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好男人就是我,我就是......】作者:xiaoyaoii
【好男人就是我,我就是......】作者:xiaoyaoii
字数:1524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下午时分,一只不知道那里来的猫从6 楼的阳台上跳到了楼下的歪脖树上, 竟然毫无压力的,继续跳的了地上,消失了。
 
  公寓里的好男人,现在正在背着脚踝缠着纱布的人打车赶往诺兰的家里,一 切都是那么毫无预兆,硬币最终也没有让他做出了选择,刚刚还悄悄说出对不起 的诺兰,现在倒是满心欢喜,因为她不小心又一次从沙发上跌落下来发出的声音, 让曾小贤彻底的摆脱了犹豫,这也为诺兰成为了这个好男人的女朋友做了一个坚 实的铺垫。
 
  听到了诺兰跌倒发出的声音后,曾小贤第一时间打开了左侧的房门,再没有 任何犹豫,把诺兰送到了医院,检查了下,只是轻微的扭伤而已,休息几天就可 以了,听到医生的话,小贤感觉心里还是有点纠结,刚刚子乔的电话,让他开启 了无比混乱的模式,多亏诺兰,才让他暂时忘记了胡一菲的脚伤。现在想起来后, 他不知道子乔的电话是不是个圈套,所以,一直到了诺兰的家里,他都在纠结这 个问题。
 
  可惜,毫无主见的好男人,再次背上那香喷喷的身体的时候,胡一菲就被定 义为了超级赛亚人,『反正一菲比男人还男人,这点小伤对她不算什么,一会把 诺兰安排好,我再回去呗,我就说我去买红花油了,嘿嘿~ 』小贤自己盘算着, 终于可以算是做了一个决定,这样的决定让他感觉到是那么英明神武。
 
  随着诺兰打开了房门,曾小贤第二次,不,是第三次进入到了诺兰的房间, 上次逃跑的时候,最终还是在窗台边爬了上来,虽然扯掉了诺兰的一个窗帘,但 是还是又一次活着进入到了房间,那种悬空的感觉,让小贤差点尿了出来。 
  轻轻的把诺兰放到了沙发上,看着房间内还保持着干净整洁,让他再次想到 自己收拾的场景,那是一种从来没有过的震撼,一个这么清纯文静的女孩子,竟 然把家里弄的乱成那个样子,他曾经发过誓,再也不想进入这个房间了,可惜, 老天没有收到这誓言。
 
  『那个,诺兰,你这脚伤呢,休息几天就好了,我给lisa打个电话,给你请 个假,你看,你饿了呢,我给你叫外卖,不过这天都黑了,我得回去了,你有事 情打我电话就可以,我先走了』一方面他为自己可以独自霸占节目而感觉到窃喜, 另一方面,他现在开始担心子乔说的是真的,不管一菲下午是对是错,几年来一 直暗恋着一菲的感情,只有他自己知道。
 
  『刚来了就走,你就这么怕我吗,你看我现在又走不了路,你再陪我一会吧, 你等着我叫外卖,我们一起吃完,你再走吧』『这个,不好吧,夜高风黑,孤男 寡女,你不怕,呵呵』现在的小贤就是想马上回到公寓,吃饭什么的对他来说, 都没有什么意思了,相对外卖来说,他更想吃到的是一菲的蛋炒饭,虽然,很多 时候,都会增加几根秀发。
 
  『不怕,你也不敢,你等着我打电话』『呃~ 』现在的曾小贤已经饥肠辘辘 了,听到诺兰刚刚的话,有点生气,但是转念一想,她都不怕,我怕什么,怎么 说我也是个男人,不就是吃饭吗,反正都耽误这么久了,公寓肯定也来人了,明 天回去我就说台里有事情,对,就这么说,下定了决心,曾小贤开始无聊的听着 诺兰订餐了。
 
  说实话,相对一菲来说,诺兰才算是真正的女人,精致的小脸,大大的双眼, 迷人的笑容,还有那全身散发的清香,让他第一次见到这个女孩的时候,就喜欢 上了,可惜,最后成为了敌人,而且,是个无法战胜的敌人。
 
  订好了外卖,诺兰要去卫生间,小贤本来要扶着她去的,谁知道,人家早已 经就这么一条腿蹦着,走了进去,不,是蹦了进去。看着那雪白笔直的美腿,还 有那上下颠簸的肉球,小贤感觉自己要流鼻血了。
 
  『呸呸呸,我也是正人君子,非礼勿视,非礼勿视』虽然嘴中叨念着,但是 这好男人的眼睛一直倒是盯着卫生间那虚掩的门,脸上的表情开始慢慢邪恶了起 来,『进去,里面有你想要看到的东西,诺兰才算是个女人』『不能看,你不是 喜欢一菲吗,把你的眼睛转过去』2 个人格的曾小贤又出现了,现在的他就好像 个神经病,头不断的扭动,嘴中的话也在不断的发出,但是,就是无法下定决心。 
  充满纠结的曾小贤,被突然蹦出来的诺兰吓了跳,直接从沙发上跌落了下来, 诺兰看到很好奇,蹦到沙发上,坐了下来,把曾小贤拉了起来,『没事,没事, 我无聊就做点运动,没事』小贤尴尬的解释着重新坐到了沙发上,还好诺兰并没 有说什么,只是好奇的笑着看着他,这也让曾小贤感觉浑身不自在,『亲她,亲 她』『不行,赶快离开,这里太危险了』天使和恶魔都在心中刺激着他,小贤使 劲的甩了甩头,用手把那两个声音都打了出去,这才让他好受了点。
 
  感受着枕在肩膀上的诺兰头部带来的温度,让曾小贤现在坐立不安,双手都 已经搓出了汗,诺兰早已经看在眼里,但是一直假装没有看到,眯着双眼,开始 回想她和曾小贤的那些事情,让她不时的发出了笑声,每一次笑声都会让小贤一 哆嗦。
 
