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不可思议的泡熟女】(01)【作者:邪恶摄影师】
【不可思议的泡熟女】(01)【作者:邪恶摄影师】
 字数:478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前段时间的事情。认识一个女摄友李姐,平时无话不谈的那种,大姐姐类型。 
  一次约我去某山拍梅花,当天却时间不佳,下雨。
 
  因为平时我对她有技术指点,所以中午要留饭。她给她一个最好的闺蜜打电 话,说中午去闺蜜家吃饭。
 
  这个闺蜜不想做饭,自己去外面定了一桌,留下地点,我和女摄友赶过去, 早见她闺蜜在外面等候,十分热情。
 
  闺蜜四十二三岁左右,短发,白净,比较富态,肉嘟嘟的脸,双下巴。戴了 一个金丝眼镜,优雅又贵气,感觉像个女强人。又细又湾的眉毛,又大又水汪汪 的眼睛,特别明亮,所谓目含秋波也不过这个样子吧,一双红唇性感多肉,还擦 了口红。穿着紧身黑丝丝裤,大腿十分的丰满浑圆,一双高跟皮靴女王范十足, 刹那间有了邪意。
 
  一顿饭吃完,女摄友闺蜜不停的夸我帅气,身材好,女摄友说还没女朋友呢, 她闺蜜又是一番感慨,一桌饭时间,被说的挺不好意思,又有一点小得意。 
  闺蜜姓季,我叫她季姐。
 
  女摄友提议给她闺蜜拍一点照片,於是三个人又开了两辆车直奔山下。拍了 一个小时,她闺蜜非常满意。
 
  我见山不高,爬山最多半个钟头,想看看从上往下看到底是什么样子,於是 提议到山顶上去看看风光,她闺蜜十分赞同,但是女摄友却说走不动了,中午吃 太多了,怕累,於是撺掇我和她闺蜜两个人上山去。自己在山下继续拍。 
  於是两个人兴致冲冲的抄近道,却是一条十分陡的阶梯。
 
  两个人谈笑风生,不久就气喘吁吁,渐渐两个人都是满头大汗,扶着栏杆一 步一步吃力往上。
 
  我背了一个背包更受不了,所以就落后季姐两三个台阶,不过就在我无意往 上看的时候,突然看到季姐两条肥美的腿在来回的交错中风情万种,顿时间小腹 一阵火热,小弟弟居然有了一点小小的反应。
 
  因为当天下雨,台阶比较潮湿,容易打滑,我在后面心不在焉,一次踩滑了, 一个踉跄差点扑倒,慌乱中抓住季姐的一条小腿才稳住,这一抓不要紧,季姐整 个身躯差点直挺挺往后倒,又慌乱之我一把扶上去,本来想扶腰肢,谁知道没那 么高,一只手扶住她的腰肢,一只手却不小心托在季姐的胯里,不是大腿内侧, 而是大腿根部的两腿之间的部位,季姐吓得花容失色,一面惊叫,一面手忙脚乱, 站稳之后才发现我的手居然摸到她胯里的去了,一面说吓死了,一面打了一下我 的手,笑吟吟的说,「小色狼,你居然敢吃我的豆腐。」
 
  我连忙抽回手,一阵面红耳赤,季姐也是一个大红脸,想嘻嘻哈哈化解尴尬: 「没想到这把年纪了,居然被你个小色狼吃了豆腐,晚节不保了。」
 
  我红着脸连连说:「对不起,不是故意的。」
 
  季姐又说,「吃就吃吧,幸好没滚冬瓜。」然后又说,「小弟,看来你很虚 啊,要不要姐姐扶着你?」
 
  我连连说不用,没想到她已经把手伸过来了,我只好握住她的手,两个人继 续气喘吁吁往上走,季姐的手肉呼呼的,十分温软。
 
  待到半山腰,有一段平路了,本来想松开手的,没想到季姐居然没有松手的 意思,我心里直跳,莫非她也有这个意思?
 
  平路不长,两个人手挽手继续往上走,走一阵歇一阵,有时候居然拉着手对 看而笑,都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半个小时的路程走了五十分钟,聊她,聊我。 
  季姐性格直爽开朗,爱笑,让人心生亲近。她一路告诉我一些她的事情,和 丈夫经营一个公司,她主内,老公主外。所以老公一年免不了在外出差,又说自 己工作之余也没个啥爱好,一个人挺无聊的,幸好经常和闺蜜经常一起玩。 
  后来又问我为什么不结婚,我就给她讲以前如何和女朋友吵架,到分手,女 友如何欺骗自己,偷偷叫她妈在老家给她找物件,基本是无话不说。
 
  季姐说,其实现在很多女人很贱的,虽然自己是个女人,但是很多时候看不 惯许多女人的做派和思想。然后又对我说以后找女人,只要对爹妈孝顺,对子女 负责的女人就好,不要太在意容貌。
 
  然后又说如果结婚久了,一方有了外遇,也不用十分偏激。要多一分理解和 宽容。
 
  我听了立马问她,如果她老公有外遇呢?
 
