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我的拉丁儿子
我的拉丁儿子
第一章

  我叫做Rita,今年已经49岁了,先生大我四岁,我们有一个读大四的女儿英芳。先生在委内瑞拉的英国石油公司当工程顾问,一年回台两次,女儿四年前考上中山大学音乐系住在学校,除非有比较长的假期,不然她都是待在高雄练琴或家教以度过周末。我则是自己经营一家小小的贸易公司,代理欧洲家具进口到台湾。虽然即将步入50大关,但是每周三次的游泳与周末的瑜伽课让我32f的一双大奶仍旧诱人弹挺,153公分娇小玲珑的身材,配上一头茂密黑亮的长直发,使我看起来总是像我女儿的姊姊。

  但是自从三年多前我女儿离家读书后,总是独居的我,生命似乎失去了奋斗的重心,除了靠工作与运动来维持生活的步调与节奏之外,人生好像缺乏了些热情。我跟我先生聊电话时跟他说了我的心情,他跟我说正好他们公司跟委内瑞拉的天主教会有个合作计画,要帮助委内瑞拉的单亲贫童完成学业,他建议我可以认养一个委内瑞拉的小朋友,每个月固定汇一百美元,让他能安心求学与生活,同时每个月写封信给他关心他鼓励他。我立刻答应我先生的提议,透过委内瑞拉天主教会,我认领了一个19岁的男孩叫做Pedro。他的父亲在他7岁的时候便无故离家,只靠他的妈妈辛苦养育他和他的哥哥与姊姊。所以在认养他之后,每个月我透过我先生转汇一百美金给Pedro,并用英文写信给他,鼓励他要努力读书,孝顺妈妈当一个好孩子。从第四个月开始,大概每两三个月,我们会收到Pedro寄给我们的信,但是受限于他的英文表达能力,他只能写一些很简单的句子,来表达他对我们的感谢与敬爱。有时他会在信中附上他的照片,像是他与家人的合照或是他踢足球时的照片,Pedro纯真的言词与甜蜜的笑容真的让我觉得他就是我另一个孩子。就这样过了三年,到去年四月他写信给我和我先生,说他即将从中学毕业,他真的非常感谢这三年来我们给他的帮助,不只让他能完成中学学位,而且也让他家人的生活也得到改善。我从他越来越健壮的相片与越来越长的信中也明显感受到他这几年来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灵方面的成长。他从一个干干小小的小鬼头,蜕变成一个带有迷人古铜色肌肤高大挺拔的拉丁小帅哥。能分享这样一个从未见过面孩子的成长喜悦,我这位台湾妈妈虽然和他相隔万里,但仍旧可以一同体会到他的温暖与热情。他在信中还说他,他最大的梦想就是能来台湾亲自跟这么多年来照顾鼓励他的妈妈亲自表达谢意。我当然也很想看到这个委内瑞拉儿子,所以我跟我先生讨论一下,是否真的有可能让他在中学毕业后来台湾看我,顺便能让他处理一下公司跟西班牙客户之间的文件,等于是给他一个实习的机会,英芳因为暑假要去德国参加音乐营,所以Pedro刚好可以睡在她的房间。我先生因此再跟他联络,确认他真的很想来台湾看我并认识这个国家之后,他便开始积极帮Pedro处理所有机票跟签证的事务,我则是先帮他在国语日报报名了专门给外国人上的中文课,到五月中Pedro毕业,他随即准备好起身来台湾。我先生送他到卡拉卡司的机场,在送他上飞机前还特别再提醒他要怎么在迈阿密转机,毕竟这是他第一次离家到那么远的地方。我先生因为工作的关系,要到十月中才会回来。所以这几个月都要由我一个人来照顾我们的儿子。

  经过了37个小时的飞行与两次的转机,Pedro终于在下午一点抵达了桃园机场。那时的台北已经有36度了。因此我那天穿了一件宝蓝色短袖贴身针织衫,配上一件灰色及膝窄裙与一双不包脚的高跟鞋,我想那天得穿上高跟鞋才不需要在和Pedro说话时把头抬得老高,但即使穿得透气,出门前也洗了个清凉的温水澡,才一下车就又汗水淋漓。到了入境大厅,等了20分钟,终于看到我的儿子Pedro。我们在见到彼此时似乎都有些惊讶!我没想到他竟然长这么高,大概有185公分,从他那件被汗水沁湿白色t恤中看到他被阳光烤得黝黑的厚实臂膀与胸膛,站在我面前的Pedro不只比照片中的他更帅气挺拔,而且也更加有种拉丁男子才有的热情魅力。而他似乎也被我今天这样子吓了一跳,以前我寄给他的照片都是我在办公室拍的,不是把头发盘起来,不然就是严肃的套装,他好像无法把我今天这种轻松的样子和他之前所认知的台湾妈妈连结起来。但他在认出我之后,就立刻兴奋的提着他的大背包冲过来,站在我面前放下背包后,随即给我个热情的拉丁大拥抱。他结实的双臂把我紧紧压入他厚实的胸膛,我感觉到我的大奶就贴在他的肚子上,他的汗水似乎也穿透了我的针织薄衫与胸罩,而沁到我的奶头与大乳晕上,而我的脸正好紧贴他的腋下,两天没洗澡的Pedro,他强烈的男性阳刚体味混着汗水,毫无距离地闯入我的鼻孔之中,而他应该也嗅到了我那参杂着汗水与香水的女体香,在这个持续一分钟的拥抱中,他在我耳边跟我说:「Mom, thank you for everything, I miss you and finally see you after so much tasks !」我回他说:「My son Pedro, thanks for coming to visit Mom ! I"ve been missing you for years, too. We finally meet !」,在结束拥抱后我们则一起走向停车场准备回家,在路上我跟Pedro说他长得比我以为的高还要壮,而Pedro回说他看到我之后才知道原来他的台湾妈妈是如此年轻有活力。