  还好,这种折磨只是持续了一会,诺兰的门铃想了起来,小贤起身打开了门, 看到外面小哥手里拎着一堆的方盒,当小哥看到开门的人的时候,眼中出现了狐 疑,他感觉这男人怎么这么贱呢,总是想揍他一顿的。『这是诺兰小姐家吧,这 是她定的餐』外卖小哥鄙视的看着眼前的人,『是我订的,给他就好了,小贤我 这里有钱,我给你拿过来』诺兰在沙发上喊了几声,这才让外卖小哥收起了刚刚 的眼神,『不用,我这里有,你在那等会,不要动』『251 ,老顾客,算你250 』
 『250 ?好吧,给你』拿到钱的小哥,一会就消失了,拿着一堆餐盒的小贤,关 好门,把所有的东西都打开在餐桌上放好了。
 
  『过来吧,你怎么定了这么多,我们2 个人也吃不了呀,咦?』摆好餐盒的 曾小贤回头看向沙发,发现上面的人已经没有了,不一会,就看到诺兰从卧室方 向蹦了出来,手里还拿着两瓶龙舌兰酒,无论是在公寓还是酒吧,都是龙舌兰, 竟然到了这里还是这东西,让曾小贤有点无语,难道都是赞助商?
 
  轻轻的把诺兰扶着坐好,看着她手里的酒,让他又开始纠结,上次诺兰喝醉 的神情,又一次在脑海里显现,被子和杯子,让他至少心跳加速了好几次,难道 今天还要拿被子吗。
 
  『诺兰,今天就不要喝酒了,你看,你这还有伤,医生也说了,不让喝酒的, 来来,把酒都给我,听话,我们下次再喝』现在正在紧握着酒瓶的诺兰,嘟着嘴, 就这么听着,无论这个男人怎么抢都不撒手,最后弄的曾小贤满头大汗,实在没 有办法了,只能妥协『好吧,你想喝,那我就陪你喝一点,就一点呀』『好,今 天高兴,你必须陪我喝,来,把杯子拿来』回身寻找杯子的曾小贤,已经是开始 盘算怎么脱离这里了,他感觉到今天的事情不是那么简单,虽然有点期待,但是 更多的是恐惧,被诺兰偷吻了一下之后,他的心里一直纠结着,到底是不是要接 受诺兰,当想到胡一菲,这种纠结就变成了折磨,让这个自称好男人的人,开始 想要暴走了。
 
  高脚杯每次都被诺兰倒满,好像是啤酒一样,而且每次都是一口干掉,本来 还要糊弄过去的曾小贤,每次都会被诺兰死死的盯着,只能硬着头皮喝了下去, 不知道喝了多少,反正桌子上的饭菜基本没动,现在的他已经感觉天旋地转了, 而且也感觉不到饿,打了一个饱嗝之后,他感觉必须要走了,趁着自己还能行动, 迅速的把诺兰的酒瓶都抢了过来,摇晃着放到了远处。
 
  『曾小贤,你个贱人,你说,你喜欢我吗』满脸通红的诺兰,摇晃着手中的 酒杯,突然开始出现了反常,虽然声音还是那么好听,但是明显已经不是那个清 纯的女孩了,这时候的话语,让曾小贤倒是感觉像是胡一菲在和他说话。
 
  用力摇了摇头,那个来回晃动的重影慢慢的清晰了,还是诺兰,但是他不知 道怎么回答,慢悠悠的走到了诺兰旁边,『诺兰,诺兰,又喝醉了,你该休息了, 来,我带你到床上』低身控制着自己的身体,慢慢的抱起了这满脸羞红的美人, 不管对方怎么动,他都是坚定的走向了诺兰的卧室。
 
  这次好像走了一个世纪,终于把诺兰放到了床上,刚要起身,却是被诺兰死 死的抱住了脖子,『你说,曾小贤,你到底喜欢过我吗』『那个,若兰,不,罗 兰,不,诺兰,你这喝多了,先睡觉吧,乖……嗯~ 你干啥~ 』话没有说完,就 感觉自己的嘴被堵住的曾小贤有点大脑空白,那柔软的唇带着酒的香气,让他都 已经无法呼吸,床上的诺兰现在已经用劲了全力,抵死的用唇开始亲吻着曾小贤, 不管对方怎么反抗,她的唇都没有再次离开,当她的舌头接触到了那充满酒气的 口腔后,曾小贤已经好像放弃了无谓的抵抗,笨拙的用这头开始和诺兰进行这交 流。
 
  窗外的微风不时的吹到了屋里,曾小贤带着无比的纠结被诺兰推倒到了床上, 被那无骨的带着香气的身体死死的压到了下面。
 
  那一直在阴暗角落中的曾小贤,突然把一直占有主动的人格彻底打败,蹂躏 后,扔到了原本属于他的地方。
 
  那个阴险的面容,慢慢的浮现到了床上的男人的脸上,本来双手紧紧抓紧床 单的曾小贤,突然,睁大了双眼,眼中只是出现了极少的反抗之后,形式开始逆 转。
 
  诺兰还在玩命的啃着身下的男人,那种一直被她压制的欲望,一下子全部回 来了,现在的她就想让这个男人占有她,折磨她,老公的背叛,让她心身疲惫, 一直都把所有的错误归结于她自己,让她很多时候只能靠酒才可以入睡。她非常 的努力去挑逗这个男人,可惜,半天,这个男人就好像被强奸一样,除去无谓的 反抗之后,再也没有了其他的动作,让她只能干着急。
 
  这个心情在某一个时刻,得到了改善,因为她感觉到了身下的男人,突然开 始了主动,而且,双手直接来到了她衣服的边缘,慢慢的开始把她身上的衣服一 点点的脱了下来,这种感觉倒是让她一下子不知所措起来,已经很久没有男人去 这么接触到她的身体了,随着衣服慢慢的减少,现在的诺兰身上只有一条内裤来 证明她的清白了。
 
