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爱的幸福】(卷二)(10)作者:c_xiaom
【爱的幸福】(卷二)(10)作者:c_xiaom
字数:1335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章审问
 
  男孩洗好了澡,出到客厅,才看到夏韶涵站在阳台上背对着自己在想着什么。 
  男孩的目光落在了夏韶涵的身上,和白日在厨房门看见的风景一般赞叹又在 夜色中更迷人。
 
  身材十分高挑,背对着男孩那一身玲珑浮凸的曲线没有被遮掩。修长的美腿, 匀称而曼妙。一身短粉红色丝绸睡衣,那一种成熟得丰韵简直无可阻挡。 
  一只脚落到了栏杆踏脚处,就使得本来是宽大的家居睡衣,紧紧的绷在了美 臀之上,将半边美臀的优美轮廓,在自己的面前尽情的展现了出来,透过薄薄的 丝绸家居睡衣,男孩感觉到,夏韶涵的美臀看起来是那么的浑圆,那么的挺翘, 那么的充满了弹性,就如同一个熟透了的桃子一样,正在等着有人去…… 
  「摘拿……」这个词在男孩的脑海里很快的闪现出来,却把男孩吓了一跳, 怎么对着妈妈的臀部有这么一个想法,好像有些「龌龊」。
 
  「龌龊」的词蹦出脑海后男孩似乎没有觉得自己哪里错了。
 
           ************
 
  「妈妈,你还没睡么?」
 
  听到背后响起来的脚步声,夏韶涵没有回过头来,轻轻的说道:「龙儿,过 来陪妈妈说说话。」
 
  男孩张开双臂从后面绕上夏韶涵。
 
  温暖的丰腴的触感!
 
  真的好大呀!
 
  刚才从后面看到在家居睡衣紧裹下浑圆、挺翘、弹性的臀部在这样的搂抱下 显现出硕大无比,仅是半边的臀瓣就已经超过男孩整个纤细的胸膛,男孩将身子 贴在夏韶涵的腰臀部,就觉得有些渺小的安全感,再加上微微的弹性和丰腴触感, 男孩一下子有些模糊了。
 
  只可惜自己只到夏韶涵腰背上一点,只好把头从夏韶涵的腋下穿过转出来, 抬头看着亮亮的夜空,嗅着夏韶涵身上好闻的清香。
 
  「妈妈,今天的夜色真美呀!」
 
  「是啊,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这么美丽宁静的夜空了。」夏韶涵心里有些赞叹 道。
 
  「妈妈,你现在还累吗?」晚上的月亮很好,照在阳台上也象半个白天,男 孩还是在夏韶涵的腋下偏过头,想看到夏韶涵的脸庞,眼角的余光下意识的向着 夏韶涵的胸脯看了过去。
 
  男孩本来就身材瘦小,而现在他又是站在了夏韶涵的腋下,从下往上,男孩 在另一个角度将夏韶涵的胸前诱人的美景尽收眼底了。衣领的掩印之下两个半圆 形的突起了,男孩自然知道那是什么部位了,只觉得,那两片半圆形的隆起,看 起来是那么的养眼,那么的撩人,里面散发出来的淡淡的乳香气,让男孩的心中 不由的微微一荡。
 
  男孩被眼前硕大的一团迷住了。
 
  圆鼓鼓的!
 
  丰丰挺挺的!
 
  高耸而没有一丝垂坠的!
 
  呼吸扭动间晃晃悠悠的沉甸!虽然只看到了冰山一角,但是男孩的思绪却伸 展开去了,通过露在了外面的小半部分丰腴,男孩不难想像出,夏韶涵在衣服之 下的丰腴是多么的结实,多么的弹性,多么的光滑而细腻了。
 
  男孩忽然想到白日里触摸到的柔软,感受过那里的弹性,还想象着在自己的 手揉捏之下慢慢变幻着形状的样子,呼吸急促起来,心也「砰砰砰」的跳动着, 小腹下的热流很容易的被聚集起来。
 
  「龙儿,你都会关心妈妈了呀!」悠悠的凝望了夜空,夏韶涵只觉得身心舒 畅,忍不住的直了身体又舒服的伸了一个懒腰。这样的举动,落在男孩的眼里, 让男孩只觉得心中一热。
 
  伸伸懒腰的刹那使得本来宽大的薄薄家居睡衣,竟然会一下子伸直了起来, 紧紧的绷在了身上,不但将一对结实而丰满丰腴的轮廓在男孩面前尽情的展现了 出来,而且那两颗葡萄印在衣服上的印迹也变得更加的明显了起来。
 
  夏韶涵回过头,却发现男孩搂抱着自己的腰身,两眼迷离的样子,不由的奇 怪了起来:「龙儿,怎么了,不舒服么?」男孩的身子被夏韶涵用力扳到了前面。 
  「龙儿,你长大了!」夏韶涵的一只手,轻轻地抚摸着男孩的头发,低下头 的眼中充满着慈爱,男孩这么关心自己,真让夏韶涵觉着以前的辛苦都是值得的, 「龙儿,以后妈妈要多点时间和你在一起!」
 
  「为什么?」男孩答得有点儿心不在焉,此时男孩已经把他的脸蛋,微微贴 上了夏韶涵那双娇乳之上了!双手楼住了夏韶涵的腰肢,鼻子之中尽是一种十分 诱惑的香味,「妈妈……我……我好舒服呀!」男孩道,伏在夏韶涵的怀中,感 觉到时如此的温暖,如此的舒服。
 