  她沉默了一下说自己老公的确有外遇,开始自己很痛苦,也想离婚,后来也 想通了,老公一个人在外,时间久了也会寂寞,何况这些都是为了家里。说自己 以前为了报复,也出去找过。后来自己心境平静下来的时候,也就原谅了她老公。 
  我笑着问她说:「季姐你现在还找吗?」
 
  她瞪了我一眼,说,「干嘛?」
 
  我说:「你想再找,可以考虑一下我。」
 
  季姐笑骂着打了我一下,猛地把手抽了回去,说:「你个小色狼又要佔我便 宜啊?」
 
  我厚着脸皮说:「我说真的,我就喜欢你这样的类型。」
 
  她说:「你是想找情人还是想找个妈呀?」
 
  我说:「我有恋母情结,就喜欢成熟丰满的。」
 
  正说着,前面来人了,两个人赶紧正经走路。
 
  刚到山顶,季姐电话响了,是女摄友的电话,说要回去机场接老公,让季姐 陪我玩,就不等了。然后又对我说了很多歉意的话。我自然是客气的感谢。 
  於是女摄友走了。山上有许多好玩的地方,又有许多小吃,两个人一面逛, 一面吃小吃,又拍了一些照片,天气快黑了,走到一个地方居然发现还有一个火 锅楼,吃了一顿火锅,季姐请客。
 
  吃完天已经完全黑了,天公不作美,又下起了雨,不是很大,两个人买了一 把大伞,两个人不敢走小路,於是走一条蜿蜒曲折的公路,路上已经人少了,走 到一个拐弯处,发现上面有一个亭子,说要去避避雨,妇人同意了,於是两个人 又手把手从一个阶梯上去,亭子里空无一人。
 
  两个人连忙整理一下,坐在凳子上,说说笑笑之后,突然季姐说:「能不能 给姐姐讲讲,你为什么有恋母情结啊?」
 
  然后一阵沉默之后,我说:「因为从小单亲的原因,对母性的渴望。」然后 详细给她说了自己的身世,季姐连声歎息。
 
  一时间,变得好安静。我打破沉默坏笑着说:「姐姐,如果你以后想找人了, 记得来找我啊。」
 
  季姐一边站起来要打我,一边说:「我都可以做你妈妈了。」
 
  我一下抓住季姐的手,直勾勾看着她的眼睛,她挣不掉,看着我这样看她, 一下红了脸,刚把目光转开,我把她猛地往我这边一拉,一下站不稳紮入我的怀 里,我紧紧的抱住她,喘着粗气,并不言语,然后捧着她的脸,看了她足足十秒 钟,季姐有些慌乱,也一面喘着气一面低声说着不要,然后我狠狠的亲了上去, 她并没有躲避,却把舌头像一条蛇一样滑入我的口中,两个人凶猛的亲吻着。 
  我一面亲吻,一面要偷偷观察是不是有人上来。
 
  季姐紧紧抱着我,一边呻吟,一边叫着小弟小弟,她的下身紧紧贴着我,不 一会就开始扭动身体,去磨我的那个部位,我的鸡巴顿时被磨的铁硬。隔着裤子 不停的去顶她那个部位。顶得她娇喘连连。
 
  我腾出一只手,拉开季姐的衣服,直接从肚子那里伸进她的神秘地带,因为 手冷,她冰的打了一个哆嗦。
 
  此时我也不管了,顺着毛丛划过肉缝,摸到一手湿淋淋。遂把手指插进去, 一面抠,一面揉,季姐忍不住要叫起来,赶紧亲过去堵住她的嘴,一阵剧烈扣动 之后,她惊叫一声,突然紧紧搂着我,把头深埋在我的脖子处。双腿死命夹着我 的手不让我动,一阵剧烈的喘息,起伏着胸膛,浑身颤抖。
 
  良久,她才说你把我弄得要死了。
 
  我抓住她的手,隔着裤子握住那根肉棒不停的套动。肉棒越来越硬,突然电 话响了,季姐停住了,接电话,原来是女摄友打来的,问有没有回去了,季姐吞 吞吐吐说送回去了。
 
  隔着电话我听到女摄友说,你不会把他给收了吧?
 
  她笑着骂了一下她闺蜜,女摄友问要不要去她家吃饭,她说不过去了,累了, 自己随便吃一点休息。
 
  两个女人啰嗦了半天,我不停的给妇人示意让她挂了,最后草草挂了电话, 妇人的激情消退了,我打算再亲她的时候,被她推开说赶紧下山,不然雨越来越 大,於是只好同意。
 
  冒雨前行,下山上了妇人的车,忍不住又是一阵激烈的亲吻,没一会儿妇人 又来了兴致,我在副驾上拉开拉炼,拉过妇人的手,握住那根大屌,不停的引她 手去套动,她被弄得无奈,我说:「姐姐要不把车开到一个偏一点的地方吧!」 
  季姐白了我一眼。
 