  现在的曾小贤,已经完全掌握了主动,再也不会只是笨拙的回应了,他也有 过光辉的时刻,也真正的占有过属于自己的女人,虽然那个女人的男朋友多到她 自己都不知道。但是,至少做爱的经验还是比较老道的,当他看到诺兰发愣以后, 不顾一起的开始亲吻诺兰的皮肤,由嘴唇到脸颊,到耳垂,那是一种久违的疯狂, 嘴上的动作并没有影响他的双手,他找到了诺兰衣服的边缘,稍稍用力,就把上 衣脱了下来,低头看到那雪白如玉,细腻光滑的皮肤,让他已经有点按耐不住, 他的阴茎已经到了最佳的状态,而且裤子的束缚让他感觉到非常难受。
 
  随意的把诺兰的上衣扔到了远方,2 个让他激动不已的乳房被呈现到了他的 眼前,坚挺而又浑圆,那包裹着的胸衣是那么碍眼,没有多想,直接把胸衣推到 了上面,由诺兰的双手中托了下来,继续扔掉。
 
  感受着阴茎的跳动,感觉着那内心的激动,曾小贤颤抖着双手,抓住了那好 像在跳动的大馒头,直接啃了上去,松软可口,带着奶香,让他感觉自己到了天 堂,他的嘴在大力的吸这,不时的还用牙齿咬了下那粉红的乳头,『嗯~ 啊~ 啊 ……小贤,我疼,你轻点,啊……』身下的人,已经开始了呻吟,这样的声音, 完全就是春药,本来还有一点理智的曾小贤,双手瞬间把诺兰的短裙推倒了她的 脚踝,稍稍用力,就脱离了诺兰的身体,也飞到了地上。
 
  诺兰的双乳被这男人大力的揉着,而且乳头不断的传来了奇痒和疼痛,这是 除去她老公的第二个人接触的地方,虽然有些难受,但是让她内心非常的痛快, 看着自己的乳房不断的变换着形状,那乳头好像都要被吸下来一样,她的阴道开 始大量的分泌出爱液了。自从和老公分居之后,平时她也只能用自慰来满足自己, 但是那种快感,只能在一时起到作用,渐渐的,自慰的感觉完全不能满足她的需 求了,就在这个时候,她多渴望老公可以继续霸占她的身体,蹂躏她,也许就是 这个心里让她一直对老公念念不忘,而且越来越是想念。
 
  但是现在的感觉让她好像找到了归宿,老公的身影在心中慢慢的弱化了,这 个正在侵犯自己的男人,不知道已经全身赤裸,而且,他那坚硬的生殖器也一直 在不断的刺激这自己的阴部,那种难耐的心情,让她全身开始扭动,颤抖。 
  『啊~ 嗯~小贤,要我,我好难受,啊……』现在的诺兰双手开始抓到了身 边的传单,随着曾小贤的不断刺激,抓紧,松开,重复着这样的动作,让她感觉 内存有点百爪挠心,现在的她就想让这个男人进入她的身体,填补她那内心的空 虚,她现在需要那种充实的感觉。
 
  看着诺兰双乳周围都已经被自己留下了浅浅的吻痕,曾小贤已经进入到了疯 癫的状态,现在的他再没有平时软弱的状态,一个可以在酒吧众人面前抢到圣诞 树的男人,现在正在进攻那充满诱惑的肉体。本来还在大力揉动乳房的双手,开 始出现了不甘,慢慢的,他们找到了心的目标。一只手开始移动到了诺兰的臀部, 感觉着那圆润挺翘的感觉,大力的揉着,扭着,不时还打了几下,这让诺兰的臀 部开始渐渐的出现了手印,每一次的拍打诺兰都会出现一种欢快的呻吟,三角地 带的内裤,已经开始流水了。
 
  曾小贤的嘴慢慢的游走到了诺兰的阴阜边缘,牙齿直接叼到内裤,慢慢的用 头把内裤拉到了诺兰的脚下,再稍微的用了下理,他的口中得到了这件最神秘的 纪念品,感受着诺兰内裤带来的那种淡淡的香气和微微的腥气,让他感觉自己成 为了帝王,一只手拿好了内裤,起身,放到了嘴边,很是陶醉的舔了一口,那里 还有诺兰分泌的爱液,那种味道,让曾小贤好像吸毒一样,闭上了双眼。
 
  诺兰感觉到了身体的空虚,除去臀部还不时的传来点感觉外,身体的其他地 方都好像没有了知觉,这样的空虚让她很自然的睁开了双眼,当看到曾小贤正在 变态的吸吻着自己的内裤的时候,她的脸烧的不行了,一种非常强烈的刺激,让 她大声的呻吟一下,感觉身体的热流开始乱窜,这是头一次看到男人这样的变态 的动作,而且,还是平时那么软弱的曾小贤,这样的反差,带来的刺激是前所未 有的。
 
  不过一会而已,诺兰内裤带来的刺激慢慢消失了,带着一种残忍的笑容的曾 小闲看到了诺兰的双眼,慢慢的将手里的内裤放到了诺兰的脸上,用力的揉了几 下,『啊……脏……曾小贤,你干什么,啊……疼~ 』当感觉到刚刚被曾小贤吸 舔的内裤被放到了脸上,诺兰的耻辱心让她开始了防抗,可惜,只是一会,她的 阴道就好像被撑开了一样,那种疼痛带着快感,让她身体出现了颤抖,一声呻吟 喊了出来。
 
  曾小贤只是用内裤揉了几下诺兰的脸颊,然后直接放了上去,这只刚刚拿着 内裤的手,来到了诺兰的阴部,看着那呼吸一样的阴道,不断的有液体涌出,他 兽欲已经被带了出来,也不管那小小的洞口到底有多大,两只手指直接插了进去, 而且直接全部进去,毫不犹豫的做着抽插的运动,而且越来越快,诺兰的身体开 始了扭动,那小小的阴道口,被撑大了几倍,随着曾小贤的手指运动,不断的有 白色的液体飞出。
 