  面颊紧贴夏韶涵丰盈弹跳的双峰,滑腻的肉感与成熟玉体的幽香直浸心脾, 陶醉其中的男孩不由心中一热,一股暖流直窜腹下,欲望之源瞬间「抬头挺身」, 男孩不由故意缓慢而有力的移动面颊,仔细的感受着成熟双峰的饱满、温软,手 更是不自觉的在夏韶涵柔滑的腰肢上轻轻揉动。
 
  夏韶涵丰腴的娇躯猛然一颤,玉脸迅疾掠上一丝红晕,低头瞧了一眼怀中的 男孩,男孩双目微闭,一脸「幸福」之状,夏韶涵轻轻的侧了侧身子,努力的使 玉乳与男孩面颊的直接接触;
 
  夏韶涵忽然发现自己的身心也是羞涩不已,芳心大颤!
 
  男孩的亲密动作刹那间勾起了深藏的记忆,一丝明悟同时在夏韶涵脑海升起 ——当年的小娃娃已经长大成一位俊秀的少年了!
 
  努力的平静心情。
 
  当夏韶涵低下头看清楚了埋在自己怀里的男孩,「你看你,身上的水都没有 抹干,头发还是湿漉漉的呢!」
 
  夏韶涵拉着男孩,用旁边的毛巾在男孩身上拭擦着,「龙儿,好像长大的不 多呢!」看着个子依稀还像个小男孩,心中的怜爱之意更加浓了。
 
  如此近距离地接触单薄的男孩,即使是夏韶涵这样成熟的女人也有点异样, 清晰闻到男孩身上有一股男人气息,想到了白日里的一幕,夏韶涵不禁粉面绯红, 但是努力控制自己不去乱想。
 
  「我……我自己来吧。」眼见着夏韶涵手上的毛巾移到腿间,男孩稍稍向后 退了几步,好像有点儿害羞似的,男孩的这一个动作,逗得夏韶涵有点儿忍俊不 禁,顿时娇笑道:「你害怕妈妈吃了你吗?」
 
  「不……不是啊。」
 
  「哼!既然这样那你还躲什么!白日里……亲妈妈的勇气呢?」话一说完, 夏韶涵便暗道不好,可是却见男孩低着头明显不敢跟自己对视。
 
  夏韶涵几份好笑又几份好气的继续帮男孩擦着身体,但是却一边说道:「怎 么不说话了?」
 
  「我……我喜欢妈妈身上的味道。」男孩好像是鼓起了所有的勇气才说出这 样的话。
 
  「你啊!少甜言蜜语了!」夏韶涵心中有所思,张开了双手抱住了这个个头 才刚刚到自己酥胸的小男孩,硕大的两团把男孩的脸完全的掩埋在其中,夏韶涵 沉浸在胸前的酥麻,而且是一种充血膨胀的酥麻,身子在慢慢的扭动着、摩擦着, 感觉到自己的腿间顶着的一根东西,「嗯……是什么……」
 
  醍醐灌顶!
 
  那是一根灼热的棒棒!
 
  夏韶涵出一身冷汗般推开了男孩,「龙儿坏死了!等一下你……进来……」 夏韶涵微微转过身去,借机掩饰自己的心慌,头也不回的进到卧室里。
 
  「唉,怎么会这样?」阳台月光下,男孩愣愣的看着自己下身高高挺挺的蒙 古包。
 
  「龙儿,你看这是怎么回事?」夏韶涵回过身来一脸平静的对着男孩问道。 
  「轰!」的一声,男孩心中暗暗叫苦:「糟糕!怎么会留在这里?」,眼见 着男孩的脸「蹭」的一下布满了红晕。
 
  却见夏韶涵的手掌上放着一条短裤!
 
  是自己那薄薄的宽松的白色四角棉内裤!
 
  白色棉内裤上醒目的各有一大滩痕迹!
 
  糟糕的是这样的东西怎么会落到了妈妈的手里!
 
  男孩心里无限的懊恼!
 
  原本自己应该在偷偷摸摸换下来的时候把它洗干净,也许就不会留下痕迹, 现在这样该怎么说呢?难道要说是因为……
 
  男孩的心在「砰砰砰」的狂跳,血一阵阵的往头上涌,即是懊恼有些害怕, 以至于头垂了下来,不敢看夏韶涵了。
 
  夏韶涵的眼光在男孩脸上转悠着,眼看着俊美稚气的脸「腾」的一下就红了, 然后是瞟了瞟自己的眼光,还有欲言欲止的表情和瑟瑟的样子。
 
  夏韶涵的心中有点满意,这几天男孩总是让自己羞怯怯的,现在总算被自己 逮到小尾巴了,看男孩这幅怯怯的样子,该是吓了吓吧,以后也省得在自己面前 毫无拘束的。
 
  夏韶涵不由得挺了挺胸,继续用平静的声音说道:「龙儿,跟妈妈说一下怎 么回事吧?」
 
  「妈妈……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男孩的声音有些颤抖,夏韶涵的平静 让他很紧张,「妈妈……是不是我得病了……」一副要哭出来的口吻。
 