  上车后,我们走高速公路一路开回北投的家,沿途我跟他介绍了台北,Pedro则是目不转睛地盯着窗外的每一幕景色拚命拍照,这个亚洲国家的一切对他来说都是最新奇地体验。一个小时后我们到了家,那时已经快要三点,我赶紧准备午餐,我叫Pedro趁我准备午餐的时候赶紧把行李解开收好,并且赶紧洗个澡,把脏衣服丢在浴室的洗衣篮里。担心他吃不惯东方菜,我除了准备几样台湾菜之外,还帮他煎了一块牛排跟煮了点通心面。他整理好行李,洗完澡后我也换下了我的黏答答的窄裙跟针织衫,改穿一件稍稍宽大的t恤跟居家短裤准备吃饭,但由于我大奶的缘故,这就t恤看起来仍旧紧绷,他则是换上另一件更为贴身的白色t恤跟一件海滩裤。他的腿毛与腋毛真是浓密,没想到我这19岁的儿子,竟然这么有男人味了。我们对坐餐桌两端,不知道是不是太饿,还是我的手艺真的那么好,他一上桌,每道菜对他来说似乎都嫌不够,我不断起身帮他夹菜盛饭舀汤,有意无意间他似乎也瞥到我那两颗还被黑色奶罩束缚的大奶子在他面前起起伏伏。不一会功夫,他把全桌的饭菜,包括那块牛排与通心面通通吃光。我想他真的饿坏了!吃饱后我跟Pedro说 :「I think you need a good nap now, the long flight must have made you worn out !」Pedro也说他真的累坏了得好好睡一觉想赶紧躺到床上,帮他打开冷气关上门后,我就趁着他睡觉的时候赶紧洗碗盘洗个澡,顺便把累积了好几天的脏衣服、泳衣和Pedro刚刚换下的衣服洗一洗。

  洗完碗盘后,我回房间拿另一套黑色内衣换洗,拿着我午饭前穿的线衫与窄裙,然后走进浴室。我脱下衣服正要把身上这套黑色内衣裤放入洗衣篮时,我发现怎么我在洗衣篮中的裤袜、几件丁字裤跟蕾丝奶罩都在Pedro衣服的上面,而且我的泳衣怎么会掉到洗衣篮的后面。我猜一定是粗手粗脚的Pedro打翻了洗衣篮,所以再把衣服胡乱塞到洗衣篮里。我没多想,把所有脏衣服都丢到洗衣篮后就开始洗澡。洗完澡把头发吹干,换上另一套干净的黑色半罩奶罩跟黑丁字裤,套回刚刚那件小紧绷的t恤跟短裤,然后把洗衣篮拿到阳台开始要来洗衣服。但是当我一件一件把我的内衣放进洗衣机时,我发现怎么少了一件紫色丁字裤跟一件红色低腰丝质小丁,那件紫色丁字裤整件都是薄纱织成,我习惯在月经结束后性慾最高涨的那几天穿上它,因为那一层感觉不到它存在的薄纱,让我可以感觉到我的鸡掰与牛仔裤或窄裙的摩擦,每次只要穿上那一件紫色小丁上班,傍晚回到家后我的窄裙或是牛仔裤内总是都淫水泛滥整天魂不守舍。有时我还故意不换下这件小丁,让它吸饱我的淫水,整件都浸满了我淫荡的气味。

  像这次我就穿了整整两天,是为了要去机场接Pedro我才洗个澡把它换下来。红色那件低腰小丁则是我上上周才新买的贴身衣物,用来搭配我的低腰牛仔裤,这件内裤的前裆很窄,常常只要稍微提拉一下,就会把我的鸡掰摩擦得生热出水,我记得前几天我还在家穿着这件内裤看了慾望城市,边看还边学Samantha在床上那般陶醉的神情而忘情自慰。但是现在篮子里除了Pedro的t恤、牛仔裤与内裤之外、还有我三条裤袜、一条长裤、一件衬衫、一件泳衣、刚换下的窄裙与针织衫、四件胸罩,但是偏偏小丁却只有两件。我想一定是Pedro打翻洗衣篮后,那两件小丁落到马桶后方,他没把它捡回去。于是我又走回浴室瞧瞧,但是找遍浴室角落,就是找不找!难道我把它放在家里的什么地方?我满怀疑惑地走出浴室,思索究竟会掉在哪里。走到英芳的门口,我看到门没关好,正当我走上前想要把门关起来时,我从门缝中看到Pedro竟然拿着我那两条小丁字裤自慰!他把我那条被我淫水染到发黄的紫纱小丁放在脸上不断嗅闻,他拉下那条宽大的海滩裤后,露出他全身唯一一小截没被晒黑的Bikini结实臀部,我这时才真正确定他个白人孩子。但想不到他竟然洗完澡后没穿内裤,直接在床上露出他令人畏惧的巨大粗厚肉棒。

  天啊!我这19岁的儿子Pedro真是个魔鬼!他的鸡巴又粗又长,就像是条大茄子,但又布满了苦瓜般的狂野青筋。长度几乎要达25公分,圆周恐怕也超过20公分,龟头饱大又涨成紫红色,他的两颗不成比例得超大肉蛋鼓胀得红红满满,感觉里面装了他好几天的精液在里头准备要射在他妈妈的食道里。他用双手上下搓揉着他的巨大鸡巴与卵苞,我那件红丝内裤则挂在他的龟头上,准备要拿它来吸擦他等会喷出得浓腥精液。他的呼吸越来越深,速度越来越快,把我紫纱小钉上的所有淫荡气味通通吸进了他的体内,他的双手也越加用力而迅速的套弄他那只超大鸡巴。看到这一幕,我震惊得脑袋一片空白,我照顾了三年的乖儿子竟然在第一天就对我有这么强烈的慾望,接下来三个月我该怎么跟他相处?我该不该装做什么都不知道?我该不该阻止他?我该怎么跟他说不可以这样?当我在门外惊恐地思索这些问题时,床上的Pedro变得越来越狂野,呼吸的声音越来越猛烈急促,而我的目光始终无法从他那健美的身躯~尤其是他的超大鸡巴~移开,七八分钟后,他伸直了全身的肌肉,猛然一喊,Pedro的大肉棒射出了浓黏白稠的精液。一次比一次强烈,我的那件红丝小丁根本吸收不了他那么多那么快的精液爆发。