  『啊……疼,你慢点……啊……用力呀小贤,用力……啊……』刚刚扔到了 脸上内裤的诺兰,现在已经没有办法顾及其他了,伴随着阴道里不断传来的疼痛 和快感,现在的她已经被欲火占领了。正在紧闭双眼忍受和享受着这样快感的时 候,一根坚硬的棒子被硬生生的插到了她嘴中,而且,她的阴部也在被舌头大力 的舔着,吸着,竟然还可以感觉到她的阴蒂被牙齿咬到。无法发出任何话语的诺 兰,只能忍受着那坚硬的阴茎在口中上下运动,尽量用喉咙发出了痛苦或者欢快 的呻吟。
 
  『唔……嗯……呃……』那根阴茎的抽插的速度也来越快,睾丸不断的拍打 着她的小脸,肛门穿来的淡淡的臭气,不但没有让她感觉作呕,而且还让她感觉 到了刺激。感受着每次阴茎插到她喉咙的深处带来的窒息的感觉,她的小腹已经 出现了蠕动,『呃……唔……』当再一次体验到阴茎让她窒息的感觉的时候,她 的阴道喷出了一股股的暖流,伴随着那淡淡的白色液体,喷薄而出,强烈的快感, 让她忘记了口中的东西,神志开始恍惚。
 
  不断咬噬着诺兰阴部的曾小贤,感受到了诺兰阴道里强烈的伸缩,只是一会, 一股股的液体喷到了他的脸上,而且口中都已经填满,他停止了手上的动作,抽 出了2 个手指,仰头咽下了那么美味的液体,随着他手指的抽出,诺兰的小小的 尿道口竟然也喷出了液体,直接洒向了远方,渐渐的减弱,让诺兰的大腿周围都 是湿漉漉的,那种淡淡的骚气,让他的阴茎开始跳动,他的腰部开始用劲全力的 上下摆动,每次都会感觉到诺兰喉咙中带来的阻碍,不知道又是抽插了多少次, 一股暖流喷薄而出,他深深的把阴茎插到了诺兰的口中,睾丸紧紧的贴到了诺兰 的脸上,随着一股一股的精液的射出,让他感觉自己已经在天空中。
 
  诺兰在无意识的情况下,大量的吞食着口中的精液,与其说是吞食,不如说 是曾小贤强制喂食,他的阴茎已经快插到咽喉的最深处,每次的射入,都会通过 咽喉直接到达诺兰的胃里。
 
  不知道过了多久,身下的诺兰好像被精液呛醒了,当小贤把阴茎拔出来的时 候,上面挂着满满的唾液还是部分的精液,黏黏的带着丝状离开了诺兰的口腔, 还在意识不清的诺兰大力的喘着气,咳嗽着,有时会有部分唾液或者精液被咳出 来,可惜,绝大部分的液体早已经到了她的胃中。
 
  曾小贤像是得胜的头狼,俯视着自己的猎物一样,看着身下的诺兰,他并没 有着急去做其他的,当看到诺兰呼吸开始平稳之后,曾小贤把阴茎重新放到了诺 兰的嘴里,大力的插了几次后,感觉阴茎又开始有了硬度,满意的放开了固定诺 兰头部的手,用抽出来的阴茎在诺兰的脸上开始涂抹上面的液体,看着那挂面粘 稠物的小脸,清纯中带着妖媚,闪闪发光。
 
  还在欣赏自己的成果的曾小贤,突然被手机的铃声打断了,一股怒气直顶脑 门,下床前先看了下还瘫软在床上的诺兰,小声的说道『不要动,宝贝,等我回 来』。
 
  现在的诺兰那里还可以听到这个男人的话语,完全是神游九天的状态了,刚 刚的快感让她的灵魂好像要飞离她的躯体一样,那种窒息的感觉,让她体验到了 从来未有的快感,以至于最后都已经尿失禁,如果再长一点,有可能下面都会出 现黄色的物体,当慢慢的身体有了一点点知觉的时候,她感觉全身发热,乳房涨 的好像要流出奶水一样,喉咙现在都已经感觉到了疼痛,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电话里的人是lisa,因为曾小贤的电话编辑朱迪给她电话,说曾小贤到现在 都没有来电台,已经下班了的lisa非常生气,想到这个贱人曾竟然敢迟到,无名 火起,怒不可遏的打通了曾小贤的电话,但是等了半天还是没有人接听,气的她 直接把车停在了路边,继续重播了回去。
 
  『曾小贤,你到底干什么去了,你知道今天还要上节目吗,现在几点了,是 不是我开了你』听着电话里那熟悉的女王般的声音,头一次,曾小贤没有抵触害 怕,而是玩味的一笑,『lisa……我不是有特殊情况吗,让朱迪放下之前的录音 吧,今天肯定过不去了,lisa~ 不要生气吗~ 』还是那贱贱的口气,可惜,现在
 的曾小贤满脸的阴险,他要一步步的实现心中的那个计划。
 
  『什么特殊情况,火星撞地球你也得给我上班,听着曾小贤,我就给你一次 机会,诺兰也没有来上班,如果你再不来,我和你说,明天你就不用来电台了』 『好吧,lisa你听过我,我现在就在诺兰这里,她今天受伤了,离不开人,不行 你过来帮我照顾下她』呵呵,你还当我是之前的曾小贤吗,我就不信你不来,这 个阴险的男人暗地里冷笑着。
 
  『真的,诺兰受伤了,重不重,你等着我马上过去,这要是台长知道了,事 情就大了,怎么受伤的』听着电话里急促的问话声,曾小贤只是告诉了lisa诺兰 的家庭住址,其他的一概没有回答就挂断了电话。
 
  也不过十分钟左右,诺兰的门铃又想了起来,曾小贤放下了手中的工作,慢 步走到了房门前,用猫眼看了下,果然是lisa,还是那样清爽的短发,双眼带着 怒气,正在冷冷的盯着防盗门。
 
