里打发时间到了晚上,阿良 就载我去排一间夜店的队。途中阿强也来了,我们排了快一个小时才进去。 
  「今晚一定要把到那个波霸护士妹喔喔喔!」
 
  「干你娘阿强上啊!来比赛看谁先追到啦!」
 
  「干你娘来啊!」
 
  结果原来他们俩是为了把妹才来……那干嘛还带我来啊?
 
  「小蓝!你找个地方坐,要喝什么自己点,然后赶快把上面那些对话都回一 回,能约人出来更好喔!待会再来找你!」
 
  「等一下……阿良!」
 
  阿良把他手机和一千块塞给我,就冲进人群中下落不明了……
 
  没错,就这样把我一个人丢在角落……
 
  混蛋。
 
  我行我素就算了,偏偏他又是跑去把妹,都不替我这个女朋友想想…… 
  ……算了。
 
  毕竟我也有事情瞒着阿良,就当做扯平吧。
 
  这里音乐放得简直震耳欲聋,电音舞曲我又不喜欢,只有厕所和厕所外面那 条弯弯的走道相对安静些,於是我来到女厕走道外,打算在这里完成阿良交付的 任务。
 
  虽然是厕所外,还是见得到男男女女三两成群,有些站着聊天,有些蹲在地 上不知道在发呆还是怎样。我挑了一个蹲在墙角埋首喘息的金发女生旁边,不想 靠近那些有伴的傢伙。
 
  「……来得有够慢……东西带来了吗?」
 
  嗯?
 
  她在跟我说话吗?
 
  「有的话就快给我……拿去。」
 
  唰!金发妹依然埋首手臂间,另一只手抓着几张百元钞唰地一声甩在我脚边, 那只渗汗的手黏答答地往上翻开,示意我给她东西。可是她根本就认错人了,我 也没东西好给。
 
  晃了好多下的手掌终於歪歪地停下,金发妹脸翻过来,神情迷茫地看着我, 突然吐了我一口口水。
 
  「妈的,你谁啊……!」
 
  ……不想理她。
 
  而且,这个女生身上有股……像是大便味的臭味,她是不是在这里便溺啊… 
  …好噁心,换个位置好了。
 
  「等等,你回来!臭婊子!」
 
  谁理你,怪人。
 
  我不甩那个怪里怪气的金发妹,走廊也没其它看顺眼的位置好蹲,还是进厕 所随便挑一间隔间吧。
 
  此时有个面熟的男生从男厕走出来,他的脸好像是……班上的同学。
 
  不太熟,印象中是个很低调的乖宝宝,绰号是大毛。
 
  他为什么会在这种场所呢?
 
  意识过来的时候,我已经跟在他后头来到吧台区。他坐的位置旁边刚好有个 洞,脑袋一时间不知道在干嘛的我就挤了进去。我还在犹豫要喝什么,调酒什么 的我也不清楚,还没拿定主意,他忽然看向我并对我说:
 
  「喂你……你一个人吗?」
 
  「我?」
 
  「对啊,不然谁……」
 
  「我是跟朋友来……」
 
  他叹了口气,一副消极的表情说道:
 
  「我也是啊,跟同学一起来,谁知道他们自己跑去玩……」
 
  「啊,我也是被丢下呢……!」
 
 大毛没有发现我就是坐在他三排远、平常不太有交流但是体育课常常跟他同 
  一组的同学。
 
  他看着我的双眼闪闪发亮,口水都快流下来了。而我则是觉得很新鲜,因为 他竟然完全认不出我,还很哈我呢!
 
  不……除了新鲜外……其实还有点冲动。
 
  阿良那混蛋丢下我去追女生,那我挑逗别的男生不过是刚好而已──对吧? 
  只是,不晓得为什么,心里想着只是挑逗一番……我们的唇却碰上了彼此。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