  不仅是我的红丝小丁整件被裹满了他的白稠浓精,Pedro的腹部、大腿,甚至是毛发浓密的胸膛都洒满了他的精液。他的高潮超过30秒,精液就像山泉一样涌到他的身上,然后又流泄到英芳的床单上,整张床都被Pedro的精液淹没。他拿起脸上那件紫纱小丁,用它来擦拭身上的精液,不一会,我发黄的紫纱小丁竟然整件都变成白色,我在门外似乎闻到了那种混和了我淫水与Pedro精液的气味,那种气味使我屈服,使我得承认自己是个荡妇,使我承认在我的事业心之下其实还埋藏了满山的慾望。Pedro的身上仍旧布满精液,于是他脱下了t恤来把自己擦干,随后又把海滩裤彻底脱掉,把它们丢到地上,我那两件吸满了我与他蜜汁的薄小内裤,Pedro则把它们藏在枕头下面,打算在梦中继续享受妈妈的淫荡气息。然后侧身背门,沈沈地享受了一场好眠,但是他的大肉柱与大肉蛋始中耸立与饱满,没有因为泄出一大泡精液而缩息,也许他继续在梦中干这两条内裤的主人。

  我看到这些我不该看到的场景后,虽让我些许兴奋,但那种乱伦禁忌的恐惧立刻把我拉回现实世界,我告诉我自己,我得因为我目前发湿的鸡掰与挺立的奶头而感到羞愧,我应当全心纯正地疼爱我这个外籍儿子,必须要让他知道什么是他该做的,什么是不可以作的。但是我也得承认刚刚那一幕禁忌的刺激让我脑袋空白身体虚脱,此刻我只想赶紧躺到床上好好睡上一觉,彻底忘记刚刚发生在英芳房里的邪罪。所以带着湿透的鸡掰,我爬到床上昏睡一场,那些脏衣服就继续让它们留在洗衣篮里等待净化吧!而这一睡,竟然从三点半睡到了八点。我得赶紧起来准备晚餐给Pedro吃,在厨房忙了一个小时后,帮他烧了五道台湾家常菜,解下围裙后,我赶紧到英芳房间叫他起床,我坐在Pedro床边,阴暗的房间只透着客厅透来的灯光,我那两件内裤则已经被拿出到他的枕头旁,或许他在我睡觉时又再用我这两件内裤自慰了一次。虽然盖着棉被,但是从那不自然的起伏中,我可以看出他的大鸡巴始终挺立昂扬,不愿沈睡。我在他耳边对他说:「Pedro, it"s already 9 o"clock in the evening now! It"s time to have dinner. Get up !!」他听到了,似乎想要睁开眼睛,但是也许是长途飞行与时差的关系,他的眼睛无法打开,疲惫的身体也无法翻动,我于是跟他说:「Ok! You keep sleeping, and Mom"s going to eat alone and I"ll leave all the dinner on table and you could have it later on when you get up !」他跟我点点头后,又全身放松地继续睡觉。我帮他关上门后,便一个人在餐桌上用餐。很快吃完后洗了碗筷后,该是跟先生说今天Pedro终于平安来家里了,于是我打了电话给我先生,跟他好好聊了一下,跟他说Pedro多么有礼貌多么热情与多么疲累。当然我自动隐藏了今天下午那件事情的所有回忆。聊了一阵子后,我又打给我在德国的女儿,跟她说我们家今天多了个大小孩,等她九月回台湾时可以看到他这位高大帅气的拉丁弟弟。

  说完电话后,我看了会电视,有倦意之后才想起本该下午要洗的吸衣服还躺在洗衣篮里面,但是今天发生了那么多事情我实在没那体力再做家事,于是我决定给自己一个偷懒的藉口,电视关掉后,我就走到浴室梳洗准备睡觉,明天我还得带Pedro去公司跟同事见面,还得带他好好在台北市区绕绕,顺便帮他买些在台湾穿的衣服。回房间后我脱下胸罩。换上我的白丝细肩带睡衣跟同样材质的宽口短裤,平时睡觉我虽然都不穿那让我无法自在呼吸的奶罩,但是都会穿内裤,但是这晚我的小穴不知怎么的始终是如此滚烫湿润,这件下午才换上的黑小丁又沾满了我的蜜水,所以我也把它脱下来,丢在床边,明天再一起洗。躺在床上,在清醒与睡梦之间,我想起今天下午的事,由于睡意的侵袭,理智慢慢在我身体中沉寂,而慾望则随着越加深沈的黑夜而越来越猖狂,我的脑海中一直重现Pedro拿着我淫水内裤射精的那一刻高潮,彷佛他就是直接射在我淫水泛滥的鸡掰里面。想到这,我拿出了放在床头柜里的一根XL按摩棒,这是我和我先生一起在一个德国网站上选的玩具。但是Pedro的鸡巴尺寸似乎比这根按摩棒还要惊人。由于这件白丝短裤的裤管很大,我不需要把它脱下来就可以把按摩棒插入我的小蜜穴里,今天在英芳房间发生的事情,让我今晚的性幻想主题就是我被一个大鸡巴老外在他的车里粗野无情地强暴。但是道德感始终没有真正完全消失,我不敢把那个强暴我的老外直接想像成就在英芳床上的Pedro。但是下午的场景实在足够刺激而生动鲜明,即使不把那个老外想成Pedro,光是他那肉柱的尺寸与汹涌喷发的精液,就已经让我很快的高潮三次。不断冒出蜜水淫液的鸡掰把我的下身弄得跟下午洗澡前一样黏腻。但现在我已经完全没有力气了,累到连把按摩棒拔出来关掉的力气都没有,就这样让按摩棒插着,带着一身的淫水好好睡觉吧,明天早上得在 Pedro起床前好好把自己跟衣服都洗干净。