  现在卧室里的诺兰,刚刚清醒了一下,但是酒的后劲太足了,让她又渐渐的 模糊了,带着各种复杂的感觉,睡了过去。当lisa看到打开方面的曾小贤,心中 马上充满了疑惑,现在眼前的人完全没有了之前贱贱的感觉,倒是感觉身上带着 一股危险的气息,但是她也没有时间去考虑这些,直接推开了曾小贤,快步向着 卧室走去,『我已经来了,曾小贤,你要是敢骗我,你等着,你会知道结果,诺 兰,诺兰』lisa一边训斥曾小贤一边走入了卧室,因为大厅的灯没有开,所以, 突然从黑暗到光亮的地方,视觉开始有点反应不过来,这才让她又走了几步,来 到了穿前,刚刚眯着的双眼,看到床上的一幕,瞬间瞳孔放大,心跳加速,整个 身体都好像被定住一样,空气中还弥漫着让她荷尔蒙暴增,这再也不是那臭臭的 鱼食的味道,完全是她熟悉的吕小布拿走她初夜的时候,留下的那种味道。 
  现在的诺兰,全身是个不规则的大字,白质的右侧的小脚脚踝绑着一圈纱布, 可惜,已经开始脱落,全身意思不挂,她的角度可以看到从诺兰的臀部开始,上 身都是不规则的红痕,大大小小的,进入还有牙印,这让她无法理解到底发生了 什么,诺兰的小脸侧向了她的一侧,脸上挂着洒落的头发,而且还布满了不知名 的液体,放映这淡淡的光亮,嘴角可以还挂着唾液和白色液体的混合物,几缕头 发被她直接含到了口中,已经睡去的诺兰,根本就没有了什么意识,即使听到了 有人的呼喊,她还是无法醒来,只是稍微动了一下,就没有了动静。
 
  这是什么伤,lisa现在的震惊程度已经被看到外星人还要强烈了,作为成年 人的她虽然只被小布进入过身体,但是这样的情景,这样的画面,她在自己观看 日本的动作片的时候,都没有看到过,这简直是非人的折磨,但这却让她感觉到 了非常强烈的快感,竟然开始幻想自己就是诺兰,她多喜欢这发生在她的身上。 
  也许是曾小贤早就知道了lisa的想法,现在的他已经悄悄的站在了lisa的后
 面,手上拿着刚刚撕好的米黄色的布条,那是用上次他扯掉了的诺兰的窗帘剪成 的。
 
  一根和藤条一样的布条开始穿过lisa的两肩,缠绕了几圈,继续绕到了手臂, 腰身,腋下,大腿根部,也不知道曾小贤那些学到的技术,这样的捆绑即使是日 本的大师看到都会称赞,时间没有太长,当lisa感觉到异常的时候,她全身已经 是被捆绑了不下5 圈,一个五花大绑的人,像个粽子一样,站在了诺兰的面前, lisa努力的回头想要看到这个行凶的人,突然行动受到了限制,人的本能就会马 上产生恐惧,刚刚还在陶醉在性爱欲望之中的lisa,现在满脸都是惊慌,『曾小 贤,你干什么,放开我,放……开……我……』即使她看到了是曾小贤,但是感 觉上感觉这个人根本不是曾小贤,那种让人毛骨悚然的表情,吓的她有点全是颤 抖,最后的话语到不是吓的,而是曾小贤突然勒紧了lisa全身的布条,一个可以 和艺术家相比的捆绑技巧,让lisa的阴部的阴蒂和阴沟同时受到了刺激,双乳已 经被布条紧紧的勒紧成为了一个长圆形,因为有着胸衣的束缚,每次的布条的运 动,都会让她乳头和阴部同时受力,虽然感觉全身无法行动,但是那样的刺激让 她阴道已经开始分泌液体,恐惧也是越来越少,慢慢的竟然出现了期待,期待着 眼前的人会怎么对待她。
 
  『曾小贤,呜呜呜……』已经非常厌烦了lisa的声音,曾小贤直接用诺兰的 内裤塞到了lisa的口中,当那带着诺兰大量分泌物到达了口中的时候,lisa感觉
 都要吐出来了,那种粘稠的感觉让她胃酸增多,眼球上翻。
 
  看着眼前的作品,那被捆绑的结结实实的lisa,让曾小贤的阴茎一下子暴起, 龟头的分泌物也开始增多,他淫笑着开始寻找摆放这件艺术品的地方,最终,他 看到了窗边,那里窗户的把手正好可以把lisa固定,曾小贤慢慢的走到了床边, 把窗帘慢慢合拢,但是留下了一半人宽的缝隙,回来后,把lisa抱到了窗边,现 在的lisa用劲全力摇摆着身体,可是每次的晃动,都会让她阴部和乳房刺激练练,
 这种快感和恐惧,让她感觉到自己有点眩晕了,所以,现在她已经不敢多么用力 挣扎了,那简直是无法形容的感觉,疼痛,刺激,恐惧,各种复杂的感觉,刺激 着她的神经,以至于她的分泌物已经顺着内裤流出了短裙,流到了小腿上。 
  把lisa放到窗边后,曾小贤用一个布条把lisa的一只腿绑好,然后用窗户的
 把手固定,慢慢的让这条腿悬空,一直到无法再升高位置,另外把丽萨背着的双 手用布条也固定到了另外一个窗户把手上,如果你在楼下,可以清晰的看到,一 个像是正在跳芭蕾舞的人,高高抬着一条腿,另外一只腿笔直的站立着,那样的 形体充满了美感。
 
  现在的lisa完全没有体会到美,现在的她只有痛苦和兴奋,两只腿,一直被 高高的抬起,另外一只正垫脚站立,她现在唯一可以让身体轻松的地方就是窗户 的玻璃,但是落地窗的窗帘有着一跳缝隙,如果她靠过去,就会让底下的人清楚 的看到她的样子。这让她内心非常的纠结。
 
  当她再次回头看向曾小贤的时候,吓的已经开始快要昏厥了,这时的曾小贤 手里拿着一把锋利的水果刀,带着那好像恶魔一样的笑容,走到了她的面前, 『蓉蓉兔,我是贤宝宝呀,我们来做个游戏,不要害怕,贤宝宝不会伤害你的』 随着锋利的刀尖划破了她胸前的衣服,lisa现在只能玩命的摇动这脑袋,发出了 从来没有过的求饶的声音,可惜,曾小贤听到的只是呜呜呜,看着满眼惊恐,头 上冒着冷汗的lisa,曾小贤的兽欲达到了最高点,他不断的用刀尖划破lisa身上
 的衣服,每一次,lisa都会玩命的摆动,眼泪已经流到了地上。
 