  男孩的表情让夏韶涵忽然间有些不安,凝视着男孩低垂下来俊美和稚气的脸, 心里忽然涌上了强烈的母爱情怀,「对,一定要帮助龙儿,不能让他有什么压力!」
 
  下定决心的夏韶涵把手掌中的有一大滩痕迹的薄薄白色棉内裤拽在手里,牵 着男孩的手在床沿上坐了下来,又把棉内裤摊在自己的大腿上,一手挽在男孩细 细的肩上。
 
  「来,龙儿别怕!妈妈在这里!」夏韶涵柔柔的声音慢慢的平复了男孩心中 极大的忐忑,虽然眼光中在夏韶涵腿间铺着的一大滩痕迹的内裤依然醒目,但肩 膀紧握着上身贴在温软的身子,使得男孩从窘迫中慢慢平静下来。
 
  「妈妈,你说,我是不是得病了。」男孩一脸紧张的望着夏韶涵那张丰润红 晕的脸。
 
  「龙儿,你这个是……遗精……是一个过程,是一个自然的生理特征。」夏 韶涵想到自己在跟男孩说内裤上的一大滩物事,心里不禁羞涩起来。
 
  「妈妈你是说……遗精也是……正常的……」男孩稍稍放松下来。
 
  「嗯,而且还是在传递了一个信息,那就是龙儿你已经长大了,慢慢会象成 为一个男人了。」脑海里又念叨一句「成为男人」,夏韶涵心里一动,情不自禁 的把男孩更紧的搂在怀里,低下头在男孩的头顶轻轻的吻了一下。
 
  「成为男人?那我就不是妈妈的宝贝了。」男孩一脸茫然道,身份的落差一 下子适应不过来。
 
  「傻龙儿,就算你真的成为男人,你也是妈妈的心肝宝贝呀!」夏韶涵又好 气又好笑,右臂举起,手指弯成圈在男孩的头顶轻轻的敲了敲。
 
  男孩的眼光不由得又被夏韶涵胸前的荡漾给迷魂了一下,「妈妈,还有一个 ……问题。」男孩嘟嘟哝哝的说道,头不由的低了下去。
 
  「赶紧说呀!说出来妈妈帮你想办法!」夏韶涵一副急匆匆的样子。
 
  「那我说了,妈妈你不能生气哦!」
 
  「说吧,妈妈不会生气的。」
 
  「就是……就是……那里老是不听话!」男孩的脸又红了。
 
  「什么不听话的,说清楚一些。」
 
  「嗯,就是……就是……下面那个……那个……老是鼓鼓涨涨的!」男孩总 算结结巴巴的把「问题」说出来了。
 
  「扑哧」夏韶涵笑出声来了,即为男孩这个羞人的问题也为男孩说问题的表 情。
 
  「哈哈……还不是因为你这个小坏蛋……」夏韶涵一想到男孩的窘样,开心 起来并笑的弯起了身子。
 
  而男孩有些窘迫但眼见着夏韶涵前仰后翻带动胸前的颤抖以及偶尔露出来白 花花的一片而有些目瞪口呆。
 
  好不容易控制下来,夏韶涵却见到男孩一脸的欣赏及痴迷,才发现自己身上 的一些风景又被男孩看了过去。
 
  「哎!看什么看,难道不怕又起来么?」夏韶涵红着脸娇嗔道,忽然醒悟过 来一般,红晕飘上脸,的「啧」了一声道:「你说,你干嘛要在平日里勃起吗!」 有些气急的口气严厉起来了。
 
  男孩被夏韶涵的严厉口气吓了一跳,慌里慌张的解释道:「没……没有呀… …啊不……我没有在……别人面前……勃起过……」
 
  夏韶涵没有听得太明白,皱着眉头问道:「什么在别人,乱七八糟的,好好 回答!」
 
  男孩怯怯的看了夏韶涵一眼,却发现夏韶涵依然扳着脸,心里一紧,有些手 足无措的说道:「我说……我说……」男孩想了想也不能再哆嗦了,努力的说清 楚:「妈妈,我……我我没有在其它地方其它人……勃起……只是在……你…你 面前……对不起……」说完,男孩深深的低下头,似乎不敢看到夏韶涵失望的样 子,心里不由得涌上了一阵羞意。
 
  夏韶涵嘴半张着,想「啊」没「啊」出来,男孩的话一字一句的听得清清楚 楚,「没有在其它人面前勃起」,只在「自己面前勃起过」!
 
  什么话呀!
 
  夏韶涵想一想,一股热流涌上来,心里一阵一阵的荡漾,「只在自己面前! 这个小坏蛋,有这样跟妈妈说话的吗?」
 
  夏韶涵一下子好像不知该怎么来应对这种情况了。
 
  但是……
 
  男孩低头的样子,一看便知道还在自责自己,刚才自己的反应为什么这么大? 难道是因为男孩的勃起?确切的说是担心男孩因为其它因素其它的诱惑而产生性 冲动,然后勃起?这样是自己不能接受的吗?
 
  夏韶涵又开始犹豫了。
 
  难道自己刚刚如释重负的荡漾是因为男孩「只在自己面前勃起」,可是自己 是男孩的母亲,对着自己的母亲勃起正常吗?
 
  可是刚刚明明自己内心里有一点欢欣有一点骄傲的荡漾!
 