  但到了半夜一点左右,我被从厨房传出的碗盘摔地声惊醒,这想必是Pedro起来要拿餐具吃饭。这时我也才猛然发现,我的下半身已经完全浸泡在我鸡掰不断涌出的淫水当中,在几个小时的沈睡中,我不知又高潮了多少回。我赶紧把按摩棒拔出来,起床看看Pedro到底怎么了。打开房门走到厨房,我看到Pedro蹲在地上捡拾碗盘碎片,上身赤搏,下身只有他那件宽松不绑绳的海滩裤挂在他的臀部下缘,似乎正是他的依然昂立的大卵鸟使他那件海滩裤得以维持在他翘尖的臀部上。他看到我出现在他面前十分惊讶。但却慢条斯理毫无羞愧地把他的裤子往上提,好像不是真的很在意我会看到他的大鸡巴。我也赶紧蹲下来陪他捡,他跟我说:「Mom, I"m sorry for waking you upI don"t know where the bowl and the tableware are and I was too dizzy to be careful with these dishes.」我赶紧把他扶起回他说:「It"s all right, Pedro. I"m just afraid you might have got hurt. Are you alright ?」但等我把话说完,把四散的碎片捡完时,我才惊觉Pedro一直盯着我的身体看,而且在我蹲下又转来转去的时刻,他什么都看到了。从他站立的角度,我这件白丝细肩带根本阻止不了他窥视我32f的豪乳,暗红色的挺立乳头被他一览无遗。

  而我我的白丝短裤前裆更是早就被我的淫水浸到略显鹅黄的半透明,丝布整块紧贴在我泛湿的小穴上,更尴尬的是,由于这阵子忙碌,我已经有一个月没有剃阴毛,我那毛浓发密的湿嫩禁地就这样毫无设防地呈现在儿子面前。而当我跪着转身捡拾碎片时,一个淫荡母狗的大屁股,加上一个被淫水滴湿地紧实屁眼,两者这样肆无忌惮地在Pedro面前摇晃,摆明就是想要告诉他他的台湾妈妈根本就是个亚洲妓女,而他藏在海滩裤里的大鸡巴也早就锁定了我的屁眼,而跟着我的屁股在转动。等我察觉Pedro已经把我全身看光时已经太晚,但为了能让自己还有最后地一点尊严,我赶紧从抽屉中拿出碗筷,叫Pedro先到餐厅自己吃饭,我则继续在厨房收拾。

  等Pedro开始吃饭之后,我想我必须跟他开导,让他知道什么是不可以做的事情。于是我先回房间扣上一件能盖住我屁股的长衬衫,然后坐在他对面跟他说话。Pedro像狼虎般地吞咽桌上的饭菜,我就真像他的妈妈一样跟他说一个妈妈会如何疼爱自己的孩子,而一个孩子又应该如何尊敬妈妈保护妈妈。我无法说得太直接,我只能暗示他说,一个儿子要听妈妈的话,要保护妈妈,不能让坏人欺负妈妈。Pedro或许明白,或许不明白我说这些话的用意,但他张大眼睛,跟我点头并且说他绝对会当个乖孩子保护我,不让任何人欺负我。他吃完饭后,我叫他赶紧刷牙睡觉,明天还有很多正事得做。他起身,给我一个睡前的拥抱,但我明显感觉到这次的拥抱,他的双手指尖在我的背上游移,而且刻意把我的身体压入他的胸怀,Pedro在我的耳边跟我说声Good night, Mom,但是他的语气却好像是在跟情人道别,而且刻意压低的声音与呼气更像是一种别有用心的挑逗。等他进浴室盥洗后,我也到厨房洗碗。洗完这些碗筷后,Pedro已经关上房门,我也赶紧回到房间,把门上锁,脱下衬衫后赶紧躺回床上,这一整天发生的事情已经超出我能抵抗的诱拐,此时我身心交瘁,加上按摩棒连夜的摧残,我立刻昏睡。

  第二章

  好沈的一眠,等我张开眼睛时竟然已经是早上九点半。这时我本该带着Pedro到办公室跟同事见面,所以我赶紧打电话到公司跟我的助理编造说因为Pedro生病,我得带他去看医生,所以下午才会跟他到办公室跟大家见面。通完电话后,我急忙起床到Pedro房间叫他起床梳洗,准备吃早餐。我打开他的房门后,冷气向我来袭,但却看到他全身赤裸的躺在英芳床上,海滩裤跟棉被都散落在床上。晨间的勃起,让他的大鸡巴始终对我怒视昂立。我那两件吸满了我黄色淫水与他白色浓精的紫色与红色丁字裤则被他牢牢抓在手上无法夺回。为了避免尴尬,我在叫醒他之前,把地上的棉被拿起盖在他的身上,让他的大粗鸡巴与我的小丁字裤能从容地逃离我的视野。然后我坐在床边,柔柔地拍抚他的肩膀,轻声地跟他说:「Pedro, wake up ! It"s already 9:30 now and we have to prepare for going to the office after the breakfast !」,但是他却一脸昏迷闭眼晃脑的样子对我说:「Mom, I"m sick ! It"s so hot in the room ! I"m burning now !」我摸了他额头,发现他真的好热,他的脸颊、他的脖子、他的肩膀与他的胸口都同时在燃烧。啊!Pedro真的生病了,我得赶紧弄点热饭热菜给他吃。所以把他棉被盖好后,我赶紧到厨房准备熬些稀饭给他吃。我从食材柜中拿出我的白围裙与白米,开始要来熬稀饭,我手忙脚乱了一阵,终于把水装好米洗好,开了炉火后,站在锅子旁边要帮Pedro熬粥。看着沸滚的气泡带起白米在锅中腾动,让我更加担心儿子的体温。他才刚来台湾就发烧,这要怎麽跟我先生还有他在委内瑞拉的妈妈交代?他现在又还没有健保,我要怎麽带他去看医生?等等去医院,要怎麽跟医师沟通病情?他会不会在委内瑞拉就生病了,没有病历该如何?要是Pedro生病了,我该怎麽办??这些心中的疑问让我盯着这锅越加浓稠的白粥而恍神。在那片刻,包括轰隆轰隆地抽油烟机声在内,我听不到所有外在声音。所以我竟然不知道全身赤裸而鸡巴挺立的Pedro就在我在厨房煮稀饭时已经起身,看着我的背影,朝向厨房走来。