  现在的lisa,胸部已经出现了2 个不规则的破洞,胸衣也被曾小贤划断了, 2 个坚挺硕大的乳房,脱离了衣服的舒服,蹦了出来,和胸前的布条紧紧的合拢 到了一起,这让她每次的摆动都会增加更加直接的刺激。曾小贤看着lisa大腿根 部留下的液体,带着戏虐的微笑,继续着手中的动作,短裙已经被划城了草裙, 而且,阴部的地方,已经毫无遮挡,看到了lisa那半透膜的蕾丝内裤,小贤用一 只手直接向这lisa的腰部拉长,以至于,内裤的边沿都已经镶嵌到了lisa的大阴
 唇中,好像一个丁字裤,随着曾小贤力度的增加,lisa的反抗越来越少了,看到 已经快要放弃抵抗的lisa,那尖利的刀尖直接划断了内裤的下端,用力一扯,脱 离了lisa的内裤被小贤拿到了手中,带着胜利的微笑,把这个内裤戴到了lisa的
 头上。『呜呜呜呜,呜呜呜呜』现在的lisa鼻涕眼泪一大堆,也不知道她是在求 饶还是在兴奋,反正她的阴道分泌物和水流一样,这真实的反应出了lisa的身体 感觉。『蓉蓉兔,你原来喜欢被虐呀,我说你总是要虐待我呢,那今天我们就继 续玩哈』把手中的尖刀直接放到了化妆台上,回身,曾小贤用lisa的内裤把她的 双眼也遮挡上了,虽然这根本阻碍不了多少视觉,但是还是让他感觉到了无比的 兴奋。看着全身如同乞丐一样的lisa,那硕大的乳房被紧紧的挤压着,浓密的阴 毛上面都是分泌物,阴部一条紧紧勒入阴部的布条,不断的有液体渗出。
 
  『嗷嗷……』随着一声狼般的吼叫,曾小贤现在已经是全身肌肉紧绷,回头 在看着诺兰满身的吻痕,让他感觉自己成为了一个奴隶主,可以肆意的践踏他的 奴隶。
 
  低身把正在熟睡的诺兰拦腰抱起,然后抱到了lisa的前面,用双手用力的抽 打了几下诺兰的屁股,随着清脆的啪啪啪声响,感觉到疼痛的诺兰开始转醒,但 是醉意正浓的她完全么有办法站稳,嘴里发出着不知道是痛苦还是快乐的嗯,嗯, 嗯,双手不自觉的开始抓向了lisa的腰部,感觉有了支撑的诺兰,脸部直接贴到 了lisa的阴部,那正在分泌的液体开始不断的流到了诺兰的脸上,这么大力一抓,
 让单腿站着的lisa很是痛苦,但是那布条刺激阴部和乳房得到的快感也是非常强 烈,已经有点失去意识的lisa又一次被拉到了现实,嘴中发出了阵阵的呻吟。 
  曾小贤看着正在俯身的诺兰,她的双用已经紧紧的抱这lisa的臀部,而现在 单腿站立的lisa为了让身体保持平衡,只能玩命的挺直身体,这让lisa身上的布
 条越来越紧,带给她的刺激也是越来越大,lisa全身已经是大汗淋漓,这也不过 才十多分钟而已。终于无法支撑身体的lisa终于把身体靠到了窗户上,但是那玻 璃传来的冰凉的触感让她知道,现在楼下的人极可能会看到她的半裸的身体,只 是稍微休息了一下,又努力的挣扎了起来。
 
  这样的画面,简直让曾小贤感觉血管都要爆裂了,再也不想压制自己的兽欲 了,扒开了诺兰那雪白翘臀,看着那粉色的菊花和干净无毛的阴部,让他忍不住 又是舔了一下,只是一下之后,他托起了那硕大的阴茎,直接抵到了诺兰一直呼 吸的阴道口,那个洞口是那么渺小,好像一个未成熟的樱桃,谁都无法想象比这 小洞大了基本的打棍子,是怎么进入的。但是这已经有了答案,随着诺兰一声痛 苦的呻吟,曾小贤的阴茎已经全部插入了进去,因为刚刚还是沉睡的诺兰,阴道 里并没有太多的分泌物,突然被这么暴力的插入,双手的手指甲都开始扎到了lisa
 的臀部的肉里,lisa也开始全身的颤抖,这是一个连锁的反应,每次曾小贤的高 速插入都会让诺兰和lisa感觉到了非人的痛苦,但也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快感。 
  现在的曾小贤已经没有了人类的良知,只是在利用本能大力的无限的抽插着 诺兰那魅力无限的阴道,每次抽插都会让诺兰的阴道被大大的撑开,小阴唇和蝴 蝶一样摆动着翅膀,这样的拉动,让她的阴蒂受到了极大的刺激。只是不到五分 钟,诺兰全身就开始颤抖,随着一声颤抖的呻吟,达到了高潮,有一次大量的液 体开始喷射,顺着曾小贤的抽插,慢慢的流了出来,这让诺兰开始慢慢意识恍惚 了,但是酒好像开始清醒,那样的刺激竟然没有让她昏厥,被诺兰手指已经抓拍 臀部的lisa全身也开始了痉挛,臀部的刺痛,诺兰的呻吟,不绝于耳的啪啪啪啪 啪声音,布条带来的刺激,还有着那乏累的身体,让她的情欲也攀到了最好,一 阵阵,一股股的爱液不断的喷出,被布条阻挡后流了下来,这是lisa从来没有过 的体验,让她现在已经没有了灵魂,她现在就想让眼前的人无限的蹂躏她,她渴 望得到阴道的充实。
 
  地板上已经开始大量的液体流动了,而且带着淡淡的骚气和腥气,俯身的诺 兰被曾小贤直接拉了起来,脱离了诺兰的重量,让刚刚还在体验高潮的lisa身体 一轻,直接靠到了旁边的窗户上,她现在已经无法顾及许多了。
 