  夏韶涵左思右想的迷迷糊糊,一时间不知道该从那里思想过来。
 
  「妈……妈……」
 
  稚嫩不安的声音把夏韶涵从迷迷糊糊中唤醒了过来,低下头才发现男孩稚气 俊美的脸上写满了担心和怯怯,眼角似乎还隐约有星光在闪。
 
  「哎呦!把龙儿吓到了!」夏韶涵心里一紧,忙张开双臂急急的把男孩搂进 怀抱,一边安慰道:「龙儿,没事,妈妈吓着你了,对不起!」
 
  男孩的面颊一下子就给「掩埋」在夏韶涵丰盈弹跳的双峰中,滑腻的肉感与 成熟玉体的幽香直浸心脾,原本极度不安的男孩不由心中一热,怯怯的酸楚的心 思烟消云散,男孩猛的陶醉在其中了,原来在母亲怀里的感觉又回来了! 
  男孩不由得闭上眼睛,移动着面颊,又在仔细的感受着成熟双峰的饱满、温 软,手又不自觉的在夏韶涵柔滑的腰肢上轻轻揉动。
 
  夏韶涵丰腴的娇躯轻微的颤动着,玉脸也掠上一丝红晕。
 
  怀中的男孩,双目微闭,刚刚的委屈状被一脸「幸福」代替,夏韶涵轻轻的 松了一口气,还好没有吓着男孩。
 
  「龙儿,刚才你说是只会在妈妈面前……勃起……」说到「勃起」夏韶涵不 免有些羞意,竭力表现出一种平静,如果细心的观察,还是可以看到红晕已经出 现在夏韶涵的脸颊上了。
 
  「妈妈,是的,我只在你面前勃起过几次。」男孩嘟嘟哝哝的把脸埋在夏韶 涵鼓鼓涨涨颤抖着的乳峰里。
 
  夏韶涵忍住胸前的酥麻,象拎小猫似的把男孩从怀里揪了出来,尽管不舍, 但有些更重要的东西。
 
  「龙儿,你跟妈妈说,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男孩的脸红红的,不知道是刚才掩埋在丰挺的乳峰间有些呼吸不畅还是因为 心底里的激动,夏韶涵的话让男孩有些不知从哪来说起,眼见着夏韶涵丰润秀美 的脸庞,包含着让自己心定的眼神,男孩定了定心神,想了一会说道:「就是前 几天开始的吧,当时我也很害怕,还以为是身体出了问题,后来才稍微心安了一 些,也知道这是自己身体上的一些变化。」
 
  「那就是说我的宝贝龙儿是几天前才迈进了男人的阶段了。」夏韶涵有些嬉 笑男孩的味道。
 
  果然男孩嘟起了嘴,有些不满的撒娇道:「不来了,妈妈笑我!」
 
  「扑哧」夏韶涵忍俊不止,赶忙安慰道:「好了,好了,算妈妈的不对。咦, 你还没说什么情况下勃起的呀?」
 
  男孩的脸又红了,只不过刚才妈妈的安慰似乎给了男孩一些勇气,男孩抬起 头看着夏韶涵好看的脸,略一迟疑后说道:「妈妈,我也不知道怎么啦?每次看 到你的身体,我的心里就有一股热流,有时还可以努力的控制,但有时我控制不 住,它就那么那么的起来了。」男孩脸热热的,一时间有些不敢看夏韶涵了。 
  夏韶涵把男孩的身子往怀里紧了紧,心中有一份感动的情愫,柔柔的说道: 「龙儿,跟妈妈说,你是看到妈妈身体的什么你就会有热流,还会……勃起么… …」最好两个字吐出来的时候,夏韶涵觉得下面一热,大腿间竟有些想抽搐的样 子。
 
  「妈妈,你的乳房好大呀!那么饱满!那么沉沉甸甸的!那种跌宕起伏、颤 抖的样子!还有你的臀部也很大!你的腰很好摸!你的怀抱,你的体香,你的皮 肤……妈妈,太多了太多了!看到这些就觉得身体里有热流,那个东西就会起来, 而且是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
 
  男孩一句一句的有些语无伦次,但夏韶涵真切的听明白了。
 
  有些震撼!有些迷糊!有些荡漾!有些欣喜!
 
  说来说去,说到底还是自己的身体对男孩有吸引力,而且还是莫大的吸引, 从而让男孩有了想象的空间,哎呀,以后母子俩怎么面对呢?
 
  不过,幸亏到目前男孩只是在面对自己的「诱惑」时才会有身体的反应,要 不然出丑可是出大了。
 
  不过,刚才龙儿说的乳房大、臀部大、腰啊怀抱啊,这些在其它人其它地方 也可能发生的呀,难道龙儿的那里也会起来?
 
  莫名的夏韶涵有些很深的担忧。
 
  第一次……第一次是怎么感觉到的?
 
  嗯,想起来了。
 
  是教龙儿画油画自己裸露的那天,自己抱住男孩时第一次发现男孩的高高挺 挺,哎呦!难道错在自己不该教龙儿人体油画?
 
  第二次?嗯,应该是那天篮球场上,一定是紧身和短小的运动衫,难道还有 运动时曲线?一定是,刚才龙儿还说了「跌宕起伏」的词,真是个小坏蛋! 
  然后呢,好些时候自己要么就抱过龙儿,要么就是有一些特别的举止。那以 后怎么办?
 