  他眼中的我,想必是一片洁白,除了昨晚淫水泛滥而使我的白丝短裤被染黄之外,雪嫩的肌肤,银亮的睡衣、干净的围裙,与从背后就可看到的胸前两团大肥绵球,我就像是一个身材玲珑的雪人背对着他为煮这锅白粥。但是脑中的萦惑竟让我没有察觉他的意图。他猛烈而又突然地从我背后把我抱住。他的双手围绕着我的胸部,他的大肉柱就抵着我的屁股,两者中间只有那件发黄的薄丝宽口白短裤,我被他压在瓦斯炉边不能动弹后,他就用另一只手把我的脸转过来,居高临下地对我布告:「Mom, you"re so beautiful and sexy ! You make me so hot. I love you and I know you love me too! You keep seducing your son! It"s time to fuck your juicy pussy now!」宣告完后,我还来不及说不要,他立刻用他的肥舌塞入我的嘴中,同时将我抓到水槽边而把我的身体压入水槽,双手反扣,把我的双腿打开,但打开后的双腿,这条白丝短裤没有缝隙让他侵入我的鸡掰,于是他在愤怒之下,把我这条短裤粗暴地撕碎,连带扯下我的围裙,撕烂我的细肩带上衣,我的32f大奶被他翻出来任他揉捏,并舔咬我细致的肩膀。我极度害怕恐惧,我没想到我19岁的儿子竟然会在第二天早上就在厨房要强暴他的50岁台湾妈妈,我放声大叫求他停止,但我的哭泣只徒然让他更加愤怒与兴奋,Pedro拉住我的长发,把我的头扭过来,给了我好几个耳光,要我最好当他的好女孩,乖乖享受他的强暴,不然他就要把我的的脖子扭断。说完后他捡起地上那条被他撕烂的短裤,把它揉成一团后塞入我的嘴里,然后拔起水龙头上的那截橡胶水管当成鞭子,狠狠地抽打我的浑圆实翘的骚屁股。等我的屁股被他打得通红渗血后,Pedro抓住我的屁股,摸了一下我的鸡掰以确定洞口位置,我知道他要开始真正强暴我了。我觉得耻辱,但更加觉得恐怖,因为他的大鸡巴比我的手臂还粗,而且我的阴道只有八公分深,而他竟然要用它插入我的亚洲小鸡掰之中,这只南美大肉柱必定会摧毁我的小穴,刺穿我的子宫。我嘴里地内裤使我无法说出不要,只能边哭泣边摇头边呜咽,但已经全部控制我身体的Pedro已经蓄势待发,找好我的洞口后,他扭腰冲臀迅速一挺,用尽全身力气,把他那根25公分长7公分粗的拉丁大鸡巴一口气插入我的紧实的鸡掰内。我感觉下体一阵撕裂的剧痛而痛哭大叫,即使我的亚洲小穴已经是如此的湿润,且在前一晚早已经被一根欧洲大尺寸的按摩棒给撑炸开来,但是我的小蜜穴仍然无法接受Pedro大肉屌的穿袭。

  他不断的吼喊:「So great! What a tight Asian bitch"s pussy! You are really a Taiwan bitch who needs to be raped!」他每一次的抽插,不只是在刺戳我的子宫最深底处,他的龟头紧密密地塞在我的阴道中,把我鸡掰内的每一滴蜜汁淫水都给刮了出来,我小穴不停的分泌,Pedro的大卵鸟就不停把这些蛋黄般的蜜液翻出来,沿着他的龟头阴茎,一路流往他挂在我屁股外的两颗大卵蛋。然而我8公分深的阴道岂有办法容包他25公分长的粗壮鸡巴。即使以可以插到子宫最深处的母狗姿势背后体位强暴我,他的大鸡巴在插到我阴道的最深处时,仍旧有一大截露在我鸡掰的外头。但是Pedro为了享受那种用他两颗大肉蛋拍打我屁股的快感、享受母狗体位才有的啪啪身体撞击声响,他紧抓住我鞭痕累累的白屁股,把我的身体更往水槽里压低,然后将他的肉柱从我的小穴全部抽出后,然后立刻用他所有的力量,将他的屁股往后拉,就像张满弓的一支粗大弩箭发射出去,他的大肉炮也就这样刺穿了一层层的防护,大阴唇、小阴唇、阴道,直穿我的子宫颈子宫底。我感觉到这只巨屌似乎穿透了我性器的一切,在我的身体里面恣意肆虐,而他的两颗大肉蛋在一次次的抽插中,果真就贴在我的屁股上面而不断发出啪啪声响,我们母子俩人的性器竟然完全贴和在一起!

  我的双手被Pedro单手反扣,我的腿已经完全失去力量而悬空,身体重量完全是靠水槽撑起,我的身体感到无比痛苦。在他的强暴之下,我也已经完全失去了一个母亲,甚至是身为一个女人、一个人所该拥有最起码的尊严,我不由得放声哀哭,希望Pedro能放过如此关爱他的台湾妈妈。但正在享受我无比紧致浅实阴道的Pedro怎麽会停止这种疯狂的奸淫与绝对禁忌的强暴。为了不准我继续哀叫,他打开我头顶正上方的洗碗槽水龙头,我的口鼻皆被强大的水柱打得无法喘息,我连声音的反抗都被他压服。他身体前倾,把肉柱整根压入底,弯身在我耳边威声说:「Shut up, bitch! I know that you Asian sluts always say no when they want to be raped by white guys! I know you enjoy being raped and abused by your hung son, you Taiwan bitch!」我的嘴中满满的都是水与我的丝裤,我无法说不,但是我的身体似乎也无法反驳他的谬论,因为Pedro不断的用他的大龟头从我的鸡掰中刮出源源不绝的鹅黄淫蜜,已经多到从他的一双大卵蛋滴到我的大腿与脚踝,而且我的小穴不断迎合他每次的攻击而有规律的收缩,将Pedro的大肉杆包合的贴贴密密毫无缝隙。