  曾小贤一只手抬起了诺兰的一条腿,另外一只手抓着诺兰的头发,好像是在 骑马一样,大力的抽插这,每次的抽插都会让诺兰慢慢的向前移动,就这样,被 曾小贤一边插弄着,一般移动的诺兰,一直也没有停止呻吟,现在的诺兰刚刚才 有的那么的一点意识又被欲望占领了,这样耻辱的动作,并没有让她绝倒难受, 倒是让她开始了又一次高潮的来临,但是她已经无法再找到支点,只能慢慢的移 动着,体会这疯狂抽送到自己身体里的男人的手带来的安全感。
 
  从卧室一直到大厅,诺兰的分泌物和尿水已经像是一条指路的水印,在她的 尿道和阴道中不断的流出着。『嗯,啊,嗯……啊……啪啪啪啪啪,』呻吟中带 着闷声的啪啪啪声,一切都是那么自然,满脸狰狞的曾小闲,现在都已经喷出了 口水,飞溅到了诺兰的后背和头上,他这样做的唯一目的就是网球拍,已经被放 到放到门口的网球拍,就这样被曾小贤拿到了,这一来一回,让诺兰的阴道里都 已经开始出现了红色的液体流出,那是已经无法分清是谁的血液。
 
  随着啪啪啪的临近,lisa的意识也开始出现,但是伴随着的是那种深深的耻 辱感,她现在都可以看到楼下的行人,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人抬头看到她的身体。 努力的挣扎了起来,全身的酸痛还说有那摩擦带来的快感,让她已经无法正常思 考,只是想要得到更多的折磨,这样才会更加让她快乐。
 
  现在的诺兰已经被曾小贤扔到了床上,双腿被曾小贤紧紧的固定到了他的腰 部,只是一会的功夫,就被拉到了床的边缘,诺兰现在只有肩部在穿上了,其他 的地方都已经悬空,抓着她双腿的曾小贤和发疯一样,开始大力的抽插,每次都 会让诺兰的身体得到重创,那悬空的身体,开始了颤抖,全身的痉挛让诺兰无法 发出任何声音,只有那麻木的阴道还会体验出阵阵的快感。
 
  看着那雪白柔滑如绸般的身体被自己疯狂的插入蹂躏着,曾小贤感觉自己已 经不是了人类,他已经成为了万物的主宰,又一次体会到了诺兰阴道猛烈版的嘬 咬,曾小贤完全无法控制了,用最快的速度抽插了几次后,身体猛的向前,把诺 兰半个身体都推到了床上,那深深插入到诺兰身体里的阴茎好像突破了子宫的束 缚,深入到了里面,『啊……』一声痛苦的嚎叫,诺兰瞬间晕厥了过去,阴道不 断的涌出了大量的液体,尿液也随着喷出,低吼着的曾小贤已经开始暴力的喷发, 一次次的猛烈的喷发完全的被诺兰的子宫收入,那种原始的快感,让曾小贤眼前 发黑,天旋地转,但是他没有倒下,不知道喷射了多久,大量的精液好像已经填 满了诺兰的子宫,感觉到了完全释放,曾小贤还是不舍把阴茎拔出来,即使是快 感消退,他看到诺兰的阴部还是那么迷人,以至于阴茎在非常酸痛的情况下,并 没有完全的软掉。
 
  现在已经无法再插入到那紧绷的子宫了,他也只能大力的插了几下诺兰的阴 道,让最后的一些精液完全的射出了。
 
  床边的lisa带着迷醉的眼神看着这一切,眼中满是贪婪的渴望,趴到诺兰身 体上的曾小贤也看到了lisa的表现,淫笑着,看了看她,把阴茎从诺兰的阴道拔 出,然后,继续用手把诺兰的小嘴撑开,放到了里面继续抽插,一直到感觉阴茎 已经硬度可以了,才依依不舍的离开了诺兰。
 
  手中拿着网球拍的曾小贤,来到了lisa的身前,直接把嵌入大阴唇的布条暴 力的推倒了一旁,没有了布条的束缚,大量的液体爆出,一下地板就湿了一大片, 感觉到了那液体流出的快感,lisa再次喉咙发出了呻吟,曾小贤用手指触摸着那 隐藏在浓密毛发中的嫩肉,感觉非常的肥硕,手指慢慢的探入了lisa的阴道,搅 动了下,不错,还是很紧的,虽然味道被诺兰要大很多,但是这样更刺激,一只 手指慢慢的抽出,lisa感觉到了无限的空虚,但是下一秒她就感觉到了疼痛,曾 小贤竟然3 个手指同时向里面插入,也不管给lisa带来多大的痛苦,他这是在报
 复,报复之前的所有的一切,一个手指都可以紧紧包裹的阴道,突然进来了3 个 手指,让lisa已经快要死了的感觉,虽然用力的摇摆这身体,但是无法阻止曾小 贤的进入,感觉自己的阴道都已经快被撕扯开了,这样的疼痛完全么有快感了, 再一次无声的哭了出来,但是那又有什么用呢,只是一会的功夫,曾小贤的手指 都进入到了里面,开始慢慢的抽插,手指也在里面慢慢的搅动着。一边搅动,另 外一只手开始大力揉着lisa的豪乳,每次带来的痛苦都夹杂这快感,让lisa已经
 完全无法思考了,她渴望这更凶猛的进攻,好结束这样的噩梦。
 
  Lisa的阴道慢慢的开始适应了手指,一阵阵快感也传到了她的大脑,呻吟的 声音由痛苦慢慢的转变到了舒服,这样的感觉让她欲死欲仙,丝丝的暖流如注般 的流出,尿道的液体已经无法控制,随着插动的手指,也开始喷出。
 
