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我和妹妹的故事】(强奸自己的妹妹)
【我和妹妹的故事】(强奸自己的妹妹)
 
                 (一)
 
  我干我妹妹已经有很多年了,从她的小嫩屄才刚刚长毛开始一直干到现在。 如今她已经中专毕业,暂时还没找到满意的工作,每天赋闲在家;我正在大学读 书,因为白天父母都去上班,家里就只有妹妹一个人在,所以常常逃课回来跟妹 妹做那件事情。
 
  我知道她心里还是有点儿不大愿意的。虽然我想妹妹其实也并不在乎什么处 女贞操,但毕竟跟自己的哥哥做爱是乱伦行为,她肯定不希望这种见不得人的关 系一直维持下去。只是在她很小的时候就被我强行开苞了,而且多年来我对她肉 体的索求一直不曾间断,她肯定也早已习惯了这件事情。现在,我们都把它当作 自己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了。
 
  最近这段时间,妹妹失业在家,心情比较苦闷,我经常回来陪她对她多少也 是种安慰,所以每次跟她做时她都还显得比较有热情,而我也加倍卖力地施展性 爱技巧,把她干得很爽。她常常会忍不住叫出来,并且泄出很多淫水,小穴像关 不拢的水闸一样,弄得两人都异常兴奋。
 
 
                 (二)
 
  我第一次给妹妹开苞时她只有1*岁。说小也不能算小了,1*岁这年龄, 有的女孩都生小孩了,而且照我看来,妹妹在1*岁那年发育得也算不错,小奶 子已经挺了起来,屁股鼓涨涨的,阴毛像刚刚发芽的青草,花瓣含苞欲放。她已 经来过月经,应该说基本上就快要熟了,否则我也不会想上她(我才不像有些变 态的恋童癖呢,一个还没发育的小穴根本就引不起我的兴趣)。
 
  从那以后我又强奸过她很多次——到现在虽然不能说是“强奸”了,但她和 我做那事时也还是有点勉强的——要是判刑的话我真不知该被判多少年!
 
  我知道这是一件罪恶的事,但我并不在乎。这世上比我更罪恶、更卑劣的行 径多的是!我一点也不感到良心的不安。
 
  我选了一个暴雨不止的夏夜对她下手。那年夏天的雨似乎下疯了,曾连下了 整整一周没停过。我的情欲也如同窗外的青草那样在雨水中蓬勃生长。
 
  凌晨一点,我悄悄潜入妹妹的卧室,爬上了她的小床。在疯狂的雨声中我拉 下了妹妹的内裤,拉到将近脚踝的部位,非常色情地挂在那儿。我小心地分开她 的双腿,对犹在熟睡中的妹妹进行了技术生疏的奸淫。当我卤莽地戳破她的处女 膜时,妹妹醒来了。
 
  “哥,你干什么……不……不要……”但我不顾妹妹低声的哭泣和哀求,继 续一插到底,深深地,深深地插进她那处女的小穴。
 
  雨水的哗哗声遮掩了一切。在妹妹泪流满面的哀求声中,我笨手笨脚地早早 结束了。紧缩的处女阴道使我那条只尝试过手淫滋味、没见过多少世面的鸡巴只 抽插了十来下就不争气地缴械投降。我怕射精在她阴道里面会出事情,所以在关 键时刻把兴致高昂的小弟弟抽了出来,一滩浓精全喷在妹妹的腹股沟处,羼杂着 开苞后的小穴流出的处女的鲜血,顺着阴唇往下淌……
 
  事后我安慰了妹妹半天,向她认错,并告诉她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以后就不 会疼了。当然我也告诉她绝对不能把这事说出去,说出去爸爸会把我们两个全打 死的。我想妹妹当然明白一旦事情败露,更没脸见人的将是谁。
 
  我仔细收拾了床铺才悄悄离去,把粘满了黏液的卫生纸扔到抽水马桶里冲掉 了,但还留下一小片比较干净而且上面沾着妹妹处女血的纸片,作为给妹妹开苞 后的纪念。
 
  直到现在我都保留着妹妹的处女之花。
 
  
                 (三)
 
  人的胆子总是越来越大。跟妹妹乱伦这种事,有过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 
  半个月后的一天深夜,我又一次爬上了妹妹的床,把情欲高涨的大鸡巴插进 了她才被开苞不久的小嫩穴。这一次妹妹醒过来之后没有像上回那样失声哭泣, 只是一个劲儿地小声哀求我别对她做这种事情,但我不可能放过她,依然在她的 身体里抽插,到最后的紧要关头才把小弟弟拔出来,射精在她的肚皮上。
 
  这次我插了有十多分钟,好爽啊!而妹妹虽然仍表示出拒绝之态,但从她的 身体反应可以看出她不像第一次那么疼了,情绪也没那么激动。事后我仍旧是道 歉加安抚,对她说哥哥是非常喜欢你才忍不住做出这种事的,其实没有什么,父 母可以做,我们兄妹之间也可以做,只要不让别人知道就行了。
 