  但就像已经滚焦的白粥一般,我的小穴在他这样的蹂躏之下也开始渗血,淫水混着我的蜜血,让Pedro早已胀成紫红色的大鸡巴看起来更加凶猛更加耀眼,空气中渗透着的淫水与血浆气味,让我的儿子得到了更大的成就与力量,给予他不绝的慾望与力气毫不停歇毫不心软地强暴与凌虐他的母亲。等他感觉到我已经完全臣服,双手已经完全无力抵抗,Pedro用他的手抓住我大腿根部,把我整个下半身提起腾空,我则用我的双手撑在水槽边,把身体稍微抬起以减少身体压在水槽边的疼痛,也得以让我的鼻眼能脱离水柱的侵袭。而我的身体竟然开始随着Pedro强暴我的抽出与侵入而合乎节奏的前后摆动,即使我那发不出哀号的嘴仍旧传出些微弱的呻吟。

  于是在我全面缴械之后,Pedro那只青筋爆胀的大鸡巴在我小肉穴中进出的速度越来越快,我的蜜液也紧跟他强暴我的速度而加速泌泄,转为淡红的淫水流满地板。每次长达25公分的撞击,他的大肉蛋也把我的屁股打得啪啪作响。此时他腾出左手来,把我的脸转向他,拉出我嘴里的丝裤,然后与我深吻舌交。但羞愧的我,只能闭上眼睛,像鸵鸟一样接受他的强暴,但是Pedro却睁大眼睛,要仔细观看他妈妈在他的巨屌摧虐之下的淫荡样貌。在用舌头控制我的脸后,他的左手开始好好地享用我的两颗34f巨奶,把我胸前这两颗大白肉球抓得红痕累累,两粒肿胀硬挺地深红大奶头,也因为他的摧残与刺激而变得更加僵立。在被他口奶屄三重围攻之下,我竟然即将达到高潮地临界点。羞愧到极点的我,绝对不可以在儿子的强暴之下获得一次喷发式的高潮。我紧张地挥舞右手要他停止,但Pedro却感觉到我的小穴正在加速收缩与泌水,身体变得潮红而奶头也越加挺勃。他知道他这台湾荡妇妈妈即将要高潮了,所以他把我拉离水槽边,让我无法再用双手把自己撑在流理台。但双脚早已无力地我一离开流理台后根本无法站立,所以我不由自主地把我的双臂向后环抱住Pedro的脖子,而这让我的背整个贴在Pedro的躯体上,我们母子此刻已经完全变成一体,看起来是一个完全合法的强暴。这个姿势更方便他凌虐我的巨奶,同时他把右手伸向我的阴蒂,用他粗厚的手指逗捏我这全身最敏感的禁地。倾刻,我的小穴大喷发,我被Pedro强暴的第一次高潮来到了。

  Pedro感觉到我的小穴突然大紧缩与大量喷水后,把他的舌头更加深入的深入我的嘴里,双手更加用力的捏挤我的大奶与阴蒂,同时以更快速的速度强暴我的鸡掰,完全不给我喘息的机会。那时,我的小穴中有多达一公升的淫水需要喷出,但是Pedro的巨屌如同水坝一样不让我的蜜汁流出,只能在每次的抽插中少量的溢出。此刻,我以完全瘫软,连手都无力在揽住Pedro的脖子,于是Pedro把我重新放回流理台上,用最基本的背后式母狗姿势开始疯狂干我。而在完全摧毁我理智与道德的高潮快感中,我竟然恍惚地重复呻吟道:「Pedro, please rape me! I"m your bitch! I"m your Asian bitch! I"m your Taiwan mom bitch! Please fuck me!」Pedro听到我这无意识而又诚实的哀吟后,就更加肆无忌惮地强暴我,每一次的进出我紧实黏贴的鸡掰就跟着他的大肉炮从我身体脱出。

  强劲而快速的抽插使我小穴里的蜜汁几乎要沸腾爆发,经过30分钟上两三千下的破顶突刺后,Pedro大喊;「I"m cumming!」我赶紧恳求他不要射在我的小穴里面。但早已变成野兽的Pedro怎会理会我的哀求。几秒之后Pedro的大鸡巴突然一胀,汹涌的精液就从他紫红色的凶猛龟头中喷发而出。一股又一股的浓精随着他鸡巴一次又一次的颤动而灌向我的阴道与子宫。滚烫的精液让我的淫水跟着沸腾,使我的整个阴部像被滚熟一般的红炽,而被滚热淫蜜与浓精塞满的下体就像我的巨乳一样圆胀。Pedro享受着征服其母亲的快感,闭上眼睛不停的把他大肉蛋中的精液射入我的小穴之中。他的高潮持续了将近一分钟,射出的精液大概比一瓶养乐多还多,而这些灌注到我身体中的精液与我的淫蜜在我的子宫内荡漾,彷佛我的身体里有了Pedro的孩子一样。然而他的肉棒仍然像巨石一样挺拔,像闸门一样坚密,把我的阴道与子宫灌到饱和满溢后,他仍然没有打算把他的巨大鸡巴拔出我的身体。Pedro射完精后一把从背后拉住我的头发,要我起身,我就是他的一头淫荡而又下贱的母驴。但是我的双腿根本已经没有力气行动,于是Pedro把他的大鸡巴确定紧实地塞在我的鸡掰里后,从背后环绕起我的奶子而把我整个抱起,我的双手再度环绕他的脖子,我的双脚则勾在他的大腿上。他把我带出厨房,走向英芳的房间。

  这短短几公尺的距离,但对我来说却是咫尺天涯,我似乎又被他以这种最亲密的姿势强暴,每走一步,他的大肉棒就在顶刺我那被他精液煮沸的子宫底层。整个下体再度被他的抽动而引火燃烧,然而嘴里一直喊着Don"t rape me please!然后Pedro和我就侧躺在英芳的床上,而那我那两件小丁字裤就刚好在我的脸旁,混合着我的淫水与Pedro精液的这两条内裤,闻起来,想必就和我鸡掰目前的气味一样。Pedro想要休息一下,但他不是疲倦,因为强暴只会给他更多的能量。他只是要趁这段时间继续凌辱我。躺下来后,他将我的脸再度转向他,他的粗舌再次攻入我的嘴里,与我的嫩舌滑唇交缠。左手继续玩捏我已经被他抓到瘀青的一双大奶子。右手则不停的抠刮我硬挺挺的阴蒂。他的大卵鸟始终坚硬雄赳,持续锁住我下体内的蜜液。但是我可以感觉到他的巨棒在我阴道内上下左右的微微颤动,这既是挑逗,更是一种示威。