  看着全身已经被勒的都是红印的lisa,看着手指在她阴道里的运动,看着那 大量液体的流出,曾小贤的头部突然剧痛,但是只是一会,痛苦消失了,换来的 是那坚硬的阴茎,他毫无感情的舔着自己的嘴唇,开始用另外一直手,把穿上的 诺兰拉到了这边,伸出手指直接插入到了那粉色的肛门中,『啊……』还在昏厥 的诺兰,还是发出了一阵痛苦的呻吟,然后继续沉睡了。
 
  曾小贤就这么用手玩弄着两个女人,让他现在已经又要到欲火的边缘了,突 然把手指从lisa的身体拔出,随着拔出,又是大量液体喷了出来,看着已经翻着 白眼留着口水的lisa,他感觉到了身体的疲乏,但是还可以一战,冷笑着看了看 床边的网球拍,用手拿了过来,直接用拍柄的头部摩擦了下lisa的阴道口,然后 毫无犹豫的插了进去,一直到无法插入为止,这时的lisa感觉到了一个坚硬的东 西进入到了阴道而且突破了子宫口,进入到了里面,剧痛让她开始出现昏厥,但 是随着带来的快感,让她又开始清醒。曾小贤用力的拿着拍头,不断的上下抽插, 每次,lisa都出流出大量的口水,而且喉咙发出的声音也是越来越沙哑。 
  报复的快感,已经让曾小贤得到了无穷的力量,他慢慢的抬起身子,抽出了 在诺兰肛门的手指。双手解开了固定lisa的布条,然后,一用力,把lisa扔到了
 床边,得到了支撑的lisa,瞬间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轻松,但是那只球拍在她要 完全瘫软到地上的时候,被地面大力的推倒了子宫里面,无法忍耐的剧痛让她有 弓起了身体。
 
  看着那像只毛毛虫一样蠕动的lisa,曾小贤已经完全忘记了她是身份,现在 的lisa连一个奴隶都算不上,只能算是他的报复工具,他不屑用阴茎插入那肥厚 粉色的部,但是看到那暗红色泛着光的肛门,倒是非常的感兴趣。
 
  曾小贤用脚踢了几下网球拍,让lisa又开始了抽搐,现在的lisa已经没有力
 气发生了,全身的汗水都已经不知道留了多少,让她感觉身体的水份都要蒸发了, 那坚硬的东西不知不觉开始不动了,但是她的肛门好像被什么揉着,一直坚硬光 滑的东西,一直在徘徊。
 
  曾小贤戏虐的看着身下的lisa,当他看到lisa的表情开始舒展的时候,突然
 用力一顶,然后用劲全身的力量把那个从未开发过的肛门硬生生的顶开了,然后 长驱直入,子宫带来的快感和痛苦已经完全可以抵消了肛门的疼痛,lisa也只是 象征的挣扎了几下,就不动了,随着曾小贤无情的抽插,肛门已经开始崩开了, 一点点血色已经附着到了曾小贤的阴茎上,看着那被自己撑开的肛门一次次的被 插入,还带着血丝,曾小贤狂笑了起来,lisa你也有今天,我要干死你。 
  随着啪啪啪的无限出现,lisa已经完全的晕厥了,再也听不到lisa的呻吟,
 曾小贤失去了兴趣,直接大力的抽插了几次后,拔出了阴茎,现在的lisa已经则 身瘫软到了床边,那网球拍的拍柄已经有一部分出来了,但是小贤已经对那里没 有了兴趣,看着还没有合拢的肛门,他感觉非常好玩,呸,以后口水啐了进去, 唾液进入到里面,不见了。
 
  看着自己已经丧失兴趣的lisa,曾小贤又狠狠的给了她屁股几巴掌,然后, 把她空中的内裤拉了出来,口水瞬间让床上出现了一片湿痕,用阴茎在lisa嘴里 插了几次,感觉干净了,有用胸部挤到阴茎上,上下的擦干净了。
 
  完全无视lisa后,他来到了诺兰的身前,这个女人还是他很喜欢的,随意, 他不想让阴茎沾这其他女人的液体进入。俯身把诺兰放好,让她趴到了床边,看 着还在晕厥的诺兰,心中带着复杂的情感,经过了几秒的挣扎,又一次,阴茎再 次插入了另外的一个女人的肛门中,诺兰的肛门还是粉色,刚刚的润滑,并没有 让她有太多的痛苦,但是还是听到了诺兰的呻吟,啪啪啪的声音有一次出现了, 看着雪白的屁股,被小贤慢慢的打成了红色,心中那种欲火终于开始要把身体燃 烧带劲了,不知道是抽插了多少下,也许一百,也许二百,反正他的早已经麻木 了,诺兰的肛门也开始出现了红色的血丝,那样的画面完全和lisa的不一样,诺 兰雪白皮肤带来的震撼,别人是完全无法比拟的,随着诺兰身上香气的飘来,掺 杂着那满屋的淡淡的腥气和骚气,让曾小贤终于要爆发了,双手用力的拍打着诺 兰的屁股,诺兰也无意识的发出了不间断是呻吟,嗯嗯嗯,啪啪啪啪啪,终于快 感攀到了顶峰,只是一瞬间,一股精液伸到了诺兰的肛门里,现在已经不满足这 样的感觉的曾小贤,一下拔出了阴茎,大量的液体开始射到了诺兰的背上,头发 上,然后留到了诺兰的脸上,不知道是多少的精液,诺兰的全身好像都有这样白 的液体的流动,现在的曾小贤头部又是一阵剧痛,但是也是很快消失,那种射出 还完全没有停止,只是全身的力量开始被抽空,当他感觉到已经无法支撑的时候, 用劲全力把阴茎继续插到了诺兰的阴道里,突破了那微小的束缚,再次进入到了 诺兰的子宫里,开始了最后的喷射,每次的喷射好像都会让曾小贤失去一次生命 一样,但是那样的快感是最强烈的,啊……当一身无力的叫喊中,一个男人瞬间 也失去了最后的意识,他的阴茎还深深的插入在身下的女人的阴道里,而且被紧 紧的包裹了上,好像再也无法拔出了。
 
  不知谁家的电台终于传中了那熟悉的声音,『欢迎收听你的月亮我的心,好 男人就是我,我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