  夏韶涵左思右想的,一会儿心里有一些被赞美被欣赏的甜美,一会儿又有一 些龙儿被频繁起来的不安。
 
  「讨厌死了!怎么看到妈妈也会……起来!」夏韶涵陷入一种「剪不断理还 乱」的状态中,不由得有些恼了,冲口埋怨了男孩,玉手手指也顺带在男孩的肩 膀上开了一朵「小花」。
 
  男孩撕牙咧嘴了一下,却不敢喊痛,眼瞅着夏韶涵的脸红红的,又羞又怒的 表情,不仅有些害怕了,轻轻的拉了拉夏韶涵的衣角,道:「妈妈,我错了,我 ……我再也不敢了。」
 
  夏韶涵低头看到男孩一副认错的样子,怯怯的神情不由得有些心痛了,自己 一直不要让男孩有任何成长中的包袱,刚刚自己也说了什么勃起呀什么遗精呀都 是男孩变成男人的一个过程,再说龙儿也是看到欣赏自己的身体才会有这样的表 现,不行,不能让男孩以为做错了什么!
 
  「龙儿,没关系,你没做错什么!那只是正常的生理现象,不需要向妈妈道 歉!」夏韶涵断然安抚了男孩。
 
  「那,妈妈,你的意思是我面对妈妈起来是正常的喽?」男孩还是不敢确认, 小心的向夏韶涵求证着。
 
  「呸!」夏韶涵没想到男孩问出这个问题,红晕布满了脸和颈脖子,羞涩的 样子看在男孩眼里,不免得有些痴了,心里更是翻滚着刚刚说的热流。
 
  夏韶涵艰难的咽了咽口水,觉得自己的心跳都不受控制了,好像又回到了自 己二十岁以前那种情窦初开的岁月,一时间手足无措,看到男孩痴痴迷迷的样子, 也不忍心又批他一顿,清了清发干的嗓子,柔柔的说道:「龙儿……不是说…… 对着妈妈……就正常……而是不能……」夏韶涵发现自己不知道该怎么来教育男 孩了,心急之下:「反正……反正……你不能……只可以在妈妈面前勃起!」 
  话是说完了,但!回想一下,夏韶涵吓了一跳,「天啦!自己说了什么!什 么不可以在别人而只能在自己面前勃起!什么意思!那龙儿以后整天的在自己面 前勃起,那自己怎么办?」夏韶涵芳心大乱。
 
  男孩还沉浸在夏韶涵红晕布满的丰韵和羞涩的样子中,一时间也没有听得很 明白,特别是夏韶涵担心的暧昧的言语,知道夏韶涵没有责怪自己心里倒是大安 了许多。
 
  于是悄悄的把脸埋进了夏韶涵的胸前。
 
  看到男孩恬然的样子,夏韶涵轻轻的松了一口气,幸亏龙儿没有注意到自己 刚才的语病,否则,非要把自己羞死了。
 
  夏韶涵转眼一想,刚才自己说的也并没有什么不对的呀!自己是龙儿的妈妈, 龙儿生理上的表现对一个妈妈来说还有一种孩子长大了的喜悦的,再说呢,儿子 迷上女人从妈妈开始也很正常,国外不是有很多「恋母情结」的理论吗? 
  所以,与其压抑着男孩的性生理,还不如让他在妈妈这里表现出来,还有, 还有,自己成为男孩的第一个是不是也是一种骄傲呀!反正,不能让龙儿迷上其 它人!
 
  夏韶涵一番的胡思乱想,却在心里暗自下了决心,但是也让自己芳心里更多 了一层隐意,不由得脸颊更觉灼热。
 
  尽管心里慌了,有些乱了,但夏韶涵又有一些轻松了,好像是作了一个艰难 选择以后的轻松。
 
           ************
 
  「龙儿,还有这个事情……」
 
  男孩闻言恍然醒悟,有些窘迫,生怕刚才自己的失态让夏韶涵生气,待明白 到夏韶涵询问的表情时,不由得认真起来了。
 
  「你得跟妈妈说一下怎么出现遗精了,是作了梦吗?什么梦有这么大反应呀?」 
  男孩「轰」的一下有些心惊了,「糟糕,要挨骂了!」
 
  可见到夏韶涵一副很认真的样子,好看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自己,还希 望自己告诉她真相。
 
  男孩很少对夏韶涵撒过慌,小心翼翼道:「妈妈,等一下我说了,你可不能 骂我。」
 
  「行啊!妈妈干嘛要骂你呀!」
 
  男孩正了正神,道:「妈妈,昨天我确实作了一个梦,好奇怪的梦呀!」 
  「什么梦呀?慢慢说。」夏韶涵觉得自己就像弗洛伦德的「解梦」一样了, 跃跃欲试的。
 
  「昨晚梦里我到了一个地方,早上醒来时很清楚的记得那处叫」太虚幻境 「。」
 
  「咦?」夏韶涵心里暗暗的起了一个疑问,自己昨天的梦境里的场所也是 「太虚幻境」,难道是同一个场景。心里念叨着,不免有些期盼的看着男孩。 
  男孩没有注意到夏韶涵的表情,微微低着头一边想着,一边描述着:「遇到 了一个自称『仙姑』的姐姐。」
 
  「啊!『仙姑姐姐』?」夏韶涵心里一惊,昨天自己的梦中不是也有一个 「仙姑姐姐」吗?难道又是同一个人物?
 