  第二天早上在餐桌旁碰到妹妹,她仍像上次那样故意躲开我的目光,埋着头 吃饭。我偷偷伸脚去碰她,她的脚马上让开了。我也没说什么,草草吃过早饭就 去上学了。
 
  过了几天,我又在半夜摸去了妹妹的房间,但发现她竟然把门从里面给插上 了。连续几次都是如此。看来妹妹是决定加强自我防范了。我很恼火,但又没有 办法。因为那门是老式的那种,用插销从里面一插,她自己不开谁都没法可想, 除非把门撞开。
 
  但聪明的我还是想到了办法。我从网上的一篇情色小说中得到了灵感,决定 试一试。我花了半个月的工夫,从药店里零零星星地买回一些安眠药,终于凑成 了大半瓶,并仔细地把它们研磨成细粉。
 
  一天下午我提早放学,家中没人,我便偷偷往妹妹每天都要喝的奶粉罐里掺 进安眠药粉,充分地搅拌均匀,然后忐忑不安又满怀期待地等待夜晚的到来。 
  果然,晚饭后,妹妹做完功课,照例冲了一杯牛奶坐到客厅里看电视,但这 天没看多一会儿她就在沙发上睡着了。妈妈把她抱回自己的房间,让她在床上睡 下。我心中大喜过望。哈哈!今天晚上又有的爽了!
 
  父母的房间熄灯之后,我就迫不及待地摸到了妹妹的卧室。推开门,又看到 床上那熟悉的睡姿,鸡巴一下子就硬了起来。妈妈已经帮妹妹把外面的衣服给脱 了,这样就又帮我省掉一道工序。我掀开她身上盖的毛毯,开始行动。
 
  这一回我把妹妹脱了个精光,内裤、小背心全都扔在一旁(因为小奶子刚刚 才发育,虽然一翘一翘的,但到底还不算很大,所以妹妹还没开始戴乳罩呢), 一丝不挂的幼女裸体看起来美不胜收。我非常从容地把自己也脱得赤条条的,才 趴到妹妹身上。
 
  我把她浑身上下都仔细欣赏了一遍(当然少不得一边看一边摸了),特别是 那两个小巧红润的乳头(我非常好奇那里面怎么会流出奶汁来)和胯间神秘的小 穴。
 
  妹妹的小穴才被我插过两次,花瓣还夹得很紧,稀疏的阴毛不均匀地分布在 嫩红的大阴唇周围。我用手指分开沉睡的肉瓣,露出里面的鲜嫩之极的粉红穴肉 和微开的洞口。我饶有兴趣地尽量把阴道口撑大,往那黑黑的洞眼里张望,看了 半天也没看明白什么。
 
  我还找到了妹妹的阴蒂(上两次由于条件所限,不允许我这么从容),把外 面的嫩皮翻开,露出那光溜溜的小肉珠,抚弄了几下居然还神奇地涨大了,真好 玩!
 
  我舔了妹妹的小奶子之后又去舔她的阴部,把两片阴唇的嫩肉翻得开开的, 尽可能地使她私处的每一个角落都能被我的舌头所光顾。我在那里的每一寸“领 地”上都涂上了自己的口水,舌尖甚至深入肉洞中搅来搅去,一种满足感不禁油 然而升。妹妹的阴部微微有点咸,味道很鲜美,也没有什么异味,舔得我如痴如 醉,不想把嘴挪开。
 
  当然,最后还是要让位给下面的大鸡巴的。我把妹妹的双腿分得极开,摆成 一个色情无比的姿势,然后扶着她的细腰,对准穴口,将昂扬的肉棒深深插入到 底。我用力抽送着,大有肆无忌惮的意思,也不管这么剧烈的运动会不会把妹妹 给弄醒。
 
  这一次我感到比前两次都来得爽,不仅是因为可以为所欲为,而且我感觉妹 妹的小穴已不像上两次那么紧了,插起来更酣畅淋漓。我也不知道插了多久,总 有十几、二十分钟吧,到了最后关头仍是把鸡巴抽出来,但这一次我没射在她身 上,也没射在床上,而是全喷在地板上了(主要是怕收拾起来麻烦)。
 
  我又继续用手在妹妹的阴部玩弄了一会儿,才拿卫生纸给她擦干净(当然少 不得把地板上的那滩精液也擦了),然后把内裤和小背心再给她穿上,盖上毯子 (好象什么也没发生过的样子),才悄悄离开。妹妹始终都没有醒过来,看来安 眠药粉的效力还不错。
 
  第二天一早醒来,她好象也没发现有什么异常。我暗自窃喜。
 
  就这样,连续一个星期,我几乎每晚都去妹妹的房间干她(也有时她感到困 倦不堪早早就上床睡觉,但还记得把房门的插销上好,于是我只能是又吃闭门羹 了),不仅每次都能尽情地舔她的乳房和私处,还尝试了好几种的插穴体位,但 每次射精我都注意射在地上,事后还给她穿好衣服,仔细地清除掉现场一切可疑 的痕迹。
 