  他要我知道,即使他射了一大滩精液在我身体里,他的大卵蛋中仍旧存放了更多的精液要我用我所有的洞来承接,也同时警告我,他永远有用不完的力量可以任意强暴我,更是要向我宣告,我和他的权力关系已经逆转,我的儿子成为了我的主人,而我这妈妈只能任由他摆布玩弄。而在他再次的上下夹攻与按摩棒般的肉棒震动下,我的淫水再度大喷发而获得第二次高潮。但是Pedro的大鸡巴如铜壁一般把我的小鸡掰锁得牢牢密密滴水不漏。我的阴道与子宫内已经是洪水横流而无处宣泄,滚烫的淫水在我体内流窜使我全身变红发烫,使我不由得在与Pedro蛇吻时,呻吟出:「Please rape me again, Master, I"m your bitch!」这些乱伦无耻的情话。Pedro感觉到我的高潮再度到来时,把正在搓抠我阴蒂的右手指伸入我的嘴里,要我嚐嚐看我自己淫水的骚味。我羞愧地舔嚐了他手指上黏滞的蜜汁,那果然是我的气味!然后他把手指拔出来,狠狠地给了我七八个耳光,凶狠地盯着我骂道:「You"re really a slutty bitch by birth!」随即扯着我的头发,把我脸边的两条腥臭小丁塞进我的嘴里,以左手抬起我的左脚,以侧身姿势展开对我的第二次强暴。

  由于不像母狗姿势一样可以全抽全插,我阴道与供内的淫液无法在被Pedro奸淫时流出。所以Pedro每次的抽插都使我分泌出更多的淫蜜在体中等待喷发。因而我的下体感觉快要被我自己的淫水与儿子的大肉棒炸开,这种猛烈的感觉前所未有,也只有我这个拉丁儿子才有办法让我体验到人世间竟然有这等强烈的痛苦与快感。在羞辱与折磨中,我在很短的时间之内接连享受了第三次与第四次高潮。

  淫水在我子宫内涨满,我的下体已经鼓胀到像是怀孕三个月一样。我怀英芳时的高涨性慾又回到了我身上,我的鸡掰不断随着高潮紧紧收缩,而Pedro则用更粗野的强暴与更快速的抽插来回应我的阴道的反抗。于是乎,我的阴道则缩得更紧,淫蜜也分泌的越多越快,高潮则接二连三地不停到来,第五,第六,第七次的高潮……不间断地陆续降临,而他的大鸡巴则更加凶狠深入地插毁我的及将内爆的肉穴。当我第八次高潮来临时,他撇开我的舌头大喊:「I"m cumming!」然而他没有停止他急速的强暴行动,Pedro的大滩浓精在他持续的抽插中,再次从他的大卵蛋中涌出,从他的大龟头喷入我被他幽闭的鸡掰中。我感觉我的子宫已经涨破,我的全身都被他的精液与我的淫水给淹没。他这次猛烈的射精大概又持续了50秒之久。

  我被我身体内的滚烫淫稠的体液凌虐到无法再多忍耐一秒钟,我凄厉的惨吟:「Master, I can"t have your huge cock anymore, I"m to blow off! Please take you huge cock out of my pussy! I beg you!」于是射完精液的Pedro停止了抽插,我本以为他就要拔出他的肉柱让我解脱,但他又把我拉起呈母狗姿势,但旋即他把我的头往下压,他起身站在床上,把我的屁股一起抬起后,又用他身体的重量把我的屁股往后下压,使我的身体蜷成一团,他的肉棒此时便以垂直的角度插在我的肉穴中,我的屁股就在我脸上方四十公分的地方。然后他一点一点地站直,慢慢抽出他持续坚硬的大鸡巴。等到只剩他的龟头在我鸡掰里的时候,他回身一手捏住我的鼻孔,使我非得张大口喘气,一手把我的屁股更往下压,我的脸与屁股几乎是贴在一起。

  然后突然间他拔出最后的紫色大龟头,我下体里的淫水与Pedro的精液就如同决堤的怒涛一般通通从我狭窄的小穴中翻腾暴涌而出,直扑我张大了的小口。多达好几公升腥臭而又令人发骚的阴阳之蜜就不停些的滚入我的嘴中,但我根本无法喝下这些淫水浓精,于是我的脸,我的头发与整张床都被我和Pedro合力造出的男女圣液给淹没。我的小穴持续泛滥喷发了一分多钟,我喝下了当中的一部分,但绝大部分打在我的脸上后,便流满了我的头发与身体,我看起来就像是金池中的一个娼妓。英芳的整张床已经被他妈妈与他弟弟的淫水浓精给玷污。棉被床单被套枕头,无一不被我鸡掰中埋藏的邪淫圣水给浸污,整间原本散发少女自然香氛的整洁卧房,如今已被她妈妈淫臭腥骚的穴蜜给薰得同样的刺鼻却又撩挑。黏腻留黄的寝具,拨荡人心的气味,这间房间已变成最让人兴奋的性交乐园。

  等小穴中的蜜汁滴完之后,Pedro下床走到电脑旁边,拿起他的Webcam,摇了一下滑鼠,画面立刻照出躺在床上喘息的我。原来刚刚我被儿子强暴的过程,Pedro早就把他通通拍摄下来。现在Pedro又朝我走来。他把我的头拉到床边下缘,使我的头倒挂,他一手拿着Webcam,一手再度捏住我的鼻孔,等我一把嘴张大时,他立刻把他丝毫没有软化的巨屌插入我的嘴里,轻蔑地对我说:「You bitch, now it"s time to rape your mouth after I destroyed your tight Asian pussy. Now, clean my dirty cock by your slutty little mouth and tongue!!」还在恍神中我的,突然之间,嘴里多了一个跟我拳头一般大小的龟头。于是他抓住我的头,用力地往他大肉柱地底部挤压,而他粗硬的巨鸟也不断随着他扭动的屁股一寸一寸地攻入我的嘴里,同时恶狠的警告我,要是我敢咬下去,他会把我的脖子扭断奸 杀。