  男孩的眉头慢慢的锁在一起,看得出来在努力深深的思考中,「然后『仙姑 姐姐』带我参观了」孽海情天「,在那里我看到了『情』、『欲』、『爱』、 『孽』四类男女情感。」
 
  夏韶涵回想了一下自己梦里的情景,好像没有这一块的内容,顿时对男孩所 说的四类情感产生兴趣了,道:「龙儿,何谓『情』、『欲』、『爱』、『孽』 呀?」
 
  「妈妈,『仙姑姐姐』也没有说的很清楚,她只是告诉我『孽』缘乃世间爱 恋之最高境界,我没听懂,所以也想问一问妈妈,『孽』缘是什么意思呀?」 
  「孽缘」,夏韶涵念叨了一句,没有马上回答,「孽」一般是个贬义词,怎 么会是人间爱恋之最高境界,要知道一般所谓孽缘,指的是错爱或者说根本不是 什么爱,是臆想的一种不现实的情感,或者是一种不健康的感情,越是得不到或 越是不可能,就会越去想它。
 
  夏韶涵想了一下,摇了摇头,用表情让男孩继续说下去,说不定在梦境的其 它内容中能找到答案。
 
  「然后……」男孩忽然有一些扭扭捏捏的,原本正常颜色的脸庞开始泛红了。 
  夏韶涵看清楚了男孩表情的变化,心想「难道还有一些和自己昨晚梦境一样 的内容出现?」,于是羞羞中又期盼起来。
 
  男孩犹豫了一会儿,接着说道:「『仙姑姐姐』让我把裤子脱了,简单的说 了一些生理的知识内容。」
 
  「嗯,只是说知识吗?没有说其它的?」夏韶涵看着男孩颈脖处也泛起红晕, 知道真实的内容可能不会是这样,又担心男孩的顾虑,于是轻轻的拍了拍男孩的 头以示鼓励。
 
  男孩自然弄明白夏韶涵的意思,脸红了一下,又继续说道:「『仙姑姐姐』 看了我下面的东西,说了几句,大概的意思是说我『人小鬼大』,妈妈,什么叫 『人小鬼大』」,想到昨晚梦境中「仙姑姐姐」还有很多其它的言语,男孩不由 得一股热流在小腹出现了。
 
  夏韶涵脸「腾」的一下就红了,心里在「睟」了男孩一下,哪有这样问自己 的妈妈的!
 
  「人小鬼大!」夏韶涵暗自念了几遍,下意识眼光往男孩的下身看去,刚才 薄薄的白色棉内裤下高高挺挺的一坨已经消停下来了,但就算是异常宽松的尺寸 也能清晰的看到里面一大坨的物件。
 
  感觉到男孩的眼神在自己脸庞上转悠了几次,夏韶涵努力控制住自己的表情, 在男孩的视线收回的时候,才不自觉的深深呼了一口气,紧接着芳心乱跳,是的! 是的!这个词太能表达夏韶涵对男孩下面的形容了,只不过有这种想法夏韶涵没 敢在男孩面前说出来。
 
  「那……只是一个词……你接着说还有什么东西……」夏韶涵支支吾吾的岔 开话题。
 
  男孩也没有注意到夏韶涵的不自然,接着说:「然后『仙姑姐姐』就带我去 看了一段『孽缘』表演。」
 
  「什么『孽缘』呀?」夏韶涵的好奇心被带动起来了。
 
  「就是一男一女云雨的过程咯!」男孩说着,脑子里转悠着昨晚梦境里的景 象,脸上不仅有种向往的神情。
 
  「什么!云雨过程!」夏韶涵不禁发出了声音,然后又一阵的慌乱,昨晚自 己的梦中也是云雨的过程,而且是好多次云雨,难道龙儿梦到的和自己是一样的? 
  隐约的夏韶涵有一些不安,龙儿的年纪那么小,怎么会梦到这些云雨的内容? 按道理应该有人教一教才会好,但竟然不是自己这个妈妈教,想到这些夏韶涵不 安的心情更加浓厚了。
 
  「龙儿,你看到的……云雨过程……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夏韶涵竭力控 制住自己的不安,还想从男孩的描述中找到自己作为母亲该做的东西。
 
  「妈妈,有些奇怪,那『孽缘』的男女从年纪很不般配,男的很是年幼,而 女的看上去已经成熟……」男孩说道这里迟疑了一下,跟着好像想到了什么, 「仙姑姐姐」说那男的就是自己啊,男孩不敢说出来了。
 
  夏韶涵心里「咯噔」了一下,好像有些明白「孽缘」的意思了,一男一女, 男的幼小女的成熟不就是年纪十分不般配,是错爱!
 
  那自己梦里的不就是一样的不般配,难道也是「孽缘」。夏韶涵一想到自己 梦里的情景,芳心有些更乱了,那里面的可不是简单的年纪不匹配,而且…… 
  「龙儿,还有什么呢?」夏韶涵又催促着男孩。
 
  「起初看到也问过『仙姑姐姐』,为何年纪相差这么多的也可以发生『孽缘』, 『仙姑姐姐』说道只要是多情女子,自是要好好对待,并且要我好好记住。妈妈, 为何要我记住呢?」男孩有些不解的问道。
 
  「只要多情……就要好好……那成熟的女人和小男人……也是对的?」夏韶 涵有些不解但只是在心里转悠着。
 
  男孩等了一下没有得到答案,于是接着说道:「后来『仙姑姐姐』又把我带 到房间,给我作了……详细的讲解,并对我说『只要是世间女子钟情于你,你大 可不管什么尘世间伦理道德,只用你身子取悦她们才是正道』」
 
  夏韶涵听着男孩的话语,心里一阵阵的荡漾,还有一丝的失落,失落的是所 谓的「仙姑姐姐」成了男孩的启蒙老师,这个和自己这个母亲都没有关系,怎么 可以这样呢?
 