  走了一段路,在一个乡下的僻静之处,熄火关灯,两个人跑到后座,迫不及 待的把季姐靴子脱了,举起她的双腿,把她裤子一拉拉到一半,直到到膝盖,正 好露出屁股和大腿。
 
  虽然是SUV,但是空间还是太小,把裤子脱了一半,挺着一根阳物,趴在 季姐身上一只手搂住她的腿,一只手扶着座椅靠背,对着季姐私处,顶了几下, 季姐乖觉的用手引进洞口,然后长驱直入,她一边呻吟,我一边卖力的顶,频率 特快,良久,一泄如注。两个人喘息半天,收拾残局。
 
  泄了火,浑身通泰。两个人一路有说有笑,我说:「季姐,要不你别回去了, 我们直接去宾馆。」
 
  季姐吃吃笑,说:「你还没吃够啊?」
 
  我说:「车里空间小,不方便施展拳脚,要不去宾馆,大战一千回合。」 
  她想了想,同意了。
 
  於是直接去开房,缠绵一夜。妙不可言。
 
  第二天晚上,女摄友问我昨天玩的开心不,我说开心。她又坏笑着说:「季 姐姐怎么样?」
 
  我说:「人挺好的。大方开朗,有气质,性格好。」
 
  她又发了一个偷笑的表情说:「你不会看上季姐姐了吧!」
 
  我说:「我看上人家,人家未必会看上我啊。」
 
  突然女摄友话锋一转说:「你个小坏蛋,你们昨天到底干嘛去了,你从实招 来。」
 
  我说:「能干啥啊,吃了一个晚饭直接回去了呗。」
 
  她发了一个生气的表情说:「小坏蛋,你昨天是不是把季姐姐迷住了!」 
  我说:「哪里有那么大的魅力哟。」
 
  她给我发了一个鄙视的表情,说:「你这娃不老实,你季姐姐都把所有事情 都告诉我了!」
 
  我心理咯噔一下,赶紧拿起电话,给季姐打电话说她闺蜜怎么知道,季姐笑 着说:「昨天她撒谎说回家休息,后来她闺蜜居然给她送吃的来,敲了半天门居 然没有人,所以被识破了。」
 
  我紧张的要死,我说:「那我怎么办啊?」
 
  季姐姐笑着说:「你干嘛啊,还害怕了?」
 
  我觉得特别生气,说:「这样的事情怎么好告诉别人啊?」
 
  季姐姐笑着安慰说:「这个是她最要好的朋友,她不会乱说的。」然后就说 起两个人有时候相互保密什么的。
 
  不过我还是很生气,愤愤然挂了电话。
 
  女摄友又嬉皮笑脸的问这问那,我很生气,没有理她。她给我连打了三个Q Q电话,挂了,后来她说你接一下,我有话对你说。
 
  於是接了电话,女摄友在电话里说对不起,她说:「我首先对知道你们的隐 私对你道个歉。但是这些都是有原因的。」
 
  於是女摄友说了一大堆,我才理解。这尼玛简直成了碟中谍第十集了。 
  原来我和这个女摄友平时基本也无话不谈,平时有什么苦恼,关於性爱,女 人方面的,甚至是包括哪一次泡了女人都会给她讲一下,这个女摄友是学过心理 学的,平时聊天应该也知道我人不坏。也知道我有严重的熟妇情结,正好季姐和 她也无话不谈,季姐在性生活上的苦恼她也知道,於是她想撮合我们。於是借这 个机会见面认识,谁知道季姐和我居然是乾柴烈火,当天就这样干上了。 
  她说:「这个事情我之前还专门和闺蜜认真谈了一下,闺蜜也是同意了的。 
  我对你也没有恶意,这么好的甜头被你这臭小子赶上了,你不感谢还要生我 气,还有没有王法了。「
 
  我简直是听懵了,这尼玛太荒诞了。后来她说其实季姐姐是单身,她很心疼 季姐。然后又笑着骂我狼心狗肺。
 
  我简直听呆了,简直是小说一样。怒气没有了,震惊却是大大的有。
 
  挂了电话打给季姐,季姐说:「你都知道了。」
 
  我说:「我也不埋怨你,我感谢你们。」
 
  季姐沉默了一下,说:「现在我们两个还在一起呢,正准备做晚饭,你要不 要过来吃?」
 
  我想想应该是挺尴尬的,就说不过去了,季姐笑着说:「小弟你过来,李姐 姐也陪你好不好?」
 
  说完一阵吃吃笑。且听见李姐姐在旁边笑着说:「小宋,你敢来,晚上我和 季姐晚上就都陪你。」
 
  「我说真的?」
 
  那边笑着说:「当然是真的,就怕你不敢去。」
 
  我说:「你们不会仙人跳什么的吧。」
 
  李姐在那边直骂我,「胆小鬼。」
 
  我一怒说:「好,我马上打车去。」
 
  季姐笑嘻嘻给我发了一个位置,於是我二话没说真的跑过去了,我直觉,今 天肯定有戏。於是有了一次刻骨铭心的双飞。
 
                【完】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