  我不仅被这跟染满我淫水气味的大炮塞得窒息,它完全超出我嘴巴的容量而直接强行钻开了我的食道,攻占了我的敏感会咽下方的喉咙,这根恶魔般的25公分巨柱现在几乎已经完全没入我的嘴中。我从没有想过我有一天会被逼着做深喉咙的性交!但我第一次的深喉咙完全没有给我练习与适应的机会,尤其是第一次的深喉咙竟然就是我生平见过最大最可怕的鸡巴。我不停地作呕,收缩食道,希望能吐出这根摧残我所有尊严的超级大屌,但是我越是反应激烈,Pedro就施加十倍的力量,彻底压制我的本能反刍。于是我的嘴巴成了另一个小穴,我的食道成了另一个阴道。等他将整根如此巨大的肉棒不可思议地全部塞入我的嘴里后,他将Webcam放在床边的椅子上,面对的我的脸,而Pedro整个人趴在我身上,用双腿紧紧夹住我的头,而我那已被他摧毁的多毛小穴,就恰好在他舔食的攻击范围之内。于是他展开了另一次的强暴,但这次被凌虐的是我的嘴!我的头夹在他粗壮的双腿中间,Pedro上下抽动他的屁股,而他的卵鸟就这样进出我关卡尽失的嘴巴与食道,而他的两颗大卵苞不停槌打我的双眼。我为了保护我的眼睛,我用手想移开他的卵蛋,但Pedro立刻抓住我的手,要我抚揉他那两颗不知道还装有多少浓精的大肉蛋。而他全身的重量都压在我的身上,并且强力掰开我的双腿,我那被他奸到完全外翻的破肿的小蜜穴第一次完全暴露在他眼前。

  Pedro将手指伸入我这潮湿却已被他干到松弛的烂穴中,一下就找出我的G点,随即用他肥厚的舌头舔食被他毁坏而至红烂的小鸡掰。他温暖的粗舌把我的这个小黑洞整个盖满,双手撑开我的肥美而又绯红的阴唇,牙齿轻咬着我涨大的阴蒂,舌尖伸进我的阴道,不断迅速弹打我阴道内的G点,几秒钟之内原本不再流水的鸡掰又立刻泛滥而喷发,几仅秒钟的舌奸就让我达到第九次高潮,我以我这淫荡而又旺盛的性慾感到耻辱,更以这儿子虐奸母亲而得到的快感感到羞愧。但是我的淫荡与因渴求纯洁而生的罪恶感,这样的矛盾组合,让Pedro以强暴我作为他人生最大的快乐与胜利。他喝下我的淫蜜,把我小穴内的滚滚淫浪通通喝的一滴不剩。而他胯间的那根超大肉柱则是更加无所顾忌的强暴我的小嘴,这根大肉棒在我的食道进出,我几乎无法呼吸,他快速地抽动他的屁股,使我的嘴巴与食道几乎要被他的大鸡巴摩擦起火,一旁的Webcam则完整的录下我如何以我的深喉咙承接他的卵鸟在我身体出入。无法呼吸的我,身体变得收缩而僵硬,这使让他的鸡巴能享受到更加紧实包覆的快感,于是他加快速度催虐我的嘴巴,经过十分钟高速的抽插与饮蜜舔穴后,Pedro猛然一抽,将他的大红龟头从我食道深处提到我的嘴里,双腿仍旧紧夹我的头,回头对我大声喊:「I"m cumming! Eat my cum bitch! If you dare to spit it out, I"ll cut off your throat!」,然后立刻他第三次的高潮就射入我的嘴里,竟然这次他射出的精液比前两次都还要更多!而且他的精液不只量多到我不敢相信,而且又腥又黏,我只想立刻吐出来,但又担心Pedro一怒之下会杀死我,所以我只能把他的精液一点一点地吞下去。然而他的射精量实在太多,加上他的龟头一直在我嘴中,所以还是有精液溢到我的脸上与地上。Pedro看到我无法达成他的命令,立刻抓狂发怒。在他射完超过一百cc的精液到我嘴里之后,他起身,拉起我的头发,把我提到衣柜旁跪好在他面前。他对我怒吼道:「Damn it! You didn"t follow my order, Bitch! You didn"t eat my cum!」然后一手拉我头发,一手打我十几个耳光。

  我求他原谅我,于是我跟他说我下次一定会做好,绝对会喝下他所有的精液,请他不要再打我。于是他勒住我的喉咙,改用他始终挺壮的大鸡巴抽打我的脸,另一只手则使劲的捏掐我的奶头。我再次卑微而痛苦地恳求他原谅我。于是他说:「Ok, I give you one more chance, bitch! And if this time you can"t eat all of it, I"ll cut off your throat and boobs!」我听到他这样说后赶紧磕头谢恩,于是我跪在他的大鸡巴前面,再次将他的龟头辛苦而勉强地含入嘴中。Pedro紧拉我的头发,但是他却没有摇动我的头,也没有抽动他的屁股。他就是站在我面前,放松闭眼。几秒钟之后,正当我感觉到有蜜水从他的龟头激喷而出时,他更加用力的抓住我的头发,不让我有任何脱逃地机会。但两秒钟后我立刻发觉,他不是射精在我嘴里,而是把尿射在我嘴里。我想挣脱逃跑,但是他把我的头压死在他的鸡巴上,陶醉地警告我说:「I"m pissing in your mouth now, bitch! Drink all my pee, or I"ll burn the house and kill you」于是我含着泪水与耻辱地努力喝下他每一滴尿以求让他开心与活命。

  至此,我失去了我所有的尊严!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