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未知来电】(中)【作者:柒柒八八】
【未知来电】(中)【作者:柒柒八八】
 字数:618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中)
 
  我总觉得还会接到小君打来的电话,虽然这种预感很不靠谱,而且我还转了 几个弯托关系进电信局去帮忙查线索,可惜反馈回来的结果都一样,那天家里的 电话真的没有产生任何通话记录和费用。那位电信局的朋友又告诉我,一般也会 产生这种通话串线的事情,据他分析,应该是属于同一片电信线路的划片区域内 才会有这意外发生。
 
  我向公司请的是婚假,不过新娘子和别人跑了的事情早就传回了公司,部门 经理好心的多给了我半个月的假期来「走出悲伤」,不过他不知道我已经把那个 她给抛之脑后了,果然忘记失恋的最好方法就是尽快开始一段新的恋情……虽然 我和小君妈妈是不可能的,但是我还是隐隐期待和她发生点什么。同理,我知道 和某个女星不可能发生什么,但是听说该女明星拍了露点电影,那么我是一定要 去大人网站搜索一番的。
 
  后来有几天我还特无聊的跑到我家里旁边的小学去看学生放学,希望自己的 第六感能让我找到去接孩子的小君妈妈。不过还别说,现在的女人真是会打扮, 要不是听见一些小孩叫妈妈,我还以为有些女的是青春少女呢,这身材恢复得太 好了吧,个个前凸后翘的。我原本还有些魔怔地准备找派出所的朋友去查我小区 附近有「君」字的女孩子,不过一分析,小君是这个君吗?还是「珺」?「筠」? 又或者是晓君?更加让我绝望的就是「小君」只是那小丫头的小名,大名可能和 君字一点不搭边。冷静一些的我总算是没去找派出所的关系,可是对小君妈妈的 渴望却越发强烈起来。
 
  期间,那个她也给我发了微信信息,从字面分析语气应该是「强烈抗议」, 警告我再不从她家搬走,她就准备打110来解决了。我嗤之以鼻,本来回都懒 得回复她,后来想想就带着破罐子破摔的心态回复道:「好啊,来啊,到时候看 我怎么在警察面前把你再奸出几个高潮来!」
 
  提到「高潮」,我就一阵气愤。妈的,女人真的不能惯,特别是在床事上。 不是有这么一个分析吗,每个女人都幻想着被强奸。这个事情搞不好是真的,当 然我可不敢再去强奸其他女人,只是感觉在做爱的时候粗鲁一点,流氓一点可能 她其实会更加喜欢。证据就是那天的强暴……
 
  虽然我粗鲁地脱光她的衣服,直接撕断她的胸罩,在小穴没有分泌液体的时 候我就恶狠狠地插了进去,可是看她哭的梨花带雨我又心软了,不自觉地变回平 时做爱时候那小心翼翼的样子。我从她滑腻的胸部抬头却看见她眼里的轻蔑,而 她的话更是让我火冒三丈。
 
  「你知不知道,我第二次被志成约出去就和他开了房间……他那么用力,那 么深……而你……」
 
  「闭嘴,不准提到他的名字。」我打断了她的话,加重了握着她乳房的力度, 可是她仍然死死咬着牙齿一声不哼。我既恨自己对她的不忍心,也恨她此时的样 子。
 
  「怎么?不敢用力,还是根本就没力了。」她忽然用她那修长的大腿环在了 我的腰上,手臂撑着床面,小穴瞬间缩紧后,整个阴户向我迎合起来。她表现出 来的放荡,让我精关一下不守,生平第一次就这样在她体内射了出来。
 
  「你在他面前就是这种荡妇的样子?」我故意用着厌恶的口吻问她。
 
  「放开我,强奸犯!我要去派出所告你!滚开!」她甩着胳膊想推开我,却 发觉我还没退出她身体的肉棒居然又有了抬头的迹象。
 
  我笑得一定非常邪恶:「你问我知不知道,现在我问你知不知道,以前我们 每次做完,其实我还想再做一次,我一直对自己的能力蛮有信心的,可是看见你 一脸无聊的表情我就没了欲望。你知道这样多打击男人的自信吗?我只是怕弄疼 你,不希望让你对这事情反感,呵呵,看来情况恰恰相反,真是讽刺。」
 