  想到这里夏韶涵心里有种不悦想要呐喊的声音,但更多的是荡漾!
 
  荡漾的是「仙姑姐姐」要男孩去「取悦」女子,不管「世间伦理」,「天啦!」,
 这讲的是什么呀?难道象自己这种母亲的身份也在其中?
 
  夏韶涵被自己的问题吓了一大跳!
 
  「龙儿,还有吗?」不敢想下去后,夏韶涵赶紧继续问道。
 
  「后来,就……」男孩正准备说结束了,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大声说道: 「妈妈,我想起来了,那『孽缘』里的男孩是我,而那个成熟的女人是……是… …」
 
  男孩忽然有些害怕的看着夏韶涵。
 
  「是谁呀?龙儿,你说吧,妈妈在听着呢。」夏韶涵看出了男孩的紧张,忙 用眼神打消男孩的顾虑,毕竟男孩说的是个梦,有点荒唐也不是那么可怕。 
  「是……是……是妈妈!还有那个『仙姑姐姐』也是……是妈妈!」
 
  如有一道闪电在夏韶涵心头划过,眼前一阵迷茫,夏韶涵陷入了无限的遐想 中:是自己!
 
  是自己和龙儿在云雨!
 
  称之为「孽缘」,自己和龙儿当然是「孽缘」!
 
  龙儿梦到了自己和他在「幻境」里云雨,是「孽缘」,是「仙姑姐姐」说的 「世间最高境界」!
 
  那就是「母子恋」!
 
  「母子恋」是世间最高境界的「孽缘」!
 
  还有!
 
  昨晚自己也做梦了!
 
  梦里都是自己在「点拨」龙儿!
 
  而「点拨」的方式那也和龙儿的故事一样是云雨!
 
  自己和龙儿都梦到了「太虚幻境」,梦到了「仙姑姐姐」,梦到了「云雨」! 
  是自己和龙儿的云雨!
 
  母子俩的云雨!
 
  我们一起梦到的!
 
  每一句话就像是闪电加雷声在夏韶涵耳边、眼前噼里啪啦的响着、亮着,夏 韶涵紧张得心都快要跳起来了,这样的梦境结果,让夏韶涵始料未及,她一开始 很抗拒这个内容,以至于今天早上就没有打算好好的回忆梦境里的内容。 
  但是现在,全部回忆起来了,被男孩对梦境回忆的内容带动起来了。
 
  紧张的劲还没有在夏韶涵四肢里消失过去,一股股荡漾又从身体的深处翻了 上来。
 
  是自己和龙儿云雨!
 
  是自己「点拨」龙儿!
 
  是自己「教育」龙儿不要在意世间伦理!
 
  是自己「告诉」龙儿「孽缘」乃是世间爱恋之最高境界!
 
  是自己「赞美」龙儿的「人小鬼大」!
 
  「嘤咛……」夏韶涵不用伸手摸自己的脸也知道已经是全红了,而且还红得 很厉害,因为一股一股的荡漾从身体各个部位翻滚过后,身体是一片的酥麻,而 且身体里还若隐若现的要喷出什么东西来。
 
  「糟糕!要羞死人的!」夏韶涵下意识的夹了夹腿,生怕露出什么破绽,不 过这样也明白了为什么昨天的内裤上也是一大滩的痕迹。
 
  「难道是和龙儿的一样?」夏韶涵下意识的望了望搁在大腿上的两条内裤。 
           ************
 
  「最后一个事情了,拿来!」夏韶涵的手掌伸在男孩的胸前。
 
  「什么东西?」男孩一脸的不解。
 
  「小坏蛋,你就装吧!把妈妈的东西拿过来。」
 
  「什么呀?」男孩更加糊涂了。
 
  「呸!」夏韶涵「昨」了男孩一口,脸上的红晕又浓了起来,「还装糊涂, 就是……就是……昨天……妈妈换下来的内裤……」夏韶涵坚持着把这句话说了 出来。
 
  男孩一下子就窘住了,没想到夏韶涵发现了是自己拿了那条夏韶涵换洗下来 的内裤,是那条也有一滩痕迹的内裤。
 
  「妈妈,我……我……」
 
  「龙儿,你跟妈妈说,为什么要拿妈妈的内裤?」夏韶涵不忍心继续看着男 孩的窘样,尽量用平静的话语对男孩说道,毕竟也只是一条内裤,不是什么大事。 
  「妈妈,我错了,但你会原谅我吗?」男孩一副要哭的样子。
 
  夏韶涵的心一紧,忙不迭的说道:「龙儿,乖,妈妈的宝贝,有什么不能原 谅的呢?你说吧。」
 
  「妈妈……是我拿了……昨天我看到了……内裤……一滩痕迹……和我的一 样……」男孩吞吞吐吐的满是羞意的说道,哎呀!被夏韶涵发现自己这个丑事。 
  「我闻……了闻……特别喜欢……于是就拿了……」男孩强忍着羞意把经过 交代了一下。
 