  但是有一天晚上,可能是妹妹吃的牛奶里药粉不够吧,我正干到兴头上时, 她突然醒过来了,把我吓了一跳!紧张之下我竟提前想射精了,差点就射在妹妹 的小穴里(那样可就惨了!),幸好我反应还算快,及时抽了出来,一股热精全 射在了她的阴毛上。
 
  事情败露之后,妹妹提高了警惕,再也不喝那罐牛奶了。于是我每天晚上又 只好面对那紧闭的房门,无奈叹息。生活重又回到那种乏味、无聊的状态。 
  
                 (四)
 
  两个月后的一天,我总算又找到了机会。我从一个朋友那里搞到一种日本进 口的巧克力,是专门给女孩子吃的掺有迷药的那种。我妹妹很喜欢吃巧克力,才 不像有些女孩那样假惺惺的,明明想吃却又说不敢吃、怕发胖。
 
  我把巧克力放在客厅里妹妹容易发现的地方,结果她以为是妈妈买的,就把 它给吃了,下午怎么也醒不过来。碰巧那天下午(周末)妈妈的一个牌友打电话 来叫她去打牌,而爸爸临时去外地出差,家里就只剩下我和昏睡不醒的妹妹了。 真是天赐良机啊!
 
  我好好地搞了她一把。她身上里里外外每一个吸引人的地方都被我尽情地把 玩,真是爽到极点!那块进口巧克力的威力确实大,任我怎么折腾妹妹就是醒不 过来。我还差点要给她的小屁眼开苞呢,大龟头都已经挤进去了,但后来想想还 是觉得有点脏,就算了。
 
  那天我整整干了她五个多小时,从下午一直干到晚上,前后射了三次(好象 要把两个多月来积压已久的性欲一下子全发泄出来),干得我自己都腿软得走不 动道了。等妈妈打完牌回到家,我早把现场打扫得干干净净,跟她离去时别无两 样。
 
  经过这一次畅快淋漓的迷奸之后,我的胆子变得更大了。我越来越有把握相 信妹妹不会把这事捅出去。她虽然不愿意,但反正也已经被我干过了那么多次, 再多一次又有何妨呢?
 
  于是有一晚我提前躲进了妹妹的房间,当她看完电视从客厅里回房准备休息 时,我一下子从暗处蹿出来抱住她,先急忙把门关死,然后就拉她到床上去。果 然妹妹并没有大喊大叫,只是无声地抵抗,但女孩子的气力毕竟有限,而且可能 她也想到这早不是第一次了(而我又不可能放过她的),所以最后还是放弃了徒 劳的挣扎,乖乖地任我奸淫。
 
  这以后我就再也不用等妹妹睡着后才摸到她房里,或者下迷药把她弄翻了才 下手。事情变得更简单了,只要我实在是憋不过了,就去找她,要求她跟我做 (当然是背着父母的)。我断定她不敢把这事告诉父母,她谁也不会告诉。这只 是我们两兄妹之间的一个小秘密罢了。再说我这做哥哥的,除了不时要在她身上 发泄性欲这一点不好外,对她可疼呢!谁不认为我们是一对关系很好的兄妹呢? 
  其实我确实很喜欢妹妹,只不过我总也无法控制住身体深处那只欲望强盛的 猛兽吧。我们是恩爱的兄妹,也是狂热的情人,这又什么不好呢?所以我一次又 一次地和妹妹血肉交融地深深结合,深深的。
 
  我只是担心妹妹会不会怀孕,因为虽然我每次都是体外射精,但危险性还是 很大的。所幸一直都平安无事,每个月都能吃到“红灯”。
 
  为了防止意外的发生,后来妹妹跟我定了三点“君子协定”(看来她是认命 了):
 
  1、每个月最多不可以超过五次(平均一星期做一次);2、一定要戴避孕 套;3、月经期不可以强迫她做。
 
  我自然遵照执行。但有时会觉得戴套子插穴很不爽,毕竟不像肉贴着肉那样 刺激过瘾,所以在妹妹安全期的时候,我也会要求不用戴套让我直接插进去。妹 妹经不住我软磨硬泡只好无奈地同意了。
 
  每逢那样的日子我总是玩得特别尽兴。
 
  
                 (五)
 
  这么多年来我一直都跟妹妹保持着禁忌的肉体关系。她娇好的身体在我的雨 露润泽下日渐成熟、绽放,乳房从两个小小的青苹果成长为坚挺、丰满的双峰, 小肥屄的周围从萋萋芳草变成茂盛的丛林,嫩穴多水而滋润,紧而不涩,柔而不 烂!
 
  至于我,经过这些来的不断磨练,小弟弟的忍耐时间已从最初的十来分钟延 长到现在的四、五十分钟。我们的契合程度已越来越好,时常能双双达到高潮。 我相信再用不了多长时间,妹妹就会完全心甘情愿地跟我干的。那时我就不会再 说“强奸自己的妹妹”,而是说“和妹妹做爱”了。
 
  这就是我跟我妹妹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