  「强奸犯!你说再多也是强奸犯,我会告得你坐牢为止!」她奋力的厮打着 我,牙齿咬我,手指掐我,但都有些软弱和无力,我倒是觉得她有种欲拒还迎的 错觉,直到我重新坚挺起来的肉棒开始再次抽送她才渐渐缓下了她的挣扎。 
  当我以为她已经放弃时,她却双脚用力在床面上一蹬,下身一扭,整个人朝 上方一个移动,脱出了我的掌控。看着她跪爬着想从床的那边逃走,我猛地扑过 去,从后面压住了她光滑的肉体。她受不住我的体重和冲击力一下趴在了床上, 也不知道她哪里来的力气,居然俯卧撑似的伸直了双手,支起了上半身。我环住 她的小腰肢一提,摆成小母狗的姿势,伸手到自己下面扶好,「扑哧」一下肉棒 顺着刚刚我自己的精液又进入了她的体内。她还欲挣扎,但后脖子被我的左手掐 着,腰被我右手死死摁住,丝毫动弹不得。
 
  我一边快速地抽插着,一边得意地笑道:「每次想和你玩玩这个姿势,你总 说这个体位是侮辱你,践踏你的人格!行啊,这次我就尊重尊重你纯洁无污染的 人格。」我发现她非常熟练地抬起了前胸,压低了胯部,把阴部自动调整到一个 适合我肉棒进出的高度。这个认识没让我感到兴奋,却有着深深的屈辱,我不禁 加大了抽插的力度。
 
  「妈的,他到底操了你几次就把你调教得这么好,这母狗的姿势被他玩得很 爽吧……」
 
  每一次的深入都换来她咬牙的闷哼,可这也加深了我对她的怨恨:「大学的 时候,一个楼层里就属我的鸡巴最大,志成这绿毛龟有没有我的大,说啊你!」 
  ……
 
  当我猥琐地重温着强奸那个女人的回忆里的时候,却发现「失踪」整整一个 星期的电话响了起来。我压着激动的心情接起话筒:「喂?」
 
  没反应,但是能够听见脚步声。
 
  「别担心了。」一开口的居然是那个男人,看来他已经登堂入室了。
 
  「唉……」小君妈妈的叹息声透露着疲惫,「谢谢你,我都慌了手脚,也不 知道脑子在想什么就直接撞到了前面的车子。」
 
  「你是关心则乱,现在小君的热度降下来了,你也不用担心了,到时候我给 交警队的朋友打个电话,一个小小的追尾很容易解决的。」这逼装的我给满分, 不过人家可是上过杂志的名人,这种小关系应该不在话下。小姑娘看来是生病了, 那么是谁给我打的电话?或者那边的电话机坏了,只能串线到我这条线路上来? 
  「我就这样离开事故现场真的没事吗?」
 
  「呵呵呵,你呀,都告诉你不用管了,我会帮你搞定的。」
 
  对啊对啊,他会连你一起搞定的。一个星期没有听见小君妈妈和男人的声音, 我的立场又变回正义一方,那男人太邪恶了。
 
  「接到你的电话,我都被你吓了一跳,真怕你出了什么事……咳,对了,他 又不在吗?」
 
  这不明摆着的事情吗?他老公在家的话有你什么事,问的这么幼稚。我刚想 笑话这个男人,却猛地想到此时男人提起小君的爸爸,只会增添小君妈妈对她丈 夫的怨怼。这是要杀人诛心的节奏啊,这男人的心很大啊,不仅仅只是玩弄一下 小君妈妈,是要她连家庭都抛弃掉。
 
  「别说了,我现在不想提到那个人。」
 
  「你呀,又发小姐脾气了。这样吧,给你讲个故事。」
 
  高手,你说故事这个手段有点差劲啊,无非就是说说男人不珍惜眼前人这类 的心灵毒药,我对你有点失望啊。
 
  「蜘蛛、小草、长风和雨露……」
 
  男人缓缓地说着小故事,我听得却是不以为然,说得再好听也不过是暗示小 君妈妈没有珍惜这个男人他自己罢了。
 
  「……就这样。唉……」男人长舒了一口气。
 
  我估摸着是要结案呈词了,偶像,展现你深受情伤的痛苦过去吧,最后击碎 小君妈妈的防御盾,今夜就当入幕之宾。
 
  「你是在说你自己吗?」
 
  小君妈妈的喃喃细语倒是很犀利啊,我捂着嘴巴大笑。
 
  「我不否认对你有些抱怨,但是更多的也是在骂我自己没有好好把握以前, 最后失去了你……」男人顿了顿,「可是今天我说这个故事却是希望你能够好好 的想想,做为男人在外面赚钱,真的很辛苦……」
 
  喂喂喂,大哥,大佬,老大……你是不是脑袋被驴踢了,你这好像是在劝复 合的节奏吧,虽然小君爸妈没有分手。还是说这一个星期发生了什么事情?小君 妈妈严词拒绝你了吗?不像啊……
 
  「那晚遇见你,我真的有一种把你抢回来的冲动,也强吻了你……包括后面 几天都……」
 
  「不要说,坏死了你……」
 
  哦……我要射了,太他妈的勾人了,酥死我了。
 
  「我只是想到了小君。小孩子是无辜的,我不希望我的冲动破坏了你的一家, 而且就像我刚刚讲的,男人总有时候得逢场作戏的。」
 
  「如果不是做戏呢?戏假情真呢?」
 
  此时我再白痴也听出了小君妈妈口气里的嘲讽。我一定错过了什么,到底是 什么?
 