  夏韶涵脸又红了,自己的内裤被男孩拿了又闻了,怎么这么羞呀!心里不由 浮出「就不知道好不好闻」的疑问,夏韶涵可不敢把这个问题提给男孩了。 
  但是夏韶涵觉得自己不能总这么无休止的羞下去了,因为男孩的囧态也该缓 解一下了,毕竟他还是个孩子,而且也只是「情窦初开」似的喜欢女性的一部分 而已。
 
  于是夏韶涵用慈祥的语言对着男孩说道:「龙儿,不要太紧张,妈妈不会怪 你的。」夏韶涵想了一下,接着说:「不过,你总该把那条你拿过去的内裤要还 给妈妈吧?」
 
  男孩脸红了一下,说道:「那好吧,妈妈,我去拿一下。」勾着腰男孩紧步 的回房间去找了。
 
  夏韶涵看到男孩勾腰的姿势觉得很好笑,知道男孩下面高高挺挺的蒙古包还 没有完全消退下来,如果立直了身子,那高高挺挺的蒙古包可就有点难看了! 
  一会儿,男孩将回房间拿过来的内裤放到夏韶涵手中,夏韶涵在接着的一瞬 间有些特别不好意思,毕竟是自己身上脱下来的,而且还带着一滩痕迹的内裤, 又被男孩闻过……
 
  「我拿走了!」夏韶涵有些慌张的说道,把自己的那一条和大腿间的男孩的 两条胡乱一卷,准备站起身来。
 
  「妈妈,我……」男孩叫着夏韶涵。
 
  「还有什么事吗?」夏韶涵有些不解。
 
  「妈妈……拿了我的……也应该给我留……」男孩结结巴巴的说道,怕夏韶 涵批评自己。
 
  「扑哧!,还要留什么!」夏韶涵起初觉得好笑,后面想了一下才明白男孩 的意思,原来男孩是想要把那条自己的内裤留下来,是呀,自己对可以把男孩有 一大滩痕迹的内裤留下来,为何他不可以把自己的也留下来呢。
 
  「罪证怎么可以留下来呢?」夏韶涵有心作弄男孩,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 
  「嗯……」男孩语塞了,「罪证」,有点夸张了吧,前面不还在说生理的现 象吗?怎么回过头就是「罪」了,心头一亮,急乎乎的说道:「妈妈,那你的 『罪证』是不是也该留在我这里呀?」
 
  夏韶涵脸上「腾」的一下红了,没想到自己的语病被男孩抓到了。「这个小 坏蛋,我怎么忘了龙儿的机灵?」自责之下,夏韶涵有些无奈,忙乱的答道: 「我……我拿过一条给你……」
 
  「拿过一条?」男孩瞪大了眼,一脸的疑问。
 
  就见夏韶涵快步走到衣柜前,蹲下从抽屉里翻出一条,伸手给到男孩眼前, 强忍住心中的羞涩道:「龙儿,你拿去吧。」
 
  是一条薄薄的白色全包型干净内裤。
 
  男孩心中的火更加炙热了,颤抖着手接过夏韶涵手里白色的内裤,这是妈妈 身上穿过的另一条内裤!是妈妈亲自交给自己的内裤!
 
  男孩抬起头,脸红红的望着夏韶涵。
 
  夏韶涵的心更加慌乱了,把今天早上换下来的内裤给男孩,这是干什么? 
  夏韶涵语无伦次道:「不要……不要胡思乱想……给你是……不要再作…… 那些乱七八糟的梦了……」
 
  天啦!这哪跟哪呀!
 
  夏韶涵恨不得有个缝能钻进去,也不要这般被小男孩盯着自己害羞的样子。 
  男孩仿佛明白的样子,夏韶涵的样子让自己很心动,也很开心,摇头晃脑道: 「哦,那些梦是乱七八糟的,不做也罢,以后睡觉前就拿出这条香喷喷的内裤闻 上一闻……」
 
  「不要!」夏韶涵大惊失色,没想到着了小坏蛋的道,伸手想去抢男孩手中 自己的内裤。
 
  男孩可是机灵得很,一扭身躲过了夏韶涵伸过来的手,羞笑着道:「1比1, 妈妈,两讫啦!」
 
  夏韶涵目瞪口呆的,心里慌慌乱乱的,但忽然就放弃了要从男孩抢回自己那 条内裤的想法,「要就要吧,只要龙儿喜欢,何况自己手上不是也有……吗?」 
  「行啊!你一条我一条,这事就这么定了。」夏韶涵大手一摆,装出一副淡 定的样子。
 
  男孩愣了一下,原本还想跟夏韶涵胡搅乱缠一把,看到夏韶涵转过身来,把 自己的两条内裤放到了衣柜里。
 
  看着手中的白色四角内裤,男孩想象着夏韶涵美臀被包裹住的样子,心头的 热流汹涌着,情不自禁的把那条内裤铺在自己的脸上,对着那滩痕迹深深的,深 深的吸了几口!
 
  真好闻!
 
  香香的!
 
  还有一种陌生的腥腥的味道!
 
  但是好像能搅动心中热流的味道!
 
  男孩一时间有些醉了。
 
  男孩把自己的内裤蒙在脸上长长的吸着气的样子被夏韶涵看在眼里,一阵羞 恼,「像个小色狼小流氓!」又隐约一阵喜欢,「那是自己身上的味道!」 
  「还不赶紧……睡觉去……」已是这个时候做好说的一句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