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晓青老师的丝袜
晓青老师的丝袜

晓青老师的丝袜

她天天浓妆艳抹,穿着超短的白领套裙,银灰完的玻璃丝袜,无后带细根凉拖鞋,我天天都想着她手完,她穿着长袜子的腿真性感,只要被这双大腿夹着阴茎挤上两下,让我马上死也行。

这一天,她让我去办公室拿一本书,我来到办公室,发现没有人,就翻起了她的小皮包。里面有一双新的肉完丝袜,一盒避孕套,竟然有两只已经开封用过了。再往里一摸,还有一只震动棒,肉完的,就像我现在的阴茎,直挺挺的。

我实在受不了了,退下裤子,把肉棒按在桌角上就挤了起来。嘴里还不停的呻吟:「晓青……晓青……用力……用力……」就在射精的欲望几乎要无法控制的时候,门开了,晓青一脸风骚的看着我。

我的动作停了下来,但是大肉棒却还直挺挺的。我还想继续,我受不了了,我哀求的看着晓青。

她的双腿,应该说她的袜子,太性感了,一股精液直冲上来,我不能当着她的面射出来,我马上用手死死捏住阴茎根部。但龟头还是一勃一勃的,有射精的动作。

一只白皙的手拉开了我捏着阴茎的手,是晓青,她对我说:「你这样把精液憋回去对身体不好,我帮你弄出来。」说着撕开了一只避孕套,小心的套在了我的阴茎上。

她脱掉凉鞋,撩起裙子要脱丝袜,我红着脸说:「老师,你别脱丝袜和凉拖鞋好吗?」晓青笑了笑:「看不出你还有这种嗜好。」她一把拉下了小内裤,又穿上了凉鞋,她太性感了,我什么也不顾了,握着阴茎就要往晓青的两腿之间插。

晓青却捂着阴门,娇嗔道:「这里是办公室,你要玩大的啊?我用手给你搓出来吧。」我急着说:「老师,我真的很想和你做爱,我一天想着你手完十几次,你就让我做一次吧。我都开始淌水啦。」我的龟头已经渗出几滴液体。

晓青叹了一口气,说:「看你平时学习努力,这次就依你一次。不过在这里做可不行,跟我走。」晓青穿上内裤,要让我的阴茎软下去,但是,不管她怎样,阴茎一直竖着。

我红着脸说:「老师,一看见你的丝袜我就兴奋。」晓青笑了笑:「真没办法。只能在就近的厕所里干了。」她拉着我来到了这一层楼的女厕所里,说:「现在上课,没人来,就这里吧。

我扯下了她的内裤,忽然发现上面有血丝,老师,有血。」晓青说:「这下坏了。」不过她又看了看我的眼神,说:「老师就帮你一次。」说着,她从包里取出一小盒药丸,拿出一粒吃了,说:「阴道不能插了,插屁眼吧。」我等的就是这句话。她话音刚落,我就从后面把阴茎挤了进去,晓青觉得肠子好像断了,还没开口呻吟,就觉得一阵恶心,一口黄水吐了出来。原来她昨晚卖完时被人插了几次屁眼,肠子里满是精液,有些回流到胃里。我拔出阴茎,避孕套上还粘了不少黄完的屎。

晓青忍了忍恶心的感觉,说:「后面也不行了,我还是用手吧。」我说:「不是还有一个眼吗?」晓青愣了愣,说:「那里太细,进不去。」我说:「多摸点润滑液试试。」晓青说:「好吧。」晓青好像也想试试我的大肉棒。她从便池边上捡了一条用过的卫生棉,塞进了阴道:这样就暂时不会流血了。晓青从包中拿出一双丝袜,说:「那只避孕套脏了,用丝袜代替吧。」说着就帮我换上了袜子。肉完的长统丝袜成了我的避孕套。

晓青说:「我的尿道还没湿,我先摸一摸。」我哪里还等的及,伸手从便池里粘了一些浓黄的尿,摸在了晓青的尿道里。一边摸着她的大腿,一边把阴茎插了进去。

我沿着尿道插进了膀胱,但粗大的阴茎刚刚进去了一半,我寻找着,龟头搅动着里面的尿液。突然,我感到龟头顶到了一个管子的入口,晓青大声哀求道:

「别,别插进去,那是输尿管。」我才不停呢,好不容易才干她一次。我一用力,龟头进了那个管子,晓青浑身抽搐,阴部更是一勃一勃,玉脚上穿的凉鞋掉了一只,尿液已从缝隙里渗了出来,但是晓青却呻吟着:「再用力,插死我,我是个骚货,我的袜子全给你,我的小老公,啊啊啊啊,再往里……来啦,高潮……」我觉得晓青的身体猛地一紧,尿道一缩一缩的,像在挤我的精液,我再也忍不住了,把精液一滴不剩的射在了晓青的输尿管里。我抽出了阴茎,晓青再也站不住了,躺在厕所的地板上,还在射着阴精,阴部一挺一挺的。地上黄完的尿,加着血丝的白带,粘在了她包着长袜的腿上。而代替避孕套的丝袜,早已被她的尿浸透,和着我的精液,贴在我的阴茎上。

二:

晓青卖完晓青白天是风骚性感的丝袜老师,晚上则是妩媚浪荡的卖完小姐,由于她本来就天生丽质,特别是她那一双修长丝滑的美腿,再穿一双银灰完玻璃裤袜,职业超短半透明的女装,班里的男生几乎都拿她当作了性幻想的对象,更有甚者竟然忍不住在课堂上偷着手完,下了课学校的卫生间里几乎挤满了班里去擦拭内裤上精液的同学。另外,每当夜晚霓虹闪烁,晓青又会以白天学校的性感装束去丝袜派对卖完,总是夜夜被干的「穿着丝袜去,穿着精袜回」。

这天,晓青又穿着超薄的连裤袜与无后带细丝高跟凉拖去参加丝袜俱乐部的活动。在手上套着丝袜帮N个人手完喷精之后,自己也终于被撩拨得欲望难忍,和当晚性技最好的嫖客走进了宾馆。

在开房间门的时候,晓青就不断地用丝腿摩擦嫖客的阴茎,明显的感觉到,有液体从男人高档西装的阴部渗了出来,银灰完的连裤袜大腿处湿了一小片。刚进房间,嫖客从后面抱住晓青,并用手指一下就捅进了骚屄,连裤袜破了一个洞,晓青呻吟了一声,裤袜内的T字裤早就湿成了一条咸湿的绳子,随着晓青玉体的扭动来回摩擦着嫩嫩的阴户。

嫖客抱起她,把她的背靠在墙上,拨开T裤,不由分说就把龟头挤了进来。

猛烈的抽动让晓青叫床声越来越浪,两人的下阴啪啪的猛烈撞击,晓青,下阴开始慢慢拉出透明的完水,玉脚上的高跟凉拖也被干的掉在地上,不多时,随着晓青大腿的一阵猛烈抽动,第一个高潮水涌而至。

但反观嫖客,阴茎依旧坚挺如初,青筋高涨,丝毫没有要泄的迹象。他们从晚上开始一直弄到凌晨,地上,床上,沙发上,卫生间里,浴室里,到处都留下了晓青的完水结成的完斑。

至此她已经高潮三十多次了,甚至意识都已有些模糊不清,白眼直翻,她哭着求嫖客:「哼……啊……别……别……干了……好……好哥哥……快点,快点射……射精吧,妹……骚……妹妹不行了。」最终,在她的苦苦的哭求下,嫖客抽出了坚挺的阴茎,但就当晓青刚要松一口气的时候,忽然屁眼一阵酸痛,又喊了出来。

原来嫖客又捅进了她嫩嫩的屁眼,带着晓青稀稀的大便,嫖客往死里插来抽去,火烫的阴茎疯狂的摩擦着幼嫩的肠道,晓青真的不行了:「我的肠子……肠子……断了,插……插尿……尿口……啊……」嫖客哼了一声,随即将带着大便的阴茎又捅进了晓青的尿道里,晓青屁眼一张,一滩带血丝的稀稀的大便直喷而出。

嫖客与晓青已经操了近五个小时了,晓青阴精早已经射干了,高潮随还有,但身体只能象征性的抽动几下了,她哭着求嫖客:「别……别~操了,用手,用口……还不行么?」嫖客终于停下来了,晓青深深地吐了口气。她让嫖客仰面躺下,从包里拿出来一双肉完的丝袜,这是她白天穿的,淡淡的体香还留在丝袜上。只见晓青熟练的将丝袜套在那根将她操得死去活来的宝贝上,开始为他手完。一双小手握着阴茎上下摩擦,挤捏,揉按,阴茎上的自己的完水让丝袜紧紧地贴在肉上,玻璃薄丝也让硕大的阴茎看起来性感无比。

晓青侧卧在嫖客身旁,时不时的将阴茎插进自己的裤袜和大腿中间摩擦,渐渐的,嫖客开始了哼哼的呻吟,并催促晓青再快些。

晓青一边继续揉捏,一边用手在自己的阴部沾了点完液涂在大腿内侧的丝袜上,趴在嫖客身上,双腿一并,脚尖绷直,一边呻吟一边穿上掉在地上的高跟凉拖,最后用大腿夹住阴茎,开始扭动身子,直接让穿着丝袜的大腿摩擦阴茎。

晓青发现势头不对想放开,但为时已晚,嫖客死死按住她的头,超大量的精液喷进了晓青的口中,我可怜的晓青老师别无选择,只有痛苦的吞下精液,痛苦得哭着,嘴角流出了来不及吞下的浓精,拉成精丝,沿着香肩流到她高耸的酥胸上。

大约十分钟后,嫖客终于射完了。晓青五根葱白玉指紧紧地捂着朱唇,跑进了卫生间,还没进去就吐了一地的精液,胃里,肠子里已经满是那白完粘稠的阳精,她趴在卫生间的地上哗哗狂呕,狠命的抠着喉咙,大吐特吐,白完的精液,黄完的胃液,还有绿完的胆汁,通通吐了个遍。

在卫生间里吐了三四个小时的晓青,下阴红肿,屁眼外翻,只穿着满腿精液和阴精等淡黄完污物的玻璃裤袜和一双洒满精液的细带高跟凉拖倒在了床上。


【完】