  「呵呵,小傻瓜,别乱猜。」
 
  「以前你从来不会这样说我……可是听见你说我傻瓜,我居然,居然有点开 心……」
 
  女人啊,胸大就不要表现出你的无脑,好吗!!
 
  「前天在证券公司你遇到我妈了?」
 
  话筒那边一片安静。男人遇见拆散他和小君妈妈的丈母娘了,什么结果?直 接上去降龙十巴掌?我极为下作的想象着那唯美的画面,仿佛自己就这么做了。 
  「阿姨告诉你了?」
 
  「她是我妈……你为什么瞒着我?其实我这两天一直在生你的气,为男人出 轨打掩护,是你们男人无需明言的默契吗?」
 
  「我,对不起……你听我说……」
 
  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我整个人如坠冰窟,原来对小君爸爸的「好话」, 伏笔在这里。虽然我没有亲眼所见,但是我肯定小君爸爸偷吃被丈母娘看见这事 全是这个男人一手安排的。我不是法官或者警察,但是这也不用讲什么证据,我 就是百分百确定。好深的心机,好厉害的计划,不但进一步提高了他在小君妈妈 心中的地位,还狠狠踩了一脚他的情敌。我摸摸额头的冷汗,开始同情小君爸爸。 兄弟,点再背,只能怪你没心没肺,命再苦,不能怪人下手太毒。话筒那边的那 位男人中的男人,偶像中的偶像,我决定……敬而远之!而且偷听得更加小心, 一旦被他知道我偷听了他全部泡良家的过程,被这样毒蛇一样的人盯上,我下半 辈子就不用好好生活了。
 
  咦,我忽然听出里面的一条线索:证券公司!我发觉我的冷汗又要渗出来了。 刚刚给我婚假的部门经理,上个月好像刚刚接受过市电视台的采访,更加恐怖的 是上了我这边本地一本有着官方性质的杂志封面。我艰难地咽了咽口水,想到这 个经理平时对我笑眯眯的模样,我真是很难把他和如此腹黑的男人形象联系起来。 应该,呵呵,应该是巧合……吧?
 
  在我担心后怕的胡思乱想的时候,话筒那边时不时传来小君妈妈和那个男人 的窃窃私语,其中还夹杂着娇媚的轻笑声。知道是「熟人」后,我发觉我阴暗的 心理有点小激动。妈的,这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男盗女娼,都他妈的不是好东 西。听着小君妈妈渐渐粗重起来的呼吸声,我知道男人正在大逞淫威,用他的大 手享受着人妻那完全熟透的肉体。
 
  「不要……小君会听见的……哦哦,轻点……」
 
  「宝贝,以前没这么大吧,奶孩子奶成D的吗?嘿嘿……」
 
  宝贝?能不能不要用这么恶心的称呼。
 
  「哦……揉轻点,坏蛋,同学会遇见你就色眯眯地盯着人家的胸……」
 
  「我哪有,我是光明正大的看你奶子。」男人越来越放肆了。
 
  「流氓,啊!好冰……别摸我的腰,咯咯咯,好痒啊……」
 
  「宝贝,你太美了,自从重新见到你,我每天都在想你,我愿意就这样死在 你怀里。」
 
  社会在发展,人类在进化,可是为什么女人到现在还是这么喜欢甜言蜜语呢, 傻!
 
  「你看我的手机……」
 
  「啊,你居然偷拍我,拿来,我要删掉。」
 
  「我天天晚上都要看着你的照片打飞机……」男人的流氓话越来越顺了。 
  「恶心……」
 
  我苦笑,小君妈妈的语气可听不出任何恶心的感觉。
 
  「宝贝,让我亲亲……」
 
  「你坏,你不是亲了嘛……人家又没有拦你……嗯嗯,哦……别咬……哦……」 
  「好棒的奶子,真舒服,好光滑……嗯嗯嗯……」
 
  「哧溜哧溜」的吸允声搭配着小君妈妈隐隐的呻吟,我能想到此时的人妻肯 定是胸前衣襟大开,男人的大嘴叼住了其中一颗充血的乳头,另外一颗也被男人 略带粗鲁的玩弄。
 
  「他有没有像我这么玩你的奶子……」
 
  「哦……不要,不要这个……时候说到他……」
 
  「那么回答我,和我分手后,他是不是像我这样的玩你的奶子,扯你的奶头……」 
  「对不起……啊……别掐,坏蛋……生完小君后……嗯嗯……变大了之后, 他就,就天天玩……睡觉的时候都要用手捏着睡……呀……」
 
  「小宝贝,你真是一个尤物,也是一个骚货,呵呵。」
 
  「不准这么说我……嘶……」
 
  「那你告诉我,现在搓你奶子的人是谁?」
 
  「不要,求求你,别在家里逼我……」
 
  「刚刚在医院的时候才在厕所说过,这么快就忘记了,小骚货?快说,否则 我就把你抱到小君房间去,让她看看她的妈妈光着上身的样子……」
 
  又是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小君妈妈的闷哼声不时响起来,男人一定加大了 对她身体的敏感部位的刺激。
 
  「求求你,我说,我说了……你是,是我男人,是我的野男人……哦……舒 服……」
 
  干进去了吗?我的肉棒同样饥渴难耐了。
 
  「那告诉我,你正牌老公在哪里?」这时我听见男人的气息也有些絮乱。 
  「他出差了……就那里,啊哦哦……慢点慢点……他骗我出差了……」
 
  「喜欢这根东西吗?来,用手握住了,慢慢放到你小逼上……」
 
  「好烫……哦……别磨了,求你……进来……」
 
  「最后一个要回答问题,你老公叫什么?快说!他是干什么的?快说!一下 说完!」男人声音颤抖着,看来他也忍得很辛苦。
 
  「张,张志成,他叫张志成……大成装修公司的老板……呀!!!」
 
  我呆了,思想有那么一瞬间飞离了我的躯干,耳朵里随后传来的肉体碰撞声 都无法吸引我的注意力。
 
  张志成……那个她马上要结婚的男人,我多么希望是同名同姓的不同人,可 是那家靠着当官老子开起来的装修公司……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捂着嘴巴 从客厅回到卧室,钻进乱糟糟的被子,放声笑了起来。这他妈的生活,这狗日的 命运!我真想给那个她打个电话,好好嘲笑她一番:骚货,你马上要结婚的男人 外面早就养着女人了,而且还有了一个十几岁的女儿。真好笑,怎么会有这种人 间喜剧!张志成啊,在你给老子我带绿帽的时候,你养在外面的女人也在给你物 色着适合你的绿帽子。经理大人,我回去上班后一定奉你为我的神。
 
  我等到嘴巴里尝到了酸涩的味道,才晃悠悠的从床上站起来,原来我到现在 还没有真正放下那个女人,我多希望能够把张志成的面目告诉她,可是多年来对 她的了解,我能想到她会用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看着我,态度好点会对我说的话充 耳不闻,差点的话,连她妈那个老巫婆也会跳出来骂我。
 
  浑浑噩噩的不知道过了多久,回到客厅,又再次拿起了那个话筒。
 
  那边的战况依然激烈。
 
  「骚货,再次见到你我就想操你了,呼呼,这逼怎么还是这么紧,张志成那 王八用的不多吗?」
 
  「别这么说他,坏蛋,轻点……啊啊……要操坏了……」小君妈妈的叫床声 果然魅惑无比。
 
  「奶子晃得真好看,爽死了,早知道我应该在医院的时候就操进去……好紧 ……哈哈,你看看这条内裤,是不是在医院的时候就这么湿了,哈哈哈……」 
  「啪……啪……啪……」
 
  「还给我,好丢人……」喘息和呻吟交织着,让我担心会不会吵醒小君。 
  「你的逼都发洪水了,有这么饥渴吗?以前操你的时候你总是一动不动的, 现在居然这么骚了。」
 
  「嗯嗯唔唔……啊……麻了,好麻……太刺激了……啊啊啊……」
 
  「不行,这咬人的逼……嘶嘶……妈的……骚货小宝贝,我要射了……」 
  「外面……不要,射外面……我刚刚把环摘了……啊啊……别射进来……」 
  小君妈妈的抗拒和求饶只会助长男人的劣根性,果然……
 
  「摘了环准备和张志成这绿毛龟生二胎吗?哈哈哈,不用了,我来帮他,看 我的精子是怎么轮奸她老婆的卵子的!!」
 
  随着男人沉闷的怒吼和小君妈妈到高潮的尖叫,和他同时射精的还有我这个 无耻的偷听者。
 
  「你……你射进来了?」小君妈妈用她那慵懒的声调埋怨着。
 
  「嗯,宝贝,射了……我想……呵呵,都射了。」
 
  我猛地一个激灵……什么叫「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